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俱乐部-13梦醒时分与森林逃杀

R18,BDSM,紧缚,百合,调教,性转,拘束,乳胶,

痛,太痛了,浑身上下的痛感像无数蚂蚁一样啃噬着阿薇的肉体,阿薇想要挣扎,但是视线所见,自己的两只胳膊和一条腿已经和身体分离。触目惊心的断口被那个黑影用纱布随意缠了几圈,在阿薇惊恐的眼神中,黑影举起了手中的锯子,朝着阿薇最后的腿根锯了下去。

“嗤嗤嗤。。。。。。”

锯条和血肉的摩擦声在阿薇脑中盘旋,黑影发出了癫狂的笑声,阿薇张着嘴大声惨叫,但是一丝丝声音也挤不出来。。。。。。

终于,阿薇的大腿被锯下,她彻底成了一个人棍。

“解下来该把你的眼皮缝上了。。。”黑影的手里捏着针和线,慢慢的贴近了阿薇的眼睛。。。。。。

阿薇的表情变得十分惊恐,她无力的摇晃着脑袋,想要躲开,但是最终还是被按住眼皮,闪着寒光的针头扎进了阿薇脸上。

阿薇终于惨叫出声。

“不要!!!!”

从床上惊起的阿薇吵醒了一旁的卡莲,仿佛是习以为常了,卡莲把惊魂未定的阿薇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又做噩梦了吗?”卡莲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温柔,让阿薇的恐惧平复了一丝,“不怕,有我呢。”

“噩梦。。。好疼。。。”哪怕是回想一下梦境,阿薇居然被吓哭了,那种真实的感觉仿佛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一样,她像只受惊了的小兽一蜷缩在卡莲怀里,“阿薇。。。怕。。。”

“不怕,不怕,醒了就不怕了”卡莲的搂紧了阿薇,缓缓的安抚着阿薇,“有我在,没人会伤害你,绝对!”

“嗯~”在卡莲的安抚下,阿薇又沉沉的睡去,看着阿薇的时不时因为恐惧而皱紧的眉头,卡莲的眼睛里,前所未有的带着一丝凶狠。。。。。。

时间回到第十一章结束。。。。。。

病房中,仪器滴答声此起彼伏,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刘海到下巴的男人,不算英俊的脸上毫无血色,裸露出被子外的双手上连接着不同的仪器,他的呼吸很微弱,如果不是还在跳动的心电图,估计被认为是尸体也问题不大。

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女人,高的足有一米八,一头紫色长发长发,相对矮的那个是粉色头发。

“那两个人怎么处理了。”紫发女人看着病床上的男人,缓缓的说着。

“被梅洲那边带走了。”粉发少女有些愤愤不平的说着,“据说那个女孩子是梅洲一个政客的私生女。。。。。。”

“便宜他们了。”紫发女人的语气很冰冷,甚至让一旁的粉发少女感到一丝害怕。

“对啊,明明差点把阿薇杀了,却只是落了个二十年监禁。”粉发少女俏丽的小脸儿上满是气愤,“可恶啊,梅洲司法是吃屎的吗?”

“会有机会的。”紫发女人一字一顿的说道,“通知提瓦爱一声,让阿薇出院。”

“唉?”粉发少女一脸震惊,“可是阿薇的身体。。。。。。”

“等不及了,他现在需要在游戏里。”紫发女人慢慢的走近病床,轻轻的刮了一下男人的鼻子。

“你是说,能力已经开始了吗?”粉发少女恍然大悟,“我这就去安排。”

粉发少女小跑着出了病房,紫发女人则是坐在了病床前,握住了男人的手。

“我会保护你的。。。。。。绝对。。。”

睡了一觉的阿薇起床后状态好多了,不知为何,她觉得卡莲和芙柯丝对自己好像更关心了,尤其是芙柯丝,平时喜欢欺负自己的芙柯丝居然连着问了自己好几分钟的“are you ok?”这让阿薇感到又感动又可怕。

“芙柯丝,我没事的,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阿薇坐在地上,一旁的芙柯丝则是扒拉着自己的衣服,“不用担心了。。。。。。”

“真的吗,我不信,”芙柯丝继续扒拉着阿薇的衣服,一副“让我康康”的样子,“梦里的内容是什么?”

“不知道,我记不清了,”阿薇摇了摇头,彷佛失了忆一样,“但是那种感觉很真实,就像是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想到这里,阿薇的身体打了个冷战,芙柯丝立马抱住了她,“不怕不怕,有我们呢。”

芙柯丝娇小的身躯很温暖,阿薇慢慢的把头靠在芙柯丝的肩膀上,在芙柯丝脸上蹭了蹭。这时,门开了,卡莲从门口走进来,先是看了看阿薇,卡莲微笑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消息。

“哇!森林大逃杀!”听完消息后的芙柯丝和阿薇震惊了数秒,“室外范围这可是第一次啊。”

“没错,可能是为了后续的世界拓展,这次官方准备了充足的背景,”卡莲端坐在椅子上,缓缓说道,“而且这次奖励很丰厚,很多限定道具可以自选。”

“可是我能力没有觉醒,会不会拖后腿?”阿薇看着宣传界面的奖励,口水差点流一地,“要不我不参加了吧。”

“怎么会呢?”卡莲伸出手指刮了刮了阿薇的鼻子,慢慢说道,“游戏的最终是到达终点的人进行决斗,你们只要参与就好了,奖励是每人都有的。”

“好!”芙柯丝突然跳起来,“特训!阿薇!特训吧!为了冠军!”

“欸?等~~~一下。”不等阿薇反应过来,芙柯丝就把阿薇拖了出去。。。。。。

就这样,在准备进行大逃杀活动的时间里,阿薇白天上班,晚上在游戏里和芙柯丝训练,虽然是一只当沙包,但是阿薇感觉自己离着能力觉醒不远了,那种时不时会喷涌而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有趣的是,不知是不是老天开眼还是良心发现,阿微的那个SB上司居然开始对阿微礼貌了起来,不管是请假还是汇报工作,都是笑脸相迎。阿薇跟卡莲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卡莲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拿手指刮了刮阿薇的鼻子,有那么一瞬间,阿薇感觉这个动作在哪里体验过。

慢慢的时间到了,阿薇在会场从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大厅里几乎人挤人,随着大屏幕的倒计时结束,原本灰色的地图亮起,一个个参赛人员被传送到地图中。阿薇只觉得白光一闪,周围的场景就变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在自己耳边响起:

“《创世纪-新生》,太初混沌,从混沌中诞生了诸神,诸神创造了大千世界,诸神的信徒遍布四方。然而,有了人类就有了争斗,人类以各自信仰的诸神为由,开始了漫长的战争。在一片大陆上,信仰着苍蓝之神的月虹帝国和信仰着绯红女神的日冕帝国,一直是互相仇视,摩擦不断。尤其是在知道苍蓝之神和绯红女神相爱以后,两国的信徒展开了长达数百年的争斗。随着争斗的不断扩大,最终,动用了禁忌武器的两个国度化为飞灰。两位神明心存愧疚,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让这片大陆重现生机,没有争斗、没有仇恨、只有最原始的情与爱。这片大陆,名为–索尼米尔大陆。”

“好感人的故事。”阿薇静静的听完了介绍,有些感慨的她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她现在在一棵大树上,视野所到之处全是参天巨木,充满着自然的清新空气让人神清气爽,“我该怎么下去啊。”

废了好大的劲儿阿薇才从树上溜下来,这时从个人面板上弹出来消息,游戏开始。游戏内容很简单,就是安全的抵达森林中心点,然后通过决斗选出胜者,但是在途中可以提前击败潜在对手。

“就是吃鸡喽。”阿薇吐槽了一下,朝着地图标注的方向前去,“东面,检验我特训结果的时候到了。”

五分钟后,阿薇看着周围都一样的树陷入沉思,“这个地图有毛病啊!!!!”

另一边,芙柯丝已经是在全力奔跑了,和路痴的阿薇不一样,芙柯丝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在进入决赛圈之前解决掉尽可能多的对手。而这一举动,自然也是招惹了不少仇恨,尽管以芙柯丝的能力干掉了不少人,但此时在芙柯丝身后还是有不少人在追赶她。

“哼,雕虫小计竟敢班门弄斧。”芙柯丝突然加快速度,拉开了和追赶者的距离,“去死吧。”

两团火焰在芙柯丝双手燃起,芙柯丝转身把两团火焰丢了出去。火焰在行进途中慢慢变大,几秒的功夫就变成了两个硕大的火球。

“轰轰!”两个火球相互碰撞,爆炸范围正好将那些追兵覆盖在内,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待烟消云散以后,还站着的只剩下一个红头发的女人。那些被击倒的人在弹出一个“死”字以后,就被一道白光传送出去了。

“怎么?还要继续吗?”芙柯丝慢慢的靠近了那个红发女人,“现在的你估计也是强弩之末了吧。”

“你不要过来!”红发女人被芙柯丝吓得不轻,她跌倒在地,一点一点的往后挪着身子。哪怕俱乐部里觉醒能力的人虽然很多,但是能拥有巨大战斗力的却是极少数,这也是为什么卡莲可以如此放心的原因。

“时间不等人,稍微委屈你一下了。”芙柯丝拿出一个露乳的紧身乳胶衣,强硬的把红发女人身上的变成碎布片的衣服撕掉,给她套了上去。

紧身的乳胶衣把红发女人的双脚双手都固定在身后,芙柯丝在一棵大树上绑好绳子,把红发女人吊了上去,最后她塞住红发女人的嘴,在红发女人不满的呻吟声中,扬长而去。

芙柯丝距离森林中心点已经很近了,一想到自己能进入角色,她脸上不由得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转身继续朝着目的地狂奔,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身后有一个黑影悄然尾随着。

然后是阿薇这边,一头雾水的阿薇正在一堆树丛中分辨东西南北,虽然地图上指引的箭头很明确,但是身为究极路痴的阿薇还是迷路了。

“哪里是东啊?”阿薇摇晃着自己的辫子,“这个地图怎么是错的啊。”

周围的景色都是绿色,高耸入云的树木遮挡住了阳光,只有几缕阳光透过缝隙照在地上。

一边走,阿薇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地图,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头顶上悉悉索索的声音。

“什么东西?黏糊糊的?”阿薇感到有东西滴到了头上,用手摸了一下,是一团绿色黏液,好奇的往上看去,阿薇看到好几团胶质的事物在蠕动,不时有绿色的黏液从它们身上滴落在草地上,“史莱姆???”

阿薇被吓了一跳,赶紧撒腿就跑,她H文可没少看,史莱姆什么德行她很清楚。

但是,不等她跑出几步,就脚下一顿,摔倒在地,地上也早已铺满了史莱姆,只不过因为和草地颜色相似,阿薇并没有看出来。

阿薇用手撕扯着粘在自己脚上的史莱姆,但是这些东西又滑又粘,阿薇根本抓不住。其余的史莱姆也慢慢靠近阿薇,顺着阿薇的腿往上爬。

阿薇的身上慢慢的爬满了史莱姆,史莱姆把阿薇的双手黏在一起,慢慢的汇成一个巨大的史莱姆将阿薇包裹在里面。阿薇不停的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史莱姆分泌出黏液把自己的衣服腐蚀掉。

“不好,衣服被溶解了。”阿薇想要大喊救命,但是史莱姆继续往上眼神,把阿薇的头部全部包裹起来,只在鼻子附近留下一个供阿薇呼吸的洞,“呜呜~”

在确定阿薇彻底失去抵抗能力以后,巨大的史莱姆伸出了两条圆柱形的棒状物,捅进了阿薇的下体双穴,两个棒状物很大,阿薇的身体被捅的反弓着。同时附着在阿薇双乳附近的史莱姆也伸出几条细丝状的触手,缠住了阿薇的乳肉,不停的挤压着。

“唔~呜呜~救命~下面~”阿薇敏感的身体一时有些承受不住,马上就陷入了高潮,喷涌而出的爱液被史莱姆吞噬掉,化作更强劲的动力在阿薇下体抽插。就这样,每次阿薇高潮的爱液都会成为史莱姆的动力,于是一个永动机诞生了。

“呜呜~呜呜呜~”在这个无人的角落,只剩下阿薇闷绝的娇叫声了。。。。。。

就在阿薇享受无尽的高潮的时候,芙柯丝已经到达终点,眼看着代表决赛圈的擂台出现在不远处,芙柯丝紧绷的神经稍微有些放松。就在她刚踏入决赛圈松懈的这一刻,身后传来了一阵风声 ,芙柯丝连忙往一旁翻滚过去,躲开了这未知的攻击,抬头望去,只见一个模糊不清的黑黑影站在自己不远处。

“桀桀桀,没想到居然被你躲过了偷袭。”黑影的声音很刺耳,就像五音不全的作者在唱千本樱一样难听,“那就去死吧。”

黑影突然移动到了芙柯丝身后,不等芙柯丝反应过来,两团黑雾似的东西在芙柯丝的身前划过。

“刺啦”一声,芙柯丝运动装上身被撕裂,娇小的双乳和健美的上半身一览无余。

“可恶!”芙柯丝站起身,浑身燃烧起红色的火焰,高温使她周围两米的草皮都被烧焦,“有种正面来啊。”

“桀桀桀,”黑影不停的在芙柯丝周边移动,仿佛是忌惮芙柯丝身上的火焰一样,“只有傻子才会刚正面!强者都是一击必。。。。。。”

黑影最后一个字没有吐出来,一条长鞭从她身后呼啸而上,把黑影劈成碎片,鞭子与地面相碰,一圈圈紫色光晕像波浪一样泛出涟漪。

“主人!”来者正是卡莲,一鞭子劈碎黑影后,卡莲一脚踏出,瞬间来到了芙柯丝身边。

“没有找到阿薇吗?”卡莲问了一句。

“没找到,我光顾着跑毒了。”芙柯丝收起了身上的火焰,松了一口气,“那家伙估计已经被别人抓起来轮番调教了十几次吧。”

“可能吧,”卡莲随口应了一句,转头看向被劈碎的黑影,“显出真身吧,不然我不会手下留情。”

黑影很明显受了重创,好长一段时间才重新汇聚到一起,慢慢聚合成实体以后,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五的小姑娘出现在卡莲和芙柯丝面前。

“可恶,差点就成功了。”小姑娘一头乌黑的长发,满是天真烂漫的脸蛋,让人很难和刚才搞偷袭的黑影联系到一起,“不过我的主人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桀桀桀。”

“小月,你又调皮了。”在小姑娘身后,空间彷佛水波荡漾一般发生了波动,一个身穿蓝色华服的贵妇走了出来,“不是说过要有礼貌吗?”

“主人,人家想要赢啊。”被称为小月的姑娘一见到贵妇,就无比乖巧的贴上去,完全没有刚才那股阴险狡诈。

“乖。”宠爱的摸了摸小月的头,那位贵妇转头看向卡莲,目光交错间两人的眼中仿佛有闪光,“我家孩子给二位添麻烦了,虽然我一再教导她不应该偷袭,但是她的能力如此我也不便过多阻拦。”

“无妨。”卡莲平静的回答着,眼睛却一直锁定着对方,“既然是比赛,就应该全力以赴。”

“您说的对,”贵妇很有礼貌的自报家门,“妾身名为坎蒂·米兹,不出意外的话,决赛圈应该只有我们了。”

“卡莲!卡莲·萝托什夫纳瓦!”卡莲也报上了自己全名,“你怎么肯定没有别人了。”

“因为其他人都被妾身处理掉了。”坎蒂的表情一直带着一种平静的气息,一旁的小月十分乖巧的没有插嘴。

“倒计时结束,请进行最终决赛。”冰冷的机械音慢慢的说出提示信息,“超时未决出胜负者将判为弃权。”

“看来真如你所说呢。”卡莲慢慢的走向擂台,“来吧,让身为主人的我们来一场决战吧。“

”妾身正有此意,”坎蒂转身对小月说,“你在此不要动,我去去就来。”

“嗯嗯!主人加油!”小月一脸雀跃的替坎蒂加油。

坎蒂优雅的迈着步子走向擂台,她的步幅很小,但是每一步都会出现在几米开外,两人在擂台中心站好,规则很简单,要么认输要么失去战斗力,另一方就会判胜。

“那么请开始吧。”坎蒂很礼貌的向卡莲说。

“废话少说。”卡莲抖了抖手中的鞭子,朝坎蒂劈了过去,鞭子在空中带着紫色的光纹。

坎蒂轻轻往前迈了一步,两条水龙腾空而起,化作屏障挡住了卡莲的鞭击。随即,屏障重新汇聚成水龙飞向卡莲。

右手收回长鞭,左手顺势往前一推,一片片莲花花瓣从卡莲的手中飞出, 旋转的花瓣形成龙卷风,与坎蒂的水龙相撞。水花四溅,两条水龙被花瓣搅碎,被打湿的花瓣龙卷虽然旋转速度变慢了,但气势依旧不减,朝坎蒂飞去。

有些肯定的点了点头,坎蒂双手合十,她的身体完全变成了蓝色,整个人像水做的一样,花瓣龙卷只能在她身上掀起朵朵白色浪花。

片刻,最后一片花瓣消散后,坎蒂重新变回了正常状态,这时,卡莲下一次攻击到了。长鞭像灵蛇一样钻入地下,从坎蒂的脚下突刺而出,一根、两根、三根。。。十根,步步紧逼的长鞭像尖刺一样让坎蒂不得不后退到擂台边缘。

台下的芙柯丝和小月大气都不出,专心的看着她们主人的战斗。

“您真的很强。”坎蒂退到擂台变以后,已经带着优雅的笑容,“如果您能接下妾身这一招,妾身愿意认输。”

不等卡莲说话,坎蒂的身体就化成水融化在擂台上,无数水滴汇成的冰凌包围了卡莲,而后,万箭齐发。

无数冰凌穿过卡莲的身体,互相碰撞,但是站立在擂台之上的卡莲一动不动。所有的冰凌射出去以后,在卡莲的背后,水重新汇聚成坎蒂的身体。

“幻影?”坎蒂转身,只看到卡莲的身体在逐渐消散,刚刚自己的攻击也没有触碰到实体的感觉。

“群 魔 乱 舞。”坎蒂的四周,突然出现了八个卡莲,每个卡莲都闪着紫红色的光焰,一字一顿的念出四个字以后,八个卡莲同时汇出了手中的长鞭。

坎蒂仓忙之中只能升起两面蓝色的水盾护住自己的要害,密不透风的鞭击还是撕碎了坎蒂的衣角。

“妾身认输。”随着坎蒂的认输声,卡莲停止了攻击,八个卡莲合成一个,紫红色光焰消散。

“恭喜胜出。”机械音响起,坎蒂和目瞪口呆的小月被传送走,整个决赛圈上只剩下了卡莲和芙柯丝。

“可惜阿薇被淘汰了。”芙柯丝跑到卡莲身边,话没说完,就看到白光一闪,赤身裸体浑身带着绿色黏液的阿薇出现在面前。

“呜呜~不要停~还要~~”阿薇浑身泛红,两只眼睛满是色欲,身体淫荡的扭来扭去。

“( ̄_ ̄|||)”卡莲和芙柯丝满脸黑线,很明显从阿薇的表现她们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卡莲在操作界面上拿到奖品后,就一把抱起阿薇,和芙柯丝传送走了。

回到大厅,失败者早已散去,只剩下坎蒂和她的奴隶小月在等着,见到卡莲怀里抱着的阿薇,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恭喜您。”坎蒂依旧是优雅的行了一个宫廷礼,一旁的小月也有样学样,“期待我们下次的交手。”

卡莲只是点了点头,就带着芙柯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房间被设置成了普通的家居布局,显得温馨十足。把阿薇放在沙发上,卡莲招呼芙柯丝在身旁坐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卡莲打开盒子,里面是三个一模一样的耳环,没有过多的精美,只是简单的金属圈上刻着金色的花纹,细细的链条大概一公分长,唯一的区别就是三个耳环上的花纹略有不同。

“这个是?”芙柯丝一脸不解,“耳环?”

“这个耳环叫三音交映。”卡莲一边说着一边取出其中一个,按在了芙柯丝的右耳朵上,“至于它的功能,以后你们会知道的。”

耳环接触到芙柯丝的耳垂后就自动扣住了,没有疼痛感传来,也没有任何不适。卡莲取出另外两个,给阿薇和自己戴上,三个人都戴上以后,芙柯丝突然觉得自己哪怕闭上眼都能感知到卡莲和阿薇的位置一样。

“啊~~主人?芙柯丝?”戴上耳环的阿薇突然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在房间里,她大惊失色,“你们也出局了吗?!”

“笨蛋阿薇!”芙柯丝敲了敲阿薇的脑袋,我们赢了,“你看你耳朵上。”

阿薇摸了摸耳朵,又看了看卡莲和芙柯丝耳朵上相同的耳环,傻乎乎的笑了,“嘿嘿嘿,我还以为你们也被史莱姆吃了。”

“好了,”卡莲欣慰的摸了摸阿薇的头发,“既然赢了比赛,你们有什么想要的?说出来我都可以实现哦。”

“唔~~~~”阿薇和芙柯丝陷入了沉思,一时间两人都在埋头想着。

“啊!我想到了!”阿薇一拍自己脑门,说出了自己想法,“我想把主人捆起来欺负一下。。。。。。”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被自己这个突发奇想给吓到了,“我错了,我再想个正常的吧。”

“可以哦。”卡莲宠溺的一笑,站起身来,脱掉自己的乳胶裙,“就当是给你们的奖励了。”

“哇!!”看着卡莲暴露在外只穿着黑色蕾丝内衣的完美胴体,芙柯丝和阿薇口水都流出来了,随着卡莲的一句“来吧”,两人就抱着绳子口球之类的道具扑了上去。

阿薇把卡莲的胳膊扭到身后,小臂交叠平放,用绳子捆好,余下的绳子绕过卡莲的大臂,在卡莲双乳上下捆好,腋下再绕过一道绳子加固。芙柯丝则是蹲下给卡莲的脚上套上了一副金属的镣铐,沉重的脚铐中间用铁链连接着。阿薇把卡莲的上半身绑好,两道绳子拉紧卡莲双乳上下的绳子,将卡莲雄伟的双峰紧勒到朝上怒挺着。

芙柯丝在卡莲的腰上上捆上两圈绳子,绳索向下勒住卡莲的下体做成一个丁字裤。

“啊~哈~”卡莲不由得娇喘一声,听得二人心神荡漾。

“好了,解下来,你们该要怎么惩罚,你们的‘奴隶’呢?”卡莲扭动着被紧缚的身体,说出的话彷佛摄人心魄。

“我忍不住啦!”芙柯丝给卡莲的脖子上戴上一个项圈,抓住项圈上的牵引绳,两人拉着卡莲走进了卧室,不一会儿,传来了此起彼伏娇媚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一时间,三人都感到无比幸福(当然阿薇最幸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