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与公共奴隶系统的调教日常-5讲台上的公开高潮!可怕的道具卡与电车之狼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沫沫双手握拳抵在书桌上,白藕般的双腿已经颤到无力了。她半张着樱桃口,移动起已经迷离成爱心形的失神瞳孔,缓慢对焦在终端机上的快感槽上。看到槽圈中间那个粉红色的爱心正在砰砰地发光放大,数字已经到135%了,还在一点点向上跳——

啊……她呼哧呼哧扇着小巧的鼻翼,脸上难掩失望绝望的可怜表情。“嗡嗡嗡……”下面那枚淫具震动的姿态非常稳定;数字已经跃动到138%,她虚弱地微微摇了摇头,抽了一下鼻子,然后认命似的轻咬住嘴唇。

又要……噫!

那个令人心悸的电流,闪过短瞬即逝的微妙痛楚。阴蒂上的快感神经像是直接被泼了一盆冰水,多巴胺水平瞬跌入谷底,快感槽立刻回跌到较低水平的位置。唐沫沫猛地双腿夹紧,她急切地在座椅上摩擦着大腿,试图捕捉剩余那一点点可以让她达到最终高潮的快感,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但是,下面突然像是什么都没有的虚空一般,一切索求快感的动作都得不到这片虚空的任何回应。

她急了,拼命再扭动几下,但身体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于是唐沫沫无比失落地再度分开夹紧的双腿,微张的小口里,咿咿唔唔地再次喘出欲望得不到满足的空虚轻啜。

好难过,好难过,呜呜……好难过好难过好难过……

【第五轮寸止已启动,波动级数:六;时间预计:五分钟。】

第五轮,又要来了……她看到级数为六时愣了一下。

波动级数,貌似是这个淫具系统给设定的运作功率大小。之前一直在二三四这里,最多不超过五;看到级数为六时,沫沫已经几乎要脱力了的身体还是强撑起做着准备,然后——

“嗡!!”

她浑身倏地绷紧,猛地挺起了上半身,声带的肌肉拼命压紧才让喉咙里不至于传出很过分的声音。快感条像是被踩了一脚油门一样轰地上涨。

来了来了,又要来了,第五轮这种事……

“嗯❤……呼……”快感重被唤醒,一切都是如此熟悉;她重新开始慢慢地,试图以隐蔽地摩擦大腿,以配合着下面的淫弄……但是,又明知道这样也根本达不到满足;夹着夹着,她脑袋里渐渐浮现一个想法:

想要……想要求情,想要叫林乐解开这个该死的程序——

不行!她眼睛里重新清明了一下。我的人格呢,尊严呢,豪言壮语呢!

她重新趴回座位窝下脑袋,手捂住小腹。

“嗯❤……”

鬼使神差地,她捂住小腹的手,向下移动了一点,又向下移动了一点……

等等,我在干什么,现在还在上课……

沫沫做贼心虚的四处瞟了瞟。同学们都在认真地做题,但沫沫总觉得有人在看……他们似乎在余光瞟着她,又似乎根本没在关注她。教室里的氛围处在一种似乎很诡异和又似乎很正常的叠加态,是诡异还是正常完全取决于观察者本人心里有没有鬼。

至少此刻,沫沫是觉得一定有人看破她的异样了。她正在试图下探的手僵在原地。可是……

“嗡!”一个加攻,沫沫又轻哼了一声。眼睛迷离的更深了,意识似乎都朦胧了起来。她看到进度条又在奔着140%的极限在走。

不行,不能再被寸止了……想要高潮,想要得到畅快淋漓的高潮!

同学……同学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被人看到也不重要了……想要得到满足,只要能得到最终的满足……

她半吐着的舌头,喘息加剧。没人看见,根本没有人看见……如此默念着,手指已然已经探入了裙口;她摸到了自己光滑无毛的阴阜,以及近在咫尺处,那快感源头处传来的轻微震动。

心砰砰跳如擂鼓。满面潮红,呼吸急促;她探入内裤的手指颤抖了起来。

只要触碰到那里,几厘米的距离而已,只要能碰触到……

“叮铃铃铃铃铃!……”

惊诧的下课铃叫她手倏地缩回。受到影响的快感槽大跌了一段距离。她脑袋清明了几分:

“我刚才,到底差点干了什么呀……上课自慰吗?我怎么……”她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显然就在后面。沫沫艰难地转身,对着后排咬牙切齿:

“林!乐!”

系统提示:已完成成就【一念天堂】:身边平方十米内≥20人的情况下,连续五次在濒临高潮前寸止(距离满快感差值2%以内)。

“把遥控器……给我……”

通往天台的顶楼楼梯,这里四下无人,唯有一对冤家在这里玩猫捉老鼠(小老鼠找猫?)的游戏。此刻,林乐手里举着遥控器,正倒着一步步往楼梯上退;而阶梯下面几步之遥的沫沫,正在以一个奇怪的夹着腿的姿势,一点点向他逼近;虽然她面色潮红神情迷离步伐紊乱,目光倒是坚定地指向着林乐手里的终端遥控器。

“把它……给我!……”

“有必要吗?追我追到这里……话说,你座位上此刻应该是有一摊可疑水渍的,你确定……”

“我走之前专门清理过的……快给我……”

“呃,但是你裙子后面应该也有一滩水渍……”

“没看到……我左手放在后面吗?我专门拿了本书遮着……裙子后面。林乐,遥控器!给我……”

“哇,专门拿本书遮住屁股都要追出来找我吗?受宠若惊啊。话说……”林乐一步步后退着,和沫沫始终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他人畜无害地对着沫沫眨巴了下眼睛:

“你现在这样专门拿本书遮住后面还夹着腿上楼梯的样子……好色哦!”

“林乐!!”唐沫沫气急,一个作势要冲上来。林乐在沫沫要抓到遥控器之前,眼疾手快地拨动了遥控器上的“波动级数”直接拨到了七档——于是他眼睁睁看着沫沫咿唔一声媚意满满的惊叫,已经要碰到遥控器的手不得已收回去,捂住了裙子的两腿中间位置。

“唔!……”她半仰头微张着嘴,身体脱力了般,以内八字夹着腿的姿势,缓缓软倒在楼梯中间。

林乐明显看到,沫沫捂着的裙子部位也明显地渗出一小朵深色的水渍……哇,这才几秒钟功夫!他连忙下调了几档淫具功率,沫沫已经快要翻白眼的表情才放松了下来。只见她呆呆地鸭子坐在原地,嘴巴一瘪,眼睛里竟噙上了泪光。

啊这……林乐心头闪过一丝不妙。

“啊啊好了好了好了,抱歉抱歉,你看,我已经关掉寸止模式啦!”

沫沫:“噫呜呜呜呜……”

“沫沫起来啦,要去上课了

沫沫:“嘤呜呜呜呜……”

“快快快,上课铃都要响了……”

沫沫抽了抽鼻子,声音嗡嗡的:“林乐!”

“哎~”

“把我的通讯权限放开!”

“好的~~”

“以后不许不接我的信息,知道吗?”

“好的唐大小姐,明白!”

看着以耍宝般的态度点头哈腰的林乐,唐沫沫心头升起一种昂扬的胜利感。她一个一扫阴霾的大变脸,元气满满地起身,只是刚一起身,下体那里刚被寸止了足足五次的酸胀感,叫她又腿弯一软,口中发出轻声娇呼。

下面,身体,嗯……有点想……

“林乐,”她低着头,掩饰表情上轻微尴尬的羞红:“要不,就是那个,你……”

“嗯?我怎么了?”

“呵,没事!”唐沫沫冲他扮个鬼脸,噔噔噔地踏着小皮靴跑开了。只留下林乐一个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什么720°托马斯回旋态度啊……”

唯独可以确认的是,天底下应该也没我当主人当的这么窝囊的了……唉,搞不懂搞不懂。摇摇头,他下了楼梯,走向了教室。

【主人】:等等,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任务完不成的话是会有系统处罚的

【沫沫】:……这还不是都怪你!

【主人】:唉,看样子第二个那个连续十次的任务你肯定是完不成了,要不尽量把第一个任务做完?就一次

【沫沫】:……

【主人】:怎么样?系统的处罚可都是落在你头上的

【沫沫】:emmmm……唉,好吧

关掉聊天界面,林乐抬头,正看到前几排的沫沫抛来第二个鬼脸。看到她背过身去,娇小的学生服背影坐得端端正正的,再联想起那个往日整天耀武扬威收作业的学委形象,林乐就又忍不住起了坏心眼儿来。

我只说自己关掉了寸止模式,又没说自己不能手动……对吧?

他大拇指将功率档位轻轻一个上拨,然后就撑着下巴,静静看着前排端坐在学生中的唐沫沫突然地身体一个激灵,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的,双手不安分地扯着裙子。

好有趣啊。他又调高了功率,然后看着前排的沫沫娇红着脸,扭扭捏捏地,时不时投来隐蔽而嗔怪的目光。

林乐继续来回调整着档位,然后撑着头看着沫沫的身体,在自己的遥控中或绷紧或放松,或抚额或仰头。

【沫沫】:就一次,约定好啊!一次过后一定要彻底关掉!

【主人】:好的好的

刚从聊天界面沟通结束,老师就来了。林乐先关掉了遥控震动。

“上节课是习题课,我们这节课来讲一下卷子。”老师扶了一下眼镜:“先是错的最多的这道题……你们班学委是谁?”

唐沫沫应声举起了手。

“好,就由你来给大家讲一下这道题吧。”

当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是什么时,她走上讲台的步伐都有些犹豫。讲题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下面还塞着那种东西啊!

怎么办,怎么办……

讲台上,同学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沫沫下意识地紧紧夹着双腿——虽然自己明白同学不会看出什么来,但下面塞着那种淫具而在众人目光下讲题,心理上就有一种仿佛被扒光窥探着的微妙感。

她不自然地拉了拉裙角。

“这道题,先标出已知条件……噫!”

“嗯?怎么了同学?”

“不、不好意思,没什么……”沫沫盯紧着黑板上的函数曲线,但几乎没人注意到,她的双腿正不自然地夹紧着。

刚才真是好危险……下面的那个道具突然就大力运作起来了!林乐那个家伙……不会是要趁我讲题的时候做这种事吧!

她目光斜瞥了一眼后排座位上的林乐。那个家伙,一脸无辜地冲她回以一笑,仿佛无事发生一样……但怎么可能无事发生呢?他手抓起那个理论上不会有人看到的终端机,当着讲台上沫沫的面拉高了档位——

“嗯!……”沫沫胀着脸,攥着白粉笔连忙在黑板上写下公式:“我们继续求解,通过这个公式,已知……啊❤!……不好意思,已知……嗯!”

她微微躬起身,左手不自觉地攥起裙子。这不自然的体态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沫沫现在完全管不了那么多了。

快感……那种难以阻挡的快感再度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如果坐在座位上还好掩饰……但现在可是站在讲台上!

林乐,停下啊!

但现在又完全没办法跟他沟通……她眼睛瞥了眼放在自己座位上的终端机,很有些懊悔地咬了咬嘴唇。

“哈……”她轻喘一声,粉笔因手部过于用力地攥紧而啪的一声断掉一截。

“呃……同学?你果然身体有点问题吧?”

“老师,我……呀~~!”

老师……别看着我,别看着我……这是沫沫此刻有口难言的唯一话。

“这道题目,接下来是……嗯!❤”

【快感:112%】

“嗡!!”震动频率又在加大,她双腿已经夹紧到颤抖的程度,膝盖内弯到相互绞紧;她急喘着气,黑板上的题目在冲晕头脑的快感下模糊成一片。那种感觉……甚至比上一节课更加汹涌!

不要啊……要忍住,忍住!……

林乐,你玩一下就停手啊,你不会做出让我在讲台上最终高潮这种离谱的事吧?你知道这样很恐怖的吧……你不会这样做的吧?

“所以这道题我们可以最终得出……C选项……唔嗯……”

【快感:129%】

“这位同学讲的很好啊,但是……同学?同学?”

身体不受控制地到处颤抖着。呼吸沉重而紊乱。刚才老师好像在叫我?可是完全……没有力气去回应……

为什么……明明档位是一样的,而裙子里被这样淫乱遥控的同时,被同学和老师如此盯着,身体的反应却会比之前大这么多啊!……

心跳像是林原间飞奔的野鹿。整个身体都在烧红、发烫,已经……完全不再是属于自己的身体了。

我马上就可以返回座位了,但是,感觉……如果再继续下去,就已经来不及了……

快停下……林乐,求求你了,快停下!

【快感:138%】

不行了……忍不住了忍不住了!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她放弃一切般地双腿一夹,内心放开了对快感侵袭的抵抗。

在同学和老师的众目睽睽之中,他们惊异地看到唐沫沫同学很奇怪地羞哼娇咛着,双腿内夹成X型,上半身几乎伏贴在黑板上,屁股以奇怪姿势向后翘出一个充满某种生物学暗示的少女曲线。

台下有些男生明显地脸红了起来。林乐明显的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他眼中的世界显然是与他人不同的。比如讲台上陷入难堪境地的唐沫沫,在他眼中就是她头顶顶着一个粉色箭头“奴隶标识”,头像框绕圈那一圈粉红色爱心的快感槽,正在前所未有地跃动、发光,并冲突着140%的高潮临界。

直到他突然听到台上传出的极为丢人,听着像是要放弃一切社会属性的春叫后,他才意识到:

糟糕,玩过头了!

此刻,讲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种前所未有的140%快感终于到达高潮巅峰时,唐沫沫感觉自己像个被扎爆的水气球一样,一边感受着下面前所未有澎湃的丢人水量,一边软软地往地上瘫了下去。

“噫呃呃呃……”翻着白眼,恍惚的听觉好像有听到,身后的同学们传来巨大的喧闹声。一片高潮余韵的白茫茫中,她的眼前系统界面里弹出了【任务完成】的提示,但她脑海里只能思考以下这五个字:

一切都完了……

一片混乱中,他感觉有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将她软成一滩烂泥的身体拖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听到一个一反常态严肃的熟悉声音:

“【A卡】使用!”

【道具卡】:【主人】所使用的一种重要道具,部分情况下部分道具可转赠【奴隶】使用。根据能力强弱和稀有程度分为C/B/A/S四个等级。

eg:

C级:【避孕卡】、【性能力强化卡】、【催淫卡】、【眩晕卡】、【契约卡】等

B级:【身份隐藏卡】【胁迫卡】【理智降低卡】【普通收奴卡】【遗忘卡】【催眠卡】【强制任务卡】等

A级:【催眠卡】【常识修改卡】等

甚至有S级【时间停止卡】【现实修改卡】等。

警告:此种道具卡,部分卡片可以强力干涉现实,请谨慎使用。

“【A卡】使用:范围催眠。”

伴随着清冷的念白,一道金光从林乐手指间夹着的一张卡片上荡开。那金光竟将空间震荡出层层涟漪,被涟漪波及到的老师和同学都瞬间眼神呆滞了起来。金色涟漪荡成了一个球型罩,将整个教室包裹在了里面。嘈杂的一切瞬间像是被空间隔离了一般,安静到诡异。

沫沫身处球型罩中,身边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似乎超凡到不真实的金芒。看着眼前这几乎是惊悚的一幕,她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

“林乐,这是……?”

“我使用了道具卡,把他们刚才全都催眠了。”林乐扶起了她:“起来吧,走,去换件衣服。”

唐沫沫张开的嘴巴半天合不上。她木楞楞地接过林乐的手,一股大力将她酸软的身体从她刚新建的羞耻水泊中拔出。

这个系统……连这种事都可以做到?

“别太害怕,像我刚才用的A级卡也不是人人都能有的。事实上对于这种程度威力的卡,系统发放的态度一直是很谨慎的。”看出来沫沫的忧虑,林乐笑着解释。

沫沫小心走到老师面前:“……老师?”

“……嗯?”老师的眼神动都没动,回应的声音呆滞如木偶。唐沫沫注意到老师头顶冒出来一个【精神】二字,后面写着【40/100】.

“系统这种直接干涉人精神的卡,都是会适度降低精神值的——就跟你属性栏里的【精神】属性是一样的。放心,卡片效果结束后,精神值会变回来的。”林乐解释道。

“现在,去告诉他们,要忘记刚才的事。快去,卡片效果维持时间有限。”

唐沫沫颤巍巍走到讲台正中,试探着说:

“大家……前5分钟发生的事情,请大家全部都忘掉!”

“好~~”班里同学回答的声音整齐划一,听起来毫无智商的样子。

“还有还有……我接下来要离开,是跟老师请了病假!”

“好~~”

“这样……可以了吗?”唐沫沫回头问道。

“可以了。”林乐牵起她的手:“走,去换件衣服吧。”

“呼。”林乐在男厕里洗了洗手。

刚才唐沫沫一从教室出来就开始哭——这回是真的哭了,很伤心很后怕的那种。他哄了老半天也没见她有好转,只能先叫她去女厕换个衣服。而他则先来隔壁男厕,上一个用以舒缓心情的大号。

  唉……上节课可真是玩脱了啊。得给她好好道歉才行。

洗完手,出来到女厕门口——她还没有出来。林乐嚼了一颗口香糖,百无聊赖倚着墙。他看了看手表:从已经过去十分多钟了。换个衣服没有这么慢吧?

等等……心头掠过一丝不安。他点开了系统地图——那个粉红色的奴隶标记,并不在自己身边!

糟了!林乐连忙发过去信息:

【主人】:沫沫,快回来,平时你走哪里都没事,但现在你有任务没完成的系统惩罚在身的!很危险,详细的我随后跟你解释……

此刻,回家的公交车上。

这趟公交人多拥挤,换上新的学生服的沫沫抓着手环,在公交靠后门的人群中荡来晃去。看到林乐的信息,她叹了口气。

把我整到那么惨……真的一时半会不想见到他了。但他发的这条信息又好像真的会有什么事的样子……

唉,算了,这种事上他确实比较权威,再信他一次好了……

她看了一眼车站。下一站是南桥口,就到这里坐回程的公交吧。

车外川流不息,车内拥挤安静。人与人之间贴着一座城市的默然与疏离。一个高胖的中年男硬挤开唐沫沫走到公交后门口,毛糙的劣质西服蹭过她的脸。她皱了皱眉,拉环不小心脱手,整个人都被挤到公交更靠后的位置。

身后好像有个什么人接住了自己。她还未回头,肩膀却被似乎是很熟分地搭上来一只胳膊。唐沫沫看到那只胳膊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时,她的瞳孔骤然紧缩。

那……是一个终端机。

“哟,你好啊,小美女。”身后的声音很轻佻,声带却很沙哑:“还记得我吗?”

沫沫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但那个人将终端机举到她面前,打开了屏幕:

  ·姓名:唐沫沫(惩罚中) 等阶:D 称号:春蕾初放
·健康:95/100 体力:65/100 精神:65/100
·敏感:110
·魅惑:45
·服从:44
·淫乱:59
·性技:22

熟悉的属性面板,但却是第一次在她和林乐之外的人的终端机上见到。她一眼就看到自己名字后面的三个醒目的红字“惩罚中”。

“这段时间不见,被调教的怎么样啊?看你的属性进步不错嘛。身上是不是上了什么道具?”他当着沫沫的面翻看着她的奴隶主页;男人直接贴到了离沫沫脸部很近的位置,呼出的气息令她打出一个战栗。

“哦哟,还有这个;”男人像是才看到那三个字一般发出夸张的声音,点了一下屏幕上的红字“惩罚中”:“没想到,能等到你的受罚状态啊……”

“逮·到·你·了。”

“叮咚!”系统提示音。沫沫向系统通知栏看去:

“惩罚任务:【电车之狼】已启动。请服从本次任务临时主人要求,完成其全部指派任务。提示:不得有违抗。”

与此同时,校门口。

林乐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座位一碰车门:

“师傅,追上前一辆7路公交,我说停再停。”

“哟,小兄弟是追女朋友还是怎么的?”出租车司机眼睛里放起了有点兴奋的 光。此刻,神圣的职业荣耀感降临其身,他舔了舔嘴唇,一脚油门:

“小兄弟,坐好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