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堕落世界-6性管理少女的日常生活4

时间来到了周五,林舒语现在也开始逐渐开始习惯这种在短暂的解脱与长时间的束缚中交替的生活了。

今天控制她身上这些装备的app又被推送了一次强制更新,软件的界面上多了一个叫做运动的按钮。从这个按钮点进去的话能看到一个和启用紧缚训练时差不多的界面。不过当林舒语想要按下这个界面下方的开始按钮时软件便会弹出提示框,告诉她未找到相适配的训练设备。

于是她带着疑惑打电话去问秦燕,秦燕只告诉她明天会有人来上门安装训练设备。听到还需要专门安装训练设备后林舒语感觉这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第二天的时候几名性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便上门来安装训练设备了。

其实说是安装实际上就是把这台训练设备的零件从楼下搬到了寝室里然后组装好。

这台训练设备被放在了寝室为数不多的空地上。这台训练设备同林舒语想的有很大不同,它有一个一米长宽的金属底座看起来就很沉重的样子,也难怪这台机器要拆成好几份搬上来了。

底座的中央有一根两米高的金属立柱,立柱的顶端弯曲九十度后又连接了一个巨大的金属圆盘。圆盘的中央和四角一共有五个扁平的开口。每个开口都有一条吊带延伸出来。比较特殊的是中央那根吊带,它的末端连接的是由复数根组成的安全衣。此外这些吊带的强度非常高,每一根都可以独立悬吊起一名成年人。

“所以该怎么使用。”为了方便交流林舒语用掉了每天十五分钟的说话时间。

“先让软件同这台设备绑定,这样以后这台训练器就是你的专属设备了。”白宁槿指挥道。

在白宁槿的帮助下来林舒语很快就让软件同训练器完成了绑定。

“接下来先把这件安全衣穿上。不过我得告诉你一下这台训练器一旦启动了以后就必须完成训练项目且中途不可以停止。”白宁槿指着金属圆盘下方悬挂着的安全衣说道。

“啊,又是这种强制性的规定。不过感觉也正常。”林舒语一脸无所谓的说着一边站到了金属圆盘的下方。对于这种中途不可以停止的强制性要求林舒语现在多少也有些习惯了。毕竟自己现在是作为被管理者在规则上比较严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随后白宁槿将金属圆盘中央那根吊带来到同林舒语躯干差不多高的地方。安全衣的穿戴并不复杂,两根安全带沿着林舒语的上下乳房交叉然后在背后固定在一起。还有一根安全带则托住了小腹。在胸前交叉的两根安全带还连接着两条安全带在私处会和后固定到了背后。接着白宁槿将剩余的几根安全带固定在了林舒语的手腕和脚踝上。

“接着你把双手给折叠起来。”

“这样?”林舒语让自己的小臂尽力靠拢自己的上臂。

“好的,接下来我会先把你的手臂的金属环给锁定,你应该很习惯这个了。”

林舒语点了点头表示接受,更严苛的后手高手她都能接受了只是折叠手臂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手臂和手腕银环的磁力装置启动后林舒语双手能自由活动的范围就变得很有限了。这种感觉对她来说还挺新奇的,因为这种姿势束缚感并不是很强。

“然后还有双腿,小心一点慢慢来。”

按照要求林舒语的双腿也需要像双手那样折叠后启动银环的磁力装置金属拘束,不过那样林舒语也会失去支撑的支点。

林舒语先是将一条腿折叠启用磁力装置锁定住。接着她有些担忧的将另一条腿抬起又放下好几次,她的身体也因为这么做剧烈晃动了几次。她有些害怕自己会因为失去支撑而摔到地上。不过最终她还是将另一只脚抬离了地面,好在中间的那根吊带和安全衣非常靠谱,林舒语的身体在半空中前后摇晃了几次以后便平稳的被悬吊在了半空中。

“你这样子看起来就和猪肉货架上的猪似的。”白宁槿调笑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说法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被悬吊在空中手脚折叠后还被磁力装置固定的她连挣扎都做不到。

“好啦,然后要怎么做?把我变成这样子的还不是你。”林舒语用略带着埋怨的语气问道。

“稍等嘛,我给你调整一下高度。”这样说着白宁槿开始调整几根安全带的长度,吊在手腕上的安全带被放长了一些,而吊在脚踝处的安全带被收紧了一些,这样林舒语的身体也从竖直的状态变成了水平。“好这样子就差不多了。”

“另外要说明一下这台设备的训练内容是蛙泳,这也是你将你像这样悬吊在半空中的原因。稍后我会给你戴上VR眼罩,在虚拟世界中你会看到训练所用的标准姿势。”白宁槿慎重的叮嘱道。

“蛙泳,听上去会好累。”说实话长这么大她还没游过泳。没想到居然会现在虚拟世界中体验游泳。

“加油哦。反正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言下之意就是不会帮现在的林舒语解开束缚了。

“哼哼。”

“然后,嗯我估计你也操作不了了。我来操作你来选择吧。”白宁槿从林舒语手里拿过了手机。

软件里可供调整的选项有训练内容、训练时间、训练强度等。目前训练内容只有蛙泳训练这一项。训练时间则是2的整数倍小时,只是想稍微尝试一下的她很快就选择了两个小时,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担心在那几条规则下自己的体力能不能支撑下来两个小时。训练强度则分为四档,为了让自己轻松点她理所当然的选择了最低一档。

“好了,希望你一会不会因为触发惩罚而哇哇叫吧。”设定完毕后白宁槿将一副vr眼罩戴在了林舒语眼前,顺便趁着她无法躲闪和反抗的时候用手搓了搓她的脸颊。看着十五分钟也差不多要到了,又重新给林舒语把面罩戴了回去。

……

虚拟世界里林舒语的眼前已经变成了一片蔚蓝色的海洋,而自己的身体也保持着穿着乳胶衣并且手脚折叠的样子悬浮在这片海洋上。靠着那几根弹性十足的安全带悬吊在空中的她的确有些类似游泳的状态。当她手脚下垂的时候虚拟世界里的自己手脚也会垂入海水里。

林舒语的眼前刷新一个人物,和她差不多的形象也是手脚折叠的状态,然后以就以这幅样子用蛙泳的方式开始前进。

“这是要我学她的动作吗?”林舒语想到。

“看到那个人了没,你要按照她的动作来做。但是你要注意一点的是如果你的动作没有达到标准的话是会被惩罚的哦。”白宁槿的声音传入了耳朵里,林舒语很快就了解了状况。

于是林舒语开始学着那个人的动作左右开合摆动自己的双腿的同时,双手也在水面前后摆动着。接着她看到了周围的海水开始流动,当然准确来说是她的身体开始前进。这让她有一点点切实在游泳的错觉。

另外她注意到在右前方有一个标志牌上面写着500米的字样。她猜测这应该是引导自己游动的方向。不过本身双手双脚都被折叠以后她也没法轻易变向就是了。

但是这个姿势是非常消耗体力的,特别是那个标准动作她是需要将自己的双手双脚给往上抬起来一点的,如果这么做的话安全带模拟的浮力就作用不大。还没有游到那个500米的标志牌她就有些撑不住了。

她四肢开合的速度先是逐渐慢了下来,接着她就支撑不住了。当她的手脚径直垂了下去以后,惩罚功能就启动了。她的乳头和阴蒂都被紧束了起来,这个惩罚分别会在她重新抬起双手和双脚并做出标准游泳姿势十秒钟后解除。

在乳头和阴蒂被紧束的状态下还要摆出那种辛苦的姿势对她来说已经不亚于酷刑了。不过她还是做到了,唯一的问题是她的眼睛也因此哭红了。四肢的每一次摆动都会刺激到本就因为紧束而变得敏感脆弱的乳头和阴蒂,那种感觉就好像要撕开她一般。

好不容易游过了那个500米的牌子更远方又出现了一个标有1000米的牌子。也就是说她还得继续游下去。但是光是这两百米她就已经要不行,至于不知道休息阶段在什么地方那已经不是她能考虑的了。

正当她感到绝望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脚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给托住了。这股力量要比安全带所模拟的浮力有力的多,她甚至能让自己的手脚完全不用力也不需要担心会落入水面以下触发惩罚机制。至于这股力量从哪里来当然不用说了。

“看你很痛苦的样子。怎么只是这么一会就已经受不了吗?”白宁槿说道。这看起来像是设计上的某种失败,这台设备对于使用者本身的作弊防护几乎达到了完美,但是对于来自旁人的作弊似乎并没有那么高的智能程度可以觉察出来。总之她通过托住林舒语手脚的方法让林舒语好好休息了一下。

感谢的话因为戴着口塞的缘故说不出来,不过休息了一会以后林舒语便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她的帮助了。她知道这些终归是要自己一个人面对的。不过她的体能也不可能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提升,她只能游一段距离就示意白宁槿帮自己作弊休息一下。

咬牙坚持完两个小时被放下来的时候林舒语是彻底瘫痪在了地上。这两个小时简直是地狱一般的体验。而且现在身体一点动力也没有,就连晚上的紧缚训练也不想进行了。

‘感觉比紧缚一个晚上还要辛苦。今天晚上先不紧缚训练了。’林舒语这样想着,她感觉自己今天晚上绝对能睡得很香。秦燕说的没错,但自己也累得够呛。

“难度是不是有些太高了。”白宁槿问道。想那样机械性连续做同一个动作她在一旁光看着都替林舒语感觉辛苦。

暂时还说不了话的林舒语只能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点了点头。那何止是难了一点点,如果不是白宁槿中间一直帮自己作弊自己可能半个小时以后就没有一点体力了。

不过性管理所经过开会讨论以后在认可难度设置确实有些不合理的基础上,一致认为是林舒语的体能确实有些差了,要求她每天必须使用这台设备训练两个小时。不过好消息使用这台设备进行训练可以换算成两倍的紧缚训练时间。

当接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林舒语几乎是崩溃的。那种地狱一样的体验居然要每天都进行。要知道紧缚训练都不是强制要求进行的。

还有一个坏消息是性管理所给设备上新增加了一个检测装置,这让之前白宁槿托举林舒语手脚的作弊方式能被检测到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