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堕落世界-6性管理少女的日常生活2

早上,林舒语是被身体某处的一串震动给惊醒的。刚被惊醒的她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于是试图站起来,但是却发现身体根本动不了。过了几秒后从最初的恍惚中缓过来的林舒语终于想起来昨晚睡觉之前自己启动了紧缚功能,所以现在还在紧缚时间里没有结束吗。

寝室里安安静静的,窗外天边也只是堪堪现出一缕白光,看起来只有五六点的样子。

‘再睡一会吧。’她活动了一下四肢,稍微缓解了一点身体长时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所带来的不适感,便闭上眼睛准备睡了。

但胸部里面又是一串震动,林舒语终于意识到这震动代表着什么。她的表情变得惊慌起来,储乳装置居然在这个时候就达到了临界点,她必须快点使用榨乳装置将乳汁全部榨取出来,否则就要被电击惩罚然后强制执行排乳了,那太可怕。

但是凭现在自己这副样子要怎么使用榨乳装置,实在失算了。

在四肢无法动弹的情况下林舒语只能艰难地在床铺上蠕动着。“啊!”林舒语手脚用力尝试着反抗了一下饰环的磁力拘束装置,但是结果早就注定了,这么做除了令她整个人都弓起来外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林舒语有些泄气的平躺在床上。为今之计大概只有吵醒白宁槿了吧。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自己也算是被逼上绝路了吧。而且怎么说她也是性管理所那边安排来负责照看自己的。

“呜呜呜。”林舒语昂着头大声叫着。但是被喉咙里的那根口塞压制着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了。

虽然林舒语已经很用力在发出声响了,但是白宁槿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这不禁令她焦急了起来。而且还有很麻烦的一点,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过滤器限制她只能用鼻子呼吸,所以她吸取氧气的能力要比原先弱了不少。

林舒语躺在床上用鼻子大力地呼吸着,哪怕她现在有些喘不上气来也只能这样,因为根本不会有空气从嘴巴里进入肺部。

‘真是麻烦死了!’

“嗷~”林舒语的身体忽然全部绷紧,身体也挺起弓着。大概是太久没有榨乳了她最害怕的事情已经出现了,胸部已经从震动提醒变成电击惩罚了。猝不及防下还在喘息的林舒语被电得发出了一声悲鸣。而这只是开始,电击惩罚一共要连续电击三次,然后才会进入五分钟的等待期。

林舒语有些恐惧的等待着剩下两次电击,几秒之后那股电流又一次出现在乳头位置。她的身体因为电击疼的簌簌发抖。最后一次电击过后,林舒语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她扭动着身体妄图靠摩擦缓解乳头的痛楚,不过没什么用。而她的双眼早就因为刚才三次电击惩罚满溢着泪水。

趁着电击的间隙,林舒语立刻大叫起来。一次电击就让她好受了,她现在绝对不想一直体验到被强制排乳。

在林舒语殷切的目光中白宁槿坐了起来。当然准确来说并不是被林舒语叫醒的。她在宿舍这边的身躯只是一具义体,在睡觉以后就下线断开意识连接了。她的意识本体是不太清楚这边的状况的。

不过性管理所那边取得了白宁槿现在的监牢拘束仓的一部分权限,启动电击惩罚算是意外情况了,所以子宫内的控制器在发出惩罚指令的同时还给性管理所也一并发送了消息。随后性管理所又给拘束仓发送了消息。最终白宁槿是被拘束仓的惩罚装置给搞醒的。

被搞醒以后白宁槿便立刻接到任务要求查看林舒语现在的状况,为什么她没有及时进行榨乳。

意识重新与义体同步后看着林舒语依旧处于束缚状态下白宁槿便明白过来,她现在紧缚的状态可没法自己完成榨乳。

白宁槿爬到林舒语身体,看着对方已经保持着睡前那副拘束的状态眼眶里还打着泪花。便能想象到此时林舒语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等一下,马上就帮你弄出来。”白宁槿说完将林舒语摆成了跪坐的姿势。

“嗯……”林舒语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帮忙未免有些太羞耻了。

在下次电击到来前白宁槿找到了行李箱中的榨乳器,她将两个透明的玻璃吸乳罩按在林舒语的胸部上。随后在林舒语的手机上用控制程序启动了榨乳器。两个吸乳罩在大气压强的作用下狠狠地吸附住包裹在紧身衣下的胸部,同时奶白色的乳汁从紧身衣上为乳孔预留的孔隙中爆了出来。乳汁先是撞击在了玻璃乳罩上,然后立刻被吸进了榨乳器的储乳罐中。储乳罐同样也是透明,此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储乳罐被一点一点蓄满。

“呜~”因为实在有些太舒服了林舒语有些忍不住的叫了出来。她的乳头本就一直处于被吮吸的状态,加上刚才从内部被电击导致她的乳头现在变得敏感无比。现在被机器强行榨乳更是加剧了这一状况。她甚至感觉自己能通过这种方式达到高潮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令林舒语有些遗憾的是榨乳所带来的快感一直死死的卡在某条线上,这条线距离高潮的Level很接近但是却永远抵达不了。那这长时间的快感对她来说就不是享受了,更像是一种酷刑。

“很舒服?”白宁槿有些好奇的问道。她的红外摄像头显示林舒语的体温比刚才要略微提高了一些。

“嗯。”林舒语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否认白宁槿的说法。

“是吗。”白宁槿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她感觉这样应该是要比拘束仓里的自己要舒服点的。毕竟那帮把自己当做耗材的牲口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

林舒语跪坐在床上感觉脸蛋有些发烫,有些羞耻的看着从自己胸部里面爆出来的乳汁,若非她此刻即说不了话也使用不了双手她实在想请求白宁槿不要一直盯着自己看了。

林舒语用被拘束在一起的双脚左右扭动着试图让自己侧过身去,至少不要直接面对白宁槿。但是随着她的移动白宁槿居然也开始移动起来她简直要无语了。

“呜!”林舒语有些娇羞的叫了一声。

“行啦,这么害羞干什么啦。”说着白宁槿便开始摆弄起林舒语的手机上控制软件,顺手将界面调整到紧缚功能的倒计时上。大概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磁力装置就会解除林舒语就能重新恢复自由了。白宁槿将手机摆在了林舒语面前然后便又躺回床上了。

看到屏幕上的倒计时林舒语也是有些感叹甚至连胸部的快感都减去了几分。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以这幅被拘束的状态坚持了这么久。看来以后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想象。

但是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比想象中的要煎熬得多。

“好不舒服,手脚都麻木,该不会已经坏死了吧。”林舒语有些害怕的想着。

“下次还是把时间设短一点吧。”等待紧缚训练结束的这段时间对她来说简直是酷刑。也只有通过睡眠的方式才能撑过这段时间。

随着屏幕上的数字全部跳到0,手脚上为之一松一直以来拘束着她的磁力装置终于停止工作了。在失去磁力装置的束缚林舒语立刻瘫软在床上,关节处则是说不出的酸爽。同时心中还莫名产生一股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她终于自由了。但是一想到这样的生活将至少伴随她整整一年,那股冲动便立刻化作了无声的叹息。

过了好一会她的双手才从酸痛中缓解过来,这时候她才有余力将一直吸附在胸部上吸乳罩拨掉。

然后她红着脸带着好奇和羞愤将榨乳装置的出口凑到了嘴边,榨乳器的储乳部分容量有限,而且只能靠自己喝下去的方法将里面的乳汁清空。但是喝自己乳汁这件事怎么想都感觉有些微妙。榨乳装置感应到面罩后两者便连接在了一起,榨乳装置内的一根输液管道同口塞内部的管道相连通。带着腥味的乳汁直接送进了她的胃里面。虽然喝自己的奶水有点尴尬,不过那种饱腹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大概是九点半的时候秦燕给林舒语来了电话。

“喂,早上的状况我们这边已经接到未来科技公司的协助人员白宁槿的反馈了。经过讨论以后我们认为这确实是程序设计上的失误。我们并没有预想到独自一人启用紧缚功能,如果需要紧急排泄之类的该怎么办。”

“嗯?”林舒语没好气的应了一声。这个早上可是将她折腾的够呛。

“最后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在每次启用紧缚功能前都可以进行一次临时的排泄以及榨乳。但是启动这项临时功能后必须进行一次不低于8小时的紧缚训练。”也就是说这次临时排泄的机会依旧是为紧缚功能服务的,必须想好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进行紧缚练习才考虑使用这项功能。否则就会被磁力装置给强行束缚起来了。

“不过这项功能需要对你子宫中的控制器程序进行更新。更新的方法我已经告知未来科技公司的协助人员白宁槿。你可以让她帮助你完成软件的更新。”

林舒语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一想到就是自己子宫里的那个东西控制着全身设备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变得这么麻烦,她感觉自己简直变成了这些机器的奴隶。

“另外我们目前还在策划一个新的功能,我们考虑到你现在身穿的这套衣服可能会导致你的体能下降之类的。所以这个会和运动相关也请你期待一下吧。”

同秦燕结束电话后,林舒语便启用每天十五分钟免费摘下口罩的时间问道:“刚才秦燕说的更新程序是要怎么操作。”

“嗯?”白宁槿的表情先是一怔,随后又意识到这是自己室友的声音。“哦,这个只需要你用力按压私处就行。”

林舒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她用力按压在被金属贞操带覆盖着的私处,她能很清晰的感觉身体里那三根栓塞更加深入自己的身体里。

“好的搜到了设备编号SMU-C002。好的,暂时保持住这个姿势,我需要一段时间将信息写入控制器中。”在施加外力让阴道棒更加深入身体以后,它就能和子宫内的控制器建立数据链路,只有这个时候外部的设备才能对控制器进行更新。

几分钟以后控制器的程序便更新完成了,新的规则将开始上线。

林舒语放开了对私处的按压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三根棒棒缓缓的向体外推出了一部分。

“后续有什么明显不合理的地方你也可以和我说,我会反馈给性管理所那边的。”

林舒语在内心里嘀咕着:最大的不合理之处就是自己居然穿着这套设备。

大概是中午的时候性管理所的工作人员前来安装固定式的排泄器了。这反倒让林舒语尴尬了,因为是在宿舍的缘故而且已经有一层紧身衣遮蔽,外加腿绳和臂绳让她穿衣服变得非常麻烦,导致她从睡醒到中午就完全没穿过任何衣服。但是过于贴身的紧身衣完全遮掩不住她的身材。她和全裸的唯一区别大概就是她的皮肤是被包裹在黑色紧身衣中,依旧是过于引人遐想了。

这害得她躲在床上里完全不敢出去,怕被人看到自己这幅样子然后被视奸之类的,光是想想就让她感觉非常不自在。不过性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也还算实在,在白宁槿的指挥下很快就将固定式的排泄器安装好了。随后便在白宁槿的催促下立刻离开了。

“好了没人了。”

虽然不穿衣服见人的时候很尴尬但是不穿衣服也有不穿衣服的快乐啊。林舒语还有些小心的从门口看了眼宿舍的大厅里只剩白宁槿一个人,这时候掩饰不住身材的她才敢走出来。踩着高跟鞋的来到了厕所,看到的是和在性管理所差不多的排泄设备。不过现在肛塞和尿道塞还没有震动,所以暂时无法进行排泄。不过到是可以先把移动式排泄器的内容物给排空。

确定新安装的固定式排泄器没问题以后林舒语才算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玩意要是出问题的话,那她可就惨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