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缚俱乐部-15俱乐部的黑暗与真相

在你看不到阴影里,无数魔爪在虎视眈眈

阿薇刚上线就收到了来自提尔·皮茨的消息,看着红点后面的99+,阿薇一脸的疑惑。

“这两人不是刚结婚吗,怎么有功夫来找我了?”点开消息界面以后,阿薇的眼睛瞪大了,几十上百条的消息缩减成一句话,芙芙,失踪了。

阿薇在大厅见到了提尔,提尔的脸上满是憔悴,虽然芙芙紧仅仅是失踪了一天,但阿薇眼里的提尔已经是身心俱疲的状态了,如同爆肝三天写文的作者一般。

详细的询问了事情的经过,阿薇也皱紧了眉头,毕竟按照提尔的说法,芙芙是凭空失踪的,而且为了照应玩家的隐私,俱乐部也没有监控这种东西。

“我们从那个收容所回来以后就再也没出去过,”提尔很是担心芙芙,“现在也联系不上她了。”

俱乐部有很多因游戏结缘现实结婚的玩家 ,这个阿薇也听说过,但是刚见面就失踪的确实少见。

“我已经报告给管理员了,可芙芙游戏里一直显示芙芙在线,她从来不去别人房间的。”这也是提尔为什么着急的原因,她害怕芙芙被人恶意抓到私人房间内关起来。

阿薇安慰了一下提尔,答应帮忙一起寻找,提尔千恩万谢的走了以后,阿薇也不知道该从何找起。漫无目的的在俱乐部里晃来晃去,阿薇走进了收容所。

收容所内可以体验到护士和病患者不同的体验,担任护士可以对患者进行治疗,担任患者则是可以体验被治疗。这次阿薇选择了当护士,换上一身白色护士服后,阿薇在收容所各个病房外游荡着。

“这个收容所也没什么可疑的啊。”不知不觉,一边走一边沉思的阿薇走到了楼梯旁,通往负一层的楼梯间开着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诡异,“欸?收容所有负一层吗?”

环顾一下四周,阿薇猫着腰走下了楼梯。楼梯间回响着高跟鞋的哒哒声,让阿薇心里有些胆怯,但为了芙芙的安危,阿薇还是慢慢的走向了负一层。

迎面是一个满是屏幕的机器,感应到阿薇走近后,屏幕亮起了蓝色的界面,界面上四个大写字母“GGTS”。

“GGTS?”阿薇盯着那四个字母挠了挠头,“哥哥跳水?”

“73566,你是谁?”冰冷的机械音突然从机器的音响里发出,吓了阿薇一跳。

“欸?说话了?”

“回答错误,记错一次。”蓝色的背景突然显示出一个红叉。

“什么?”看着突如其来的红叉,阿薇更加疑惑了,“这啥玩意儿啊。”

“73566,你是谁?”等了大概一分钟,机器重新提问了一次。

“我是你大爷!”摸不着头脑的阿薇暴躁的飚了句国粹。

“回答错误,记错一次。”依旧是出现一个红叉。

“你到底是个啥?”阿薇脑袋都快挠秃了,这东西完全超出她对俱乐部的认知。

“73566,你是谁?”那个屏幕上第三次出现这个问题。

“日你妈,退钱!”阿薇一脚踹在了机器上,但是机器毫发无损。

“回答错误,记错累计三次,踢出考核。”在第三次出现红叉后,机器的屏幕就暗了下去,无论阿薇怎么戳弄,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毫无进展的阿薇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刚一回头却发现身后已经站着一个身穿褐色护士服的女人。

“发现入侵者,捕捉。”女人伸出双手,扑向了阿薇。

“啊~~~~”阿薇吓得赶紧闪躲到一边,往楼梯跑去,女人扑了个空,转过头来继续冲向阿薇。

阿薇躲闪不及,被扑倒在地,两人撕扯着扭打起来,但是阿薇得体力明显没有对方大,很快就被按在身下动弹不得。随后,女人拿出两幅手铐铐住阿薇的手脚,确保阿薇逃不了以后,就站在阿薇身边一动不动,彷佛行尸走肉一般。

阿薇不停的喊叫挣扎,但无济于事,过了好久,阿薇的嗓子都有些嘶哑了。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两个穿着华丽服装的女人走了下来。

“没想到差一点就被坏了大事。”其中一个黑色头发的女人扯着粗犷的嗓音说道,“还好警报系统比较快速。”

“正好我们也看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另一个黄头发的女人声音更难听,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

话说着,两个女人走近阿薇,那个黄发女人抬起阿薇的脸看了一眼,满脸疑惑的说:“这个玩家还不达标,为什么GGTS暗示会启动?”

“你写的程序。有点bug很正常。”黑发女人伸手捏了捏阿薇的胸,“真软,他妈的女性身体就是不方便,要是现实里,老子我肯定操翻这个骚娘们!”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儿?”阿薇被两人的话吓得瑟瑟发抖,但她隐约间觉得这些人和芙芙的失踪有关。

“嘿嘿嘿,小妮子,你算是倒霉了。”黄发女人摸了摸阿薇的脸,开始了经典的反派死于话多的桥段。

原来,俱乐部本身就是个阴谋,为了给某地的大人物提供玩物,大量的黑心科学家研究出了通过线上筛选的方式,挑选猎物。即使玩家本身是男性,也会随着游戏时长的增加而慢慢被量子化改造成女性身体,最终配合“GGTS”的洗脑,把正常玩家变成供人玩弄的性奴。每个人在进入游戏的时候都会累计数值,数值达到一定程度后会在GGTS的暗示下来到这个收容所的负一层,经过洗脑调教后,把现实的身体传送到游戏内,人不知鬼不觉地被运送到其他地方去。

“至于那些失踪的玩家,地球上人这么多,少几个也无所谓的,”黄发女人拍了拍满脸惊愕的阿薇,”你以为为了维持如此庞大的系统,所需的财物是一个普通游戏公司能做到的吗?”

“你们这是违法的!”阿薇满脸愤怒的说道。

“别开玩笑了,如果不是那些大人物在背后支撑着,怎么会一点热度都没有呢?”黄发女人轻蔑的看着阿薇,冷笑着说道,“法律,你996的时候怎么不提法律。”

“好了,好了。”黑发女人看黄发女人话多起来,打断她的话语,“难得有实验品送上门,不如试试那个新的程序。”

“好吧,如果那个程序成功的话,就不需要等数值积累了,”黄发女人走到机器面前,在屏幕上按动了几下。

“GGTS强制洗脑启动”机械音响起,地板上升起了四块金属板将阿薇框在里面,天花板的机械臂脱掉了阿薇的衣服和身上的手铐,强制让阿薇站在一平方的地板上。

金属板合拢,最后严丝合缝的扣上一个金属盖,把阿薇装在了这个箱子里,正面的金属板变得透明,可以从外面看到不断拍打箱子的阿薇。

箱子里的拘束铐把阿薇的双臂拉到背后并拢,紧贴的双臂形成一个Y,使得阿薇的胸前挺立着。羊字型的金属枷扣住了阿薇的双乳上下和腰部,把阿薇死死固定在箱子中间。阿薇的双腿被分开六十度铐住,甚至连双脚都被穿过脚面的金属枷固定在箱子底部,无法动弹分毫。

一个头盔被扣在了阿薇的头上,头盔的护目镜是一块亮起的屏幕,无论阿薇脑袋朝向那里,都会一只面对着那块屏幕。

“滋滋滋~”嘈杂的电流声中,屏幕里开始播放出影像,那是一个个美女被调教成只知道肉棒的视频,狭小的空间内,那些女人的娇喘声夹杂着主人的指令声全部灌进了阿薇的耳朵里。

阿薇摇着脑袋挣扎着,她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些图像,但是头盔内部伸出两个小夹子夹住阿薇的眼皮强制让阿薇睁眼。阿薇的双腿中间,一根金属棍缓缓升起,棍子的尖端是两根巨大的振动棒。

“高潮模块,启动。”两根棒子毫无防备的捅进了阿薇的下身,开始剧烈的做着活塞运动,把阿薇的腰顶起来一块。

“啊啊~”本就被那些影像搞得满面绯红的阿薇在下身的刺激下,更加支撑不住,娇喘中爱液很快就滴滴落下。

“不对劲,看这个身体敏感程度,她应该是数值到了啊。”黄发女人挠着鼻子说,“为什么精神层面还不到?”

“不知道,看的老子好想干她,”黑发女人一脸不屑,“要是没人预定的话,我是不是能先玩一玩。”

“你猜呢?”黄发女人没好气的说着,按动了机器屏幕的一个按钮。

头盔的内壁伸出无数细细的长针,扎进了阿薇的头顶和后脑中,同时,两个金属夹也夹住了阿薇的舌头,拉长出口腔。阿薇的身体上那些敏感部位也被扎上了那些细长的针,尤其是双乳上,已经像个刺猬一样。

“好戏开场。”黄发女人奸笑着,在那个像旋钮的界面上按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薇的身体开始疯狂的抽动着,惨叫声一声接一声,大量的电流涌入了她的身体。摇晃着的双乳喷出大量的奶汁,下身的爱液也决堤一样喷流不止,双眼翻白的她已经停止了思考。

“还不够哦。”黄发女人再次调高了功率。

“啊啊啊—”阿薇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巨大的电流让阿薇的身体陷入僵直了,但那些充满着诱惑的影像却像烙铁一样,深深的刻在了阿薇的大脑之中,挥之不去。

“不要~”阿薇内心绝望的嘶吼着,那些属于自己原本的记忆被慢慢覆盖,一个个熟悉的人被抹去,直到那两抹紫色。。。

现实里,阿微的身体也逐渐崩坏,像是被灭霸打了响指一样。

“主人,救我。。。。。。”

“轰!”

房间的天花板被暴力轰开,紫色的身影在尘土飞扬中若隐若现。

“什么人?”黄发女人警觉的跳到一边,一旁的黑发女人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就身首分离,化作绿色的数据流消失。

“多萝西778号,拦住她。”黄发女人吓得头皮发麻,连忙指挥那个穿着褐色护士服的女人扑向来者。

护士没有多说,径直扑向了那个紫色身影,紧接着,是一声惨叫。被从中间整齐劈开的护士分成两半倒在地上,同样化作数据流消失不见。

“你不要过来啊!!!”

身影越靠越近,一只修长的手臂抓住黄发女人的脖子,把她提到半空,正对着是卡莲那张满是愤怒的脸庞。

“马上,放她出来。”卡莲的手臂微微发力,黄发女人痛苦着点着头。

“好好好,”被放下的黄发女人喘着粗气走到了机器面前,在屏幕上按了几下,“去死吧!”

周围的灯光突然亮起,卡莲反应迅速的一鞭子劈开关着阿薇的拘束箱,抱起阿薇就向外冲去。

“来不及了!!啊,哈哈哈哈,我滴任务完成了。”卡莲的反应让黄发女人很满意,因为紧接着,整个房间内突然开始涌出了绿色的液体,液体上涨速度飞快,很快就淹没了黄发女人,液体里黄发女人的身体慢慢溶解。

似乎液体里带着某种吸附性,连卡莲跳起的身体都被慢慢拉低,看了一眼怀里早已昏迷的阿薇,卡莲笑了。随即,她把阿薇丢出了破开的天花板外,自己沉入了那些液体中。

“主人!”在外等待的芙柯丝,接住了阿薇后,却拉不住卡莲的手,只能无助的看着沉没在液体里的卡莲。

液体里,卡莲的嘴动了几下,就溶解成数据流,消失了。。。

现实里,阿微猛的睁开了眼。

“啊啊啊~”如噩梦惊醒一般,阿微捂着脑袋从床上坐起来,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自己的原本的黑发变成了夹杂着灰色的长发,直拖到地面,而自己的胸前也多了丰满的凸起,跌跌撞撞的跑向洗手间,阿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呆楞住了。

现实里自己的男性特征已经不明显了,如果头发完全变成灰色,那现在的自己就和游戏里的阿薇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会想起那两个女人说的,阿微蹲在地上抱着脑袋不知如何是好。

“砰!”门口传来了碰撞声,紧接着是大门被撞开的声音。一个粉色头发的少女闪进屋内,径直朝阿微卧室走去。

少女和阿微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楞住了。

“阿薇?”“芙柯丝?”

青涩充满少女活力的身躯,那一身熟悉的运动装,粉色的头发扎成双马尾,那张俏丽的面孔简直如同游戏里走出来的芙柯丝一样。阿微愣住了,芙柯丝也愣住了,因为现在的阿微和她之前见过的阿微已经判若两人了。

“说来话长,快跟我走。”率先回过神的芙柯丝一把抓住阿微的手,连拖带拽的拉着阿微朝外走去,“路上再跟你解释。”

一头雾水的阿微跟着芙柯丝上了车,司机发动汽车,朝郊外驶去。一路上,芙柯丝向阿微说明了一切。。。

三十年前,苏洲的萝托什夫纳瓦家族的嫡系长女,为爱私奔到神洲,并改名随夫姓华。可惜丈夫英年早逝,只留下了已经改名华莹夏的妻子和一对儿双胞胎女儿。萝托什夫纳瓦家族知道此事后,并没有为难华莹夏,反而不遗余力的资助母女三人。茁壮成长的姐妹俩长成了不逊色母亲的美人儿,也学业有成,作为母亲的华莹夏也十分欣慰。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几年前,姐姐华子莲出国去梅洲留学,陪伴在母亲身边的妹妹华子萍却离奇失踪。纵使有家族的帮助,华子萍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从国外回家的华子莲一边要照顾安抚自己的母亲,一边和神洲警方合作调查与自己妹妹失踪相关的案件。最终所有的事件源头都指向了这个名为布冯有限责任公司,但这个公司的管理人员很模糊,华子莲只能进入游戏,兵分两路暗中调查。

直到,阿薇误入那个负一层,若不是华子莲在现实里已经救过阿微一次,为了以防万一在阿微家里安装了摄像头,阿微就已经成为了任人玩弄的性奴了。

话说着,车子驶入了郊区的别墅区,那是阿微穷极一生也买不起的半块地板的富人区。车子在一所庄园停下,芙柯丝拉着阿微,走进了华丽的别墅内,来到了一个卧室内。

卧室内大多是紫色的装饰,看得出来房间的主人很喜欢紫色。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和芙柯丝一样,卡莲游戏里用的也是她原本的形象,所以即使是游戏对自身有改造现实里也不容易察觉。

卡莲双目紧闭躺在床上,像是熟睡一般,一旁有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在给她做着检查。

“提瓦爱医生,主人她情况怎么样了?”芙柯丝询问道,“是不是。。。”

“情况很不乐观。”医生站直身子,锤了锤自己的腰,看向了芙柯丝后,视线停在了阿微的脸上,“你是阿微?”

阿微在路上已经知悉这位名为提瓦爱的医生曾经救过自己,他冲医生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我长话短说吧。”提瓦爱推了推眼镜,有些疲惫的说,“现在子莲的脑电波很平稳,和植物人完全一样,我推测她的意识应该还在游戏里。那种液体可能是一种程序病毒,会强制剥离玩家的意识。”

“那怎么样才能让主人醒来?”芙柯丝有些激动,毕竟对于她说,卡莲是她很重要的人,“没有办法吗?”

“办法倒是有,只要你们重新进入游戏,把那个叫GGTS的系统破坏掉,那么以它为基础的游戏就会崩坏,病毒也就随之瓦解了。”提瓦爱说道,“但是,如果你们做不到,那很可能连你们也回不来。”

“我要去!”阿微大声说道,“一定要,救出主。。。人”

“我也去!”芙柯丝也很坚定的说,“我可不会输给阿薇。”

“那就好,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设备了,不过。。。”提瓦爱看着阿微,说出这么一句话,“阿微。。。先。。。生,由于你的身体状况已经超出正常范围了,这次进入游戏后,你的身体可能会固化在女性外观上,各种意义上那种。”

“我知道了,”阿微没有表现出很吃惊,他走到卡莲身边,熟睡中的卡莲带着恬静,如同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阿微伸出手,轻轻的在卡莲高挺的鼻梁上刮了一下,“我们开始吧。”

提瓦爱领着两人走到了一间空房子,房间内摆着两个类似妇产科的产检椅一样的装置。

“上去吧,”示意两人脱下衣服,坐到椅子上,提瓦爱开始摆弄一旁的屏幕设置参数,“这是我的新想法,通过刺激让你们的身体在现实里保持清醒,暂时提高你们的游戏内能力值,至于能坚持多久,我希望你们能尽快解决。”

设置好参数后,提瓦爱开始把两人固定在椅子上。两人的双腿被曲折起来,保持分开的姿势,露出中间毫无遮拦的下身。提瓦爱用皮带把两人的双腿固定在椅子上,“这是防止你们受到刺激脱离设备的必要措施。”

两人的双手被并拢铐住,拉到头顶锁在脖子后侧,上下交叉的皮带把两人的身体固定在椅背上,皮带的紧密程度让两人只能很小幅度的挣扎。

提瓦爱拿出一堆贴片,贴在两人的大腿根、腋下、肚皮、乳肉上,再用两个带放电的金属夹夹住两人的乳头。两根粗细不一的振动棒被涂上润滑油后塞入了两人的下体双穴,用皮带穿过股沟固定住。

最后,一个和口球连成一体的眼罩被扣在两人脸上,皮带扎紧后两人的嘴巴和眼睛也失去了自由。

“那么,祝你们好运!”提瓦爱按下开关,启动了程序。

“嗡~~~”两人下身的振动棒一开始就以最大功率运作,强烈的刺激让阿微差点晕过去,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实里体验女性感受。芙柯丝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分钟不到,两人就已经大汗淋漓。紧接着是“滋滋滋”的电流声,贴片和金属夹每次放出的电流都不是固定的,每一次电击都让阿微和芙柯丝的身体颤抖不止,两对儿大小不一的肉球不断的上下摆动着。甚至阿微的双乳乳头上已经开始有乳汁在滴落了,看的提瓦爱大跌眼镜。

“充能结束,连接开始。”两人不断晃动的脑袋上,那副眼罩开始闪烁着白光。

“呜呜呜呜呜——”原本还在挣扎的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除了身体还在电击下颤抖之外,连娇喘声都停止了。

“加油!”看着屏幕上的各项数值,提瓦爱的脸上满是担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