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高中生与公共奴隶系统的调教日常-8接到神秘联动任务?是未知的旅行呢

穿衣就定,沫沫俏红着脸,蜷缩在自己座位上狠狠窝着脑袋,不肯露头。系统施加的【惩罚领域】已经关闭,车上的淡金色如艳阳照雪般消融,纯正的午后阳光从车窗外似江河泻海。

沫沫的确有些累了,被林乐轻轻一拉就侧倒在他的腿怀里。她怔怔地呼着气,问道:

“林乐,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啊……后果很严重吗?”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需要先理解一下‘任务线’机制。”林乐讲解道:

“每个系统奴隶,理论上都可以被系统中任何‘主人’操控。但现阶段都是‘专属主人’的命令优先级最高,你知道为什么吗?”

沫沫:“呃……‘专属主人’的优先级最高,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并不,这个系统中,普通‘主人’和‘专属主人’的权限其实差距不大,你要知道,这个系统是鼓励‘公开共享’的。”林乐继续说:

“实际上,对系统奴隶的操控优先级最高的,毫无疑问是系统。而系统操控奴隶的方式,就是靠‘布置任务’。本质上,专属主人给奴隶布置的主线任务,主人任务等,本质都是通过系统来最高级别地占据你的身体权限。而如果奴隶的时间线上始终有任务在排队,那么别的主人就无法占据最高权限。这就是‘任务线’机制。”

“‘专属主人’能始终占据最高权限,就是利用的这个机制。”

沫沫:“哦,是这样……”

“但任务线机制有个bug——但也许这就是系统故意留出的后门也说不定;”林乐认真讲解:“那就是‘惩罚任务’。当奴隶犯错时,她会进入‘受罚’状态,在这个状态中时,必须在主人身边,接受主人的看管,并接受主人的惩罚。直到完成惩罚任务,才会退出‘受罚’状态。”

“而如果奴隶私自离开主人很远,那么就会被系统判定为‘逃奴’,强制摊派‘惩罚任务’,并交由附近任意主人代为执行惩罚。”

沫沫:“嗯……”

“在惩罚任务执行期间,‘惩罚任务’在时间线上会直接插队到最高,因此,系统临时摊派的主人可以获得最高权限。而获得了最高权限的‘临时主人’,可以通过使用‘道具卡’等方式,来使你一直处于‘受罚奴’状态,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占据你的身体最高权限。这就是刚才那个家伙的目的所在。”

沫沫:“呼……”

“所以,你知道你那时候有多危险吗……等等,什么声音,‘呼’?”林乐低下头,看到头枕在自己怀里的沫沫:粉唇儿微张,露出一小颗娇憨的兔牙来;长而蜷曲的睫毛挂在闭合的眼弯上,时不时轻颤一下。

她睡着了。睡得很香很安稳的样子,叫人完全不想惊扰她。

林乐感觉自己的激情讲解被一口气淤住了。这家伙,怎么能睡得这么香!他有点郁闷,但不知怎的,看见怀里这个刚给他惹下了老大麻烦的小家伙,心情又神奇地变好了起来——至少,没办法差下去。

害。他摇摇头,点开了沫沫的面板:

·姓名:唐沫沫 等阶:D 称号:春蕾初放
·健康:96/100 体力:45/100 精神:81/100
·敏感:110+7
·魅惑:45+3
·服从:44+27
·淫乱:59+11
·性技:22+3

啊?服从度上升了这么多??林乐有些惊讶。但转念想了想,他心中像是明白了什么。

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小心脱下自己的外套,遮在了沫沫规律呼吸起伏的娇小身体上。


“什么?不是昨天才生气地要摘下那枚A级淫具的吗?”

“……”

“沫沫,你是失去了‘提升快感上限’的效果后不习惯吗?”

“……嗯……”

“……好吧,明白了,这就重新给你戴上。那么,先脱下内裤吧~”

“嗯……”

“张开腿;”

“嗯;”

“撩起裙子;”

“嗯;”

“还是有点痛,稍微忍一下哈;”

“……嗯……嗯!!”

“好了,感觉如何?”

“嗯~~”

“……想做吗?”

“……嗯❤……”

“……你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吗?别光‘嗯’了,说点别的话啊。”

“……”

“唉,算了,来,背过身去……”

“嗯……”

“屁股抬起来点……哇,沫沫,你已经好湿了哦……我要开始了~”

“……嗯。嗯、嗯、嗯!……嗯嗯~~!!❤……”


自此以后,生活像是步入了正轨般平静无波——我是说,像是步入了色情的正轨那样,两个人色色的生活在每天都有新play的日子里,普通地愉快着。

没有怪人打扰,也似乎没有人来找事。磨合过后的两人也多少习惯了对方的存在;沫沫比之前乖了许多,怎么看都有些沉浸其中的样子。但总有些骨子里的小傲娇,在林乐蔫儿坏的各路教育下别别扭扭地服从着。

就像现在这样——林乐看了看座位旁边穿着普通的水手服,小脸通红,坐的过于端正的沫沫,嘿嘿一笑,手中揣在兜里的遥控器又往下按了一个功能按钮。

“咿呼!……”她猛地挺直了身体,又羞又急地压低声音:

“喂喂喂……屁股里屁股里!停下停下,别往里钻了……为什么这个什么‘贞操带’里为什么会安装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啊,毕竟这道具也是辛辛苦苦抽出来的嘛……不用就可惜了。况且……”林乐凑到沫沫低下的耳朵旁边,同样坏坏地压低声音:

“你的小屁穴这种地方,就该一路上持之以恒地开发啊。”

“开开开……开发那种地方……开开开……开什么玩笑……”她结结巴巴地鼓着脸,接下来就从那优等生的小嘴里吐出各种“大变态”“好下流”“一天天脑袋里都是些色情垃圾”等抹了蜜般的话。

只是动作上也只是双手攥住裙角,红着脸默默地受着裙子下面道具的肆虐,倒是完全没有一点要抗拒的意思呢……

林乐看在眼里,抿着笑脸。

看了看表,现在是早上九点。他望向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

老式火车“哐驰哐驰”的声音掠过,晴天白云间长音的汽笛声响起。绿林与山野,偶有白鸟从低矮的村落旁腾落。

这是在假期的一场长途旅行,至于旅行的目的地,林乐并没有告诉沫沫。他只是眨着眼睛说:有很多好玩的事情。

当然,唐沫沫非常清楚对于她和他来说,“好玩的事”也必然是那些色色的方面……

“喂,林乐,告诉我我们到底要干啥啊……”

“呃,去参加一个比赛。”

“比赛?”唐沫沫疑惑。

“总之……你现在可以接下这个任务了。”

“叮咚~”系统任务提示的声音。沫沫打开一看:

“呃……联动任务?”

“是的,联动任务。”

沫沫满脸困惑地抬头,正对上林乐神神秘秘的笑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