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俱乐部-12阿薇的残虐终末

R18,R18G,BDSM,紧缚,百合,调教,性转,拘束,乳胶,伪娘,虐杀
“主人,恐怕这次您又要一场空了。”帕秋莉站起身,对梦竹说。

“什么?”梦竹有些慌乱的拔出肉棒,也不管从阿微菊穴外流的白浊液体,急急忙忙的跑到阿微面前。

连续两次高潮的阿微面色潮红,舌头无力的伸出嘴外,眼睛微闭着,但是从阿微的鼻孔处,却是滴下了鲜红的鼻血,甚至连阿微的嘴角也流出一丝血迹。

“真是的!又是个敌人!”不耐烦的给了仿佛失去意识的阿微一巴掌,这次连阿微的耳朵和眼角都流出了几滴鲜血。

“处理掉!。”梦竹转头对着帕秋莉命令道,“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敌人!!”

“是,主人。”帕秋莉平淡的脸上露出了一股凶狠的神色,她转身走到另一个房间去捣鼓着什么。

阿微的身体还是无力的被吊着,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

许久,也不知道到底多久,昏迷的阿微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梦竹的那张充满煞气的脸庞,原本好看的样貌也变得狰狞了起来。

“呜~”阿微想说什么,但是嘴里那个硕大的口枷让他的话语变成了模糊的语气词,金属的圆环撑住了阿微的上下颚,让他的嘴大大张开,口水早已流成一滩汪洋。

阿微扭动着脖子,想要挣脱束缚,但无济于事,因为在他昏迷的期间,帕秋莉已经对他身上的拘束进行了二次加固。

原本的姿势并没有改变,依旧是双并在背后拉到脖子处吊好和上臂紧紧捆好,不同的是阿微的手指被握成拳头用胶带一圈圈裹成一个球形,彻底杜绝了阿微用手指解开绳结的可能性。

从胸口往下的绳子延伸成龟甲缚的形状,在两侧的绳索继续折返回来,让阿微的前后左右都被包覆在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棱形绳网中。几条绳子从阿微的胯下穿插着,把阿微的肉棒和蛋蛋勒紧成一团,因为充血而挺立的肉棒变得有些发紫,同时被三条细绳一圈圈勒成凹凸不平的四节。

阿微的一条腿被大小腿折在一起,连带着脚腕到捆在一起,绳子穿过膝盖的绳结,吊在天花板上。吊住阿微上身的绳子提高了一部分,只能让阿微的脚趾勉强着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阿微另一条腿的脚趾上,阿微只能保持着单腿金鸡独立的姿势。

“你失败了,你不是我的同类。”梦竹贴近阿微的脸边,阴森森的说道,“你是敌人,敌人就要受到惩罚。”

“呜~”阿微身上那股难以抑制的欲火好像褪去了,他朝着梦竹投去恳求的目光,想要梦竹放开他。

“不要求我,敌人就是要受到惩罚。”梦竹抓住阿微的肉棒,上下撸动着,“不过在那之前,我会让你好受的。”

“啊~咔~啊~”阿微被勒的发紫的肉棒本就难受,再被梦竹那么猛烈的上下撸动着,疼痛和快感混合下,让他忍不住叫出声,身体来回的扭动着,想要脱离梦竹的魔爪。

“不想要吗?”梦竹加快的撸动的速度,恨不得要把阿微的肉棒搓出火星一样,“那我偏偏不放手。”

“咔~啊~咔~”阿微嘴里含糊不明的呻吟着,他甩着脑袋,想要抵抗着来自肉棒的快感,但无济于事,很快,随着阿微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一股股精液被梦竹榨了出来。

射完精后的阿微无力的低着头喘息着,但是梦竹并没有用给他休息的机会,转身来到阿微背后,梦竹又把自己大肉棒塞进了阿微的菊穴,快速的抽插起来。

“呜咔~~啊~”阿微的身体好几次被梦竹顶到悬空,没了药效的作用,后庭的感觉又疼又辣,“呜~呜~”

似乎很享受阿微痛苦的呻吟,梦竹更大力抽插起来,每一次都让阿微的脚离开地面,在重力的作用下肉棒又深入几分,巨大的刺激让阿微再一次泄了。

“呜呜呜呜~咔~”再次射出去一股股精液,阿微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甚至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嗯?”梦竹察觉到了阿微的状态,有些恋恋不舍的拔出肉棒,她走到阿微面前,看了一眼,只见阿微面色苍白,鼻孔和嘴角又流出几滴血点,洒在地上。

“这就不行了嘛?”梦竹叫了声帕秋莉,看到帕秋莉来了以后丢下一句,“你玩吧”就走到别的屋子躺下休息了。

“是,主人。”帕秋莉朝梦竹鞠了一躬,转身看向了无力被吊着的阿微,她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终于到我了。。。。。。”

帕秋莉把阿微被吊着的腿解开,又剪断所有的绳子,把阿微平放到一张长桌上。从不知到什么地方拖出来一箱银色的胶带,帕秋莉把阿薇翻过去,两只胳膊并拢,一圈一圈的从手肘开始往上缠绕,一直到阿微的两只胳膊在背后呈一个Y形。紧接着,帕秋莉从阿微的双脚开始,一圈一圈严丝合缝的并拢缠绕,在下体处特意绕开阿微的肉棒,继续往上半身缠绕。不多久,阿微除了脑袋和肉棒就没有露在外面的部位了。帕秋莉没有停止,从阿微的脖子继续绕紧,连带着阿微嘴里的口枷一并封死在胶带里,只有鼻孔被放过,甚至眼睛那里帕秋莉先用一块胶带把阿微的眼皮粘住再一圈圈绕紧。最后,胶带完全的把阿微脑袋封闭成一个光滑的球体,让阿微整个人成为了一条线条诱人的肉虫。

随后,帕秋莉隔着胶带给阿微注射了一支绿色的针剂,不多一会儿,被胶带全包的阿微开始了轻微的扭动。

倒不是因为阿微的力气小,而是帕秋莉的拘束太严密了,双手双腿几乎没有一点缝隙,这种胶带又是十分的强韧,以阿微虚弱的状态根本做不到大幅度的动作。

“醒了,”帕秋莉把手放在阿微的鼻孔处,堵住了阿微的呼吸通道,看着身下因为窒息剧烈挣扎却又无法逃离的阿微,帕秋莉的眼神中充满着热切。

帕秋莉一会儿捂严实一会儿松开,让阿微在窒息的边缘反复横跳,一开始阿微还能发出几声隔着胶带能听到的呻吟,渐渐的阿微就没有了动静,只剩下微弱的呼吸。

又是一针针剂注射到阿微体内,药效的作用下,阿微的身体又重新充满了活力,但很显然,这种以透支生命力作为代价的药剂,用不了几次,而且阿微的身体状况完全没有上一次恢复过来那么快。

重新把阿微放到地上,用绳子固定住脖子和脚腕,帕秋莉往桌子上摆着一个像绞肉机似的装置。

“你可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处境?”帕秋莉把桌子朝着阿微拉近了一下,让阿微的前面能紧靠着桌子边缘。那个绞肉机似的装置上有着一个类似男性套装的凹槽,阿微的肉棒和蛋蛋被整个的塞进凹槽,帕秋莉扭动螺丝,把装置的后盖卡死在阿微肉棒根部。

检查了一下松紧度,确保阿微无法脱身后,帕秋莉又一次给阿微注射了一针药剂,丢掉空了的针筒,帕秋莉打开了装置的开关。

“刺啦~吱吱吱吱~”牙酸的齿轮转动声响起,装置顶端的的三片月牙状的刀片开始旋转交合着向阿微的肉棒袭去。

娇弱的肉棒与锋利的刀刃亲密接触,被高速旋转的漩涡切成肉末,剧痛让阿微从昏迷中瞬间清醒,他嘴里发出痛苦的哀嚎,但是隔着胶带只能变成一声声低沉的呜咽。哪怕是拼尽全力的挣扎也无法逃离肉棒被一点点蚕食的命运,大量的鲜血从阿微的下身喷出,与被搅碎的肉末一通被吸进一个玻璃容器中。

更大的剧痛传来,刀片已经切割到阿微的两颗弹药库,男性的保护机制成了阿微痛苦的源头,剧痛顺着神经传遍全身,阿微的身体反弓,嘴里的口枷把口腔内部磨破,一股铁锈味蔓延开。

很快,当一声“叮”的声音响起后,阿微因为剧烈的疼痛再次晕过去,帕秋莉拿掉装置,阿微的下身被露了出来,平坦的下体上时不时被挤出几滴鲜血,因为失血过多裸露出来的皮肤有些苍白。

“恭喜你,你已经是女孩子了?”帕秋莉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下,转身把装着血肉模糊混合物的容器倒在了一个满是蜈蚣的玻璃缸内。

闻到血腥味的蜈蚣门倾巢而出,一条压一条的扑在阿微的血肉上吸食着,有的蜈蚣甚至因为抢食争斗了起来,一时间血花飞溅。

转身在阿微下身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再喷上一些止血的凝剂,帕秋莉继续给阿微注射了药物,但这次药物的效果很差,阿微毫无反应,直到帕秋莉加大了剂量才悠悠转醒。

下身传来的阵阵疼痛让阿微挣扎扭动着身子,帕秋莉解开固定阿微的绳子,在他脖子上套上一个绳套,这时梦竹刚好醒过来,挺着高昂的肉棒走近她们。

“要处理掉了吗?”梦竹一把推开帕秋莉,看着阿微被切的干干净净的下体。

“是的,主人。”帕秋莉恢复了之前那种平静的神色,恭恭敬敬的回答着。

“那就最后再让我爽一下吧。”梦竹走到阿微身后,把自己没有软掉的肉棒捅进了阿微的菊穴,大力的抽插起来。

阿微的身体已经做不出什么大动作了,来来回回的昏迷耗尽了他的体力,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要不是稍微还有点呼吸的起伏,谁看了都会认为阿微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行啊!没有精神!”梦竹一把拉住阿微脖子上绳套的绳子,直接把阿微的身体吊起离地面几公分,“给我使点劲儿!”

“咳呜~~”这次阿微动作大了,窒息感让阿微剧烈的挣扎着,被禁锢的双腿上下扭动着想要找到支点,但无济于事。

梦竹开始大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把阿微的身体顶出去几公分,也正是这几公分,让阿微可以获得微弱的空气,为了生存,阿微不得不迎合着梦竹的每一次动作,这给梦竹带来了巨大的快感。

“啪啪啪”肉体的撞击声在屋子里回响,宛如被蜘蛛网捕获的昆虫一般,阿微被梦竹掌控着蹂躏着,疼痛从下身传来,刺激着阿微的大脑,但是窒息感又让阿微处在一个清醒与昏迷的交界处。

终于,随着梦竹的喷射,一股股精液从阿微的菊穴中倒灌而出,梦竹拔出肉棒,一脸嫌弃的说,“处理掉吧。”

再次被窒息困扰的阿微无力的蹬着腿,他拼了命的想伸直脚板,但是距离地面只差那么几公分,终于,阿微无力的垂下了脑袋。

帕秋莉迅速的切断绳子,让阿微摔到地上,这才帕秋莉抽出更多的药剂,全部注射到了阿微脖子上。在等待阿微清醒的时间里,帕秋莉开始用剪刀剪掉阿微身上的胶带。

哪怕是帕秋莉费时费力的去掉了阿微身上的胶带,阿微也没有醒过来,最终,帕秋莉去掉了阿微身上所有的拘束品,又随便用水清洗了一下阿微的身体。

阿微最后一次醒过来是在两个小时以后,他想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睛已经睁开合不上了,他想活动一下,但是身体好像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了,他想大声求救但是张大的的嘴里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声。

面前隔着一层玻璃的后面,是梦竹和帕秋莉的两人的身影,她们仿佛在说什么,但是阿微的耳朵里不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干扰了自己的听力。

眼看着阿微仿佛恢复了意识,梦竹和帕秋莉的脸上露出了笑意,梦竹拍了一下帕秋莉,帕秋莉点了点头去其他房间搬过来一面大镜子,隔着玻璃摆在了阿微面前。

阿微的瞳孔中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嘴里发出来非人一般的悲鸣,这时,他才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钻心的剧痛。

镜子里映出了阿微的身体,不,那已经不能算是身体了。阿微被放在一个能容下一人的玻璃缸内,缸底是一层沙子碎石,但这都不重要。阿微的四肢被从关节处整齐的切断,躯干上的断口被钢丝穿进皮肉,把阿微挂在了玻璃缸内。他被切下的四肢则被缝在了他的身前和身后,分成八段的四肢被摆成两个“W”,像一对翅膀一样。

阿微的菊穴被塞进一根中空的塑料管道,布满倒刺的管道死死的咬住了阿微的直肠,透明的管道像一条尾巴一样垂在阿微身下,接到地面上。

阿微的身上,被割开了一个一个的口子,有的甚至能看到阿微肌肉下的骨骼。阿微的头上,几个金属制成的大号鱼钩钩住了阿微的脸颊嘴角,让阿微连动一下脖子都做不到,阿微的舌头被拉出来很长,横竖上下四根细长的钢针刺过他的舌头,在钢针的阻碍下,阿微的舌头永远的卡在了口腔外。

阿微的眼皮被紧密的细线缝在了上面的皮肤上,无法眨眼的眼睛瞪得的大大的,不只是恐惧还是悲伤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咔~啊~”绝望的阿微,玻璃缸外的两人,还有,玻璃缸内无数的毒虫。嗅到了阿微身上的血腥味,这些低等嗜血的节肢动物从沙子里碎石间倾巢而出。它们爬上阿微的残缺的躯干,撕咬着阿微的皮肉,有的顺着阿微的伤口钻进阿微的胸腔腹腔。那条通往阿微肠道的塑料管,也挤满了准备在里面生根繁衍的毒虫。两条细长的蜈蚣顺着阿微的耳朵眼里钻出,原来阿微听到的“悉悉索索”声音是它们造成的。

一只浑身长满绿毛的蜘蛛迈着八条长腿,灵巧的翻过阿微舌头上的钢针,钻进了阿微的口腔内部。被异物的咽喉开始反射性的干呕,蜘蛛被惊吓到,在阿微嘴里乱跳乱咬,一股苦涩的滋味从阿微嘴里传出。

帕秋莉的药剂仿佛加大了阿微身体的敏感度,浑身各处的痛苦让阿微痛不欲生却又无法晕过去,终于,一条金黄色的蝎子拖着长着毒刺的尾巴爬上了阿微的眼睛,无法闭合的眼球突然一疼,阿微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一周后,在卡莲的房间内,依旧优雅动人的卡莲望着好友栏里面阿薇的头像,叹了口气。

“阿薇已经一周没上线了。”卡莲紫色的眼睛中透露着担忧,“会不会是现实里遇到危险了。”

“说不定是被绑架走活生生的虐杀致死最后被做成玩具,”一旁趴在地上的芙柯丝摇晃着自己的双腿,“或者是被调教成了只知道做爱的肉便器也说不定,。”

“谁知道呢?”卡莲叹了口气,捧起那本古文书继续看了起来。

两个月后,某个不知名的小区住宅内。两个身材娇小长相娇美的女孩儿,看着一个一人多高的玻璃缸。玻璃钢内是一副被摆成诡异姿势的人类骸骨,无数大大小小的毒虫在骷髅中爬来爬去进进出出,骷髅那张大的下颌骨,仿佛在诉说着不甘。。。。。。

“你的药还有多少存货。”五颜六色头发的少女张口说道。

“只剩下一人份了,”那个身穿女仆装的少女回答道,“但是有了这些新繁殖的小可爱们,就可以再做出更多。”

“谁让我是。。。。。。‘药剂师’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