未来科技-堕落世界-5玩具少女加工厂

苏筱雨回到家中迫不及待就准备淋浴一番,打开花洒后原本应该是澄澈的清水却变成了一种透明的富有光泽的黑色液体。苏筱雨被吓了一跳本能的向一边闪去,同时将花洒的喷头别过去。不过仍然有不少黑色的液体淋到了她上半身裸露的肌肤上。

苏筱雨感觉有些不太对,虽然这黑呼呼的水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但是肯定还是出了什么问题的吧。她打算去把热水的阀门去关掉。

还不待她去实施内心的想法她的身体忽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浴室的瓷砖上,同时花洒也不受控制的脱手飞了出去。

接着她便看到有些惊骇的一幕,那些地上的黑色液体就好像活了过来一样朝着她双腿的位置汇聚了过来。她的两条腿已经全部被一种黑色的乳胶状东西覆盖住了,更关键的是一股力量迫使着她折叠了双腿,这也是导致她刚才摔倒的原因。这股突然出现的力量破坏了她的身体平衡,在她跌倒后则彻底让纤细的小腿和大腿贴合在一起。

苏筱雨用手触摸了一下,她的大腿和小腿就好像生长在了一起,之间似乎天生就没有缝隙一样,不过从肌肤内侧传来的触感还是告诉她她的小腿和大腿并不是天生生长在一起的。

尽管覆盖在双腿上的物质看起来很像是某种乳胶,但是却要比乳胶有力许多,凭她的力量根本没法掰扯开被迫折叠在一起的大小腿。

压下心中的惊恐后她用右手扒拉着洗手台的边缘,另一只手准备关掉阀门,但是那些喷洒在身上的黑色好像能读懂她的想法似的。两股液体兵分两路,一部分流动到了她的右手上然后开始收缩强迫苏筱雨的右手手指攥起拳头来。而另一部分则汇聚到了准备去关水龙头的左手手肘处。她的手差一点就能够到水龙头了,可惜的是小臂和上臂传来了向内靠拢的力,她试着抵抗了一下,只是僵持了一会她整个人的力量就为之一松。最终的结果是她的左手同样也变成了折叠在一起的状态,而且整个人还从洗手台倒了下去,下巴还顺便撞到了洗手台的边缘。这一下搞得她脑子有点迷糊了,整个人侧躺在瓷砖上。

地板上的黑色液体就好像闻道了腥味一样快速的朝着她的身体汇聚过来。等苏筱雨缓过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鼻子一下的部分已经全部被包裹在了黑色的乳胶状物质里。并且她的双腿和双手也被一并折叠起来,这让她行动能力大幅度下降只能趴在地上靠着四肢爬动。不过幸运的是膝盖和手肘接触地面的时候并没有太疼痛的感觉,她能感觉在膝盖和地面接触的时候有一层柔软的缓冲层,缓解了她身体对接触点的压力。

但是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筱雨在心里呐喊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等到一切结束以后自己就变成现在这个姿态了。但是她总不能以这个姿态去上班吧。

“唔唔唔!”

接着她又发现一个问题,她张不开嘴,这不单单说她没法求救之类的,她现在连喝水或者进食都做不到。没有人帮助的话说不定就要被渴死了。

一想到这她立刻手脚并用朝着自己的卧室爬去,一开始可能还不太熟练但是爬出去几米后她就感觉好像有点掌握了这种姿势爬行时的技巧。

从卧室的落地镜中她得以观察到自己的全部状况,鼻子以下全身都被一种黑色的乳胶样的东西覆盖着,手脚折叠且原本手脚的状态已经看不大出来了。同时一个非常贴切的称呼闪过她的脑袋–乳胶犬。不过因为太过羞耻,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她摒弃在脑袋后面了。

然后她翻出了自己的手机,只是光滑的乳胶接触面实在不好操纵手机。光是亮屏这一步她就花了好半天时间才成功压倒了电源键是,但是后续无论如何都进行不下去了。她这个样子根本用不了手机。

被包裹在乳胶里的手指不禁动弹了一下,哪怕是能用一个手指也好。只可惜现在她的手掌被一股力量牢牢地摁在肩膀上。

她有些泄气的爬向门口,她准备出门去寻找帮助,哪怕是会被人看到现在的样子然后上新闻也无所谓。

她将手搭在门上,然后一点一点太高手肘的位置。

马上就能够到门把手了。随着她有一次扭动腰肢,她的手肘成功碰不到了门把手,但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处在一个非常极限的境地,而随着刚才的动作她整个人直接向后翻倒了下去。她只能有些无奈的看着大门从自己的视野里逐渐远离。

她晃动着身体想要将自己翻个面,但是身体左右摆动了一下就像不倒翁一样又恢复了原状。她依旧保持着四脚朝天的无助状态。她想到那些狗啊猫啊什么的明明翻个身看起来挺简单的为什么自己尝试时会这么困难。

折叠着的手脚在空中扑腾了一会以后她开始在左右晃动的过程中积蓄力量,最终她成功向左侧侧躺了下来。

她将左腿伸向斜后方,膝盖一用力整个人就差不多就变成正面朝下的状态了。接着她的左手手肘撑着地面逐渐将身体支撑了起来,同时在翻身的过程中右手稳稳的撞在了地面上,她得以重新恢复四脚着地的状态。

鉴于翻个面这么困难,苏筱雨暗自告诫没事千万别正躺下去。

她觉得刚才自己只是不小心,自己的手肘其实已经碰到把手了,到时候只需要将身体压在门上就能出去了。

她又一次将身体压在了门上,只是结果就好像经过计算一般精确,她再一次在达到那个点的时候向后摔倒了。那个看起来不是很高的门把手在此刻看起来竟然像是叹息之壁一样令人绝望。

尝试了几次以后她确信了以现在四肢折叠的状态她肯定没办法打开这扇门了,物理学上不允许她这么做。

苏筱雨有些焦躁的用手肘敲击了几下防盗门,只不过缓冲层只能在防盗门上砸出一些很轻微的声音。这种声音恐怕必须刚好有人站在外面才能听到吧。等到那个时候她可能都已经渴死了。

就在她都有些绝望的时候门外的电子密码锁忽然传来了嘀嘀嘀的声音。

难道说真有人听到了?但是他怎么知道密码锁的密码?虽然心里有很多疑问但是苏筱雨还是打起精神来了。

苏筱雨向后退了一点免得开门时撞到了自己。

门打开了后只见一名全身包裹着白色防化服的人走了进来。看不清面容,也分辨不出性别。

那人走进来同时手上还提着一个很大的银色箱子拖了进来。苏筱雨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应该是和浴室里那些将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东西有关系。

隐隐间苏筱雨便萌生了逃跑的念头,但是现在门已经被重新关上了,她就是想跑又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

“已经成功捕获目标。”秦林对着对讲机说道。他今天来此便是要专门来带走这名女孩。他所效力的公司在明面上是制作真人玩偶的玩具厂,但实际上还经营着一些黑色产业。例如一些真人玩偶、活体手办之类的。他们会按照客户的要求寻找合适的人选来制作玩具,在细节方面也有很多个性化设置。

例如这次的买家除了要求将少女封装在一种透明的胶水制作成活体陈设,还要少女被束缚成犬的姿态。

这很不好办,因为在那位客户的设想中这名少女将完全无法和外界隔绝。听说技术部的同事每天晚上都在痛骂老板。为什么是老板,因为买家出了很多钱,而且对方还是天堂岛的大会员。

“呜呜呜?”苏筱雨摇头晃脑着发出声响,她其实很想对这不素来客呲牙咧嘴的。不过那个覆盖在她脸上的乳胶面罩不允许她这么做。

苏筱雨还在示威来表示自己不好欺负的时候,秦林便走了上来抓着苏筱雨的一只手将她翻了个面。这下她就只能像个肚皮朝上的乌龟一样只能滴溜溜地在原地打转,每每她想要翻身的时候都会被那个人打断,然后她意识到这个人可能是不怀好意的。

她尝试几次翻身明白是无用功后便沉默着看着秦林展开手上的工作。

秦林一言不发的打开了那个银色的箱子,这是专门制作出来方便收容目标的箱子防止目标反抗,同时可以让他们这些执行者在运输目标的时候减少麻烦。尽管大多数时候目标都会提前被XT-488制伏。

从苏筱雨的视角里勉强能看出来箱子里面是一个人形的凹槽并且只有半截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专门为她这个姿势准备的。

秦林抱着她的腰肢将她竖着放进了凹槽里,接着在苏筱雨有些恐慌的眼神中,另一侧的箱子盖逐渐扣了下来。视野渐渐被另一半箱子给占据。苏筱雨因为害怕和惊慌开始抖动起来。

另一半的盖子盖下后她的身体便被卡在了凹槽内无法活动。随着锁合声少女任何动静都被镇压在银色的箱子里。

最后秦林有些怜悯的看着这名少女,从今往后这女孩的命运就不是自己能主宰的了。

被关在银色箱子里的苏筱雨听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好在箱子似乎做了专门的减震处理她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颠簸。

不知道多少时间以后,光亮重新透了进来,一时间晃得她有些难以张开眼睛。视力重新恢复以后周围的情况吓了她一条。因为除了她之外周围还有十几位与她情况相似的女性,全都包裹在黑色的乳胶,且四肢折叠只能像母犬一样四肢着地。苏筱雨花了小半分钟才重新站了起来,只是周围都是看起来就很结实的金属墙壁。看上去被莫名其妙带到这个地方以后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

接着只见一名带着面具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研究人员走了过来。他是负责对苏筱雨进行一对一改造的。考虑到少女今后的姿态需要为她安装很多设备才能维持正常生活。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和苦头,我希望接下来不管我要求你做什么你都不要反抗。这样对你我都好。”制偶人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少女被困在XT-488中,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制伏这女孩。

制偶人用手上的控制器控制着苏筱雨身上的黑色物质强迫着她以四脚着地的姿势站立起来。这种黑色的物质是一类硅的化合物,仅仅是一些特殊的空间结构就令这种物质呈现出极强的可塑性,在其内部混入一定量的微型机器人便可达到随意揉扁搓圆的程度,这种物质的具体作用机理据说和某种未曾进入大众视线的硅基生命相关。为了让这名女孩能在后续的过程不至于因为惊慌失措而乱动,他提前让少女四肢与透明底座的接触面进行粘合。这是一种针对XT-488的特殊胶水,在特定情况下甚至能达到工业级别的粘接强度。

随后制偶人令少女私处的黑色物质向两边散开方便他进行设备植入。

苏筱雨感觉背后那个男人正在摆弄着自己的屁股,这令她感觉羞愤万分,最要命的是她的四肢脚就好像黏在下方这个透明的底座一样,令她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经过脘肠以后,苏筱雨感觉自己的后庭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插入,后穴被异物插入扩张带来的痛楚令她的眼泪立刻绷不住了。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摇晃着脑袋,来表示她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

这个明显有些长过头的肛塞是以后少女吸收营养和水分的唯一方式,肛塞顶端的预留开口会将内部的营养液直接喷洒在少女的肠道里,而且由于是营养液所以少女也不会有排泄物。好消息少女大概以后永远也不需要排泄了,坏消息是占满少女整个直肠的异物会让她一直感觉到便意。

这个将近一米的肛塞被苏筱雨的后庭彻底吞下,身体外只留下一个和营养液输送器接合的开口。额头的一滴滴冷汗证明着她刚才的过程绝不轻松,事实上苏筱雨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虚脱了,四肢都在忍不住的颤抖。而她之所以还坚持站着只不过是因为制偶人使用XT-488塑形的力量,支撑着她保持现在这个姿势。这是在令她有苦说不出。

“嗷呜…唔唔唔!”苏筱雨的身体忽然弹了起来,电击的刺痛感从她的后庭传来。而且那个人并没有停手的打算,电击的感觉一直从屁股那里传过来。她只能拼命摇晃着脑袋来转移注意力。接着她逐渐对电击开始麻木,她的身体似乎逐渐适应了这种强度,但这绝不是说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而且同时她感觉自己的肚子里涨了起来。这和肛塞塞入时的感觉不太一样,肛塞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只是感觉后穴那里被撑的有点疼,但实际上她的肚子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现在不一样,这种感觉就好像吃多了一样,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填充她的肠道。

制偶人看了一眼时间,在经过两分钟后将肛塞和电极断开。随后他试着用手拔了一下,肛塞纹丝不动的卡在了菊穴里面。而对苏筱雨来说则是一种类似于便秘的感觉,不过她还没意识到这代表着什么。

实际上肛塞的中间还填充了一层发泡剂,这是一种在通电后会自发膨胀的物质,在膨胀的过程中它们占据每一寸可以占据的地方然后凝固,变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并且因为肠道是曲折的,肛塞的形状在曲折的肠道里凝固了以后将没办法像插进去时那样随着肠道而改变形状,这样就能将整个肛塞牢牢的固定在身体里。至于怎么取出来,他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这玩意就是为了让人永远取不出来才设计的这么个功能。

‘当然估计这女孩以后也找不到机会将这个东西取出来了。’制偶人如是想到。看着少女不断变换的神情制偶人不禁露出些许兴奋的神色,想必现在这女孩一定在努力忍受着身体里的异物带给她的痛苦的吧。他的前身是一名医生,而从他在这家玩具加工厂工作开始,在他手上也差不多有数十少女被改造成各类玩具。这导致他在心理上出现了一些变化。最大的变化是在看到她人遭受苦难是自己会变得高兴起来,简而言之他喜欢施虐。

欣赏了一番少女的痛苦神情后制偶人又找来了一个细长的装置。这是一根金属导尿管,不过它的顶部做了特殊设计,它的顶端有一个很小的金属伞盖一样的结构,伞盖和导尿管之间则布置了弹簧。在自然状态下弹簧会将顶部的伞盖撑开,因此这个导尿管看起来有点像雨伞。完全撑开状态下的伞盖显然塞不进少女细长的尿道里。制偶人换上医用的白色橡胶手套,随后为这根导尿管做好杀菌措施。然后他小心的捏了捏导尿管顶部的伞盖结构,在外力的作用下,这个结构向内侧收缩几乎紧贴着导尿管本身。这个程度差不多就可以进入少女的尿道里了。

制偶人很小心的将导尿管塞入了苏筱雨的尿道里,一开始苏筱雨还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入了自己的尿道里,有点冷不过不是很难受。只是当失去了制偶人指尖力量对伞盖结构的约束以后,在弹簧的作用下这个结构自动向外侧舒展,而唯一能约束这个结构的就只有苏筱雨的尿道。那是一种非常突然的,一股刻骨铭心的疼痛,苏筱雨几乎要因为疼痛晕厥过去了。等到最初的那一下过去以后则是连绵不绝的痛楚。

她一边呻吟着一边随着导尿管的插入颤抖着。而插入的过程相当于有一个东西在扩张她尿道每一寸地方,等到顶部进入膀胱然后展开以后苏筱雨感觉到的是难以言喻的轻松。对于有些过度扩张的她来说现在的大小根本没什么感觉,最多是有一些异物感。

不过伞盖结构在进入膀胱以后就自动撑开到最大,倘若想要将导尿管拔出来,这些伞盖结构就会像倒刺那样死死地卡在膀胱内。制偶人堵住了导尿管另一端的开口以免苏筱雨现在忽然尿了出来。从现在开始少女排泄的自由就不受她本人意志的支配了。

而且这还不算完,实际上就算真的插入了导尿管也不是说就完全漏不出尿来,假如苏筱雨可以仍受疼痛的话,实际上还是能从缝隙里解决一下的。为此制偶人无菌容器里的发泡剂通过导尿管注入了她的膀胱里。

“嗯~”制偶人给导尿管连上了电极,苏筱雨的身体难以抑制的颤抖着,若不是被束缚着她现在恐怕会因为疼痛直接跳起来。除此以外她还感觉下面的尿液越来越强烈。

“我到底为什么要遭受这些啊。而且下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筱雨有些痛苦的想着。她的情绪也逐渐低落起来。

那些发泡剂在通电膨胀后几乎占据了少女膀胱六成的空间,不过仍旧没有高过导尿管顶部的开口,否则她就真的没法排尿了。而这一切会导致她在一直处于有强烈的尿意境地下,并且还极大削弱了她储尿的能力,令她在一直承受尿意拷问的情况下还要高频率小解,然后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同时由于发泡剂和伞盖结构融合,使得导尿管更加难被取出来了。

随后制偶人又将一个表面有着一颗颗凸起的阴道刺激棒插入了苏筱雨的阴穴里,这东西不会进行像导尿管和肛塞那样,以永久滞留在体内为目的的反取出措施。它会和一个贞操带一起使用,所以理论来说这是少女下半身三穴里最容易取出来的装置。

贞操带整体呈黑色表面有闪烁着黑色的光泽,在胯带上则预留了三口孔洞是用来固定肛塞导尿管和阴道刺激棒的。制偶人将贞操带整体缓缓提向苏筱雨的腰间。直到确认胯部已经没有任何压缩的空间后制偶人才将贞操带的腰带和胯带塞进一个电子锁扣内。虽然此时腰带已经卡在苏筱雨的胯骨上无法脱下了,不过腰间仍有可以令手掌通过的空隙,导致贞操带固定的不是那么牢靠。

制偶人就跟抽束腰那样一点点将腰带卡入电子锁扣里,随着腰间愈来愈紧致的感觉苏筱雨的呼吸愈发的急促起来。而且身体里,那个占据了她大半个肠道系统的肛塞此刻感觉变得格外强烈。她可以轻松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有一些坚硬的东西。

制偶人试着将手指塞进腰带和苏筱雨身体之间。不过即便是小拇指想要塞进去都有些困难。整个腰带几乎勒进了苏筱雨本就瘦削的腰部里,可想而知她现在承受了多少压力。

为了美观制偶人命令那些纳米机械覆盖在 贞操带上,令她下半身看起来更加自然一点。从外部的视角来看根本看不出苏筱雨的身体里被植入了那些对人类来说可能有些夸张的设备。当然这些改造并非是单纯为了虐待少女,实际上是为了让苏筱雨在后期能维持正常生命。所以他现在要测试一下这些功能是否能正常生效。祈祷不会出现意外吧,因为他们并没有准备售后服务。

制偶人撤掉了苏筱雨嘴部的黑色纳米机械,在苏筱雨开口说话前抢先说道:“很想上厕所吧。”

嘴部压力骤然放松,苏筱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被问了一个关键问题,这让她暂时压下了内心的一些问题,她现在确实有些急着想要解决一些生理问题了。膀胱里的压力早就让她涨红了脸。不过制偶人将她的尿道给堵住了这股压力也只能一股累积着。

制偶人将贞操带表面的尿道接口通过一根额外的软管和房间里的废水管道连接,接着打开阀门苏筱雨便可自由排泄了。

完全不需要苏筱雨动念头,膀胱里的尿液便自动顺着导管自动流出去了。感受到那个地方压力逐渐减轻苏筱雨脸上一阵轻松,就在她以外压力会一直消失的时候那股泄压的感觉却消失了。膀胱里的压力感似乎不在发生变化了。

“还有……”苏筱雨面上带着羞涩。无论怎么说她现在也是被人注视着尿尿。

“嗯,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实际上你膀胱已经清空了。”制偶人有些遗憾的说道,看着少女不解的眼神嘴角逐渐带上了一抹笑容。

“但是……怎么会。明明……明明还很难受的。”膀胱的压力令苏筱雨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很想知道为什么吗?”

见少女有些困难的点了点头后制偶人将一个平板放在她面前。上面播放的是从导尿管进入她的膀胱直到膀胱被发泡剂填充六成空间的演示动画。

动画短片的内容很好理解,苏筱雨立刻意识到现在自己感到的尿意实际上只不过是那些占满了她膀胱的发泡剂带来的。

“所以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知晓了自身情况后苏筱雨不受控制的留下了几滴泪水。

“受人之托,所以请忍受吧。”

“要我忍受,但是……但是这种感觉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嘛。”少女语气中已经带上了哭腔。

“嗯,假如你能坚持一个星期的话就可以从我这里离开。”制偶人想了一下说道。他不希望少女直接就对实现陷入绝望,所以稍微给了她一些希望。而且他也没有出尔反尔的打算,因为一个星期以后不论如何他都得将少女送走。因为,要交货。

“真的吗?”苏筱雨依旧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自然是不会骗你。”制偶人意味深长的说道。见到看上去已经重新振作起来的少女制偶人脸上布满了笑容。他,不喜欢了无生机的人偶,所以在最终绝望到来前努力坚持吧。

“那我身体里的这些东西还能拿出来吗。”她可还记得刚才有个肛塞花了很长时间才塞进她的肚子里。

制偶人稍微给少女解释了一下她身体的情况。

“所以……所以这些都拿不出来了吗?呜!”苏筱雨有些焦急的问道。不过小腹处传来的有一阵绞痛令她又说不出话来,额头还不断冒着冷汗。

“当然不是。”制偶人非常肯定的说道,不过就是有很大的风险。导尿管和肛塞特意添加了让人没法轻易取出的结构,恐怕需要做手术才能取出来。

“好的,好的。”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少女松了一口气,她就怕那些东西这辈子都要和她陪伴在一起。如果能将那些东西取出来然后离开这里她什么都愿意做,只要撑过这一个星期。少女下定了决心。

问答完毕后制偶人将一根透明的液压软管接在了少女肛塞的的接口上,这根软管的另一端没入墙壁内,最终连着下水道和一个液压泵。这根软管拖在苏筱雨身后就好像一根长长的尾巴一样。随后制偶人按下了操作台上的喂食按钮。一些黄色的液体顺着软管向苏筱雨的后穴用了过来,看着那黄色的水柱苏筱雨内心难免紧张了起来。黄色液体通过曲折的直肠后抵达了她的小肠,这是一种富含营养和水分的液体,且其中没有纤维素因此也不会产生什么排泄物。理论来说少女是不需要进行清洁肠道的。不过通过脘肠来让她的肠道运动起来对她的消化系统有好处,所以哪怕出来的还是清水依旧需要对她每天进行一次脘肠操作。

“好难受。”苏筱雨有些无力的说道。她的肚子本身就被发泡剂撑大了一次,那些注入消化系统的营养液短时间里又没法完全吸收,这导致她有一种类似于胀肚子的感觉。她小心的朝着侧面倒了下去,四肢朝着各个方向舒展开仰躺在地上上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在着你消化的时间,来进行一些按摩吧。”

“按摩?”苏筱雨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很快她便意识到两人概念中的按摩不是一个意思。

制偶人饶有兴致的看着少女逐渐急促的呼吸以及红润的脸颊。

“停一下,停一下,不要……不要做这种事。”苏筱雨有些焦急的说道。从苏筱雨的感觉来说,就好像有一个柔软的毛刷在按摩她的阴蒂。她一边因为过于舒适的感觉身体不断放松与紧绷,另一边又想要结束这样的状况。不过那个毛刷是和贞操带一体的,现在贞操带牢牢的锁在她的下半身上,根本没有摆脱的可能。

“今天差不多就先这样了吧。”制偶人看了一眼时间准备下班了,还有一些装备就明天再说吧。随后他开启了阴道刺激棒的行动限制功能。定位设备会和网络设备连接每秒都会校准一次自身的位置,当移动超过设定好的范围后则会启动电击惩罚。制偶人以她现在所处的位置设定了一个半径三米的圆作为她的活动区域,不过按照他所想少女身上这一件件设备外加身体内部种种不适她大概也不会想动弹吧。

制偶人检查了一下苏筱雨膀胱里的压力,随着营养液被吸收已经升到了60%的程度。制偶人又打开阀门允许少女放尿一次。随着膀胱排泄一空只剩下凝固的发泡剂后苏筱雨感觉肚子舒服多了。她的身体已经开始逐渐适应膀胱内一直传来的尿意,同时告诉自己那不过是一种错觉。

制偶人找来一个柔软的垫子,这便是苏筱雨今天晚上休息的地方了。临走前制偶人提醒了一句:“记得不要乱动。”

仍旧处于的无力状态的苏筱雨只能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

快感逐渐冷却,憋尿的不适感开始充满苏筱雨的意识。苏筱雨侧躺下来,甚至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肚子里摇晃着。被折腾了一天本想睡一觉的她也因为尿意的缘故一直无法入眠。她想如果能稍微释放掉一点,憋尿的感觉不是那么强烈,说不定就能睡着了。但是现在她的尿道被堵住了,任凭她使劲全身力气都没法排出一滴尿液。

她记得白天那个人是在那个操作台上按了一下自己就能尿尿了。

黑暗之中苏筱雨摇摇晃晃的支起身子来,将拖在身后的那根长长的导管夹在双腿之间。每一步行动都需要消耗少女极大的毅力,膀胱内的尿水外加那凝固了的发泡剂随着身体行动时不时的就会造成一阵刺痛。正当少女以为自己可以坚持到底让自己解决一下尿意的时候,小穴里突如其来的电击令猝不及防的她直接软倒在地上。

这时候她才隐隐约约想起来制偶人走之前对自己的警告。她立刻往反方向挪了挪身体。

“呜呜……”私密处被电流电击外加越来越强烈的尿意令她的脸上充满了痛苦。有些不甘的开始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

她有些心累的躺倒在金属底板上,最后在身体极度疲惫的情况下她才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早上好,她是被下半身的疼痛唤醒的,她都不太清楚昨天晚上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

“好痛。”苏筱雨有些吃力的说道。她感觉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现在哪怕只是轻轻动弹一下她的小腹都会感觉到一股绞痛。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后,她意识到那个将自己带到这里并且好不讲道理的安装上这些欺负人的设备的家伙来了。

“厕所,我要上厕所。”苏筱雨咬着牙拼了命吐出几个字。

“嗯,看来你一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制偶人检查了一下仪表发现少女膀胱的压力已经来到90%,也难怪这女孩现在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制偶人随即打开了导尿管的阀门,蓄积了一个晚上尿液宛如水枪一样顺着导尿管排了出去,少女脸上露出了陶醉和享受的神情。

只是这种美妙的感觉还没享受多久制偶人便将阀门重新关上了,小解被打断的苏筱雨立刻变得痛苦起来。

她眼巴巴的望着制偶人一脸委屈的说道:“还有,这次是真的还有。”被尿意折磨了一晚上导致她现在对于膀胱的压力变化极为敏感,她甚至能大致的推算出膀胱里还有多少尿液。

制偶人比苏筱雨要清楚地更多,实际上现在压力只降低到了80%,不过看起来她只是减低了这么点她的精神头就恢复的差不多了,看起来逐渐开始适应这种状况了嘛。

“会憋坏掉的。”眼见制偶人无动于衷苏筱雨眼角又开始泛起泪水。

“别急,你慢慢会适应的。”制偶人平静的说道,就好像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一样。倒不如说交给那位客户以后说不定会遇到更变态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将女孩直接玩坏了的事情。天堂岛那帮有钱人可比自己变太多了。

但只有苏筱雨知道她现在有多么难熬,倘若让她一直忍受着尿意也就算了,但是刚才她享受了一会美妙的体验随后又要让她重新忍住这才是最难受的。

接下来半个小时制偶人又断断续续的让她尿出来一部分,等到彻底排空以后她完全没有轻松一点的感觉。

“很好接下来给你一点奖励吧,半小时。”制偶人含着笑意说道。

……

就这样在少女掰着手指头过日子的情况下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今天该让我走了吧。”苏筱雨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虽然这是对方一星期前给自己的承诺,但是她总感觉这个人不会那么容易兑现。

“嗯,确实。你随我来。”制偶人动手将连在苏筱雨屁股上的两个软管给拆掉了。同时取消了对少女行动范围的限制。这下不管她去哪个地方了都不会电击了。

见到制偶人有确实在拆除身上的装备苏筱雨带着一丝侥幸以为这样的日子终于熬到头了。说起来身上这些东西她在这七天里甚至逐渐适应了起来,从一开始带给自己莫大的痛苦现在内心居然能产生一些被虐待的快感。

制偶人将苏筱雨抱了起来,随后放到了一个透明的圆形玻璃容器中,这个玻璃容器下面有一个非常高的大理石基座。这个东西有一个叫专门的名字叫水晶展台,顾名思义它是用来展示少女的。

“是该结束了,那么再见吧。”制偶人有些不舍的说道。就像失去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一样。

制偶人将水晶展台底部的两根软管分别和少女的肛塞以及导尿管对接好。水晶展台的大理石基座内部有一整套的生理控制设备,能够完成对少女排尿以及营养液注入的控制。同时平时只需要注意处理少女的尿液以及添加营养液就好了。

苏筱雨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高出她脑袋一点的玻璃墙。

“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这次制偶人没有回答她,一些透明的看起来有些粘稠的液体通过管道灌入了这个容器内。这是一种胶水,为了澄澈度添加了一些特殊的物质,彻底凝固已经会变得像水晶一样剔透。

“啊,这是什么啊!”苏筱雨慌张的叫了出来,并且本能的避开了那些看起来有些粘稠的东西,但是随着这种胶水不断灌入,苏筱雨很快就没有躲避的地方了。四肢在这些胶水中迈步时就好像陷入泥沼里面似的。

“你的归宿。”

“等等,什么意思啊,而且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一样的,我只是答应让你离开我这里而已。”制偶人开始操纵少女身上的纳米机械。这几天纳米机械一直处于沉寂的状态,以至于少女忘了身上这些东西是怎么制伏自己的。这些黑色的小东西顺着肌肤重新包裹住她的面部让她没法继续说话,同时强迫她在容器中央站定。

苏筱雨有些惊恐的看着那些粘稠的液体一点一点浸没她的身体。没过一会她便感觉自己的四肢就好像被困在了石头里面已经彻底没法活动了。她注意到底层那些液体已经不在缓慢流动就好像凝固了一样。哪怕它们还没彻底硬化但整体强度也不是苏筱雨可以反抗的。

确定苏筱雨的四肢已经被困在凝固的胶水里面后制偶人解除了纳米机械对苏筱雨身体的控制。苏筱雨得以重新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她的四肢已经深深的陷入凝固的胶水里,她现在就跟没入沼泽里的人一样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那些胶液凝固以后牢牢的抓住了她的四肢,使得她的身体只能勉强左右晃动一下,而这根本不足以让她把自己的四肢拔出来。她只能更加绝望的看着自己四肢能够活动的部分逐渐减少。

在这个过程中感觉最强烈的是她的乳房。随着这些粘液高度逐渐升高,她的乳房也一点一点被粘液包裹住,她努力挺起身子但是乳房却已经被半凝固的液体粘住了,这让她的胸部被拉成了纺锤型。这个姿势对现在的她来说有些费力,而且大概是意识到了现在做到都没有什么意义,宛如认输了一样,苏筱雨整个人躺平了下去。

粘液逐渐将她的躯干给吞噬了,等到只留个脑袋的时候制偶人关掉了阀门。

苏筱雨低头看着已经凝固的透明粘液,现在她的身体已经被彻底卡死在这玩意里面动弹不得,只有脑袋还能勉强转动一下。

制偶人走了过来将两根鼻管插进了苏筱雨的鼻子里,倘若不处理一下的少女一会可能就窒息了。玻璃壁上有两根开孔刚好可以让鼻管通过。

“哦对了,接下来最后闭上眼睛。”然后他又打开了阀门。粘液没过了苏筱雨的脑袋将她整个人都封印在了这种透明的物质当中。

制偶人将苏筱雨的鼻管拔掉,然后将外侧的那一圈玻璃壁取了下来。这一圈玻璃壁实际上是为了帮助那些粘液塑形的。用于将苏筱雨封在其中的透明粘液和大理石底座成为了一个新的整体。制偶人摸了一下凝固的粘液和大理石的分界处,几乎没有交界的感觉,就好像这个玩意以及里面的少女都是天然的一样。

“好了现在你自由了。”制偶人有些满意的说道。虽然那些人的想法很疯狂,但是说实话像这样将人变成琥珀一样的东西确实很吸引人。

“呜呜呜!”苏筱雨有些愤怒的抗议着,不过她的身体已经被那些凝固的粘液死死的压制住,没有一丝活动的可能。倘若没有其他原因的话,此生都可能要在这样的状态下成长了。而且随着身体的衰老等到无法作为景品供人观赏以后可能会被收起来堆放在某个暗淡的角落里勉强维生。

随着苏筱雨愤怒的抗议她的胸口开始起伏不过因为整个身体就好像身处石头里面一样,每一次起伏都只能让她感觉格外的胸闷。

制偶人将封印着苏筱雨的水晶展台横放在地上,然后跟推油桶一样推着苏筱雨向前走。这也是把这东西做成圆柱形的原因,因为这东西整体实在是太重了。

最后将封印者苏筱雨的水晶展台裹上一层红色的幕布后,他的工作便算完成了。

……

“干,给他跑了。”白宁槿有些气愤的说道。学校里一些宛如都市传说一样的失踪案引起了她的关注。本着没事给自己找点事干的想法,白宁槿就顺手在网上查了一下。当然她这一部分做的很小心,没让岳明察觉到。像极了躲着父母偷偷上网的孩子。

然后她就按照失踪名单调用了一下附近的监控,很快她就发现一些反常的地方。在失踪发生的时间节点前后,有一些人在刻意避开摄像头,他们的素质非常高,但这本身就是最明显的特点。尽管他们已经很小心了,但是白宁槿还是凭着自己强大的数据分析能力以蛮横的方式查询了每一个可能的结果撞碎了每一面南墙。

但是现在她被港口的保安给拦住了。她很确信那些失踪的女性现在全在那一艘货轮上,她不知道那些女性是怎么上的货轮,只能说可能有人被腐化了。

很快岳明就开着车过来找白宁槿了。

“宁槿你在发什么疯呢。怎么忽然跑出安全区了。”岳明皱着眉问道。他作为白宁槿的担保人需要为白宁槿的所作所为进行负责,目前阶段白宁槿的义体还是不被允许完全自由活动。

目前的做法是给她划定了一个安全区,在这个范围内白宁槿可以自由活动,往外一点则是警告区,需要打个报告才能申请进入。再往外则是警告区,会强制断线并且进行无条件惩罚。

像现在白宁槿一声不响的进入警告区,安全部门立刻就通知岳明了。

“对了对了,你不是一直自诩要改变所有人的生活吗?看看这些。”白宁槿将一些资料精炼好以后发送到了岳明的设备中。

“这……人口拐卖。”岳明阴晴不定的说道。他有个很朴素的愿望,那就是希望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为了这个目标他一直很努力的推动着未来科技公司的技术在民生方面的应用,他是真的相信当科技发达到一定程度以后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准确来说是奴隶贸易哦。”白宁槿宛如恶魔低语一般在岳明身边添油加醋说道。

这种带着封建时代特色的贸易活动是历史的倒车,是岳明最不能忍受的事情。

“好,你再给我一份更详细的资料。我直接呈交给安委会还有国际刑警组织。然后现在跟我回安全区。”

白宁槿脸上露出了那么一瞬间的迟疑:“额,你不打算亲自去查吗?”

“我吃太饱了吗?更何况我们有执法权吗?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干。这么说来,你这些资料来路也不正常吧。”岳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这个世界上只要白宁槿愿意的网络对她来说几乎没有秘密可言。

“这件事就到此为此了。”岳明盖棺定论的说道。使得白宁槿脸上一阵郁闷。

“果然还是家庭作业太少了。”岳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白宁槿。

“呃呃,我们也就差个八岁吧,你真当不了我爸。”

“走了,我可没兴趣一直当你家长,你给我安安稳稳过上两年,过了观察期到时候你想去干嘛就干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