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俱乐部-10

R18,BDSM,紧缚,百合,调教,性转,拘束,乳胶

平静日子一天天过去,阿薇也逐渐适应了游戏现实两头跑的生活,越来越依赖游戏的阿薇甚至除了上班其余的时间都是在游戏里度过的,谁让她现实里没朋友呢。生性就内向不善于社交的阿薇,在游戏里才交到了寥寥几个朋友,这或许是他这辈子最好的礼物了吧。

又是往常一样,熟练的戴上眼镜,进入游戏,刚进大厅,阿薇就收到一条消息。点开消息界面,是一条结婚的喜帖,内容很简洁,就是告诉玩家你的好朋友要结婚了,她邀请了你参加她的婚礼。

俱乐部里的社交系统很丰富,能拉黑能加好友,关系更进一步可以成为恋人,约会一定天数后,就可以举行婚礼了。消息的最后是新人的名字,阿薇看到了自己的好友的名字,芙芙。

“哦呀?”阿薇回想起那个桀骜不驯像风一样的女子,“芙芙居然找到归宿了。”

虽然玩游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婚礼这么大的场面,阿薇是没有见过的。一来她忙着刷等级,虽然努力了很久,奈何自己实在太菜,所以进度还是很慢的,差一点才到三级。

“好朋友的婚礼,我一定要去帮帮场子。”阿薇根据消息的定位,走向了举行婚礼的房间。

因为有请帖,所以阿薇很容易就进入了房间,一进房间,迎面而来的是布置成西式婚礼的场景。俱乐部的私人房间是可以拓展功能的,最大能开辟一个体育场的面积,还可以更换各种场景,居家、教室、医院、花园等各种环境,以满足各种不同需求。

阿薇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时间有点头晕眼花,周围都是人,三五成群的端着酒杯闲聊,阿薇环顾了一下没有看到芙芙的身影。

正当阿薇一头雾水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

“嗨”阿薇转身,低头才看到萝莉体型的卡碧琪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卡碧琪。”阿薇弯腰和卡碧琪拥抱了一下,“你也来了。”

“我也收到了请帖。”卡碧琪伸手拉住阿薇的手,把她领到后台,后台里是一群女仆忙里忙外的布置着。

阿薇看到了芙芙,此时的她正和和另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双双坐在梳妆台前化妆,两人时不时的交流几句,芙芙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一个女仆迎上了阿薇和卡碧琪:“二位就是阿薇小姐和卡碧琪小姐吧,请跟我来。”

阿薇和卡碧琪被领到另一个梳妆台上做好,两个女仆开始给她们梳妆打扮。卡碧琪仿佛看到了阿薇满脸问号,她轻轻的转头对阿薇说:“我们是被请过来做伴娘的,不是宾客。”

阿薇恍然大悟,也安静下来让女仆给自己梳妆。女仆的技术很高超,不一会儿就把两人的形象打理好了。阿薇的长辫子被盘起来,在脑后拉出一个蝴蝶结式的发髻,脸上被上了一层淡妆,配合着刚被换上的白色无袖伴娘装,显得别有一番风韵。卡碧琪的白色长发也被打理成两个丸子头,在原本苍白的肤色衬托下,让人心生怜爱。

芙芙和那位高挑的女性也打扮完毕,挽着手走了过来。阿薇和芙芙打了招呼,那位高挑的女性开口了:“你好,我是芙芙的爱人,提尔·皮茨,你们可以叫我提尔,很高兴认识你们,也欢迎你们参加我们的婚礼。”

提尔的声音充满磁性,正如她的长相一样让人充满安全感。冰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两条发带把身前的头发系成两缕垂在耳旁,虽然也是穿着婚纱,但和一旁芙芙身上的蕾丝半透婚纱不同,提尔的婚纱没有过多的装饰,显得干练又不失优雅,芙芙的手挽着提尔的手臂,满面柔情的附和着提尔的话。

阿薇和卡碧琪道了几句恭喜,还没等多说几句,就听到“当当当”的钟声,婚礼,正式开始了。

随着优雅圣洁的音乐响起,两个女仆递给了阿薇和卡碧琪一束花,花束的底端是一个手铐,拷在手上以后双手正好可以握住花束。

在女仆的带领下,阿薇和卡碧琪分别小步的跟在提尔和芙芙身后,走上了台前。一到台前,阿薇看到满场的宾客都已经正襟危坐,一时间,让她社恐复发。

“女士们,欢迎大家来到。。。。。。”穿着礼服的司仪开始了漫长的开场词,那个套路和阿薇小时候看的电影里一样,听的阿薇差点打瞌睡。

“好了,两位新人可以接吻了。”在众人的见证下,在司仪的宣布下,提尔撩起芙芙脸上的薄纱,深情地吻了下去,阿薇甚至能听到两人的咂嘴声。

会场掌声雷动,众人送去了她们的祝福,阿薇和卡碧琪也为芙芙高兴,因为手被花束手铐铐着,所以没法鼓掌。掌声响了一会儿,司仪的手往下压了压,又开口:

“那么又到了大家期待的,闹伴娘环节,大家可以把对新人的祝福送给这两位可爱美丽的伴娘。”

“???”阿薇一脸懵逼的看向了芙芙,芙芙摸了摸阿薇的脸蛋,就和提尔走下了高台。

“这是俱乐部的传统,当伴娘的要在婚礼后接受宾客的祝福”卡碧琪看出了阿薇的困惑,小声的解释道。

“这是陋习,是恶俗婚….呜呜呜”没等阿薇说完,前排的宾客就已经走了上来,把一个顶端是玫瑰花的口球塞进了阿薇嘴里。

紧接着,就是一大帮宾客,排着队一个接一个的给阿薇和卡碧琪添加道具,阿薇和卡碧琪跑不了也走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道具越来越多,震动越来越大,最终,两人的眼睛也被红色的丝巾蒙上,沉浸在黑暗中。。。。。

最后一个宾客离开后,场地里静悄悄的,只有阿薇和卡碧琪娇喘的声音和她们身上道具们的震动声,在众人满怀祝福的添加道具下,两人的身上已经密密麻麻。

阿薇身上的伴娘服早已被撕成了布条儿挂在身上,根本挡不住她火辣的身姿,被花束手铐铐住的双手被拉到头顶和脖子上的项圈锁在一起。一圈圈的红色丝带从阿薇的双乳往下缠绕,形成一个个漂亮的蝴蝶结,双腿大小腿被红色的拘束皮带扎紧,跪坐在地上。四个粉色跳蛋分别被胶带固定在阿薇乳头的两侧,阿薇的下身也被塞进了三条长短粗细的各不同的震动棒。长时间的挣扎让蒙住阿薇双眼的红布有些松动,可以从缝隙里看到阿薇上翻的眼白,嘴里的玫瑰花口球上沾满了口水,和下身流出的爱液汇聚成一个小水洼,阿薇不时的抽动几下,发出几声愉悦的呻吟。

卡碧琪的情况也好不哪儿去,因为身材娇小,她受到的蹂躏少一点,伴娘服被往上卷到腰间,几条红色的绳子在她身上游走,勒出一个龟甲缚。双手双臂都被并拢着困在身后,从前面几乎看不到胳膊,瘦弱娇嫩的双腿被穿过阿薇的细腰,在阿薇腰后捆死。脖子上的项圈和阿薇项圈用一根铁链相连,整个人几乎挂在了阿薇的身上,娇小的双乳时不时被阿薇的的前胸蹭过。她的下身也被塞进了几根震动棒,虽然频率没那么大,但还是已经爱液横流了。

按照规则,最后一个宾客离开后一个小时才会有女仆来释放她们,所以她们两个还需要再“享受”一个小时。

时间慢慢过去了,阿薇都不知道来来回回的高潮了多少次,反正自从那次能力提前觉醒以后,阿薇的身体虽然更敏感了,但是恢复能力却是提升了不少,每次高潮过后很快就会恢复体力,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她所体会到的高潮次数是卡碧琪的好几倍。

终于,时间到了,负责后事的女仆进来把阿薇和卡碧琪解脱了出来,重获自由的阿薇和卡碧琪无力的瘫在地上,微微的喘息着。

卡碧琪慢慢的爬到阿薇身上,趴在阿薇怀里,娇小的身躯紧贴着阿薇的上身。阿薇本能的搂住了卡碧琪的后背,两人相拥着慢慢睡了过去。

等阿薇慢慢转醒,她首先感到了前胸被吸吮着,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低头看去,卡碧琪正在她怀里咬着她的左乳。

“卡碧琪。”阿薇轻声的叫了一声卡碧琪。

“阿薇。”见阿薇醒来,卡碧琪松开了咬住阿薇乳肉的嘴,把脸凑到阿薇脸前,张嘴吻了上去。

“唔~~”阿薇回应着卡碧琪的热吻,两人的舌头慢慢纠缠着。

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卡碧琪撑起胳膊,一脸认真的看着阿薇。

阿薇满面通红的看着卡碧琪,正当她准备翻身把卡碧琪压到身下时,卡碧琪说话了。

“阿薇,我要结婚了。”

阿薇的动作停住了,她看着卡碧琪,卡碧琪的眼神有点躲闪,“就,就在,明天。”

好像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阿薇的眼眶中流出,她无力的躺在地上,脸偏过去不去看卡碧琪,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不知为何,阿薇觉得胸口好难受,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阿薇只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一样。

“阿薇,我知道你也,但是”卡碧琪没有说下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阿薇,两人就这么维持着尴尬的姿势,流着泪。

“对不起。”过了好久,阿薇才缓过来,仿佛第一次鼓起勇气走入卡莲的房间一样,阿薇抽泣着说,“如果我早一点发现的话,对不起。”

。。。。。。。。。。。。。。。。。。。。。。。。。。。。。。。。。。。。。。。。。。。。。。。。。。。。。。。。。。。。。。。。。。

阿薇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面对卡碧琪的泪眼朦胧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那个让她第一次感觉心痛的大厅的,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漫无目的她如同失了心得游魂一样在俱乐部里晃荡,或许吧,这可能是一段本就不该萌发的感情,阿薇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或者喜欢,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疼。

漫无目的游荡,阿薇走进了酒吧里,看着舞池里一对儿又一对儿的恋人在音乐的陪伴下相拥共舞,无人打扰的包间里不时传出令人胡思乱想的调情声,阿薇失魂落魄的走到一张桌子前坐好。

“拿酒来!!!!”对着接待的女仆嚷嚷了一声,阿薇自己缩在了沙发的角落里。

人工智能的女仆没有怨言的给阿薇端来了一托盘酒水,阿薇也没有看酒精度数,随手拧开一瓶就灌进嘴里。

火辣辣的酒液钻入喉咙,直达胃部,阿薇被挥发出的酒精呛到,抱着酒瓶大声的咳嗽起来,引来几个顾客侧目。阿薇也不在乎,平常被人围观都会脸红走不动路的她如同社牛附体一般,一边往自己嘴里灌着酒一边又被呛得不停的咳嗽。

“这个不行,不甜。这个也不行,太甜。”半晌,喝的如同醉虾一样的阿薇一手一瓶烈酒,嘴里嘟嘟囔囔着嚷着,满脸通红的她瘫在沙发上,像个小丑一样,“这个正好,又甜又苦,像极了人生啊~~~”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就在阿薇差点要站起来高歌一曲的时候,一个甜美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嗯???”阿薇眯着眼睛,摇摇晃晃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儿,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身躯娇小大概比自己矮一头,一头紫色的长发披散到腰后,碎发刘海下是一张可爱的圆脸,一副圆框眼睛架在女孩儿小巧的鼻梁上,奇特的是女孩儿的大眼睛居然是一紫一绿的异色瞳。在迪斯科球多彩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天真烂漫却又带着一丝邪恶感,“好呀好呀!快来快来!”

阿薇明显有了些醉意,她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让姐姐康康你发育的正不正常!”

“谢谢。”女孩儿点头示意了一下,坐在了阿薇身边,一股像是莲花的异香扑面而来,让阿薇的眼神更迷离了。

“干!”阿薇随手举了举手里的酒瓶,把里面剩余的半瓶酒一饮而尽,又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嗝儿~~~~”

女孩儿静静的看着阿薇,她优雅的倒出半杯酒,在自己的樱桃小嘴上抿了一口,又放回了茶几上。

“是悲伤的味道呢。”女孩儿嘴里吐出一句奇怪的话,她脱下自己的脚上穿着的小皮鞋,把包裹在白丝短袜的小脚丫解放出来,轻轻的靠在阿薇的肩膀上,女孩儿把纤细的双腿搭在阿薇的大腿上,“说说你的心事吧,有些事,说出来心里就舒坦了。”

阿薇愣了一下,她也没有多余的脑细胞来思考为什么这个女孩儿会这么自来熟,随手又开了一瓶酒,阿薇一边喝着一边说出了压在心底的算不上是恋爱史的故事。。。。。。。

皱着眉听完阿薇的哭诉,没有理会自己已经沾满阿薇眼泪鼻涕的肩膀,女孩看着倾诉完毕抱着两个伏特加瓶子呼呼大睡的阿薇,眼神好像变得很异样。

“果然,是你吗?”女孩儿轻叹了一下,娇小的身躯稍微发力,就把阿薇扛在了肩膀上,走出了酒吧,,,,,

“那是那个人的能力吗?”周围有人窃窃私语。

“真厉害啊,睡着了还能飘出去。”有人附和道。

“她的头发好长啊,,,,”。。。。。。

一间粉色色调的房间内,女孩儿把阿薇丢到床上,顺手脱掉了阿薇身上的衣服,看着阿薇裸露的胴体,女孩儿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咬了咬牙,女孩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下来。

娇小细嫩的身躯慢慢爬上床,抱住了阿薇,女孩儿伏在阿薇嘴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请记住我的名字-西琳。”

床上传来一阵阵的晃动,少时,床单上开出一朵花一样的痕迹,女孩忍着初次体验的疼痛,吻上了阿薇满是酒气的双唇。

然而阿薇睡得和死猪一样,全然不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清晨,阿薇才悠悠转醒,宿醉带来的头疼让她捂着脑袋睁不开眼。

“哈欠~~~”缓了缓,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阿薇转头看到床头的桌子上有一张纸条,抬手拿到面前,上面写着一句话。

“记住,我叫西琳。”阿薇念出这句话后有些疑惑,挠了挠头,“我昨晚干了什么?我喝断片了?”

满头问号的阿薇努力的回想着昨天的自己经历的事情。

“参加芙芙的婚礼,回来的路上喝多了,好像有个小娘们儿勾引我??”阿薇一边念叨着一边想下床,低头的一瞬间她看到了床单上那朵红色的小花,“我勒个去!!!!!”

她当然明白那是什么,俱乐部的设定很很真实,完美重现人体构造的同时当然不会少了这层膜,阿薇也知道这肯定不是自己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我特么居然睡了别人?”酒醉后并不知道发生什么的阿薇大脑陷入混乱,除了知道那个女孩儿的名字是西琳外,她只剩下了慌乱,“救命啊,主人知道了会打死我的吧?”

慌慌张张的离开过夜的房间,阿薇转头就往卡莲的房间狂奔而去。

只是,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远离房间之后,这个房间的大门就消失了,只剩下光秃秃的墙壁。

—-分割线—-

“主人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卡莲的房间内,阿薇抱着卡莲修长的大腿痛哭流涕,“我好像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啊啊啊啊。”

“。。。。。。”卡莲听完阿薇的哭诉后绝美的脸上满是黑线,哭笑不得的她只能把阿薇提起来,搂入怀里拍着后背安慰着她,“没事的,总有一天你们会再次见面的,到时候把她带来给我看看。”

“呜呜呜呜。。。。”阿薇哭唧唧的点着头。

“不过。”卡莲又开口了,“你昨天晚上夜不归宿,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我。。。。呜呜~~”不等阿薇开口,卡莲的嘴就堵住了阿薇的双唇,墙壁上挂着的道具们,开始慢慢飞向阿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