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堕落世界-7性管理少女的日常生活5

两个小时的蛙泳训练加上每天睡觉时的八个小时的紧缚训练,实际上林舒语每天的点数获取时间已经达到了十二个小时。这也让她在点数获取上扭亏为盈,虽然不多至少不需要担心点数越用越少以至于后面出现紧急情况没法应对的场面。

有时候她会想要不干脆穿着高跟鞋去教室算了这样她每周就能盈余大量的点数了,甚至一个月左右就能积攒到足够她进行一次高潮奖励的程度。这很诱人,毕竟以她现在的点数积累速度她只有等到升到LV3的时候才能比较快的积累点数但是那样的话她可能需要两个月以后才能高潮了。

这段时间里林舒语一直被装置刺激得很有性欲,但是这些性欲没法纾解反倒成为了一种痛苦。当她实在忍受不住性欲而发情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的去抚摸自己的私处还有乳头,不过性管理所已经从根本上杜绝了林舒语靠自身获得快感的权力,在床上差不多折腾一两个小时以后就会在疲惫的作用下暂时克制住性欲。

“点数的积累好慢啊。”林舒语躺在床上不断刷新着控制app的界面看着上面一成不变的画面。她刚刚已经完成了本日两小时的游泳训练,打算再过一会就进行紧缚训练。开始紧缚训练以后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睡觉,所以干脆把今天免费的十五分钟说话时间也给用掉了。

目前的情况是,开学前那段时间的紧缚训练加上第一周的游泳训练和紧缚训练后林舒语的点数正式从亏损转为增多了。不过也才堪堪攒下了八百多点数而已。

“这种事情急不来的啦,毕竟你身上这套服装本来就是为了限制让人自慰。”

“唉。话说宁槿平时过的怎么样。你好像说过这不是你的本体的样子。”林舒语感兴趣的问道。她记得白宁槿有提到过她现在的身体其实是人造义体,她原本的身体是被囚禁在一个地方。

“是这样的,啊,因为一些我也没料想到的过错,最后被判处了很重的刑罚。现在作为我的身躯作为很有价值的研究素材在未来科技公司过着差不多和小白鼠一样的日子。那可是比你现在遭遇的痛苦要凄惨得多的生活。”白宁槿一副轻松的语气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一样。

“那宁槿多久能高潮一次?”

白宁槿的神情明显楞住了。“呃,问这个干嘛。”

“总之就是想知道一下啦,你看我现在被迫禁欲快一个月了已经快疯掉了,好凄惨。”

“所以你想的是我差不多也会和你一样失去自由高潮的权力,然后来寻求慰藉是吧。”白宁槿假装生气道。

“嗯嗯!是呢是呢。”林舒语点了点头。

“很遗憾,我每天都会被强制高潮。那帮研究者总结出来的情况是在我高潮的时候采集到的研究数据是最丰富的。有时候一天甚至不止一次高潮的机会。”大概是为了气到林舒语所以白宁槿故意用上了一副洋洋得意的语气。

“呜呜呜,听起来好让人羡慕。”

“不要羡慕这种事啊。你不会真以为未来科技公司那帮牲口会让人舒舒服服的去了吧。另外不止如此,有时候他们还会强迫我连续高潮好几次,你应该也明白的吧被强迫高潮是很痛苦的。”

“那也总比我这样几个月才能高潮一次来得好吧。”林舒语有些委屈的加了一句。

“这还不是你之前性欲太过旺盛了的缘故。导致你的父母觉得你需要来性管理所矫正一下性欲。”

“但是这也太矫枉过正了。几个月才能高潮一次根本不合理!”

“总之还是结束这个话题吧,不要一直讨论高潮了什么的了。我们聊点健康的好不好。”和人一直讨论自己高潮什么的就算是白宁槿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办法啊,被迫穿着这么一身衣服就算不想去想都不行。”林舒语叹了口气。

“宁槿来帮我实验一下吧。”

“就是我的耳垂其实是敏感带来着,但是我自己去摸的话就没什么感觉。嗯……”林舒语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双手也因为内心的想法局促不安的绞在一起。

“所以?”

“宁槿你来一下试试?”

“哈,你不会觉得就靠这个也能高潮吧?”林舒语说完白宁槿就马上懂了,然后用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林舒语。

“总之就是试一下嘛,真的要忍不住了。而且被迫禁欲这么久说不定真的可以呢。”

“你还真是什么都想得出来。算了,看你这么惨。”白宁槿无奈的摇了摇头。

白宁槿轻手轻脚的从自己床爬到了林舒语的床铺上。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白宁槿凑到了林舒语的耳畔。

“那我来咯。”

“嗯。”林舒语因为有些紧张闭上了眼睛。

白宁槿用手指轻轻掐了一下林舒语的耳垂然后又用手指捏了捏。

“呜~”林舒语轻吟了一声。

‘真的假的。’白宁槿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林舒语。虽说耳垂的确是人体上很敏感的部位,但是被人触摸就能产生快感也未免太夸张了。或许这就是天赋异禀吧。

“……”

“……”

“哼哼哼,果然不行。只有一点点感觉。虽然很让人害羞但根本没多少快感。”林舒语一脸悲伤的说道。她在一开始确实被白宁槿弄得产生了一点快感,但也仅限于此了。

“我就说。”

不过能产生快感也已经很离谱了吧。这家伙是禁欲禁得太久产生的错觉吧。白宁槿在内心中吐槽道。

“感觉可能是因为宁槿也是女生的缘故。”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遵守规则。毕竟现在你可是身不由己。”白宁槿规劝道。性管理所可是出了名的严格,像是今天这种情况哪怕林舒语只能主动获得一点点快感,性管理所恐怕也会想出反制措施。

“可恶,还以为可以的。结果弄了半天除了性欲高涨了以外根本没有用。”林舒语自暴自弃的说道。

“我建议你啊平时不要可以去想高潮这件事了,不然只会越来越难受。”

“怎么可能不去想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件衣服本身就是在无时无刻唤起我的性欲。但是又完全不给我高潮的机会。这样一直忍下去迟早要疯掉的。”大概是实在忍受不住了吧,林舒语今天一直在埋汰身上这件性管理套装。

“所以才给了你兑换高潮的机会嘛。”

“哎,算了吧,反正说的再多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还是先进行今天的紧缚训练吧。”林舒语又叹了一口气,刚才那些话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尽管当初没什么抵抗地就同意穿上性管理套装,现在反倒是越来越后悔了。

林舒语如往常般摆出了紧缚训练的动作然后给自己预定了八个小时的训练时间。

……

这一天的课程倒是没什么好说的。

倒是林舒语和白宁槿准备会寝室的时候忽然被一位女生拦了下来。那是她们的班长廖晴雪,一个不高不矮且偏瘦女生。头发只留到了肩膀,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印象中不管和谁说话都是一副很温和的态度。属于是和任何人都吃得开的类型。

“两位你们的社团申请弄好了吗?老师那边在问哦。”

白宁槿问道:“我问一下如果我们不参加社团会怎么样。”

一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林舒语为了节约点数便卡着点把面罩戴回去了,不然就要白白浪费一个小时的点数。所以她现在不太方便说话只能由白宁槿代替作答。

“呼。如果大一的时候不参加社团之后可能会缺少C类学分,等高年级的时候想要补回来可是很麻烦的。”廖晴雪耐心的解答道。“所以哪怕是挂名都一定选择一个社团。”

“这样,不过我还没想好,晚上再看看吧。”

“那林舒语同学呢?”见白宁槿还没确定自己要加入什么社团,廖晴雪又开始询问林舒语的状况来。

但是这却让林舒语尴尬了,因为她现在可是没办法说话的。正当她纠结着是不是要为了回答廖晴雪的问题,兑换一个小时取下面罩服务的时候,白宁槿及时出来打圆场。

“她和我一样啦。还没想好,我们晚上一起回去看看先。”

“这样那好吧,记得尽快决定,第三周之前就必须决定好,不然之后社团就不招收人了。”

“不过话说你们关系还真好啊,看你们好像从来都不会分开的样子。”

“是吧。”实际上自己是因为自身的任务和责任需要时刻跟随林舒语身边,而林舒语则是单纯的没有自己有一些情况就不方便应对。

“嗯嗯。”无法说话的林舒语只能发出一些鼻音表示肯定。

“不过林舒语同学有这么怕生吗?到现在为止都是白宁槿同学在说话。”廖晴雪疑惑的说道。

林舒语实在是有苦说不出,她哪里是怕生,她实际上是一个性格还算外向的人。只是现在嘴巴里的口塞害得她想说话都没办法说话而已。但是无法说话的她现在也只能接下这个怕生的人设了。

“我说班长你参加的是什么社团?”白宁槿问道。

“我?我吗?”廖晴雪忽然紧张了起来。

“是啊。怎么班长你忽然这么紧张了,难道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社团。”白宁槿打趣道。

“哎,总之是当初没了解清楚加入了一个奇奇怪怪的社团吧。”廖晴雪叹息了一口气。

“所以谜底是什么?”

“叫管理服装社团。”廖晴雪也不再卖关子直接说了出来。

“是和服装设计有关的社团吗?”

“你看这个名字果然很有迷惑性吧。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等到加入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这个社团怎么说呢,它是由我们学校、未来科技公司、性管理所合作创设的一个社团。其实我们学校和未来科技公司都只是挂个名,最关键的是那个叫性管理所的机构。”

听到这里林舒语眼睛忽然开始发亮,性管理所她可太熟悉了。只恨现在自己没办法说话。

“性管理所通过这个社团会向我们学生提供一种需要长期穿戴的管理类服装,通过服装对人进行管理很奇怪吧。然后呢,根据穿戴的时间性管理所还会提供相应的报酬。”廖晴雪继续说道。

听到这里林舒语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兑换了一个小时的面罩取下服务,问道:“那班长你已经穿上了?”

“暂时还没有,性管理所说要这周末才能到。舒语同学总算说话了,而且这个面罩好别致。”

“可以更多的和我说一下这个社团吗?”林舒语问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