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国中的乳胶公主-30正式的灵根觉醒

那灵根拔 出后,又再次插 入,依旧是缓缓的动作,弄得玛丽娜不上不下,但还是下意识的加紧下面,让动作更加缓慢。

德尔按照女官教 导的,要时刻感受公主的反馈,不能太快,伤到公主,毕竟是公主头几次。

但是公主实际上很想说,尽管快点,真的无所谓的,而且伴随着感觉一点点挑 起,玛丽娜感觉胸 部也开始胀 大,瘙 痒,尤其是突出部位,更是瘙 痒难耐,渴望有人来抚 摸,玩 弄,但显然,德尔正在专注的进行艺术创作,根本没有要帮她安慰的意愿。

玛丽娜难受的几乎要哭出来,什么公主面子,公主 尊严,难道公主就不是人了吗?何况穿上双阴鸢服,还要更加敏 感,就是这样,还仅仅是这样慢条斯理的磨洋工,一点也不顾自己的感受。

公主脑海中的咆哮显然对德尔没有丝毫的作用,德尔只感觉身下的灵根更加膨 胀,由于灵根的奇特,确实可以感觉到灵根的触感,让她也能够有相当的快 感,而且这个快 感会像男性的一样,来得快,去得快。

也就是这样,德尔仅仅是十几次,已经感觉几乎要抑制不住的喷 涌而出,公主的穴实在是太棒了,紧致而配合着乳胶的触感,有一种别样的体会,而且公主还会缠住她的腰,让自己更好的配合,而且,还有时不时的加紧,这种感觉,即便是回去之后与自己的妻子做,恐怕也很难达到吧。

玛丽娜正百感交集,无奈的恨不得抓耳挠腮的时候,感觉速度稍稍变快,玛丽娜瞬间双眼一亮,是良心发现了吗?而且感觉,好像灵根更大了,这种感觉……

还没体验到,就感觉一股暖流冲入自己身 体,暖流量很大,瞬间就让玛丽娜感觉被填满,而且还有更多涌 入,灵根的设计比男性的还要高级,按理说射 出的东西温度不会高过内部的温度,不应该有非常明显的暖流进入,但是,这种暗示在双阴,不,在这个时间,已经不是暗示或者一种心里预期,而是真 实存在的。

玛丽娜虽然被这些蛇进来的东西引得别样的感觉,这是那位莱克西无法比拟的,毕竟对方也仅仅是深 入 浅 出,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如果那是灵根,这都连觉 醒的门都没有摸 到。

德尔抽 出灵根,用随身的手绢擦 拭干净,又帮公主清理一下外面漏出的一些白 浊液 体后,才取下灵根,小心的包好,对着公主再施一礼。

口 中念道:“臣下已经觉 醒完毕,感觉公主抬爱,臣下这就让女仆来帮公主清洗身 子!”

玛丽娜心中一震,这就?这就结束了?

瞬间感觉自己被欺 骗了一样,自己连gc都没有达到,对面却已经这样施施然的离开,留下不上不下的她,就跟莱克西离开时候一样,但是她是被赶走的,而且之前做的一切,是那么周到,而这个德尔……

不久,就有女仆来给玛丽娜擦 拭身 子,不过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玛丽娜还不能被解 开,而进入体 内的白 浊,早已经被鸢服吸收,成为了一部分。

玛丽娜如同一个性 欲玩偶,被剩下几个人礼仪般的进入,然后退出,到最后,甚至玛丽娜都没有达到gc,当然,如果gc,玛丽娜可能会因为一瞬间的快 感和需要大量的氧气而几乎窒 息,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遇到这种快攻慢受,玛丽娜心中无比的气氛,在被女仆褪 下 身上的拘束后,甚至看着女仆都有一种让她带着灵根与自己来的冲动。

随着眼前的大军缓缓移动,一阵阵送别的号角声响起,玛丽娜的思绪回到现实。

感受下 身下因为这么多天,只能感受少有gc的难受,让她甚至像现场抚 摸起来,但还是理智压 制,继续踱着小步转移疼痛。

不由得就又是想到了被那位帝女莱克西挑 弄的夜晚,都说女人的第一次会非常难忘,可能就是这样吧,比起最近这些来觉 醒的人,要么恭恭敬敬,仿若例行公事,要么动作一下要问一下,无法再体验到那种感觉,莱克西的样子在脑海中繁复循环,那时候的动作,就如同电影慢放一样,每一帧反复的打量,揣摩,心中更加瘙 痒难耐,下面更是潮 湿,还有淡淡的淫 靡味道露 出,多想,多想再来一次啊,不过很快理智重新占据上峰,这!这是是敌国的帝女,敌国啊,她不停的告诫自己,让自己冷静。

如果自己再跟她发生什么,恐怕,女帝真的不会再绕过自己……

……

随着大军最后的兵马消失在地平线,玛丽娜才最终得以回到自己的宫室中,由女仆脱 下高跟鞋,束腰,仿佛整个人都轻 松了很多,而下面的塞子被缓缓拉出,早已经等待好的垫子已经垫在下面,爱 液如同瀑布一般倾泻而下,让垫子很快就被打湿,房间中传来一股股淫 靡的味道。

玛丽娜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女仆,随着爱 液的流淌,一股强烈的快 感就要涌上心头,她十分迫切的看着眼前的女仆,立马屏退其他女仆,独独留下她,让她拿着房间内的一个未觉 醒的灵根。

这是玛丽娜有时候拿来自慰用的,强烈的感觉让她有时候不得不这样安慰自己,感觉来了,已经不会再不分时候,不可能为了这个等到晚上。

实际上自慰确实也可以觉 醒,所以这里的灵根就会经常更换。

“用这个!戴上!”玛丽娜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但忍耐不住的低低呻 吟和压抑的情绪让她很难再保持表面的庄严。

女仆先是拒绝,但被玛丽娜强力要求下,不得不戴上,虽然没戴过,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一直服饰公主的女仆自然还是了解一些灵根的,很快调好位置,手足无措的看着公主。

公主已经躺在了床 上,小 嘴一张一合,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呻 吟。

看着女仆放下女仆裙摆,盖住了灵根。

玛丽娜心急。

“你来,……来觉醒灵根!”

玛丽娜到底是坚持了作为公主的矜持,如果让女帝知道,自己因为快 感而与女仆交媾,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而一般自慰,这个对于历代穿戴双阴鸢服的公主来说,都不是事情,毕竟双阴鸢服确实会增加性 欲的需求和更加敏 感。

女仆战战兢兢的来到玛丽娜面前,拉起裙摆,有些茫然的面对着公主那迷离的眼神。

公主浑身发 热,下面瘙 痒难耐,但无奈灵根的持有者还这样磨磨蹭蹭,如果能一捅到底,应该会很舒服吧,会不会一下叫出声,比起这些天那些只是浅浅晃荡的灵根,显然根本没有办法释放,反而更累了。

“你……你躺到床 上,我来!”公主已经不想再等,她想要自己来一次解脱的,能够痛快的,畅快淋漓的觉 醒灵根大戏。

女仆被一下推 倒在了床 上,背部与柔 软的大床接 触,女仆下意识要叫出声,但很快被玛丽娜用女仆的裙摆堵住,而正好撩 起的裙摆,给玛丽娜提 供了更加方便的途径。

不过,玛丽娜的华丽公主裙显然比女仆的女仆装更加繁琐,华丽,也更加难骑到女仆身上,让自己获得解 放。

层层叠叠的装饰与裙摆,衬裙,毫无疑问的限 制了她作为主动的一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