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与公共奴隶系统的调教日常-7群母狗苏月捕获!恶劣的性格必须给狠狠地修正教育

苏月第一次被牵去见群友,是在春末近夏的午后。那天正是桃花开得很好的时节,空气里是淡淡的甜香。苏月刚刚放学就被牵上了链子,她抬头,看见周万玄对她说:走,那个被你天天对着竖中指的群主想见见你。

周万玄是她的主人,准确来说是“专属主人”。他抽烟,个子很高,染着一头不羁的黄毛。虽说外形很不良,但出乎意料地行事很沉着。他说话的嗓音低低的,不快不慢,有种奇妙的磁性。

他们是共同在本市的一个XP讨论群里认识的,群号是12345。这个群的群主叫毛言,成天被苏月这家伙扰地鸡飞狗跳。现在好了,苏月刚被捕获成为了周万玄的小狗,这个群主就直接联系了这位群友,说想见见。

他们是约在周万玄自己的小阁楼里碰面的。阁楼有些老,藤蔓缠上了过时的红砖墙。甫一进门是条吱吱呀呀的木楼梯,顺着上去,进入到宽敞的主卧,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就局促地起了身。

“来,说群主好。”周万玄把苏月推到了前面。她个头很小,穿着朴素的学生水手服,脖子里带着铁质的项圈,被周万玄用铁链牵着。她低着头,扣着手,连脚也互相扣着,半天不言语。

“……抱歉,刚捕获她没几天,调教的没到位,见笑了。”周万玄揉了揉苏月的头发,手上用了些力:

“快,要有礼貌。”

苏月抬起头,眼睛里愤恨地倒已经噙上了泪光。她龇起嘴,露出两颗小虎牙,多少带着傲娇的声音清脆地蹦了出来:

“呵,狗群主好!”

“咣!”她脑门上被主人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周万玄无奈地挠着头,歉意地笑着,说:实在抱歉,实在抱歉。

他凭空抽出一把皮拍鞭,这变魔术一样的场景叫毛言瞪起眼来。

“这是系统里的物品,呵呵,我待会儿拉你进去,再跟你解释。”周万玄笑着,转过头对着苏月又立刻凶起脸来。他叫苏月弯腰撅起屁股,趴在毛言身上撑住。

“不行!不能在这里……”苏月看起来有点慌,好像是因为害怕要被打屁股,又好像是怕被那个她看不起的群主看到这羞窘的一面,或者说两者兼有之——总之她表现的十分抗拒。但周万玄皱着眉对她下了几个命令式的话语,空气里好像有什么噼咔的电流声闪过;苏月抱着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抿起小嘴来,不情不愿别别扭扭地还是趴到群主毛言的身上,把裙子一撩,露出雪白的屁股来。

坐在床边的毛言双手扶着苏月纤细的胳膊,那胳膊发着抖,他感觉出一种奇妙的想怜爱又想欺负的感觉。他低下头看着苏月,苏月却一直侧着脸躲开他的视线。他看到苏月的耳朵小小的,通红到了耳根,蓬松的头发里传出水果味洗发水的味道来。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苏月两瓣蜜桃一样的臀部紧张地翘着。他看到周万玄对准那弱气的少女裸臀提起了皮鞭。

“啪!”

“啪!”

“啪!……”

每一下都不像是有收着力。苏月的身体随着每一鞭而剧烈颤抖着,喉咙里发出拼命忍耐却还是漏出来的受痛闷哼。打了五鞭后,周万玄说好了,苏月抽着鼻子沉默地起了身,她提了提内裤放下裙子,眼角缀着委屈的泪。她站回到主人身边后,主动向毛言鞠了一躬,嗡嗡地说:群主好。

“哎,苏月小姐好。”毛言脑子里在想着刚才,他分明看见苏月雪白的屁股被敲成了通红色。他在想苏月裙子下面布料摩擦着的屁股瓣……有没有很痛?

不过不必想了。他听见周万玄对苏月下了个“把衣服脱掉”的命令,他和苏月同时都同时一个激灵。

“哎??我……我,在这里,这……”苏月脸红得像个苹果。她吭哧半天,手不安地抓着裙子,半天说不出句完整话来。直到她主人不轻不重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给她推到毛言面前,苏月才极不情愿地有了动作。

窸窸窣窣地,毛言口干舌燥看着面前那个天天在群里耀武扬威的苏月,在他面前一点点脱成动物最原始的模样。外衣,裙子,短袜……直到内衣内裤。在她最后脱下内裤弯腰的时候,她隐秘地对着毛言做了一个鄙视的竖中指的动作——跟她往常做的动作如出一辙。

毛言都习惯了,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反正现在是她在脱衣服。

都脱完之时,周万玄从脱下的衣服堆里取出一根红色的学生领结:

“来,穿上这个。再给客人展示一下。”

于是她就浑身上下光溜溜,只带着一个红色的学生领结彰示着身份,羞怯怯站在了毛言面前。

她看起来羞地不行,扭扭捏捏一只手拦着胸,一只手遮着下体,又侧过身夹着腿,硬是不叫毛言看个仔细。只是从这侧身的角度看来,黄金比例的玉腿一整条一直延接到挺翘的臀部,浑身一色透白的肌肤如新剥的鸡蛋般,带着青春的水灵。

“苏月!不许遮,给客人看清楚。我怎么教你的?”

她龇着牙,羞愤之情溢于言表,仿佛给客人展示裸体是件极羞辱人的事——好吧,也许普遍理性而言,这件事也的确如此。

她先把身体扭正,又不情不愿背过手去;她白白净净的双脚始终向内扣来扣去,目光一直斜斜地躲在不知何处,从没敢正面接上面前这个群主的目光。毛言也没在意,开始视奸起她身体的全部:荷骨朵似的小乳包一看就还有待发育,两颗粉葡萄的乳头居然已经哧溜溜挺立起来了,十分显眼地硬着,看着煞是羞耻。

“不愿意露出胸部是因为这个吗?仅仅是被人看着,就有这样的生理反应了哎……”

“不……不是这样!你这个下流群主!”苏月胀着脸就要反驳,可毛言的毛手上去冷不丁就弹了一下那个娇翘的乳头,苏月“呀”的一声呼出来,手下意识放到前面,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怯生生的扭过头去,看到主人那略危险的表情,悄悄吐了下舌头,把手重新背在了身后。

毛言的目光顺着她平滑的小腹,惊愕地看到她光溜溜寸草不生的下体。两片肉质均匀的唇瓣,怯生生合拢在身下,却一点遮挡的毛发都没有。

“这是……”

“哦,我把她的毛毛都剃掉了,永久的哦。”

毛言惊讶地抬头,看到周万玄得意地挑了挑眉:

“别拘谨,玩一玩嘛。我牵她过来就是给大家爽爽的。”

毛言喉口滚动了一下。他伸出手,苏月也不情不愿伸出小手,叫他牵住。毛言把她娇小的身体拉进了自己怀里,开始玩赏起这个姣好的青春裸体。他捏弄起那蛋白般紧致弹滑的肌肤,双手上上下下着,不停摸弄。苏月被摸得颤巍巍缩着身体,她不自在地双手乱推着毛言的胳膊,不过男人的力量面前,她的小抵抗只是多添了几分情趣。

他把苏月的双腿拉开,叫她呈一个M字分腿坐陷进他怀里。然后一只手使劲揉捏着那个弹翘的奶包,一边直探进下体对准那个无毛幼穴开始指淫。

“别,别……”苏月喘息着推搡着他的颇有些壮的胳膊,果然是山般纹丝不动。她也放弃了,任由他玩弄着,她咬着自己的手背,身体在毛言怀里难耐地扭来扭去。

“觉得舒服可以叫出声来的。”毛言说。

“谁……谁会舒服了!就你这家伙没章法的乱摸……咿呀!❤”

原来是毛言手指捏住了她翘立起来的那颗阴蒂。他细细地用两指捏住那敏感的穴豆碾了起来,不急不慢保持着力度,只见那傲娇的小苏月立刻发出了一连串颤声。

“别,别这样……”她手连忙推着毛言的胳膊,然而那胳膊纹丝不动。她感觉出自己不可抑止地又要发出羞人的叫声,于是重新连忙用嘴巴咬住手背,然后只能任由毛言捻弄地她浑身娇颤不止。

“这家伙……真是嘴巴上硬地很,只有身体很诚实呢。”毛言恶狠狠地欺负着她的小穴,这几天来被苏月在群里乱怼的恶气都狠狠发泄在了他手下。于是苏月被粗暴玩弄到委屈地哼来哼去,脸上满是飞霞。

“好了,该来服务一下我了吧?”毛言在周万玄默许的目光下,把苏月推到自己裤裆跟前,再拉开裤子拉链,把蓄势待发的肉棒猛地弹到她面前。

“哇!”她叫了一声,然后表现出一副对这玩意很厌恶的表情瞪向了毛言。

“乖乖含住咯……会含的吧?”

苏月不说话,只抿住嘴瞪着他。

“这家伙会含的,虽然技术很差……但我教过她;”周万玄沉声:“苏月,含住,好好舔,听话。”

她撇了撇嘴,一边很厌恶的表情写了满脸,一边张开小口。那猫一样的舌头对着他的龟头系带就是一舔,他舒服地轻叹一声。

苏月红着脸舔吧舔吧的,然后啊呜一口慢慢把整个龟头含了进去。龟头有些大,对于她的小嘴巴来说;于是她吃的有些吃力,但还是努力地吮吸着。

毛言看着那个傲娇的小脸在自己胯下无奈地动来动去,满足感爆棚。龟头上痒痒麻麻的舒服感叫他浑身酥软,他一边享受一边跟周万玄聊起来。

“……这家伙特别好捕获,你知道我怎么拿下她的吗?”周万玄甩了甩手上的铁链:“我就匿名给她寄了一个项圈——喏,就是她脖子上戴的那个——她就傻不愣登自己给自己穿上了!我从系统里接收到‘收奴成功’的提示的时候还有点难以置信——”

“现在好了,卸不下来了吧。”

毛言低下头,看见苏月眉毛委屈地低了下来。看起来像是很可怜,但一想到这个家伙收到别人寄的项圈就急不可耐往自己脖子上套的情景,他就有些无语。

又一想到这就是那个在群里蠢了吧唧,只知道到处竖中指的家伙,嗯……想到是她,倒也正常。

龟头冠状沟处传来一阵舒爽,原来是她在引着脖子往肉棒深处吸了。毛言“啊”了一声,满意地瘫倒在床上。

“群主,关于系统这个东西……我给你个邀请吧,你加到我的小公会里来,还当公会群的群主,我可懒得管这些。然后把苏月注册成为公会的公共奴隶……”

大声密谋过后,毛言平生第一次得到了这神奇的系统。


tip:系统中分为“受邀用户”和“正式用户”,每位正式用户都有一定的邀请名额,可以邀请系统外部人员成为“邀请用户”。

受邀用户可以协助邀请人一同调教其奴隶,但除此之外没有自己收奴的权限。成为正式用户则可以拥有收奴权限。

受邀用户需要经过一定时间的考察期,并通过考试后,即可成为正式用户。

此为师徒机制,即是系统用户增长的主要来源。

苏月第二次被牵着去见群友,已经到了夏季了。

那时候,系统的他们这个小公会群里,已经添加进十来号人了。都是原来群里的熟人,都是被叫来一起调教苏月的。

苏月每天早上都必须在群里发一张裸照打卡,来给群里各位请安。她每天那不情不愿的羞恼表情再配合那色情又下贱的姿势,向来是群里讨论的笑点。

“汪汪!……汪汪!”群里专属于“苏月”的消息的声音,作为群主的毛言习惯性点开群消息。

这个声音是一个女孩子含羞带怯模仿狗叫发出的声音,清脆可爱——这当然是苏月的。自从这个声音配合着苏月的一段被牵着狗链像狗一样抬起一条腿撒尿的视频放在群里后,毛言就直接把这段声音设置成了苏月专属的消息音。

于是他每天早上都能在苏月的小狗叫声中,看到带着“群母狗”标签的苏月自己发在群里的裸照打卡。

【群母狗】苏月:这是今天的早安照,请大家过目

一张看起来蛮艰难的,勉强算是一字马的一字马。她一只手抱着腿,在身前摆个“耶”的手势,另一只手举着拍照的手机,整个脸部露的分明,是熟悉的每天早上看起来都很傲娇的表情。

作为系统的每日任务来讲,她每天早上的裸照都被要求地很有讲究。必须露出完整的脸部——为了叫大家每天都能欣赏到她的表情,这是肯定的;每天露出那些部位,裸露肌肤占身体的百分之多少,这些都是有规定的。而每天早上的姿势也都是随机从系统图库里选出来的,显然她今天的运气不太好,选到了一个很艰难的姿势。

毛言转而看向她的衣着——穿着极为色情的白色开档蕾丝丁字裤,这像个夜店妓女般的装束,跟她脸上羞怯的学生气格格不入。不出意外,这就是她今天上学一天穿着的内裤了。粉嫩嫩的无毛小穴就被她不知廉耻般照进镜头的中心,传进了群里,供大家每日调侃。

毛言发过去一句“苏月今天也是很色气的一天呢”。

她立刻发飙地回敬:狗群主,爬!

【管理员】朱融:狗苏月又在发脾气了,群主把她摁住啊。

【群母狗】苏月:狗管理,爬!

每天的日常了,大家都习惯了。一边翻着她的裸照和各种视频,一边逗弄这个随时在发飙的小家伙,这也算不错的生活调剂。

周万玄每天都会在群里跟大家交流调教进度,今天把敏感度开发到了45,明天乳围又增大了几毫米。在系统调教课上,这个家伙拿到了口交课C级成绩;拆宝盒拿到了一个很好用的B级道具……

于是过了些时日,群友们开始商量着组团去会会这位群母狗。

各路人马天南海北,六七号人相互约好早上碰面后,这天大早,那个叫朱融的群管理开着车,车上带着毛言,来到了周万玄这间古朴的小阁楼。

在市郊的这间二层小洋房,据说是周万玄从他婶婶那里继承过来的。僻静的地段,很适合用来教育一些性格顽劣的坏孩子。

朱融敲了敲门,门立刻自动打开了。门口显示器上亮出周万玄灿烂的笑脸。

“来啦,请进。”

房间里香烟的气息很浓,周万玄正在上网。上网的桌子旁摆着一个狭小的狗笼子。一个少女正被关在里面,却唯独脑袋露在笼子外面;看着她头顶旋转着的粉色奴隶标识,她显然是苏月了。

她全身赤裸,唯独四肢上套着SM用的那种黑色漆皮束缚具,娇小幼气的身体和这狰狞的束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只狗笼子过于狭小,她只能像只真正的小狗那样,四爪蜷曲跪爬在笼子里,但即使这样还不够,四条很短的铁链把她的手腕脚腕各自锁在了笼子的四角上。

门一开,她就下意识回过头来;看到她的脸部,毛言和朱融两人更惊了——她的嘴巴上罩着一个黑皮革的口罩一样的东西,遮住了下半张脸。而口罩的中间——竟然是一个圆型的铁制口枷。

她被束缚成这样,在笼子外面仅仅露着一个脑袋,除此之外的身体都被关在狗笼子里;嘴巴居然还被口枷强制张开,露着口腔内部的粉肉。她一看到两人就流露出很难堪的目光,“啊啊”发出声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周万玄手里夹着一根烟,对他们说:

“呃……这是不是有点……”朱融摸了摸下巴上没剃干净的胡子,斟酌着用词。

“有点什么,有点过?”周万玄笑了笑,说:“这家伙居然敢顶撞我。上次我要给她继续开发乳房,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

“她居然说她不想让她的乳房再变大了。我说她现在连产奶都做不到,那尺寸连乳交都勉强,她还振振有词的顶撞我。你们说该不该罚?”

“该。”

“确实该。”

两人低下头,看了看那也就刚发育到普通尺码的乳房,想到未来可能享受不到的乳交服务就立刻改变了想法,为苏月的乳房开发事业坚定立场。

“当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上一次我要开发她乳房的时候,她趁我不注意,居然偷偷跑掉了。”周万玄含了口烟,从桌子上拿起一根小电棒,从笼子的侧边缝隙里探了进去,用电棍头分叉的两根小铁棒夹住了苏月的乳头。

他按下电击按钮,空气中噼咔噼咔的电流声闪过。两人清晰听到苏月发出痛苦的 悲鸣,浑身强烈地震颤着,笼子都发出咯嗒嗒的声音。那幼小的乳尖也被电得在笼子里乱弹乱抖,却苦于无空间可躲,只得在电棒的追击下不停痛苦抽搐。

“知道错了么?”周万玄声音很沉,居然在此刻体现出种威严来。苏月张着口枷无法回答,只得用鸟儿一样的凄惶的颤音表达着她已经知错了。

周万玄满意地收回了电棍。

“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把她让给你们。我看群里,这家伙天天都对你们出言不逊……那你们就替我好好教育一下这家伙的嘴巴吧——今天来了多少人?”

一句话就让在场色胚们胯下的色色感应棒起了反应。

“应该会来七八个人,虽然你说过没问题——但她人受得住吗?”朱融发出了悲悯的担忧。

“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这家伙比你们想象的淫荡多了,不信你看——”周万玄邪邪一笑,把笼子一扭,把苏月的屁股朝向了众人。他把手指探进苏月股间的肉穴里;一阵叫人脸红心跳的粘稠水声立刻响起,声音很大,周万玄抽出手来,把手指给一捏一捏的大家看:

“你看,明明被我这样对待,这家伙却湿的很厉害呢。”

朱融看着在那两根手指间不停拉丝的淫亵体液,嘴巴略张,喃喃道:

“哇,这可真是不得了……喂,等等,毛言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苏月小姐今天的嘴巴就让我第一个享用咯。”他嘿嘿一笑 ,拉过笼子,把苏月那怕到发绿的脸朝向自己的裆部。他举起巨棒朝着那个圆圆的口枷对了对准。

一想到天天在公会群里被苏月怼的生活,他肉棒就毫不怜惜地一个冲刺顶了进去,一下顶得苏月含住他的肉棒却先咳嗽干呕了半天。他倒是十分享受苏月口腔的应激反应,他提着阳具根部,用肉棒在在苏月口腔里慢悠悠地捅来捅去。

“哇,你这恶劣的家伙……”朱融忙慌整了整衣服,加入了战局。

“有苏月这家伙恶劣么?”毛言笑着看着身下那个自己正在进进出出的小脸。周万玄离开了,她的小脸直接变得很凶恶起来,恶狠狠瞪着毛言,像是要把他的肉棒生吞活剥——好吧,现在也算是在进行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吞活剥——但是一旦有了这个口枷,她的口腔就变成了口穴,苏月小姐就变成了性欲处理肉便器。

她瞪眼睛在瞪些什么呢?反正毫无反抗能力的小狗只有给男人们进进出出的命。

“叮咚……”

铃声响起。复数个武德充沛的步伐声从楼下响起。这显然是其余的色胚们前来光顾苏月了。苏月被肉棒插得头晕脑胀的,但还是第一时间从这步伐声中听出前所未有的大危机来。她喉咙里除了咕啾咕啾的口交声外,同时发出了害怕的呜鸣;而蜷在笼子里的身体挣扎了下,却被锁得硬邦邦的,只听得到铁链哗啦啦的声音。

“喂,你是不是在害怕?你在害怕什么啊,不是天天在群里损群友性能力不行吗?那就没必要害怕啊。”毛言一只手抓着笼子,身下肉棒把她的腮部顶出一个凸起的形状——这显然是龟头部位了;另一只手拍了拍她凸出龟头形状的脸蛋,叫她傲娇的脸部发出“啪啪”受辱的声音。

她鼓着脸,眼角积蓄出愤懑不堪的泪光来,这委屈的小表情直教毛言大呼不可战胜,同时身下输出禁不住更加大力了起来。

朱融绕到笼子后面,苏月屁股后面的笼片可以向上打开,他打开后,直面眼前的就是香软Q弹、可爱想操的小屁股。

“哇,这个家伙下面完全已经是水帘洞了嘛……”朱融涨着脸,有点无从下屌。但他还是轻车熟路,黄龙直捣,少女紧致的肉壁满满地包围住他的小兄弟,朱融发出人生圆满的感动叹声。

“不愧是苏月小姐,里面真的很舒服……”朱融发动了肉蛋冲击。正在被前后二穴贯穿的苏月,喉咙里立刻发出难以自制的羞鸣。

“哄唔……唔……唔!❤……”听着这天天都很傲娇的小妮子在两人包夹输出下,发出越来越娇媚的喘声,他们摁住笼子的手都更带劲了。

房门打开。一行人陆陆续续进来,都是熟悉的面孔——啊,色胚群友们来助阵了。

“这位就是那个天天隔空嘲讽群友性能力的家伙?”一个黄马甲的瘦宅略显兴奋地观察半天:“什么嘛,已经完全被干成这番母猪样了啊……”

之前下去开门迎客的周万玄也顺了进来,指了指这间巨大卧室的天花板——那里豁然有一个巨大的滑轮装置,滑轮下面挂着一个狰狞的大铁钩。

“我家里道具还挺多的,大家可要充分利用啊!”

苏月被勾起狗笼吊起在半空中。群友们调整着滑轮的高度,伴随着咯咯嗒嗒的机械声,狗笼在空中上下挪移着。苏月畏畏缩缩在这被不停调整高度的笼子里颤着,时不时侧过头,观察一下主人的表情。

“调好了。”

苏月闻声抬起头,她意识到自己的高度被巧妙的调整在群友们腰间的位置,眼睛所见之处,皆是男人们鼓起的裤裆。

“那么,玩得开心!”


“噗……啵!”

又一根长长的肉棒从苏月嘴巴里抽出,带起一长串粘稠的液丝。肉棒抽出时,苏月口腔的真空吸力拽动了被吊在半空的整个笼子,在哗啦啦摆动。男人甩了甩半软的肉棒,把那些精液和口水的混合物嗤溜溜的挂在了她早已满是白浊的脸上。

男人走远开,看着苏月的身体跟狗笼一起在空中小幅度地晃动。她耷着探出在狗笼外面的脑袋,呼哧呼哧咳嗽着喘着气。

今天嘴巴里这是第几根了呢?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根?不知道。她睁不开眼睛,因为眼睛被精液糊住了。她低着头,只在心里咒骂着:这群种猪一样的家伙,怎么一轮过完还能再来一轮的啊!

“呼咳……呼咳……”她喘着气,只是着急吸入的空气都是带着股不同男人混合的雄性气味。刚开始她只觉得臭,现在竟然……闻着有些香了起来?

有种奇怪的……好想吃的感觉……

不行!!我可是伟大的苏月!怎么会被这群家伙的……唔!

又一根大家伙不可耐地塞了进来。雄性气息扑鼻而来,她被塞得脖子一梗,脸上顿时显出意乱情迷的色彩。

“用舌头,用舌头啊我的母狗小姐……”

“唔……唔姆……”苏月听话地动用起舌头来,她下意识动用起主人教授的口交方法,灵巧的舌头带着颗粒感十足的舌蕾,若即若离地剐蹭这嘴巴里肉棒的包皮系带部分,她感觉出嘴巴里的肉棒舒服地猛烈抖了一抖。

“哈哈,这家伙已经完全被我们干服了吧……”

“等等,屁股,屁股这里也能用吧?”另一群友提着肉棒,一手抓着吊着笼子的铁链,他从斜上方找着角度,试图塞进那个幼小的肛洞里。

“没关系,群母狗嘛……”

苏月感觉到一根粗大的玩意在自己屁股后面顶着,她唔唔叫着地发出了大概是“不要啊”的声音。

显然没有人搭理。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屁股后面那根玩意,一点一点突破进自己狭小的肛洞里……

“唔唔!”苏月一声闷哼,身体又一处密洞被人开垦,她又羞又急,紧张地缩着括约肌,听到身后传来男人一声舒服的呼喊:

“这小狗苏月的肛穴里也好会吸啊!”

谁……谁吸你了啊混蛋!

“哇,这个B级道具看起来好猛哎,咱们试着用用吧,也能给她开发一下敏感度。”

闻声,苏月感觉一阵滑滑凉凉的诡异触感,贴在了自己小穴的位置。那个玩意……居然还会动!

那、那是什么啊!

“哇,这个‘触手自慰棒’究竟怎么制造出来的……”

“这个系统里的神奇东西就不要问那么多啦!”

朱融提着手里这个振动棒模样,但棒身完全是三条黏黏滑滑不停蠕动的触手的玩意,短暂的皱了皱眉后,他小心地把这个玩意靠近了苏月早已被干到红肿粘稠的小穴处。

那触手自慰棒像是猫儿闻见腥一样,哧溜一下就钻进了苏月肉穴里!三条分开的触手,两条粗长的绞在一起,一同钻进膣内,粗大的直径直把苏月塞地嗯啊不止,强力的扭动,叫苏月屁股和腰整个的随着触手棒的扭动而难耐地大幅摇摆起来,像是完全克制不住身体动作那样!

“嗯!❤……唔嗯……嗯!!❤”

好羞人的声音莺儿叫一样滴溜溜地从苏月嗓子里喊出来。正在前面干她小嘴的那个群友看向她的脸,她整个人的任何一点小傲娇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满脸情欲的娇媚,红彤彤的飞霞满颊——当然,是被遮盖在满脸的精液下面。

“噗嗤……咕噜……”那触手钻进去就开始不停扭动,同时露在外面的那条细细的小触手,轻轻搭在苏月硬挺的肉豆上,那触手甚至先拨开了阴蒂包皮,然后满是疙瘩和吸盘的触手面就慢慢缠绕,包裹,直将那颗颤巍巍的小阴蒂豆全部裹紧!

苏月感受到下面的感觉,体内明显粗糙的颗粒感疯狂摩擦着她的G点,体内充实的来自触手的疯狂快感不停攀升,那快乐轰地她浑身颤抖不止。但实际上,裹着她阴蒂的那处触手还安安静静的,完全没发功……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紧紧闭住眼睛,已经完全控制不住的娇喘以摆烂的态度不停叫着。

那完全包裹住阴蒂的小触手,突兀地猛然收紧!

就像是蟒蛇裹紧猎物那样。

一切粗糙的颗粒和吸盘摩擦着苏月的快感神经,她翘起的裸臀剧烈一抖,跪爬在笼子里的双腿猛然夹紧。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哪怕被肉棒塞满的嘴里还是发出了很大的“啊”的媚叫。她在笼子里,扭得像条发情的母狗。白皙的肌肤浑身上下都攀满了情欲的绯红。她突然噤声,然后激烈地一抖——她知道,那触手精准扣住了她的G点在疯狂攻击——她屁股猛向上一撅,屁股上沿磕到笼子边上,发出咯咯嗒嗒的声音。那触手故意将她穴口顶开一条空间,她屁股激烈痉挛着,一大股羞人的潮液喷射了出来!

“哇,这……”

“这效果也太惊人了……”

周围人目瞪口呆。

苏月被触手干得在狭小的狗笼里弹跳扭动了许久,但股间弱点终究没法躲开触手的猛烈袭击。她放弃般地鸭子坐在笼子里,任由触手大力在她宫腔下腹处扭动出明显的形状。她喉咙里传出可爱的悲鸣。

“呜……呜!❤”

又一大股潮液,直接从笼子下边漏在了地板上。苏月脱力地瘫在笼子里。

“喂……这样下去这个家伙好像会被玩到脱力啊喂……”

大家拽着那个触手,那触手还不肯走,废了老大力气才堪堪拽了出来。拽出来时,大股大股羞人的晶莹粘液滴答滴答往下滴着,苏月嘴巴里还含着一个人的肉棒,已经完全没力气动弹一下了。

“好……好色……”众人纷纷焕发了第二(或者第三?第四?)春,提着肉棒走到空缺休息中的小穴前。

骗……骗人的吧!不过是一群性能力为零的废物罢了……今天的表现一定是嗑了合剂的,一定是!

没人能听到她内心的自我安慰。只知道那天,苏月被关在狗笼里吊起在半空中,戴着手脚镣铐,塞着口枷,被无数群友争先进位崛起,撅得苏月高潮连连,羞声迭起。

离开时,朱融看着已经浑身精液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的苏月,打开了系统中苏月的奴隶面板,他挑了挑眉:“今天给苏月的调教进度好大啊。”

他将面板转发到了群里:

·姓名:苏月 等阶:D 称号:公用母狗
·健康:90/100 体力:34/100 精神:81/100
·敏感:99
·魅惑:84
·服从:71
·淫乱:104
·性技:66 

【称号】:通过完成一些任务或者参与活动并取得排名获得。

再下次与许多群友们一起与苏月小姐良宵共度,是到了暑假过半的时候了。

虽说是暑假,但这种词汇跟苏月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她经过系统考试升级成为C级奴隶后,现在已经是全职母狗了。每天早晨醒来,从狗笼里爬出,她吃着主人喂在狗食盆里的饭,小心地,一点一点地,低下头用舌头卷进去。不可以洒出来一丁点,主人会罚她的。

她脖子上被牵着崭新的红色狗链,早已习惯了爬行和仰视的动作。她白皙娇小的脖子上,项圈换成了红色的皮圈,衬着剔透的皮肤,看起来性感可人;皮圈下面挂着一个金色的小狗牌,上面画着她公会群的图标,旁边写着:

【群母狗:苏月】

狗牌质地很好,与皮圈的金属扣磕打,发出清脆的声音。

主人日常带着她出门遛弯,有时候周万玄懒得出门去溜她,祝融会经常前来代劳。

当然,其他人也时不时前来光顾一下。其中就属毛言这个群主光顾的最多。

鉴于主人几乎不怎么水群,苏月还是在群里那么气焰嚣张,每天对着别人喊“爬”,然后时不时送一个竖中指的表情包——当然,到了线下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正因为线下完全是另一回事,因此毛言每次被怼就要去线下找苏月发泄一口恶气。这口恶气每每都能把她弄成水灵灵的一团,她扑闪着眼睛,侧躺在一片狼藉的做爱专属皮床上,可爱的胸脯上下起伏,像飞奔的白鸽。

顺便一提,她的乳房已经被群友们教育到不错的尺寸了,你若是多刺激刺激,也许会产奶也说不定——至少她本人的确是已经完成【初次产奶】的任务了。

这次共聚,是在公会团建日的时候。

公会已经陆陆续续搬进来几十号人,许多人都还是每天在群里调戏着群母狗苏月,还没有线下实战的环节。于是大家准备搞个团建——当然,苏月本人是不知情的。

这天,周万玄牵着母狗苏月,遛到了僻远市郊的一处无人的小路上。苏月穿着黑色丝袜和细高跟鞋,蕾丝腿环、手环和颈环。她完全被打扮成一个色情的洋娃娃的模样——除了脖子上的狗链。

周万玄下了车,他牵着苏月,把她拉到了路灯底下。

傍晚的路灯昏黄,他把手中的狗链锁在了路灯杆上,然后慢慢走远了些。

苏月有点懵。她看着主人,喊着,主人,主人。她的主人没回答。他笑着,慢慢走上车,然后给群里发了个定位。

“我走了,今晚上好好服务大家啊!”

苏月急了,她似乎有点离不开主人了,她盈着焦急的泪,想要追上去,但狗链把她锁在了电线杆下面。

她看着主人的小红车渐渐远去,她战战兢兢地缩身在电线杆底下,等待着未知命运的来临……

远处,似乎响起车笛的声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