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Of Desire-4

第10章 真实欲望
研究观察了许久之后,满足了对紧身衣的好奇心,我开始回到书桌上整理那些文件及报告,都弄好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伸了个懒腰打个大哈欠,看到Amber在沙发上依然熟睡着,我的倦意也渐渐袭上心头,于是关上了书桌的台灯,我拿了长风衣当棉被也睡在另一张沙发上。半梦半醒间我看见Amber正跪坐在我大腿旁边,低着头似乎含着什么东西吸吮着,我眯着眼一看,Amber身上穿着紧身衣也戴着项圈和手镣脚镣,我心想怎么可能,Amber的紧身衣和项圈手镣脚镣昨晚就脱下了还没穿上呢,看来我是在做梦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和Amber一起洗澡的关系,加上最近太过于劳累,没想到我竟然也做起了春梦,难得的机会我也不想让自己这么快清醒,就继续舒服地睡觉,不过没想到就连做梦我下体的感觉依然这么地真实,那温暖的口腔和灵巧的舌头把我的阴茎舔得舒舒服服地,几乎忍不住高潮射精了,我也在梦中模模糊糊地呻吟了起来。
眼皮被阳光照射得有点刺眼,我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沙发上坐起,发觉醒来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我想起昨晚的春梦,赶紧看了一下自己的裤档,依旧穿着好好地,果然是一场梦,顿时有点小失落呢。我转头却没看见Amber在沙发上睡觉,纳闷她跑去哪里了,不过这个时间她可能早就已经醒来了,只是在我的办公室内却不见人影,我猜想着她会不会已经先回病房时,突然记起我还没让Amber穿回紧身衣跟戴上项圈手镣脚镣,于是起身走到书桌上一看,我吃惊地发现紧身衣和项圈手镣脚镣跟锁头全都消失了,心想会不会是Amber自己拿走了呢?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浴室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我过去一看,原来是Amber正蹲坐在马桶上排便,一旁的脸盆上还摆着一个空的浣肠袋,Amber没预料到我会突然走进来,吓得赶紧把头埋在双腿之间,两只手抱着膝盖,然而胯下的水声依旧断断续续地响着,我赶紧说了声抱歉,顺手把门带上退了出去,虽然之前也看过几次Amber大小便,但可能是因为最近彼此的关系有点改变了,反而让她开始在我面前会觉得害羞,但对于她的病情来说算是个好现象,渐渐恢复了正常女生对于自己身体的反射性保护动作。
我回到书桌上发现有个小纸条,字迹很像小学生似的,上面写着“谢谢主人让我现在穿的这套服装变得很舒服,希望我也可以让主人觉得很舒服”一看就知道是Amber写的,但这句话却令我有点不安,让我觉得很舒服是什么意思?突然我脑海里一道雷劈,该不会昨晚的春梦实际上就是…Amber在帮我口交?!接着我又想到刚才浴室的情景,Amber身上已经穿上了紧身衣,而且戴着项圈和手镣脚镣。
过了半个小时,Amber才怯生生地从浴室里走出来,快速地小碎步跑到衣架前,把上面挂着的病患服拿下来穿上,我看着她把衣服穿好后,要她到沙发上坐着,我也跟着坐在她对面,我用主人的语气询问她,是什么时候把紧身衣穿上的,还有项圈跟手镣脚镣也是自己戴上的吗?Amber安静地用笔在便条纸上写下“早上醒来后看见主人还在睡觉,就自己拿着紧身衣到冷藏室里穿上了,大约是六点,然后又戴上项圈跟手镣脚镣,然后才吃早餐”
“早餐? 谢护士送来的吗?”我又继续追问,虽然心里对于Amber竟然可以自行将紧身衣穿上还有手镣也能自己戴上了,不禁觉得她的学习能力很快。
“小奴…仆的早餐是主人给的”Amber摇摇头在纸上写着,一时忘了我不准她当性奴还写错成小奴,然后再把奴给涂掉改成仆,让我看了不禁会心一笑,可是看到后面这句我的脸就僵掉了。我给的?我给的!难道那个春梦真的是我猜想的那样?!
“我给的早餐在哪?…给我看看”我凝视着Amber的眼睛努力保持冷静地说,Amber抬头看了我一眼后,指着自己的口罩,然后赶紧低下头,犹豫了一下子后又写了“应该还有一点点留在嘴巴里”我的天哪~看到这段字时我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要责骂她也不是,要阻止她又不知该如何说明,更重要的是内心里对于那时候梦里的舒服感觉意犹未尽,让我非常矛盾真是无地自容。
“这是以前的主人教妳的吗?”我勉强挤出了这几个字,继续保持跟Amber的对话。Amber点点头在纸上写下
“主人说做得好就会有奖励,而且我很喜欢现在主人您的味道,不但很浓而且量很多,小仆吃得很饱,谢谢主人”我看了之后真是无语了,单身的我累积了那么多天的精液,当然又浓量又多了。
“这是每天都要做的规定吗?”我好气又好笑地问她,只见Amber看我的语气似乎放缓了,也轻松了起来,眼睛笑得弯弯地,在纸上写着“如果主人愿意,小仆可以每天早上都让主人给喂饱”我心里嘀咕着就算妳想要我可能也没办法,于是跟Amber说“不需要,最好都不用”我有点心虚地说着,内心对于口交时的爽快感以及身为监护人的道德感还是充满着矛盾。
Amber听见我说最好都不用时,眼神顿时失去了光彩,好似自己做错了什么事,眼角泛着泪光,我赶紧打圆场说“好吧好吧,看在妳今天做得不错,就允许妳一个礼拜一次”我一边心里暗爽着一边暗骂自己卑鄙。可是Amber听到我这么说以后,高兴地拍着手隔过口罩唔唔地叫好着。
接下来的日子,我让Amber在医院里自修,学习国中和高中的教材,毕竟她从小学毕业后就被当作奴隶,没有接受过正式的教育,很多常识和知识也都不足,我晚上有空就会陪她念书,Amber也很喜欢阅读,加上她的学习能力其实很强,可惜上天对她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糟蹋了一个好女孩的美丽青春。
在这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下,Amber仍然不曾将我当作是朋友或是亲人,虽然法律上我是她的监护人和代理人,但我和她之间已有部分逾越了正常的关系,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秘密,我也不敢让谢护士和魏大姐知道,Amber也在我的嘱咐下,不曾透露出关于“早餐”的事情。然而这件事其实让我的内心非常挣扎,我知道无论在医生或是监护人的立场,我这样的行为都是不道德的,但是为了让Amber可以逐渐恢复正常人的心理,早日脱离雏妓的阴影,却又不得不继续扮演主人的角色。随着时间的消逝,Amber也学会愈来愈多正常社会的人际互动,除了坚持24小时穿着那件紧身衣和戴着项圈手镣脚镣之外,她现在愿意在用餐时间之外将口罩脱下跟别人沟通,当然只要她自己一个人或是没有人可以聊天时,就又会主动把口罩给戴上。
我观察到Amber已经开始可以融入正常人的生活,像是去帮忙买东西,在医院里跟着谢护士给其他病人喂药,甚至帮魏大姐做些杂事等等,在医院里的时间很快地就这样过了一年,魏大姐有天下班后找我去聊聊,她说下礼拜就是Amber的生日了,她一直不敢跟Amber确认是不是还记得她是姑姑,而Amber也的确从来没有叫她过姑姑,但她想帮Amber庆生,希望我能帮帮忙。我听了之后当然是二话不说答应了,同时我也将让Amber出院的想法跟魏大姐说,魏大姐听了之后点点头同意,她也明白这样对于Amber的病情是会有帮助的。
于是这个礼拜我请了几天假将自己住的地方整理了一下,空了一间房间出来给Amber,同时也购买了一些女性常用的家具和日用品,接下来就是如何说服Amber离开医院了。在这一年中Amber已经习惯了医院的环境,但始终不愿离开医院的范围,她的内心对于出远门就是要去对陌生人提供性服务的那种阴影依然存在。在她生日的这一天,也是满18岁的这天,我的监护人和代理人职务将告一段落了,因为Amber的病情和心理状况已经好转很多,也有能力处理金钱上的事务以及与他人正常地沟通,因此法院和信托基金管理人那边都同意解除我对Amber的监护人和代理人的权限,我心里的负担是减轻了许多,但对于Amber来讲不知道是什么感受,虽然在过去一年里她时常依靠我处理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但后来我也训练她自己解决一些生活中的需求。
在Amber的病房里我们开心地庆祝她生日,派对结束后当大家都收拾完离开,Amber突然主动地要我多留一会儿陪她,我也正好想跟她提出院的事,于是就和魏大姐她们道别后一个人留下来。当其他人都离开之后,Amber突然哭了起来,我不知所措地安慰着她,Amber一边啜泣着一边问着我是不是不要她了,为何要解除监护人和代理人的角色,我试着跟她解释但她都听不进去,最后不知怎么地,我突然跟她说魏大姐也是妳的亲人,她是妳的亲姑姑,妳都不记得吗?Amber大概没预料到我会突然说出这些,一时愣了一下,哭得更大声了。
“主人你真坏,你真坏…真坏…”Amber开始歇斯底里了,我正担心她的病情又发作要上前制止时,她突然冷静了下来,一边啜泣着一边哭诉“我一直都记得姑姑,小时候她对我最好了,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敢承认她是我姑姑,她看见我现在这种样子一定觉得很丢脸吧,我是一个性奴隶,是一个脱离不了肮脏的人,我知道您很努力要让我相信,要让我回到正常生活,可是我真的没有自信,我很怕别人知道我的过去,我只有依赖着主人您才觉得安全,为什么您也要离开我呢?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不然就让我回去继续当性奴隶吧,反正我的人生也就是如此了”
啪! 我忍不住给了Amber一巴掌,Amber吓到变得安静了,我叹了一口气将她拥入怀里,语重心长地说着。“妳知道妳姑姑为了妳花了多少心思吗? 妳现在身上穿的这套服装也是她的帮忙才能取得的,我也是因为妳姑姑的请求帮忙才会认识妳,现在好不容易妳已经能够恢复大部分的正常生活了,还说什么要去当性奴隶,妳忘了对我的承诺了吗? 妳要当我的仆人,不是性奴!”我特别加重了最后四个字。
“是,主人,小仆没忘,但是可以不要抛弃我吗?”Amber怯懦地小声说着。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抛弃妳了,妳给我听好,我虽然在法律上不再是妳的监护人和代理人,但实际上我依然是妳的主人,听懂了吗?”我严肃认真地说着,让Amber心中被抛弃的恐惧减缓,Amber似乎能理解我的意思,已经停了哭泣,自己用手擦试着脸颊的泪水。
“既然都说开了,我也让妳知道,我决定让妳出院了,搬到我住的地方去,妳已经在医院里待太久了,必须要开始试着往外适应,习惯外面的生活”Amber虽然想抗拒,但是在现在这个气氛下,她只好默默应声知道了。
“另外我也要妳去跟妳姑姑道谢,让她知道妳还记得她,别害怕,妳姑姑她非常想念妳,她一点都不讨厌妳,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很喜欢妳,知道吗?”Amber一样只是静静地点头答应,但我看见她的眼角又流下了泪水。
“好了,最后,今天是妳的生日,有什么愿望吗?”我恢复了正常的语气,用手将Amber的下巴托起来,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样子心里很不舍。
“我…可以一直当主人的女仆吗? 这辈子…”Amber哭着眼睛说,我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是很认真的,很诚恳地问。
“这…妳确定?”我冷静地反问着Amber,想知道她是否明白自己的心里真正想法。
“只要主人您愿意接受我,我就算是当女奴也可以”Amber又摆脱不了那堕落的黑暗心思。
“我说过,我不要妳当我的性奴,如果妳真想一辈子在我身边,那就当我的女人,不是女仆更不是女奴”我斩钉截铁地说着,要让Amber清醒,不再有成为女奴的念头。
“好,我愿意,我会试着当妳的女人,可是…”Amber犹豫了一下。
“可是什么?”我接着问她。
“我可以依然称呼您为主人吗? 称呼自己是小奴吗?”Amber眼神透露出一种坚持,我想了想也只能先退一步。
“好,我答应,妳要认真学习做为我的女人,可以在私底下称呼我为主人,称呼自己是小奴,但是在公开场所或是别人面前要叫我高医师或是亲爱的”我把我的底线给说出,就看她如何反应了。
“是的,主人!”Amber突然破啼为笑,往前一扑就把我抱住,她胸前那两团坚硬的巨乳紧压在我的胸膛上,让我忍不住咳了两下。
“除了这个还有别的愿望吗?”我轻轻拍着她的背,又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声地问。
“我想一直穿着这套服装”Amber在我耳边紧张地说,我感觉得到她的脸颊热呼呼的。
“为什么? 虽然妳已经穿着这套服装很久了也习惯了,但是不觉得穿着这套服装很不方便吗?而且紧身衣晒到阳光会变成黑色,不怕别人看见会觉得妳很奇怪?”我纳闷地问,不晓得为何Amber会有这个想法。
“因为当我穿着这套服装时,我才能感觉到安全感,虽然紧身衣会变成黑色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我不在乎,只要主人您喜欢就好,穿着这套服装,没有人可以侵犯我,就像主人无时无刻保护着我一样,这套服装就是主人的分身,穿着这套服装的我才是主人独一无二的…女人”Amber说出最后女人两个字时,眼神竟然充满幸福的感觉,我只能叹口气点点头答应她。
“可是那口罩和内衣里的东西,妳不觉得难受吗?”我好奇地再次确认。
“嘻…其实小奴我已经有点爱上这些东西了呢,之前的旧服装的确是无时无刻在折磨着我,但现在这套新服装,主人为我量身定做的服装,让我无时无刻都在享受,只有每天早上的浣肠比较讨厌而已”没想到林总监设计的这套服装,能够把看起来像是凌虐女性的器具,变成让Amber倚恋的必需品,我想起紧身衣胯下的那块污渍,看到Amber穿着这套服装还能产生性兴奋,也难怪她会有这种感受了。
“如果妳真心喜欢的话,我也不反对了,但是若别人嘲笑妳时,妳觉得难过的话一定要跟我说”我拍拍她的背,摸摸她的长发。
“是,主人!”Amber开心地笑了,还顺便吻了我一下。

第11章 敞开心房
隔天吃过中餐后,Amber在我的逼迫下不情愿地到主任办公室找魏大姐,我跟她说如果不去跟姑姑相认我就不会把口罩还给她。我事前故意不跟那个老太婆说,想给她一个惊喜,Amber无奈地站在办公室门口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来遇到其他人路过时紧张地推开门后走了进去,魏大姐看到Amber走进来后像平常一样随口问候,顺便调侃了一下,问她是不是又找不到主人了,却没注意到Amber这次来找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戴着口罩。
Amber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姑姑”魏大姐听见后全身一震,停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着Amber。
“谢谢您,姑姑…也对不起您”Amber忍住泪水说了出来。
“妳还记得姑姑吗? Amber妳还记得我吗?”魏大姐再也等不及,立刻冲上前去紧抱着Amber。
“我一直都记得,我只是不敢让姑姑知道,我怕我这个样子会让姑姑觉得丢脸,我怕姑姑讨厌我”Amber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傻孩子,回来就好,是姑姑对不起妳,是姑姑对不起妳”魏大姐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姑姑…我现在很好,您别担心了”Amber安慰着姑姑,试着先停止哭泣,免得姑姑伤心。
“我知道,我知道,有高医生在,我很放心…”魏大姐总算说了句人话,不枉我一片苦心,哈哈。
整个下午她们两人就这样一直聊着,也提到关于出院的事,Amber说我已经跟她讲好了,她会试着在外面生活,但只要我有来上班的话,她就会跟着一起来医院,魏大姐听了感到很安慰,也鼓励Amber不要恐惧过去的事,只要有她和我在,不会再有人欺负她。
这天晚上吃过晚餐后,我帮Amber办了出院手续,谢护士依依不舍地护送着Amber走到医院大厅,陪她一起等着我把车开过来,谢护士感慨地对Amber说终于能看到她出院的一天,Amber则是心里五味杂陈地点点头道谢,上了车之后Amber挥挥手跟谢护士说再见,我也请谢护士帮我跟正在开会的魏主任说一声,我先带Amber回家了。
一路上Amber没有把口罩脱下跟我聊天,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我知道她现在心里应该还是很紧张,就顺着她的意思了。到了家后停好车,我跟Amber提着她的行李走进电梯,大楼的管理员李伯伯看到我带着一个女孩子回来,笑眯眯地对着我竖起了拇指,Amber只是看着他微微地点头打声招呼。还好我事先用丝巾围住Amber的脖子,外套的袖口也遮住她的手镣,长裙则是盖住了脚镣,因此李伯伯没发现她的奇怪装扮,看起来就只是戴着口罩的一个平凡女生,至于紧身衣则是在离开医院前我先让Amber把项圈和手镣给脱下再穿上,所以颈部和双手的位置就恢复透明了。
转眼间Amber和我同居已经一年了,偶尔魏大姐也会来探望她,原先我还想把储藏室改装成冷藏室方便Amber在家脱下紧身衣,但没想到Amber说不用了,如果她真的需要到医院我的办公室里用就好,结果这一年内Amber从未脱下紧身衣过,甚至项圈和手镣脚镣也未曾解开,只有口罩常常会因为需要沟通或是用餐时才会脱下,当然还有每个礼拜一次让我喂她吃早餐的时候,我后来发现Amber有个很特别的喜好,每次当我高潮时将精液射在她喉咙里让她吞下后,Amber会继续用嘴巴将尿道里残余的精液吸出,同时也用舌头把阴茎外表的精液给舔得一干二净,我几乎不需要再用卫生纸擦干净,对于这点我一直很佩服Amber的口交技巧,不过让我好奇的是每次Amber吃完一般的早餐后都会习惯先刷牙漱口才戴上口罩,但唯独在享用完我的特别早餐后她会立刻将口罩戴上,似乎是想在口中保留我的味道更久一点,而且这时候她的胯下中间那个阴道棒的出口还会流出大量的分泌物。
刚开始Amber会用我给她的那些可以阻挡紫外线的布条来遮住项圈或是手镣脚镣,然后让紧身衣变成透明时才出门去逛街,后来她慢慢试着不遮住脚镣,让腿部像是穿着黑色丝袜一样出门,只不过银灰色的脚镣有些突兀,不过后来邻居和管理员伯伯也习惯了,只是当做她的一种前卫装饰,又过一阵子后,Amber也试着不把手镣遮住,露出戴着黑色长手套和银灰色手镣的双手,果然一开始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眼光,附近街坊的邻居都知道Amber这个奇怪的女生,但日子一久大家也都习惯了,加上Amber长得漂亮,后来也觉得那对像艺术品的手镣看起来就是比较特别的手镯而已,刚好还跟脚镣搭配成一整套呢,甚至有比较年轻的女学生觉得她很酷,跑来问她手镣脚镣要去哪买,或是手套跟丝袜哪里有卖等等,弄得Amber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过了半年后,Amber终于也鼓起勇气,连项圈都不遮了,当然大家早就都习惯Amber的装扮,也就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到是常常会有人问我,为何我女友总是喜欢打扮成那样,虽然感觉很奇特却又说不出哪里怪,我每次也只好装傻笑笑地带过。大概只有口罩里的假阳具是Amber没有让人知道的事情了,因为我再三提醒她千万不可以在其他人面前脱下口罩,否则会引来议论纷纷,Amber后来也了解原因,知道这是不合大多数人的观念,因此若是戴着口罩出门的话,她就当作自己是哑巴,尽量不跟别人交谈。后来Amber自己也慢慢觉得麻烦,只有在跟我出门时才戴上口罩,自己出门时就把口罩脱下放在家里了。
过两天就是Amber的19岁生日了,想到从去年她的18岁生日到今天,这一年内的转变可说是天南地北,现在的Amber变得更有自信了,也不害怕与别人接触。虽然偶尔还是有不熟的人对于她身上穿着的服装大惊小怪的,但她也不以为意反而还引以为傲,甚至有次她和魏大姐去游泳,就这样直接把比基尼泳装穿在她那变成黑色的紧身衣外面,一时间成为整个夏天的游泳池魔女传奇。今年的生日我们决定不办派对了,Amber想要只跟我和她姑姑简单地庆祝就好,为了今年的生日我特别请魏大姐的那位学妹林总监帮忙,订做了一份特别的专属礼物给Amber。
生日当晚,我和魏大姐带着Amber一起到医院附近一家知名的顶楼餐厅吃饭,Amber穿着魏大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件珍珠白的丝绸小礼服,在黑色紧身衣的长手套和丝袜的衬托下,一点违和感也没有,加上她的项圈和手镣脚镣反而更增添了几许典雅气质,真是令人想不到原本是奴隶象征的服装现在穿在Amber身上已经变成另一种高贵的服饰,当然我知道Amber现在自身流露出的自信与气质才是这种转变的主要因素。
因为Amber的打扮实在太引人注目,我特地请服务生帮我们安排到靠近墙边的小包厢,一来可以回避其他顾客的注视目光,二来这个位置的夜景也是最美丽的了,愉快地一起吃完晚餐后魏大姐就说医院还有事情要忙先回去了,临走前还不忘给我一个狡黠的笑容,似乎在暗示我别担心她这颗电灯泡,我苦笑了一下跟她道别,然后载着Amber去河边兜兜风。
“主人,我的生日礼物呢?”Amber戴着口罩伸出双手两眼睁着大大的看着我,似乎在表示要我拿出送给她的礼物。
“别着急,等等到了之后就给妳,到时妳可别拒绝哦!”我心底暗自偷笑着说,Amber把双手放回膝盖上,哼了一声表示抗议。
到了河滨公园把车停好后我从车厢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Amber已经迫不及待地坐在河边的长椅上踢着脚等我,我刚刚要她下车后先到椅子上坐着等我不许偷看。当我拿着盒子从Amber的后方突然出现时,她一脸惊讶开心地接过了盒子,还瞥了我一眼好奇地摇了摇盒子,想猜猜看里面装着什么,我微笑着耸耸肩要她自己拆开来看。
“哇~”我相信如果Amber不是戴着口罩的话,现在应该是惊呼连连了吧,当她掀开盒盖后,里面摆着一双雾面泛着银灰色光泽的高跟鞋,和她现在脚上穿着的白色高跟鞋很类似,但没有脚踝上的系带,同时鞋跟也更高更细,Amber有点犹豫自己是否有办法穿着这双美丽的高跟鞋走路。Amber转头看着我眼神充满了疑问,我明白她在好奇些什么。
“妳猜得没错,这双高跟鞋是我请生技公司的林总监特别为妳订做的,它的材质跟妳身上戴着的口罩还有项圈等等都是相同的,不过却有额外的特别设计唷”我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两颗金黄色的小锁头。Amber听我说完后拿起了一只鞋子仔细地看来看去,过没几下子就发现了其中一个秘密,在鞋底脚掌的地方有个用来扣上锁头的ㄇ字形缺口,刚好在防水台后方的边缘,如果从鞋跟正后方看过去的话,缺口的位置刚好就会在鞋弓与地面的交界处,锁头的钥匙插孔则是朝后对着鞋跟,也就是说站着的时候会刚好将锁头踩在脚底。
“呵呵,妳看到鞋底那个凹槽了吗? 那就是用来扣上锁头的喔,这双高跟鞋也是可以上锁的,喜欢吗?”Amber听了马上捣蒜似的点头,将手指伸进鞋子里面检查是否有其他机关。林总监跟我说过,这双高跟鞋是依照Amber的脚掌大小来设计的,因此细跟的高度绝对没问题,可以让Amber正常的行走,不过会需要一点练习的时间就是了。此外高跟鞋的内侧都使用了跟口罩和内衣的内层相同的设计,柔软而且会吸附住皮肤的透气材质,让Amber长时间穿着也不会有影响,虽然还会隔着一层紧身衣,但这层材质也能够跟紧身衣结合,达到一样的效果。
Amber看见那细长的鞋跟有些犹豫,似乎是担心自己还无法穿上这双鞋走路,于是又把鞋子放回盒子内,我把那两颗锁头也放在盒子里,顺便告诉Amber这两颗锁头跟钥匙是和口罩共用的,等她有信心可以穿上这双高跟鞋时,一定要穿着它跟我一起散步逛街,Amber高兴地点头答应。回到家里后,Amber把鞋盒拿进她的房间放好,我则是先到浴室里洗澡,当我冲完水正要到浴缸里泡澡时,Amber已脱下那件白色的礼服走了进来,我习惯地要她进来跟我一起泡澡,Amber则是摇摇头,然后把头发盘了起来,在莲蓬头底下淋浴,冲洗着自己身上的紧身衣,紧身衣的颜色因为时间很晚了这时候已经恢复成透明的样子,Amber身体的窈窕曲线在我眼前展露无遗,我的阴茎情不自禁地勃起了,我害羞地拿了毛巾盖住,虽然躺在浴缸里她应该也看不见才是。
看着Amber近乎裸体的火辣身材,我内心的欲火不断上升,我突然也意会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把Amber当作一个女人来看待了,同时也想起自己虽然和Amber已经有过许多的亲密接触,但真正的性经验却只有透过口交,尽管Amber的口交技巧非常棒,但身为男人不免还是想真正征服女人下半身的那个宝穴,可惜Amber一直不愿意脱下那套服装,更别说在紧身衣保护下的胸罩和内裤了。
时光飞逝,从Amber被救出来后已经过了三年的时间,历经这段长时间的治疗与学习,Amber现在已经和一个正常的女生没有什么两样,除了身上那套无时无刻穿着的特别服装。今年Amber也满20岁了,由于她的学习能力很强,这三年之间已经把过去国中和高中的课程都学起来了,透过一些管道的多方努力后,我终于成功地申请到一所大学愿意让Amber就读,Amber很高兴自己也能够上大学念书,虽然她的年龄比正常的大学生还大了一些。
由于Amber的特殊装扮开学后没多久就变成校园中的知名人物,后来有些同学不知从哪里查到Amber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一度让某些学生对她开始排挤嘲讽,不过Amber也很坚强地忍耐住那些批评谩骂,虽然我很心疼但我知道这是Amber必须通过的考验,迟早有一天她也会面对到社会上那些无知的人的恶意抹黑。随着时间过去,Amber的事情愈来愈多人了解后,有些同学也开始接受Amber的情况,而且Amber的装扮除了看起来前卫了一点,实际上她的衣服搭配得也很好,反而有点像明星或模特儿走秀的味道。慢慢地Amber和同学之间的交流也慢慢热络了,彼此之间也愈来愈熟悉,一直到学期末的时候,学校内对于Amber的负面风评已经少了非常多,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学生也开始模仿起她的穿扮,穿上亮黑色的丝袜或是戴着宽大的手镯及脚炼等饰品,被称为Amber风。
Amber在我生日的这天下午,刚好学校没有课就跑到医院来找我,我忙着看诊没有时间招呼她,于是让她到我的办公室里休息,Amber就说她只是过来晃晃没别的事,让我先忙就到别处去转悠了,后来Amber托谢护士留了一张纸条给我,上面写着要我下班后早点回家陪她,我看了纸条后笑了笑,原来她特地跑来找我就是想暗示我今天要帮我庆生呢。
晚上下班后一回到家,我打开门发现客厅里没有Amber的踪影,猜想她大概出门去买东西了,于是我回到房间放下公事包,然后拿了几件换洗的衣裤就到浴室里洗澡,洗完澡出来后,我发现客厅的灯被关掉了,只留下几盏昏暗的小夜灯,突然我瞄见一个人影坐在沙发上,桌上也摆了两支高脚杯和一瓶香槟,另外还有一个点着蜡烛的小蛋糕,我笑了笑往沙发那走去,从后面抱住了Amber,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耳朵。
“主人,生日快乐!”Amber回应了我的吻,把她的香唇印在我的脸颊上,我在她旁边坐下,Amber拿起香槟倒了一杯给我,然后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时音响开始播放我喜欢的古典乐,Amber让我许愿后吹熄蛋糕上的蜡烛,在酒精的催化下我和Amber开始互相爱抚着对方的身体,我原本以为Amber会像之前一样开始帮我口交,不过这时候她突然搂着我的肩膀坐在我的大腿上,激情地与我来个热烈的法式舌吻,我也忘情地享受那温润灵巧的滑舌。
“我的生日礼物呢?”好不容易暂时可以喘口气,我笑着问Amber看看她要给我什么惊喜,只见Amber不发一语,微笑着离开我的大腿站起,拉着我手走向我的房间,我好奇地跟在她后面走进房间,发现我的床上放了一个小巧的礼物盒,当我走过去拿起盒子要打开时,Amber转身将房门关上,然后脱下身上穿的洋装,一丝不挂地走了过来,从背后搂着我的腰,她那坚硬的罩杯就紧贴着我的后背,我感觉到Amber把头也靠在我的颈后。
“主人,今晚我就是您的生日礼物!”Amber紧张地小声说着,我一时还没意会过来,于是我打开了小盒子,里面放着一支精致的钥匙,我一看就知道这是Amber身上那套服装的钥匙,可是Amber现在又没有戴着口罩,难道是项圈和手镣脚镣的钥匙吗?正当我心里还纳闷着时,Amber走到了我的面前,害羞地带着微笑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我跪坐在床上。我伸手搭着Amber的右肩,这时才突然发现她身上并没有穿着紧身衣,虽然项圈和手镣脚镣都还在,刚才在客厅灯光昏暗,我一直都没发现这件事。
“妳的紧身衣什么时候脱下的? 难道是下午到医院找我的时候吗?”我拿起了盒子里的钥匙,虽然心里已经有底,但还是想确认一下。
“是的,小奴今天趁着主人在忙时,偷偷用您的办公室里的冷藏室脱下来了”Amber仍然背对着我跪坐在床上,低着头小声地回答。
“这把钥匙是解开妳的内衣上的锁头那支对吧”我知道Amber的心意后,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起来,Amber点点头没有说话。我心里想着这三年来Amber从未主动解开过内衣的锁头,当然也不曾脱下过这套内衣,这件胸罩和内裤可说是她身上最亲密的伴侣,也是Amber最大的安全感来源,Amber说过如果脱下这件内衣,她可能连离开房间都不敢了。但是今晚她却将这支钥匙交给了我,这表示她已经完全可以克服过去的阴影了吗?
“今晚我想成为主人真正的女人,如果主人愿意接受我这不纯洁的身体”Amber等了许久不见我有下一步动作,身体微微颤抖着害怕地说,我听得出她的声音里有些畏惧,我想她应该是在担心我会嫌弃她的身体,那曾经受尽凌虐、被无数人侵犯过的身体。
“不许再说,妳的身体怎会不纯洁,在这三年里妳把自己保护得很好,过去的事情那是被逼迫的,不是妳自愿的,对我来说妳的身体和心灵都是最美丽的,知道了吗?”我弯下身从后面抱住Amber,让她的浮躁心情可以冷静下来,我轻轻吻了她的头发,然后将钥匙插入她背后的胸罩束带上的锁头,轻脆的喀一声响起,自从Amber穿上这件胸罩后,终于第一次解开了锁头,Amber全身一震,静静地跪坐着,等候我将内裤束带上的锁头也给解开。
我把锁头和钥匙放在床头的柜子上,然后和Amber一起面对面坐在床上,我伸手从Amber背后按下缺口中的小卡榫,喀一声地拉开了束带的两端,然后慢慢的将胸罩的束带给取下,Amber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的动作,眼神里充满了复杂的情绪,我给她一个微笑,然后伸手将她左边的罩杯外壳给剥下,不知道是否因为长时间的紧密贴合,或是内层材质的吸附特性,这层外壳紧紧的黏附在Amber的胸部上,Amber眉头深锁看着我的脸,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我想了一下要Amber深呼吸后憋住气,然后我用左手用力抓住Amber的左边乳房根部,接着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慢慢从罩杯的下缘沿着交界处慢慢挤出缝隙,好不容易终于将外壳跟内层之间剥开了一道缺口,顺着这个缺口我很快地就顺利把左边的罩杯外壳给取下了,Amber的左乳在内层的罩杯包覆,依然是坚挺着没有任何下垂,那许久不见的粉嫩乳头以及上面那个美丽的乳环和水滴墬子,闪闪发亮地悬吊在乳尖下摇晃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