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与公共奴隶系统的调教日常-1被奴隶系统捕获啦!第一天的play与身体测量……居然还要做每日任务?女高中生与公共奴隶系统的调教日常

虽然感觉有点恶心,但唐沫沫还是对她刚刚从那个男同学手里没收来的这个奇怪的,像手机一样的东西感到了好奇。

刚才那个家伙,就是在拿着这个电子设备看色情片。

一想到这一点,唐沫沫就感觉周身一阵恶寒。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平常看起来蛮正经的家伙,居然在上晚自习的时候看这些玩意……

作为正义的学习委员,她当仁不让地上前,没收走了他的作案工具——这块“手机”,并且打算一下课就交给班主任处理。只是,那个男生的表现却很奇怪,被人发现干这种事却一点也不慌张,被没收走物品的时候,甚至还冲她挤出一个笑脸来。

而且这个“手机”也的确长得有点奇怪。

长得像个手机,但通体就是一块黑色晶体。屏幕是完整的一块——这不就是目前市面上还没研发出来的“真正的全面屏”吗?

简直像是外星科技造出来的一样。他那里得来的这种东西?她一边看一边惊叹。这时,突然——

“咔嚓!”

她感觉这个手机的哪个部位发出了一道闪光。一瞬间,她的意识有点模糊。清醒过来后,这个整个世界仿佛哪里不太一样了……

耳边好像传来一个毫无感情的电子音:

“认主成功。”

什么?谁在说话?刚才是怎么了?她茫然地看向这个手机,却发现自己刚才怎么也开不了机的这个手机,屏幕居然亮了起来。

只是,看到屏幕上内容的一瞬间,她的瞳孔瞬间放大——

这上面居然……是自己的全裸照!

“噫!”她惊叫一声,像是接触了烧红的木炭一样,手机被咣当一声扔进抽屉最深处。旁边的同学迷惑地看了她几眼,又纷纷低下头去写作业了。

心脏如狂雷奔跳。她耳朵里传来轰隆的耳鸣。

猛地回头,她用恶狠狠的目光瞪向那个男生。他仿佛早就在等着她一样,露出得意的笑容。等等……他头顶那是什么?

在她的视角里,那个家伙,头顶居然有一个3d显示的金黄色王冠,正在隔空旋转着!

那是什么?全息图像?

“叮咚!”还未来得及思考,抽屉深处那个手机,突然发出巨大的信息声——然而身边人却仿佛没人听得到一样,不为所动。

不对啊……身边同学遇到晚自习有人手机响了,不可能这么淡定的。她又回头,看向后排那个始作俑者——他依然头顶王冠,依然微微笑着,指了指抽屉,示意她快拿起来。然后他隔得很远,在安静的教室里做出了一个说“他们听不到”的口型。

可是,只是口型而已,她却感觉那个男生的声音直接在自己脑海里响起了:“他们听不到”。

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仙法?异能?她极速思考着。就是在这时,她朦朦胧胧意识到:

我所身处的这个世界,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唐沫沫】:系着一个大号蝴蝶结发卡的16岁现役高中生,天真无忧。个子不高,脾气挺傲。

“林乐!这是怎么回事?”

下课后,唐沫沫一把拽起那个在她的视角里顶着闪闪发光的王冠的男生,拽进了夜晚无人的顶楼。

“什么怎么回事?”

“这一切!首先,你为什么会有我的……那种照片?”

“哪种照片?”

“就是……裸……裸照!”

他一脸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就是,我用了一张【胁迫卡】而已。”

“胁迫……那是个什么东西?”

“呃,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我现在想解释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奴隶。就是这么个情况。”

“什……什么?奴奴奴……”她惊到开始结巴。

“其实,准确来说应该是‘性奴’。”

“什么?性性性……”

“嗐,谁叫你要来没收我的系统终端机呢?还非好奇去看,触发了我仅此一张的宝贵的【无条件奴隶卡】,于是就这样咯。”

“终端机?系……系统又是什么?”

“终端机就是你没收走的那个手机啦。系统是【公开性奴系统】,系统里有包括你在内的很多个‘公开性奴’,也有包括我在内的不止一个‘主人’。本系统旨在互助共享的理念,倡导大家不要藏私……”

“停停!我脑子有点乱……性……性奴是具体做什么的……”

“其实你也懂一部分的吧……”这个名为林乐的男生冲她嘿嘿一笑:“就是‘主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主要是来解决我们的性需求啦——用你自己的身体。”

一阵呆滞的沉默后。

“林!乐!别开这种恶劣的玩笑了!把这一切给我恢复过来!否则……”

“否则?否则怎样?”

“否则……我就告状到校领导那里去!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噗嗤……”他没崩住笑出了声:“你还没意识到吗?我的唐大小姐……你手里拿的这个终端机,是目前人类无法理解的科技。就像上课时候那个没人理睬的提示音一样,别人是看不到听不到的,只有你能看到。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会相信你?”他一脸无辜:“更况且,我那张奴隶卡很贵,而你……”

他的视线从唐沫沫玲珑的校服白袜,再到发育尚可的少女胸脯,由下到上一点点扫视到她羞怒的可爱脸蛋上:

“你很漂亮。”

“无耻!我要去给老师告状……”羞极而怒的娇叱。唐沫沫气的浑身发抖,转身要走。

“那张裸照……你应该看见了吧?”

唐沫沫僵立原地。

“虽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服从,毕竟这个系统给了我不少权利……但,我用【胁迫卡】就是想试试玩这一出:”他的声音中带着股胸有成竹的慵懒:

“我要是把这张照片发到校群里,会怎么样?”

“你敢!”

“我的确敢。”他耸耸肩:“你最好冷静一下好好想想,顺便摸一下你脖子上多了什么东西。”

她抬手一摸——一个怎么摸都像是狗项圈的东西,不知何时就出现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啊!这这……这又是什么!”

“这是调教项圈——系统给新奴们无条件附赠的哟……别扣了,你摘不下来的,甚至我也不行。因为新奴们性子烈,这个项圈是系统强制要求必须佩带的,不然可能对主人产生危险。”

“林乐……你给我等着!”

“好,我等着。”他第三次耸肩。

看着唐沫沫羞愤离去的倩影,他手一抬,那个终端机突然神奇的出现在他手里。他点开【我的专属奴隶】,点进了唯一的【唐沫沫】,然后是【修改身体权限】-【调教项圈】-【调节为二档及以下电流强度】-【允许任何他人操作】-点击【确定】。

他吹了声口哨,轻快地走进夜色里。


【调教项圈】:不同等级的性奴有对应等级的项圈,最初级的性奴强制要求必须佩戴,以免对主人造成伤害。

调教项圈有电击惩罚功能,分为三档功率:1档是警告电流,可以对奴隶表示警告;2档是麻痹电流,可以使奴隶瞬间全身麻痹,无法动作;3档是惩罚电流,可由主人继续调高电流强度进行惩罚,具有一定危险性,请小心使用。


第二天,夜晚,放学后。

“所以……你不是说让我等着吗?看来我的确等到了。”

现在是在林乐的家里。而他面前,是一脸憔悴的唐沫沫。

她看着颇有些邋遢的这个小阁楼,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但似乎并不敢多么张扬。

“林乐……我这边……请问我这个项圈……该怎么弄下来啊……”

“哦?我没办法摘下来啊,昨天说过了。”

“有人说可以摘的!”

“哦?谁跟你说的?”

唐沫沫恨恨地咬咬牙:“是昨天一个……欺负我的人说的。”

“哦……是怎么欺负你的啊?”

唐沫沫指了指脖子上的项圈,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哦……呢?你那么凶,肯定会反抗啊。”

“不行……因为这个项圈,身体很难受,根本动不了……”唐沫沫一回想起那个全身麻痹的感觉,脸上不自觉露出了很惊恐的表情。

“嗐,没事的,也就摸摸,肯定没真刀实枪,因为这个权限我没有开……咳咳,没什么。那个,怎么欺负的你啊?”

沉默。她嘴一扁就要哭。

“好了好了,懂了。所以呢,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跟我说说,怎么把这个项圈弄掉……”

“项圈我说过,我自己也没法摘下来。不过倒也不是没希望。”他避过唐沫沫希冀的目光,做作地叹了口气:“确实是有方法,但,唉……有点困难啊。”

“林乐,我为昨天我的态度道歉……请你一定告诉我方法!再困难我也可以。”

“哦?真的吗?不过……我看你是做不到。”

“切,我可以!”唐沫沫最讨厌别人说她不行。

“好!不过……你这不是道歉的态度啊……”林乐不动声色,斜瞥了她一眼。

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那,我该干什么?”

“比如……”他大喇喇往沙发上一瘫:“你先跪一个,给爷看看?”

“?!林乐,你别欺人太……”

“嗯?你说什么?”

  “我……”她咬咬牙,噗通一声,声音很重,光听声音就能代入到她膝盖的愤懑。

“这样够了吧!”

林乐摇摇头:“上半身呢?挺的直直的你是在求谁啊……”

于是唐沫沫上半身也很别扭地慢慢伏了下去,做出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土下座”:“林乐……我向你正式道歉。”

他端详着眼前几乎算是放弃抵抗的唐沫沫,手捏起她的下巴,抬起,向下一看:一对冒火的眼睛斜睨着他,一排快要咬碎的银牙嘎吧作响,像极了一只桀骜不驯的……呃,小猫咪。

“还在直呼我的名字……你看,你甚至都不愿叫我一声主人。”

“林乐!我……”她强压下语调,“林乐,大家都是同学……”

“唉,没办法没办法。”他很大声叹了口气,打断她的话,起身欲走。

“主!……主人!”

他回头,饶有兴趣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她,那张羞愤欲绝的优等生脸蛋,内心满足感爆棚。

“什么?没听到。”

“……主,人。”

“没精神,再来!”

“主!人!”

“很好,乖!你看你现在,好像只小狗啊……哎呦我不说了不说了!”

唐沫沫听到“小狗”一词,身体几乎要跳起来了,盈满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他连忙安慰。

“咳咳,你就这样,保持这个姿势别动哈。在我告诉你解决的办法之前呢,我们应该先介绍一下这个系统,和系统该怎样用……嘛,毕竟这也是主人的责任啊……”


【无条件奴隶卡】:S级限定道具,“主人”所使用的一种道具卡。可以无视几乎一切限制,使普通人成为其奴隶的特殊奴隶卡。获取难度极高。

那么……林乐是怎么获得的呢?

讲解的时间不算很漫长,系统本身很简明易懂,像极了网络游戏的操作系统。只是内容就很不一样了……

1,【系统】:系统没有名字,大家约定俗成称之为【公共奴隶系统】。它在大约十年前神秘降临到一些老色胚身上,后来由于邀请制度而慢慢得到发展。获得系统的人是【主人】,主人在对方签署协议后可以收服其为奴,并获得系统赋予的对其奴隶的一切权能。在个别特殊情况下,不需要签署协议也可以强制收奴。如使用【无条件奴隶卡】的时候。

系统之所以有【公共】二字,则是因为系统本身似乎很推崇“共享精神”。

据说最早期人数很少的时候,每个主人都把自己奴隶的身体权限设置为【允许任何主人的任何操作】,后来人数多了才渐渐回归私人。而即使是现在,每个奴隶的全部个人信息(包括一些最私密最耻辱的)都会公开给系统内所有主人,而他们只要在现实中遇到奴隶们,不管是谁的,都可以做一些基础的诸如爱抚身体等操作。奴隶不得反抗,否则会收到系统的惩罚。而进阶一些的操作,对一些身体权限没开放的奴隶,则需要系统内问询其主人——而通常情况下,基于【公开共享】的精神,大家多半会同意。

2,【关于主奴】:奴隶必须无条件服从其专属主人的任何要求,并且必须服从其他主人“许可范围内”的要求,否则会受到来自系统和项圈的惩罚。

不管主奴,一旦获得了系统,就像是AR游戏一般,现实世界中就会出现系统的面板和图标。主人头顶有黄标,奴隶是粉标。而专属主人则有“皇冠”图样。
奴隶头顶会有其头像和基础信息,包括姓名,成就,以及【奴隶等阶】(分为D,C,B,A,S五级,新奴隶都是D级,进阶需要考级)。头像绕圈有一圈粉色的【快感槽】,可以直观看到其性兴奋度。主人们可以点击任意奴隶头像查看其主页,主页有其极其详细的个人信息。其专属主人有义务维护其信息的准确性,否则会受到系统惩罚。

在奴隶主页,你还可以看到奴隶的【属性面板】,共分五个属性,分别是:敏感、魅惑、服从、淫乱、性技。旁边有专供属性分析的【五维雷达图】。这些点数的总和值就是【总属性值】,是评价性奴等级的重要指标,只有达到对应的总属性值要求,才可以进行等级评定。

3,【系统使用方法】:
系统分为五个子系统,分别是

【任务系统】:分为主线任务,每日任务,主人任务,惩罚任务,以及特殊情况下触发的一些奇奇怪怪的特殊任务

【调教系统】:用最细致的教学来使您成为更好的性奴

【成就系统】:您又向着“称为最佳性奴”迈出了伟大的一步!哦对,还可以获得很厉害的“称号”哦。

【图鉴系统】:努力去点亮每一处地标、每一件淫具、每一种体位吧!

【商城】:有两种货币,一种【奴隶点】,靠做任务、完成成就等来获得。可以购买一些昂贵的物品……比如炮机。一种是【开发点】,即开发度获得的开发点。可以购买一些堪称外星科技的东西……比如提高敏感度,服从度,甚至提高外貌的药物等。

“哦对了,商城里还有【兑换区】,可以用一些活动道具,配合你获得的精水、淫水来兑换。哦?你问精水淫水?精水就是你侍奉别人获得的精液,而淫水是你下面自己流出来的东西啦。单位是毫升。”

“……?”

4,【终端机】:长得像个手机,实际上大多数时候就是个手机。

虽然大部分操作都能在现实的AR中完成,但有些重要操作还需要在终端机上确认。比如收奴,修改权限等。这是系统的一个保障机制。另外,终端机还有一些独特的功能……

————————————-

“呼,总算介绍完了……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嘛。”

唐沫沫很沉默地起身,抖了抖身上的土。

“所以,那个该死的身体权限你能暂时关掉,而想要把我脖子上这个该死的东西摘下来,需要我的,呃,奴隶等级达到C?”

“是的。D级的奴隶都是新奴,桀骜不驯,容易伤人,所以系统强制要求达到D以后才能解锁。”

“而我想要达到C,则需要考级?”

“对。”

“而我想要考级,则需要做完D级所有的主线任务,以及这个什么开发度,到达C?”

“是的。”

“林乐……你没有骗我吧!”

“以作为你主人的身份发誓,绝对没有骗人!”他举起一只手,庄严肃穆。

唐沫沫抱着脑袋很纠结地思索了一会儿:“好……我信你。那我接下来该干什么?”

“做主线任务,让我来教导你的……呃,课程。达标后,去参加考级。”

唐沫沫心想:考试什么的我才最不怕咧。于是说:“好,我知道过程可能会有些难堪……但我会一一做到的。等我做到后,你必!须!把这个环给我摘下来!”

“好的好的,一言为定,我的大小姐……对了,主线任务我给你开放了,你回家以后就能看到。”

“好,那我走了。”

“等等……你的终端机。”林乐递过一台全新的,万恶之首的那台机器,也不知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谢!谢!”听起来一点都不谢谢的语气。“哼!”她昂头离去。


tips:有些任务是系统自动派遣,而有些任务任务需要主人接取后才可开始完成。

不同任务有不同时限,超过时限未完成会有惩罚。

唐沫沫一回到家中就噔噔噔上了位于二楼的自己卧室,丝毫没有理会妈妈的问候。她扑通仰倒在床上,摸着脖子里那个讨厌的项圈,开始回想起林乐那个男人的事情。

说起来,在这次事件之前,林乐在她心目中也没啥坏印象。平时神神秘秘的总是请假,但老师也从来不过问。作业倒是一直按时提交,在班里时候也安安静静的,听说平时喜欢看“动漫”什么的,但这跟她没什么关系;人微胖,长相倒称得上“老实”二字,戴个眼镜,看起来就没啥攻击性。

至少比班里那几个捣蛋鬼好多了。

我们……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步的呢?她在床上翻个身,举起手中的终端机开始端详。

——不就是个科技感比较强的手机嘛。

“叮咚”。屏幕突然亮起。

“【主线任务】:1,全部完成一次每日任务。2,与主人协调完成基础信息填写……”

来了。她连忙起身,点开眼前系统里的每日任务:

“向主人发送一张‘请安裸照’。ps:请安裸照:要求脸部和身体三点(乳房、下体)全部出镜,表情需保持使人心情愉悦的笑容。……”

果然是这种下流的要求……她愤愤打开终端机的照相功能,走到自家全身镜前。

她脱去了外衣和内衣,看着镜子中那个青稚却美好的肉体,不禁微微红了脸。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如此细致的端详自己的裸体——

镜子里的自己的确很好看。黑色的长发披散着,粉嘟嘟的面庞带着点少女的娇憨,明亮的眸子里却有股聪慧的狡黠感;粉颈下收拢着清晰的锁骨,微微鼓胀的胸脯上缀着两粒可爱的乳头,娇俏地挺立着,像是鲜樱桃落在了雪团子上。

收拢的腰肢纤细而曲线动人,象征生育优势的胯骨开阔,而雪白圆润的臀部也有种健康的上翘感。再向下就是那对夺人眼目的双腿,虽然她身材不高,但双腿却生得比例精湛,长而匀称,肤色也白润如玉——她的舞蹈老师不止一次夸奖过她这双腿,跳起什么舞来都好看。

似乎被父母呵护地很好——她通体肤无杂色,如瓷如玉。这白壁般的肤色甚至一直延伸到了两腿中间去——连胯下都没什么色差的样子,两瓣白蚌紧闭,合起令人遐想的一道幽缝,只有稀疏的阴毛象征着少女的发育程度。

可是这样美好的身体,就要被那个家伙看到了,还是自己亲手……想到这里,她脸变得通红。

难堪也没有用,自己答应下来的事情……况且,他手上已经有自己一张裸照了。她如此自我安慰道,然后举起“手机”,扭捏地摆了个姿势。

“咔嚓。”“发送失败:裸照不合格。未按要求暴露乳房和下体。”

什么?还有要求?她看了下照片:下体被扭捏的腿绞住,举手机的手挡住了右侧的乳尖。

一次不成,再来一次。她咬咬牙,确保身体每个角落都在镜头里,点下拍照键。

“咔嚓!发送失败。未按照要求暴露下体。” 

为什么?她复盘了这张照片——自己站地直直的,只有两片蜜肉的轮廓,只有个“侧面照”,没有其完整的“正面照”。

好吧……她搬来个凳子,坐在上面张开了腿。这下够清晰了吧?

“咔嚓!发送失败。未按要求暴露下体。”

什么?!她开始生气了。仔细一看:是下体毛毛的原因吗?她左手愤愤撩起毛毛:“咔嚓!”

  “发送失败。未按照要求作出表情。”

她开始炸毛了。平静,平静,深呼吸……她作出一个别扭的微笑。“咔嚓!”

“发送失败。系统提醒:拍摄请安裸照时,可以使用恰当的手势,来表达内心的喜悦。”

喜悦你个鬼啊!她把终端机摔在地上。

“警告:检测到暴力行为。”突如其来的电流从项圈中发出,她“啊”地叫了一声。好痛!

“沫沫?你怎么了?”楼下传来妈妈的问候。

“没……没什么!”可不能让妈妈发现自己在拍裸照。她悄悄锁上门,说话。赶紧拿好终端机,开始思考:一只手要拍照,一只手要撩起毛毛,还有一只手要做手势……等等,我没有第三只手啊!

但这难不倒我们聪明的沫沫。她撕开一张胶带,把下体的毛毛粘上来,然后比出一个“耶”的姿势。

“发送成功。”

终于!她有种胜利归师的喜悦感……等等,我发了一张如此下流的裸照为什么会喜悦啊!

“叮咚。”她看到林乐回复了个“OK”的手势。然后还很多余地说了一句:

“你下面那张胶带,创意不错!”

“创意你个鬼……唔!”她把快要冒蒸汽的脸蛋埋进了枕头里。

“叮咚!来自主人的信息:你还有一个任务哦,每日任务数量是不固定的。”

她点开每日任务:“……2,完成一次自慰。”

……该死的林乐!虽然不能怪林乐,但现在只能骂他了。洗漱完毕后,她垫好毛巾,裹紧被子,关上了灯。她还是知道什么是自慰的,但目前为止,也就实验成功过那么几次而已。后来就因为自己内心强烈的羞愧感而作罢。

但是今天……我怎么下面已经有点湿了?她手放在了两片肉唇的中间,意识明明还在挣扎犹豫,手却抢先迫不及待地抚摸了上去。

“嗯……嗯!”迅速的触电般的感觉,她两只大腿猛然绷紧。

怎么今天……这么舒服……啊!

她意识到自己刚刚发出了不堪入耳的叫声,一只手连忙捂住了嘴。而下身的手却无法控制地连续摸弄着,手法越来越迅速。她感觉自己的小豆豆慢慢挺立了起来……

我今天……是……怎么了?……嗯!

她捂着自己的嘴巴,那里不可遏制地发出了苦闷的喘息。

林乐那个家伙……现在应该在偷着乐吧?她想到了林乐,想到了自己发过去的那张充满“创意”的色情照片。林乐现在是不是也在看着我的照片,在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呢?

  “啪嗒啪嗒”黏糊糊的水声越来越大了。她的喘息在加剧——

都怪林乐,都怨林乐,逼我发那样的照片,还要我现在干这种事……嗯……哈!

“啪嗒啪嗒啪嗒……”她两只腿绞来绞去。而夜晚在持续。

那样的照片发出去,我要怎么见人……嗯……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就是个下流的女孩……唔姆……等等,要到了要到了……嗯啊啊啊!

从未有过的巨大的快感,如电流般涌过。她两只玉腿在被窝里猛然绷紧,抽动。

“系统提示:已完成今日任务,获得点数10。”

“系统提示:已完成主线任务,获得点数10,奖励衣物三件……”

tips:一些任务完成后,是会有随机额外奖励的哦。请记得查收!

早晨,唐沫沫在被第三次被电击警告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居然不能穿自己的内衣了!

【来自主人的消息】:“啊,忘了跟你说了,成为性奴时身上的衣服会成为预设衣服,以后暂时只能穿这套和系统给的衣服,其他衣服再也不能穿了。”

“什么?!岂不是我以后只有身上这件校服可以穿了?”

“放心啦,预设衣服是有方法增加的……”

“但重点是我昨天的内衣内裤都洗掉了啊!现在该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你去背包看看,昨天做了任务应该会有奖励的衣物来着……”

于是唐沫沫点开了背包——然后瞬间羞红了脸。

背包果然有三套“内衣”:一件是纯透明的布片,一件几乎是几根细绳子系了三片指甲盖大小的布料,而最后一件……三片创可贴是什么鬼?

  这……这不是那种……很放荡的女孩才会穿的东西嘛!

时间紧迫,她紧急得出结论:有穿的总比没穿的要强。再三权衡之下,只好选择了那个极少布料的一套——至少比全透明和创可贴好点。“ 叮咚!”空气里莫名掉下来两片轻飘飘的衣物——她对这个系统的神奇之处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完全没法穿呀!她看着连自己乳晕都没办法盖全的白色小布料,而下面更是一条小小的系带,中间系着极窄的一小条布,堪堪能遮住那条羞耻的蜜缝,然而只要一走动布料就会卡进缝隙里……

只能这样了。她心一横。穿上校服衣裙,走出了家门。

果不其然,一走动就卡进了肉缝里。风一吹就是……真空的感觉!

该死的系统……和林乐!她羞红了脸,紧张整理着自己的裙子来避免走光——穿着这种内裤走光了,那就完蛋了!

于是她就这样一路别扭着达到了学校,吸引来一路奇怪的目光。

“喂林乐……真的要这么做吗?”

“当然啊,我有责任来保证你给的信息是正确的——不然我也得受罚。”

“可……为什么我必须要写这些东西啊!”

此时的唐沫沫,正只穿着那件唯独的情趣内衣,站在学校一个废旧的体育仓库里。通体细白的肌肤在这间废旧的保健室里,闪烁着柔美的色泽。而林乐,正在拿个皮尺测量着她的胸围。

“别遮了,我又不是看得少,况且不还有两件内衣呢么……咱快点测量完,一项任务又完成了。”

“这算什么内衣啊!你……小心点,别给碰掉了。!”她将手臂平展两侧,通红的脸蛋像个熟透的苹果低垂着——然而那手臂依然畏畏缩缩像是随时要保护自己一样。

这还娇羞什么啊……他心里叹息道。

“你把双手背在头后吧,不然实在没法测……”

“我才不要……唉?”唐沫沫看到【主人任务】一栏突然出现了“手背在头后”的命令——而且还有一个5秒的倒计时。愣了片刻,连忙在倒计时结束前照做了。于是大片幼白的腋下肌肤尽情显露。

“这是怎么回事……林乐?”

“啊……这个是我刚给你下达的即时响应型主人任务。”他边说着,边走到唐沫沫身后,捉住嫩生的两只背在脑袋后面的手。只听“咔哒”一声,唐沫沫就惊讶地发现:自己双手手腕被一根很短的铁链系在了项圈的背后!

“林乐!你……赶紧放开我!”

“……才不咧!老老实实绑着吧,这样我可轻松多了。”

唐沫沫挣扎无果,遂气馁放弃。略带紧张地眨巴着眼睛:“那……你快一点测完,然后放开我啊!还有还有,别乱动!”

“……对了,你说你的三围是多少来着?”

“都说过啦!B81,W59,H83……喂!”刚说完的别乱动就感觉自己被“乱动”了,双手被锁的唐沫沫又羞又气却无可奈何,只好任由他在自己身体上揩油。

“嗯……”他拿把软尺绕胸一扎,端详再三:“虽然有点小……但尺寸首先确实不参假。”

“喂!我这不算小啦!”

“然后是腰围……臀围……嗯,都正确……顺便,”他量完臀部后,顺手向上弹拨了一下那团白花花的臀肉:“你的屁股真的不错唉……”

“你……你闭嘴……”

“好了好了……年龄16,身高157,体重44……这些都填完了,下一项是……啊……是这些,”他在空中手势操作了几下:“我给你看看接下来要填写的数据吧。”

“肩宽,腿长,腿围,足长,……呃?乳晕直径? 穴深?这是……”

“明白我要干什么了吧?”他手中拿出一把游标卡尺(这是从哪拿出来的!):“你别乱动啊。”

“喂,别……”她话语里带着颤抖:“你要……啊!”

林乐毫不迟疑地拨开他那件本就很轻易能扒开的内衣。两粒殷粉的小樱桃就怯怯地立在两团乳肉上。

“唔……”她羞耻地别过头去。

“乳头直径1.2。乳晕2.3……正好你兴奋起来了哎,可以测量乳头充血长度……2.1,有点小。”

“闭嘴……”

“好,接下来是……”蹲下身去,正对着她的下体。

“喂,你要干什么?住手……哇!”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内裤被从腿上退下,却无可奈何。

“唔……林乐……”她将两腿绞在一起,屁股难为情地向后躲着。

林乐看着那两条绷得紧紧的大腿,稍一思忖:

“去坐在那边的椅子上,坐好,腿张开……腿抬起,抬高,再抬高……对。”林乐又下达了【命令】。

  于是,她不得不一步步做完,然后发现自己两腿正呈现一个M字形大肆张开,将自己最羞密的部位尽情展现给面前这个男人——像是在展出一件展品那样。她看见他脸凑到了自己两腿中间,安静欣赏着自己身下羞密部位的每一处细节……也像是在欣赏一件展品那样。

“啊啊……林乐,这个姿势好羞耻……能不能快一点?”

他不疾不徐,取出了测量工具:“虽然之前在照片里都见过,但实际见到,还真是漂亮呢……”

“唔……”她别过脸去。

“唇厚1.2cm……哇,像是两瓣白馒头一样。”他拿起卡尺测量完后抬起头:“蜜缝长7厘米。再张开一点,下面是,这里——”

“噫!……别碰那里……”

“不碰没办法测啊。”他轻轻摸弄着她的阴蒂,听到随着自己手指的力道,上面传来一下下难耐的嘤咛。他拿起了卡尺。

“很好。阴蒂兴奋状态下0.6。接下来……”

“为什么连这些都要测……”

“不测就完不成主线任务了。”他拿起一根奇怪的细棒子,抹了些润滑油:“你放松一下……等等,”他涂抹棒子的手静止了:

“你下面已经兴奋起来了啊……”

“我,我没有……”

“还说没有,这是什么?”他从蜜肉中间一挖弄,便摸出一手指晶亮的花蜜来,羞得唐沫沫直摇头。

“倒好,省我润滑油了。忍住哈”他将细棒小心插入。

“噫!……”冰冷的探测棒激出一声娇呼。

“6厘米,7厘米…… ”

“停下停下……到了到了!”唐沫沫蹬着脚。

“唔……膣深7.6cm。好,结束了。起身,转过身去,背对我趴在凳子靠背上……”他再次下达命令,然后看着唐沫沫一步步将整个少女的桃臀,就这样呈现在他面前,于是毫不手软地扒开两片臀瓣,露出中间的羞人之处。

“啊啊啊变态……别碰我那里……”唐沫沫长这么大,从没想过会有一个陌生男人碰触自己用来排便的脏地方。

“喂,放松点……肛唇直径2.8……”

“肛温37.4度,妹妹你有点热啊……”

……

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测量结束以后。

“叮咚。主线任务2已完成,奖励点数10,黑色丝袜×1 ……”

“呼!终于完成了。”林乐擦擦汗:“当个主人还真是不容易。”

旁边感觉自己刚被乱七八糟凌辱过的唐沫沫,她揉了揉刚被解开的手腕,有些心思不宁:“这些身体数据,系统里的人都是能看到的……吗?”

“是啊。”

“这也太!……我就像是个物品一样……”

他看向低落的唐沫沫,安慰道:“放宽心。达到目标就雨过天晴了嘛。”

“……这还不是都怪你。下一个任务是……‘对主人完成一次侍奉’?”唐沫沫看向他,眼睛里有点迷惑。

“意思就是……我硬了好久了,你该让我舒服舒服了……”林乐起身,下身明显的鼓胀让唐沫沫羞红了脸。拉链一开,一根黑亮的巨棒啪挞弹在了她面前。

“呜哇!”

“喂,小声点!咱是在学校呢……”

“好,好……先问一下,怎样算‘侍奉’?”

“就是你用身体任何一个部位使我舒服,都叫侍奉。嘴巴,小穴,手……”

“那我……我就用手……可以吧?”

他看着她不知往哪里摆放的双手,脸上闪过一丝难色。“你还是拿好这瓶润滑剂吧……我怕。”

唐沫沫双手直接涂满,脸上是给自己打气以后的坚定。

“那我,我上了!”

四下无人的旧仓库内,一位衣不遮体的少女,正手握男人的阳具笨拙地撸动着那红亮的龟头。

噗噜噗噜……

“……你,你太紧张了……放轻松点。”

“我没有在紧张啊!唔……”她两眼死死盯住那根肉棒,像是在面对一道奥赛压轴题。

噗噜噗噜……

“……还有,你指甲是不是没剪干净……”

“啊,对不起……那我再轻点……”

“……”他拿过她的手,将肉棒从女孩手中噗溜抽出,扶了扶额头:“不是轻不轻的问题,是你的技术真是我见过最差的。”

“我,我这不是没有经验嘛!”

“……我并不想把我的命根子给你练技术。”他在空中手势操作着系统。“你知道你接下来的主线任务都有什么吗?”

“呃,我才不会主动去看下面又有什么变态任务啦!你为我接了任务,我做便是……”

“那……就在主线顺序的接下来,有一个主线任务,是……你看。”

“叮咚。”唐沫沫看见自己的主线任务更新了:“【成为主人的所有物(一)】:将身体完全奉献给主人。”

“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同时完成两个主线的哦。做爱也算侍奉的。”

  ……唐沫沫有些愣住。她红着脸,不敢看他。“我……我可以拒绝吗?”

“虽然通常奴隶没有拒绝的权利……但是我认为,你可以。”他低头将肉棒收了回去——这个伸缩自如控制力极强的玩意,还是成功勾起了唐沫沫的好奇心:

“唉?你们男生能就这样收回去的吗?不出来的话不是会很难受……”

“呃,是会难受一些,”林乐提好了裤子,“但是我们这些系统拥有者,在这方面能力是很游刃有余的,嘿嘿。顺便,关于做爱,”他表情认真地对她说:

“你迟早是要做的啦……如果要达到目标的话。”

“……我有心理准备。”她开始穿上衣服:“我会做的,但别是这里……”唐沫沫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正好今天是周五……那就今天晚上,我们找一家宾馆……好吗?”

林乐有些意外地回了头:“我倒是都可以。”

“好。一言为定。”唐沫沫已经穿好了衣裙。临离开时,她有些犹豫的回头:

“林乐……今天晚上,你温柔一点好吗?”

林乐坏坏一笑:“多叫几声主人我就对你温柔。”

“想得美!”唐沫沫一皱眉,回头双手叉腰,恶狠狠地说:“我死也不会多叫你一声主人,死也!不会!绝!不!”


……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啊啊啊唔……请……啊啊啊……主人……嗯!慢一点……”

夜晚,xx宾馆。这似乎是一间专为情侣准备的房间——当然是林乐订的。质量坚固的丝织幔帐大床,奇奇怪怪的粉色灯光。系着项圈的唐沫沫正跪趴在床上,头枕着枕头,发丝凌乱地散在床沿上。她全身只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与雪白娇小的酮体相衬出犯罪般的诱人感。而此时,她正被林乐以两只手腕从后面拉住的姿势疯狂输出。

从她的表情看来,她现在的样子并不轻松。

“主人,主人……哈……喂!我都喊你这么多声主人了!林乐,你能不能慢点!”

“呼,”林乐停下来缓了口气,然后拽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整个上半身拉了起来,凑到她的耳边不怀好意地问:“你说什么?”

“不……我是说,”她怂怂地软了下来:“主人,请慢一点……我真的受不太住……”

“好的好的,那你以后会乖吗?”

“保证乖乖的……”

林乐放开了她的手腕,然后双手扶起她的臀部,开始轻柔地移动胯部。他看见自己那根硕大的阳物,在那两片馒头一般幼嫩的小穴里拉进再拉出,带出一片黏腻的分泌物。

“主要是,沫沫,你里面真的很舒服……热热的又很紧……”

沫沫羞恼地瞪了他一眼,但没有应声。她将整个上半身低埋进软枕里,闭起眼睛;粉唇微张着,随着林乐在身后抽送的频率一下一下地吐着芳气。

林乐拨开遮在她侧颜的散发,使那少女纯净的面容彻底展露在他面前。长长的睫毛轻弯着,微嘟的樱唇中间露出半颗奶白的兔牙。

这样的她,虽然看起来有点憨……但真的很可爱呢。

“嗯……呼……嗯~”

随着抽送的加大,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情欲迷乱。眉头微蹙 ,她用兔牙咬着一根手指 ,发出难耐的呻吟。

林乐伏下身去,宽大的身躯完全覆盖了她娇小的酮体。他拿开她咬着的手指,用自己的嘴巴覆盖上了她整个微张的嘴唇。亲上,然后撬开她的口腔,舌头贪婪地索求着,吸吮着那甘酸的津液,于是兰花般的气息便馥郁进自己的口腔。

“唔……”她没什么挣扎,整个身体便软在了他的身躯里。

长久缠绵后,两片嘴唇终于分开,林乐看到唐沫沫脸颊潮红着,舌头还依依不舍地吐着半截,银亮的津液在两人之间延着丝线。他们此刻对视着,他看到沫沫看他的眼神里充斥着复杂。

“……沫沫,舒服吗?”

“切!一点也不……你赶紧射出来,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沫沫,你忘了吗?我能很直观地看到你的快感槽的……你都快要到了吧?”他看着唐沫沫头顶的粉槽一点点增加着,马上快绕头像一圈了,中间粉色的心还在一跳一跳的发光……真的很直观。

“哎?我……怎么这种东西还会……”被分分钟揭穿的唐沫沫陷入巨大难堪,她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而趁着唐沫沫难堪的时候,林乐适时地又吻了上去。下半身开始新一轮的发力。

“啪啪……啪!”

“唔!”唐沫沫瞳孔突然张大,这是由于她猛地一下被林乐直顶了花芯。

林乐开始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频率。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唔!唔……嗯……!”唐沫沫瞳孔一下一下张着,仿佛能迸出星星。她开始在他怀里难耐的扭动躯体,周身莹白的肌肤开始染上高潮前兆的淡粉色。林乐看了眼快感槽——那跳跃的粉色已经要绕成一圈了!

林乐突然停下抽送,放开了她,直起了身。

“哎?”情迷意乱的唐沫沫疑惑地回头看着他。

“沫沫,想要吗?”

“你?!”沫沫羞愤地把脸埋进床单里,过了许久才听到从床单褶皱里传来一声蚊子哼般的“嗯。”

好嘞。林乐坏笑一声,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条狗链,系在沫沫脖子后面的项圈扣里。然后轻轻一拽,生生将沫沫的脸蛋从被单里拽了出来。

“咦?!”这间情趣旅店的床头摆着一张巨大的镜子,沫沫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挨操时淫荡又娇羞的样子——这也是她一直埋头的原因之一。而现在,被人从鸵鸟状态硬生生拽出来的她,看见镜子里被牵着狗链的自己,显然有些无所适从。

“喂!这是什么?这项圈怎么还能系链子?”

“……这种宠物项圈,你不会以为只是个装饰吧?”

“林乐……快放开我的脖子……”她羞恼着:“我生气了,我不要了!”

“乖狗狗不能出尔反尔哦。”林乐将狗链更拽紧了,迫使她头抬地更高了一些。她双手撑床,脑袋被迫仰起一个高角度。她艰难地回头:

“林……乐……你敢……”

“【主人任务】:目视前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直到高潮结束。”林乐口头下了一道主人任务。

“咦?!”被电怕了的唐沫沫条件反射地照做。她只能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里那个被像狗一样牵着操,还面飞红霞的下贱女孩——然后感觉到自己体内那根滚热的大肉棒,对着自己已经敏感到不行的花心,开始了最后的冲锋。

林乐牵紧她,从屁股后面寻找了一个最合适的角度,开始一鼓作气:

“啪啪啪啪啪啪!”

“林乐你……唔噫……啊啊啊啊~”他看着她的快感槽接成一圈。就在接成一圈的瞬间,粉色跳跃的心心猛然变大、发光——

“噫唔!……”唐沫沫连闭住眼睛都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看着镜子那个淫荡的女孩,下贱地高抬起屁股,甩动着两只白乳,整个身体猛烈绷紧,痉挛!潮水般的快感冲垮了她的羞耻与自尊。她看着镜子里那个女孩不顾一切地发出放荡的声音。

林乐感觉到她花心深处一抖一抖的洒出了蜜液,他也放开了精门一通宣泄。

一切结束后,沫沫软软地趴倒在床上,嘴巴微张,流出无意识的涎液;眼神没有焦距地看着眼前不断涌现的系统提示,胸腔大幅度起伏着。她听着系统里的电子音在耳边响起:

“叮咚!已完成主线任务,奖励点数20,白色丝袜一双……”

“已完成主线任务【成为主人的所有物(一)】,奖励点数50,跳蛋D21,3日避孕药1,情趣女仆D款围裙1,D阶幸运宝盒1……”

“完成成就:处女丧失”

“完成成就:为奴之路的一小步”

“解锁任务:侍奉之道(初阶)”

“解锁任务;百人斩(进度1/100)”

“调教系统已开启”

“D阶商城已开启”

……

【商城】:分S、A、B、C、D五个等级的商城。

D级商城对应D级物品,卡面UI为白色。C级商城对应C级物品,卡面UI为蓝色。同理,B级为紫色,A级为金色。S级物品极少有人

只有性奴等级达到对应等级才可解锁购买,但可以提前查看下一级别商店的物品。如D级性奴只可解锁D级商店的物品,但可查看C级商店都有哪些商品。

主人可直接操作购买奴隶的商城系统,而奴隶购买商品需申请主人同意。

商城等级越高,可购买的物品价值越高。D、C级商店只出售一些市面可以买到的物品,而B级商店就可以买到一些人类科技达不到的,带有特殊效果的神奇物品;而A级商店更是可以购买一些加属性buff的神奇物品,以及一些特大型道具。而在传说中的S级商城里,据说可以召唤某些神秘的生物……


·姓名:唐沫沫 等阶:D 称号:无垢少女
·健康:99/100 体力:56/100 精神:83/100
·敏感:8+4
·魅惑:14+8
·服从:8+6
·淫乱:13+5
·性技:8+2

“才第一天,数据提升就这么大吗。”公交末排,一个似乎是系统里的【主人】的男人,他翻看完沫沫的主页后,点击了关闭。

这是夜间的晚班公交车上。这个男人皮肤微黑,穿着过于宽大的风衣,正委身于最后一排座位的黑暗中。他目光如豺般盯着前排位于亮光之中的那个女孩。那个名叫唐沫沫的女孩,正穿着礼雅中学的学生服,手托着腮,怔怔地望着窗外。她幼美的脸庞在闪过的路灯下忽暗忽明。

在女孩的视角里,她看不到他身上有任何代表“主人”阶级的标识——因为他将自己的标识隐藏了。而在他的视角里,那个女孩头顶正过于显眼地旋转着一个粉红色的三角形标识——这正是系统里奴隶的标示,无法被隐藏,必须公开给系统里所有人,这个标识代表着她可以被“他们”为所欲为——

只可惜,现在不行。因为她的主人将她设置成了非公开,因为现在的系统早失去了当年的“共享”精神。他这样想着,似乎很生气的“哼”了一声,然后再一次打开手中的终端机,点击进那个女孩的主页,翻看着她的个人数据、身体照片。

“原来是礼雅中学的吗,好学生啊……高潮2,自慰1,性交1。还毫无经验呢啊。奶子不大,奶头也有点小,但是很粉;这个高中生的小穴真是嫩啊……”此刻,唐沫沫并不知道她的身后有人正在翻看她的裸照,对着她的各种私密部位进行点评。

“还需要她主人好好调教呢。也许我也能出一份力——但现在还不行。”他发出自言自语的声音。到站了,他将兜帽套住头,头也不回的下了车。

如果此时,唐沫沫能回过头来的话,就能认出这个人正是那天晚上控制自己项圈的电击,来给自己留下深刻痛苦的那个男子。她不知道她已经成为这个男人的“特别关注”,也不知道她含苞待放的身体已经吸引了多少欲望的目光。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快到站时,她远远望着自己家楼房里亮着的灯,是温馨的暖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