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堕落世界-8性管理少女的日常生活6

“这个社团除了我还有三名左右的社员,不过根据高年级的学姐的说法性管理所的服装管理规则非常的严苛。比如说必须使用规定的设备才能排泄之类,听起来就好变态。”廖晴雪将自己从学姐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当做八卦一般讲了出来。

“嗯嗯。”林舒语赶忙点了点头,身为被管理者的她对廖晴雪的话实在不能再赞同。性管理所的规则就是变态。

“所以往年有很多的学生加入了以后又中途退出了,不过退出了的话就只能获得最基本的学分了。并且性管理所承诺给与的报酬也会扣除大部分。”

“而且我还听说一旦开始管理了就要面对长时间的禁欲。”说这句话的时候廖晴雪略微微的有些难以启齿。毕竟她接下来也会穿上性管理所的服装接受管理并且被迫禁欲。

“那班长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这个社团啊。”白宁槿好奇地问道。廖晴雪说的尽是这个服装管理社团的不好,话里话外都好像在劝告两人不要有参与这个社团的打算。

“这个原因就……有点不方便说了。”廖晴雪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羞耻,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那个真实的理由,是一想到就会令自己无比羞耻,是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晓的事项。

“班长的反应有点奇怪哦。像是什么秘密要被发现的样子。”林舒语凑到了廖晴雪身边,一对明眸盯着廖晴雪的脸蛋看,无形中给了廖晴雪莫大的压力。

“没有,并没有什么秘密。”廖晴雪忙不迭的进行否认。

“嗯…….不好意思?难道说班长你其实喜欢这种被强制性管理起来的感觉?”白宁槿问道。

“啊,什么。怎么。不是这样的。”廖晴雪一瞬间便陷入了某种精神混乱的状态,就连语言都没办法好好组织了。明明只是在给两人介绍这个社团的情况,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的境地啊。这种本人看穿了的感觉好羞耻。

“哼哼哼,被迫禁欲什么的其实很涩情吧。还有,被……被冰冷的机器无情的管理起来的感觉一定、一定很棒吧。天呐,我到底在说什么。你们饶了我吧。”廖晴雪边说着便捧着自己红得发烫的脸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怎么直接就能猜到呢。这还让自己怎么辩解。而且自己刚才在说些什么胡话。这样子我的癖好不久完全被这两人给知道了吗。天呐好想似,要不今晚从宿舍楼跳下去算了吧。廖晴雪内心不断哀嚎着。

林舒语和白宁槿对视了一眼差不多明白了状况,或许这就是她们班长的性癖吧。喜欢被严苛的管理起来。不过刚才廖晴雪说的话林舒语可实在不敢苟同,她可是吃够了被服装管理的苦。真不知道一直被禁欲到底那里涩情了。

“嘻嘻,班长其实我也有个小秘密哦。”林舒语同时握住了廖晴雪的两只手腕,将廖晴雪的双手从她的脸颊上拿开,令廖晴雪鲜红的脸颊暴露在两人面前。

廖晴雪因为不好意思低下了头避免和林舒语还有白宁槿对视。

“班长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哦。有这种性癖也很正常呢。谁还没有点自己的小秘密的。比如说林舒语就是因为性欲太……呜呜呜!?”白宁槿话说到一半忽然被林舒语捂住了嘴巴,导致廖晴雪没有听清楚白宁槿最后说的是什么。

“林舒语同学的性欲太什么了?”听到话题好像要转移到林舒语身上好,廖晴雪又好像是满血复活了般,饶有兴致的问道。

“秘密哦秘密。不过很快就能让班长你知道呢。就等班长的性管理服装到了的那天告诉你吧。”林舒语和白宁槿武力对峙了一会,确定白宁槿不会将自己穿性管理服装的事情说出来后才松开了白宁槿。

“干嘛啊,好痛的。你这家伙难道羞耻心这那么脆弱吗?”白宁槿有些不满的说道。

“屁咧你会感觉到痛。”林舒语是知道必要时候白宁槿是可以把痛觉传感器的系数给设定为零的。“也不是羞耻心的问题啦。我其实早就接受了这件事,也不是多么难以……难以启齿嘛。额。算了,反正至少我不会像班长那样连话都讲不利索。”

“总之是给班长留点惊喜啦。真希望班长的性管理服装能快点到啊。”林舒语一边说着一边就主动往廖晴雪身上靠。

“干嘛啊,林舒语同学原来是这种性格的吗?是变态痴女吗?”廖晴雪有些受到惊吓的退到了一旁。

林舒语现在只是有些兴奋,因为很快就要有人变成和自己差不多类似的境地。到时候就可以有人一起交流性管理所以及被管理性欲的不好了。

“没什么只是一想到班长大人的曼妙身姿穿上性管理所的乳胶管理服一定色情极了。”林舒语依照自己身上的款式然后对着廖晴雪的体型想象了一下。

“乳胶?林舒语同学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感觉你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嘛,总之也不用等晚上了,我们两个也要加入服装管理社团。宁槿不会有意见吧。”说完以后林舒语才看向了白宁槿,就好像她在征求白宁槿的意见似的。

“随你便吧。”白宁槿有些无语的回了个白眼。不过反正对她来说上学就是找个打发时间的方式,能不能毕业她其实不是很关心。

随后三人一起返回了宿舍,然后在楼梯转角处进行了告别。

……

“宁槿你说要是班长也知道我早就穿着性管理所的服装会是个什么反应呢?”林舒语一回到宿舍便是难掩的兴奋。

“她会知道你是个因为没办法控制自己性欲而被父母强制要求禁欲的淫乱女孩。”

“不要说的这么过分啊!明明都是我父母都迂腐了,只是自慰而已自慰。人长大了发现那里弄起来很舒服难免就会一次又一次的奖励自己吧。”林舒语辩解道。

“嘿,你不是说自己都有意识到不太妙吗?应该不是一次又一次那么简单吧。”白宁槿适当的抓住了林舒语话里的漏洞继续进行攻击。

“这个嘛,就是稍微频繁了点而已。emmmm。我也不想的嘛。谁叫那里太舒服了,呜呜呜,我现在一直被办法自慰,可是痛苦的快要疯掉了。”

“啧啧,真是可怜啊。”白宁槿摇了摇头。“努力忍忍吧,按照我的计算你差不多还有一个月就能攒够进行一次高潮的点数了。”

“可恶,居然还要这么久。”过于漫长的时间甚至令林舒语连畅想一下就别的高潮感觉的念头都没有,实在没有一个盼头啊。一股无力感席卷了林舒语的身心,令她干脆摆烂躺倒在了床上。

“我觉得性管理所其实还蛮有效果的嘛。”

“哪里有。哼,等到不需要穿这服装的那一天我一定好好奖励自己一天。”

“嗯嗯,你继续说。”白宁槿做出了一副在录音的样子。

“喂喂喂,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而且讲道理你不是应该和我在一条战线上的人吗?”林舒语有点不满的说道。

“并不是这样。准确来说我是未来科技公司派往性管理所辅助进行新一代管理服装开发的特别技术人员。”

“呜呜呜。你这样说我就要伤心了。”林舒语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装作一副要哭泣的样子说道。

“好了好了,差不多得了。弄得我都有罪恶感。总之是会在规则内努力帮衬着你的。我原则上心里向着你总行了吧。”白宁槿有些苦恼的说道,原本只想逗一下林舒语的,但是林舒语怎么看起来还有点当真了。

不过就算是要明里暗里帮林舒语,白宁槿也有一些自身的底线需要遵守。她不会去突破规则行事。比如说其实她完全有能力攻破那个app的安全系统然后将林舒语彻底释放出来,但是她不会这么做。既是因为她自身恪守按照规则行事这条准则,也是因为就算暂时让林舒语逃脱了也没什么用。后续林舒语可能会面临更严苛和可怕的管理,而自己也会被追责,甚至无法陪伴在林舒语身边。

自己可是已经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无害的小白兔大半年了。

这天晚上一共有两个人并没有睡好觉。一个是林舒语,她是因为自身的秘密有人可以分享了并且还结识到了新的朋友而高兴的睡不着。另一人是廖雪晴,她是因为自己的独特癖好被人知道了,而苦思冥想、胡思乱想一个晚上完全睡不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