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俱乐部-11女装出行遇险情,阿薇生命此时停

R18,BDSM,紧缚,百合,调教,性转,拘束,乳胶,伪娘,

“呜呜呜~~”房间内不时传来女人的呻吟声,女人的身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绳索,从脚掌开始到大腿根部横着被捆了十几道,收紧后的麻绳把她腿上的皮肤几乎全盖住了,腰上的绳索把她原本就不粗的腰围再次缩短了几公分,从腰上环绕的绳索延伸到胯下,勒过那片花园再沿着股沟向腰后收紧,同时把女人下体双穴的两根大号的振动棒完全的封死在了里面。

女人丰满的双乳被绳索上下缠绕几圈勒紧根部,随后绳子绕过她的脖子和腋下,在她的胸前绘制成一个五角星,双乳因为绳子的固定和拉扯,变得高高鼓起。女人的双臂被拉到身后,左手朝上右手朝下被几道绳索捆在一起,细密的绳子绕过她十个修长的手指,在手腕处汇成一个绳结,胳膊的拉伸让女人被动的挺胸抬头。

女人的舌头上夹着两根筷子组成的舌枷,被固定在口腔外部的舌头没法收回,大量的存不住的口水顺着她的嘴沿流淌而下,精致妩媚的脸庞上,眼睛上的玫红色眼影早已被汗水泪水晕染开,在她脸上滑下,灰色长发编成的长麻花使劲往下拉,带着她的脑袋向后仰去,麻花辫在被女人和脚踝上的绳子连接绷直,使她的整个身体往后弓去。

两条绳子分别从她的手肘处向上向下与天花板和地面的铁环拉直,把女人的身躯固定的不上不下。

女人的肌肤上已经出了一层汗珠,泛滥成灾的爱液也把腿上的绳子浸湿,她身体时不时抖动抽搐几下,发出几声娇软的呻吟。

作为夜不归宿的惩罚,卡莲对阿薇可是想当的严格,或许是了解到阿薇能力带来的影响,卡莲也开始对阿薇手重了起来。

“呜呜呜~哦哦哦~~”阿薇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继而开始剧烈的颤抖,即使在绳子的拉扯固定下也能看出来,小穴里喷溅出的爱液洒的到处都是,好一会儿高潮过后,阿薇才稳定下身子,缓缓的喘息着。

而卡莲,此时正侧坐在一张桌子前,捧着一本古文封面的书,充满深邃的紫色眼眸缓缓的从书页上扫过,身上依旧是那条一成不变的高开叉乳胶裙,侧坐着的双腿从开叉出裸露出一片雪白的皮肤,紫色的麻花辫拉到身前,随着书页的翻来覆去微微晃动。

听到阿薇安静下来了,卡莲头都不抬的右手一挥,紫色的光芒汇聚成一条长鞭,带着呼啸的破空声,精准的抽打在了阿薇的双乳上。

“啪~”

“嗯嗯嗯嗯嗯~~~~”疼痛感从胸前袭来,阿薇痛的呻吟出声,没等她缓过劲,又是一辩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啪~”

“呜呜呜~~”

就这样,阿薇一边被下体两条振动棒无情的折磨到高潮,另一边又要接受着卡莲“慈爱”的鞭打。

一直到芙柯丝从对战中心回来,阿薇才被解开,浑身瘫软的她躺在芙柯丝怀里,胸前的大白兔被芙柯丝把玩着,不时的被芙柯丝的小手揉搓成各种模样。

“为什么阿薇榨不出奶来啊~明明这么大?”芙柯丝两只手托着阿薇的双乳,晃了晃,又使劲捏了捏,“要是能怀孕就好了!”

“。。。。。。”阿薇累的说不出话,只能轻轻扭动一下身子以表抗议。

“嘿嘿!”把下巴搭在阿薇肩膀上,芙柯丝一只手继续揉捏着阿薇的乳should,另一只手往下探去,在阿薇下体的小豆豆上来回挑弄。

“嗯~啊~不要~”阿薇刚刚冷静下来性欲之火瞬间被点燃,无力的扭捏着身体,俏脸通红的她想要逃离芙柯丝的怀抱。

“你跑不掉的。”手上发力揽住阿薇的腰肢,作为常年混迹对战中心的芙柯丝,她的能力带来的体力加成绝不是阿薇可以抵抗的。

“啊~啊~”芙柯丝加大了挑拨的力度,敏感的阴蒂被刺激的同时,两根手指顺势而下探入了阿薇的小穴,在里面搅动着。

“求求你~快停下~”被芙柯丝玩弄着的阿薇无力的晃动着脑袋,满脸娇红的她不知是撒娇还是求饶,“要坏掉了~”

“那就坏掉吧!嘿嘿!”芙柯丝突然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和力道,那两个探入阿薇小穴的手指也在阿薇小穴里不断的扣挖着。

“啊~啊~~啊~要~去了~”伴随着高潮带来的颤抖,阿薇再一次发出淫悦的娇叫声

“阿薇喷了 好多水呢。”把沾满阿薇爱液的左手放到阿薇脸前,芙柯丝一脸坏笑的在阿薇耳边说道。

“呜~”阿薇满脸羞红的低下头,不敢去看芙柯丝那只湿透的手。

“嘿嘿”芙柯丝不再挑逗阿薇,她站起身一把就把阿薇拦腰抱起来,放到了里间的大床上,“晚安!”

脱掉自己的衣服,芙柯丝娇小但又充满力量感的健美身躯就呈现在了阿薇面前,虽然身材没有阿薇和卡莲那么丰满,但是芙柯丝的身上完全没有赘肉,肌肉线条流畅带着年轻活力,像一颗青涩未被开发的果实一般。

钻进阿薇怀里,拉过杯子盖好,芙柯丝调皮的在阿薇鼻尖上轻咬了一下,就闭上了眼。

阿薇也早已累的不行,也慢慢的睡过去。

“啪嗒”卧室的灯被卡莲关上,轻轻的带好门,卡莲满脸欣慰的走到桌子前,缓缓的坐下,从那本古文封面的书籍中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两个长相相同的双胞胎少女,在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身边笑得灿烂。。。。。。

时间就像海绵宝宝里的派大星,一天天的悠闲而过,有了卡莲和芙柯丝的开导和陪伴,再加上有芙芙之类的朋友互相交流,阿薇觉得自己的生活越来越快乐了,工作上也舒心了很多,最起码挨骂的时候不会像以前那样钻牛角尖生闷气了。

又是一天的刺激调教过后,离开游戏的阿薇意识回到现实后亢奋的睡不着,或许是对游戏的依赖性提高了,每次离开游戏阿微都觉得会难受好一阵,像极了吃不到猫薄荷的猫咪。

走进浴室,简简单单的洗了个澡,正在擦洗身子的阿微忽然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变得白了很多,而且看起来身上的肌肉线条也柔和了很多,最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腰胯比好像变小了,平时需要凹造型才能看出来女性曲线,现在站直了都不违和。

“好像胡子和体毛也少了。”轻轻的在身上摸了摸,光洁的皮肤变得滑溜溜,“怪耶。”

从床底下拖出一个行李箱,打开上面的密码锁,阿微把里面的东西丢到床上,假发、义乳、丝袜、各类裙子和一些拘束用的道具。

“难得心情好,今晚试试出门去。”在俱乐部里终归是虚拟世界,即使感觉和现实一样但阿微还是觉得有些许差距,毕竟自己是男人,“先化个妆。”

卡莲在闲余的时间也会教阿薇一些化妆编发打理仪态之类的知识,毕竟谁也不想看到一个身材完美长相精致的美女四仰八叉的走路。虽然这些东西阿薇只学会了一点点,但是应对女装外出这类小活动,足矣。

对着镜子给自己画了个稍微朴素的妆容,变得线条柔和的五官在化妆品的加持下完全就是女性的脸,和阿薇游戏里的外貌居然有八分像。

“可惜头发才到下巴,”找出一个假发片,仔细的别在头发上,用自己的头发盖住痕迹,转眼间,阿微就成了长发披肩的美女,“不开口的话,谁能看出来?”

“大热天的,还是算了。”拿起义乳看了看,阿微又把它放下,转身给自己的腿上套上一条黑丝连裤袜,光滑柔软的丝袜包裹着阿微的下半身,让阿微的肉棒有了反应。

最后选了一条黑色的短袖开叉连衣裙,裙摆到膝盖,但是开叉却开到了大腿根,阿微轻轻走了两步,丝袜下的大腿时隐时现,好不诱人。

再把自己的大码高跟鞋踩上,十几厘米的高度配合着阿微一米七五的身高,一个体态修长,线条流畅的长发美眉就此诞生。

对着镜子风骚的摆了几个造型,完美的脸蛋透着别样的风情,连衣裙下的腰胯画出一条诱人的曲线,翘臀下是细长的双腿,在丝袜的紧紧包围下,踩在了那双防水台的高跟鞋上。

虽然阿微曾经练过伪声,但是最后是以失败告终的,再次尝试用女声说话,阿微居然成功了,那声音和自己在游戏里的声音相差无几,都是软糯温和的女声。

“好耶!”开心的拍了拍自己的平胸,“这下去某站当个up主也问题不大了。”

锁好门,给自己打了一下气,阿微步入楼道,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夜色里。

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灯红酒绿的衬托下,一对对男男女女欢歌笑语,路边的小吃摊琳琅满目,远处的霓虹灯散发着迷人的粉色。

阿微一开始还害怕被人看出来,但走过几条街后,她发现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就放心大胆的逛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个烧烤摊的食客冲他吹口哨,几个喝醉了的醉汉还嚷嚷着多少钱一晚。把阿微羞得满脸通红,赶紧加快步伐逃离了现场。

人在专注于某件事的时候会忘记时间得流动,因为沉浸在自己女装出行的快乐中,阿微一不留神就逛得时间多了一点,距离远了一点,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离着住处十几公里了。

“啊~好累。”这时阿微才感受到了脚上传来的酸痛感,弯腰揉了揉脚腕,,“果然不是游戏里面可以恢复的那么快啊。”

转头往回走,阿微一路上哼着自己都听不懂的小曲儿,也顺便巩固一下自己的女声,突然,跑到一棵树底下,撩开裙摆。

“嘿嘿,先解个手。”左右环顾了一下,阿微正想要大方情怀。

这时,在阿微的身后,一只手锁住了阿微的脖子,不等阿微反应过来,另一只拿着手帕的手捂在了阿微的口鼻处,手帕上一股刺鼻的气味。

“呜~”阿微用力的挣扎着,但是那双胳膊的力气很大,以阿微的体格根本无法撼动分毫,“好晕~救。。。。。。”

阿微的身体瘫软下去,那人又捂了阿微几分钟,直到彻底确定阿微晕过去了,才松开手,把阿微放倒在地上。

失去意识的阿微被装进一个大麻袋里,那人把麻袋扛起来,走到了一辆面包车旁。拉开车门,把麻袋丢进去,那人关上车门,发动汽车,后视镜中,映出一张疯狂的笑脸。。。。。。

阿微慢慢睁开了眼睛,昏迷了许久的他两眼沉重,除了自己的脑袋能转动,其他部位都一动不能动,恍惚间好像面前有两个人影,在窃笑着打量自己,阿微想说话,但嘴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只能发出几个无力的呜呜声。

又过了一会儿,阿微的视力才刚刚恢复,当他看清自己的处境时,他的瞳孔紧紧收缩了一下,双目中满是惊惧。

先抛开阿微身上的拘束不谈,阿微此时是在一个稍微有些昏暗的房间内,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只能带来些许的光明,屋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缸,里面是一些蝎子蜈蚣蜘蛛之类的毒虫。

单凭这些还不至于吓到阿微,最令阿微害怕的是,有些巨大的能装下一个人的玻璃缸里,居然有着几副人的骸骨!或是四肢分裂的摆在缸底,或是被钢丝完完整整的吊在缸中央。不时地有毒虫从漆黑的眼眶中进进出出,阿微看到这个场景,浑身汗毛直立。

“他醒了呢!”站在阿微身前的是两个身材娇小看年龄不过高中的女孩儿,一个穿着破洞的牛仔裤,上身穿着库露脐的绿色衬衫,一头花花绿绿的头发编成两个双马尾托在地上;另一个则是穿着白色女仆装的棕发少女,齐眉刘海下一双清澈的大眼睛。

“好像是的,主人。”女仆装束的少女走到阿微面前,捏住阿微的下巴查看了一下。

“走开!”粗暴的把女仆少女推到一边,那个杀马特女孩儿两只手扶住阿微的脸颊,用阴森森的口气说,“欢迎来到天堂。”

“呜呜呜~”阿微焦急的发出声音,但是那两个少女并没有理会她,这时,阿微才发觉自己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

阿微的双手被反吊在背后,自己的衣服只剩下那条被退到裆下的黑丝,手腕交叉用绳子捆好,几道绳子上上下下的在阿微胸前背后绕过,紧致程度把阿微平坦的胸部勒的凸起了一点。向下延伸的绳子在阿微的下身打结游走,把阿薇的下半身包进一个绳索编制的罗网中,阿微的肉棒也被好几圈绳子勒紧,高高的翘起,长时间的捆绑已经逐渐发紫了。阿薇的双腿被分开六七十度,脚腕处的绳子缠绕到脚背,把高跟鞋和脚彻底合为一体,最后绳子把阿微双足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铁环上。

从天花板上落下一个铁环,一根绳子吊住阿微后背,让阿薇保持直立站在地面上。阿微的嘴里塞着一个硕大的口球,口球上一个个网眼正流淌出阿微的口水。

“帕秋莉,把那个东西拿过来。”杀马特女孩儿命令了一下那个女仆,女仆女孩转身走进另一个房间。

“你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不过不用着急,我们慢慢来。”杀马特女孩儿绕到阿微身后,慢慢的用锋利的指甲在阿微背后写着字。

“本来以为只是个贫乳的女人。没想到。。。”另一只手握住了阿微被勒的发紫的肉棒,慢慢的揉搓着,“没想到居然是同类呢?”

“呜~呜嗯~”肉棒传来触感,本就发涨的肉棒再一次胀大了一点,不由的轻声呻吟。

“别急,别急。”松了手,杀马特女孩儿在阿微耳边吹了口气,“好戏才刚刚开场。”

女孩儿的声音很小,但是那阴冷的语气仿佛地狱的寒冰一样,听的阿微心里一惊。这时,那个叫帕秋莉的女仆抱着一个水桶走出来,水桶里装着一桶淡蓝色的液体,散发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来来来,”等帕秋莉把水桶放在阿微身后,杀马特少女和阿微面对面,“你是同类?还是敌人呢?”

“主人,可以开始了吗?”帕秋莉手里拿着巨大的注射器,抽满了一管水桶里的液体。

“啪!”杀马特女孩儿一巴掌抽在了帕秋莉的脸上,帕秋莉娇嫩的小脸儿上立马浮现出一个五指印。

“不要打断我说话!不要!”暴躁的掐住帕秋莉的脖子,杀马特女孩儿吼道,声音之大甚至让阿微耳朵都嗡嗡作响。

“是,主人,是帕秋莉不对。”帕秋莉很平静熟练的跪倒在地,头紧贴着地面,用诚惶诚恐的语气说道,“帕秋莉以后会遵守梦竹主人的命令。”

“开始吧。”梦竹,那个杀马特女孩儿一脚把帕秋莉踢到一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是,主人。”帕秋莉乖巧的爬起来,走到阿微的身后,没有在意阿微诧异的神情,注射器对准了阿微的菊穴,塞了进去。

阿微只觉得后庭一紧,紧接着就是大量冰凉的液体灌入自己的肠道,不一会儿,一注射器的液体被灌进去,帕秋莉又抽出第二管,再次灌入了阿微的菊穴内。反反复复的几次后,阿微的肚子已经被灌得高高隆起了。

帕秋莉放下针筒,拿出一个充气的肛塞塞进了阿微的菊穴,肛塞在充气球的作用下慢慢撑大,填满了阿微的肠道,也彻底阻隔了阿微肚子里那满满的液体。

“真美啊。”梦竹走到阿微面前,用手按着阿微的肚子,慢慢的揉搓着,“很难受是吧,只要你成为我们的同类,就不会痛苦了。”

“呜~”阿微菊穴被封死液体无法排出去,被梦竹揉搓着肚子涨得十分难受,阿微痛苦的扭动着身子。

“差不多了。”等了一会儿,梦竹示意让帕秋莉拔掉塞子。

帕秋莉答应了一身,开始给塞子放气,刚放到一半,积蓄在阿微肚子的液体就喷涌而出,把那个塞子顶了出来。

“哗啦啦。”液体飞溅的到处都是,阿微的肚子慢慢的缩了下去,最终,液体排空后,阿微的双腿颤抖着站都站不稳,如果不是天花板的吊绳,阿微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过了几分钟,阿微只觉得自己的的菊穴又痒又刺挠,甚至连带着直肠的深处,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让阿微很抓狂,如果不是身体被拘束起来,阿微恨不得拿20cm的钢管捅进去。

看着阿微扭动着上下扭动着屁股,双手在背后张开握紧的样子,梦竹舔了舔嘴唇,手顺着阿微的腰线扶上阿微的翘臀,“是不是很痒啊。”

“呜~呜~”阿微被那种感觉折磨的近乎发疯, 他用力的蹭着扶上自己翘臀的那只手,想要缓解折磨,但是并没有效果。

“别急,别急。”重新走到阿微面前,梦竹在阿微脖子上套上一个绳圈,指挥着帕秋莉把吊住阿微后背的绳子放松,梦竹拉着阿微的脖子往下压,绳子和地面连接,让阿微的上半身成九十度固定好,脑袋正对着梦竹的裆部。

梦竹脱下了自己的破洞牛仔裤,露出了下半身,让阿微吃惊的是,梦竹的下体不见女人的蜜穴,反而是一根粗长的肉棒,因为性奋的缘故正高高挺立着。

“很吃惊吧,所以我才说我们是同类啊。”拍了拍阿微的脸,梦竹摘下了阿微嘴里的口球,把自己满是青筋的肉棒塞了进去。

“咳~呜~呜~”梦竹的肉棒甚至比某些黑皮肤的动物还长还粗,每一次插入都直挺挺的捅进阿微的喉咙,每次不等阿微喘口气,就再次深入,不一会儿,就让阿微呼吸困难。

梦竹抽插了几十下后,在阿微嘴里喷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灌进阿微的喉咙,再从嘴边和鼻孔倒喷出来,全部喷射完毕以后,梦竹把把肉棒拔出来。

“咳~咳咳~呕~”重新获得空气得阿微大口得往外咳出一团团精液,“啊~~”

“可以了。”帕秋莉一直在配着不知道什么药物,梦竹示意了一下,帕秋莉这才把一个装着粉红色针剂得针筒递给梦竹。

梦竹拿过针筒,扎在了阿微脖子上,全部的药剂被打进去。阿微只觉得脖子一疼,紧接着,一股热流从小腹传遍全身,原本又痒又刺挠得后庭变得更加难受,连被紧勒得充血得肉棒也胀大了一圈。

“啊~好热~”阿微的脸上泛出一抹潮红,他扭动着身子,想要缓解身上的异样,但是四肢被固定得他根本碰不到自己的敏感之处,一时间,阿微甚至有些焦躁。

“想要嘛?”梦竹抓住阿微的头发,让他仰着脸正对着自己依旧挺立的大肉棒,“想要的话,就先给我弄出来。”

说着,梦竹把自己的大肉棒伸到阿微嘴边,阿微本能的想摆头躲过,但是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梦竹的肉棒,粗大的尖端像个鸡蛋一样,长接近三十公分,周身满是青筋和肉瘤,一般的情趣道具都没有这么大。

“是不是很羡慕?”梦竹挺了挺腰,把肉棒往阿微嘴边戳了戳,“给我弄出来,我就满足你。”

阿微盯着肉棒的眼睛有些失神,药效的作用下虽然他的大脑想要极力抗拒,但身体却已经不受控制了,鬼使神差的,阿微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梦竹肉棒的顶端。还沾着精液的龟头味道并不好,但是阿微却顾不了那么多了,在欲望的驱使下,阿微把梦竹的龟头含进嘴里,舌头舔弄吸吮着。

卡莲对阿薇的调教十分成功,虽然没有其他主奴之间那种严厉的规矩和条框,但卡莲教会了阿薇不少在某些场景下的技巧,比如口活。

“啊~”在阿微的服侍下,梦竹情不自禁的爽出声,他抚摸着阿微的脸蛋,“果然你是同类呢。”

阿微又是吸又是舔的忙活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能让梦竹射出来,腮帮子都酸了的他在后庭的欲求不满的煎熬下甚至有些焦躁。这时梦竹拔出来自己的肉棒,只剩下阿微张着嘴闭着眼吐着舌头在不停的扭动着。

帕秋莉配好了第二支药剂,递给了梦竹,梦竹接过来,捏住阿微的舌头注射了进去。

被撩拨的欲火焚身的阿微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一股更大的热流直冲大脑,像是某处开关被打开了一样,阿微感觉浑身发麻,后庭的感觉更强烈了。

“啊~~啊”这种感觉并不舒服,阿微摇晃着自己的屁股,看向梦竹的眼神里竟然带有一丝恳求,“求求你。。。”

“别急,别急。”再次来到阿微身后,梦竹握着自己粗长的肉棒,使劲一挺腰,就插入了阿微的后庭。

“啊~~”菊穴被塞满的爽快感让阿微大声的叫出声,梦竹的肉棒来回抽插着,上面的肉瘤摩擦着肠道内的褶皱,那个敏感的腺体也被不停的剐蹭着,“啊啊~~~”

“成为我的同类吧,通过这考验。”梦竹嘴里不时着喊出几句云里雾里的话,下身也没有停下,每次都是大力的插入大力的拔出,肉体碰撞声此起彼伏。

快感像海啸一样冲击着阿微的大脑,在药效的作用下阿微心跳加快,身体变得敏感,仿佛满脑子只剩下色欲的支配,终于,他觉得自己的肉棒前所未有的肿胀,射出了大量的精液,但射完精以后的肉棒并没有绵软下去,反而继续挺立着。

身后的梦竹也很快达到了极限,他把肉棒往后拔,再猛地往阿微菊穴深处一插,巨大的力量甚至让阿微悬空了一下。

大股大股的精液灌入阿微菊穴,冲击着阿微敏感的肠道,阿微承受不住快感,再一次射出了一次精液,顺着依旧挺立的肉棒流淌到地面上。

帕秋莉一直蹲在阿微一侧观察着阿微的状态,起初她面色很平静,但阿微第二次射精以后,帕秋莉脸色一变,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主人,恐怕这次您又要一场空了。”帕秋莉站起身,对梦竹说。

“什么?”梦竹有些慌乱的拔出肉棒,也不管从阿微菊穴外流的白浊液体,急急忙忙的跑到阿微面前。

连续两次高潮的阿微面色潮红,舌头无力的伸出嘴外,眼睛微闭着,但是从阿微的鼻孔处,却是滴下了鲜红的鼻血,甚至连阿微的嘴角也流出一丝血迹。

“真是的!又是个敌人!”不耐烦的给了仿佛失去意识的阿微一巴掌,这次连阿微的耳朵和眼角都流出了几滴鲜血。

“处理掉!。”梦竹转头对着帕秋莉命令道,“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敌人!!!”

“是,主人。”似乎对梦竹的反应习以为常了,帕秋莉熟练的把固定着阿微的四处绳子剪断拆掉,娇小的身躯居然扛起了阿微的身体往一个小房间走去。

想丢死猪一样把阿微丢在地上,小房间内摆设布局像个建议的屠宰间墙壁上,挂满了解剖用的刀具,屋子外面还能听到梦竹歇斯底里的嚎叫,还彷佛听到了打滚踱步的声音。

“切,废物一个。”不知道是在说谁,帕秋莉在阿微脖子上套了一个绳套,绳套的绳子连接着一个升降机的钩子。按动电钮,钩子上升,最终,把阿薇的身体带到了半空中。

体重全部挂在阿微脖子上,绳子紧勒着气管让阿微无法呼吸,窒息的感觉强行让阿微苏醒了过来。无力的蹬着腿,阿微嘴张的大大的,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咳喘声,被拘束的双手来回握拳张开,想要抓住棵救命稻草,然而在这里,只有绝望。

阿微感觉世界在慢慢的褪色,绳子的以上的脸部已经开始发紫,他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随着一阵抽搐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从下身喷出,阿微的头无力的垂了下来。

最后一刻,阿微仿佛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按住了帕秋莉,紧接着,阿微的世界就黑屏了。

阿微不知道的是,在他弥留之际,一队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神秘人,控制住了帕秋莉和梦竹。

“你们要干什么!”梦竹被按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挣扎着,“我只是想要同类!你们都是敌人!!!!”

为首的那个女人,没有理会梦竹的嘶叫,快步走进了那个吊着阿微的小房间,,,,,,

“给我打!”女人的声音陡然变得冰冷无比,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房间内,传来了梦竹和帕秋莉的痛苦的哀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