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博物馆2-5震惊!寸止也能榨取媚药!

这里是少女博物馆的寸止区,不仅仅是用于用于游客的参观,还有着另一个重要的作用,批量制取媚药。这种媚药的效果非常不错,市面上一小瓶就能卖得很多钱,因此,用一些少女制取媚药能够成为博物馆的一笔不错的收入。这种媚药如果正常地作用在普通少女的身上,就会使得她们能够在药效的作用下轻易地到达高潮,随后药效便会持续一段时间,这期间她们身体的敏感度都会大幅提升,性生活自然能够得到满足。
然而,要生产这种药物,同样需要作用在少女身上,只不过接下来不能够使少女到达高潮,需要使其下体在寸止状态下分泌出忍耐汁,只要少女不到达高潮,分泌出的忍耐汁就可以完全用作媚药去使用,因此实际上现在各处在使用的这种媚药本质上也都是某位少女的忍耐汁而已。
说了这么多,这种药液在制取上的难点就是使得少女保持寸止状态,并不断榨取忍耐汁。这也是民间几乎无法大量生产这种药液的重要原因。要知道,就算是没有使用媚药,想使一个少女处在寸止边缘已经很困难,更何况收集这期间产生的忍耐汁呢?刺激稍微减弱,就无法分泌忍耐汁,稍有不慎刺激过强就会到达高潮。
这还仅仅是正常情况下的寸止。对于制取药液来说,需要在使用了药液过后,达到寸止边缘。对于一位发情少女来说,强迫自己处在寸止边缘是不可能的,稍有一丝不慎就会高潮。而如果是其他人,又很难控制如此敏感的少女的高潮,依然是稍有不慎就会使少女到达高潮,而高潮后的少女在药效依旧有效的期间便无法再生产媚药了。因此,需要少女博物馆中的某些科技,才能够完成媚药的制取。
寸止之椅,坐在上面十分舒适的椅子,如果是没有启动的话。要被寸止的少女坐在上面启动后,会自动拘束双手在扶手上,双腿微开在两侧,脚腕拘束在椅子腿的附近以防止遮挡椅子下方储液罐。如果反抗意识过强还会额外在大腿,腰部,颈部加上固定装置。坐上椅子的少女自然是全裸的,拘束完毕后,寸止装置与体液收集装置会自动与下体对接。
在注入媚药后,装置就会开始运作,将媚药注入后,少女便会开始发情,同时下体的刺激便会使其很快到达高潮边缘。这期间精密的程序与仪器会持续分析少女的状态,待少女到达寸止状态时,便会控制刺激程度,令少女保持在能够分泌忍耐汁的寸止状态。而此刻的少女必然会剧烈地挣扎,然而只是双手双脚被束缚就足以令椅子上的少女完全失去任何反抗的能力了,明明只要再多一点刺激就能高潮,但是无论自己怎样扭动身躯,都没办法令身体突破那个阀值,而想要冷静下来更是不可能,媚药的效果会使得任何一名正常的少女持续发情,在第一次高潮后持续一段时间后消失。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少女不到达高潮,就能一直在寸止的边缘分泌忍耐汁。
分泌出的忍耐汁会被收集在少女椅子底部的储液罐中,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罐子,少女分泌的那一丁点的忍耐汁滴入后就仿佛石沉大海一般。寸止很久之后才能收集到薄薄的一层罐底。即便如此,少女们还是被尽心尽力地生产着忍耐汁。毕竟积少能成多。
考虑到观赏性与机密性共存的问题,除了刺激少女下体的部分无法示众之外,其余的部分都是透明的构造。最直观地便是游客们能够清晰地看到淅淅沥沥的忍耐汁滴落在罐中的样子。至于少女们的健康问题,这里还是要每次都提一下了,博物馆的维生装置能够很好的保证少女们的生命安全,毕竟这些椅子上的少女对于博物馆来说也是一笔财路。同时,就连其余的排泄物都能被维生装置处理掉以防止污染忍耐汁。
这里的少女每天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通常是在闭馆后,休息时间里,她们身上的束缚都会被解开,下体的刺激也会停止,但下体不被允许离开装置,身体自然也就不可以离开椅子。尽管是休息时间,对于少女来说也不见得有多好过,没有高潮的身体依然持续地处在发情的状态中,触摸被机械覆盖的下体自然是不可能的,虽然可能触摸乳头等其他敏感部位以微微缓解症状,但也只是隔靴搔痒而已。尽管如此,休息中的少女也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如果有试图破坏装置,或者试图违规站立,离开装置等行为,自然会被惩罚。惩罚的内容是,扣除当前罐内的所有液体,并且剥夺下一次的高潮权利,同时直到下次高潮之前都被认定处于惩罚状态。处于惩罚状态的少女会被加上之前提到的加固拘束,除此之外,在非休息期间还会被额外刺激,乳头,腋窝,腰部,脚心,脖颈,哪怕是耳朵都不放过,只要是少女身上敏感的部位都被被刺激到,当然是在寸止的前提下。
而剥夺下一次高潮的机会,则是更加残忍。对于这些少女,虽然身下的罐子如深渊巨口一般难以填满,但聚沙成塔,总有满的一天。当一个少女攒满一罐的液体后,系统会收回罐内的所有液体,留下下一次够用的药量,剩下的就会被收集转售。而此时会给予少女一次高潮的奖励。对于被处于寸止地狱的少女来说,一次高潮无疑是天堂般的享受,也是她们不断奋斗的奖励。同时,这种高潮奖励还能够唤醒少女的意志,是她们不会沉陷于寸止的地狱中,虽说维生装置能够保证少女的神智正常,但这种人性化的奖励却也是很有必要的。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少女胆敢在休息时间内有非分之想了,毕竟不仅要面临更加地狱的惩罚状态,若是小有积蓄甚至差一点就要集满的话,被扣除所有液体再禁止下一次高潮,四舍五入相当于损失了两次的高潮。应该没有人会蠢到在被寸止了许久之后放弃高潮的机会吧。
不过话虽如此,能够获得一次高潮奖励需要漫长的积累,对于前来参观的游客,如果能够看到集满液体而幸福的到达高潮巅峰的少女,应当会是直呼幸运吧。
最后,这里还有一个传统,新来的少女在坐上椅子之前都会被要求指定一名已经在椅子上的展品。新来的少女往往都会十分疑惑,为何椅子上的少女会用十分惊恐的眼神看着她,被选中的少女又为何会以仇恨又绝望的眼神盯着自己。直到自己也成为展品后,她被选择后才理解:新来的少女所注射的媚药都是直接从那名选中的少女身下的储液罐中取用的。对于新来的少女来说,谁生产的媚药似乎都无所谓。但对于被选中的少女来说,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生产出的忍耐汁,就因为这种选择,自己就要被迫为选择自己的少女额外生产一份媚药后才能到达下次高潮,一次两次也许是愤怒,次数多了自然就是绝望。不过作为一种一直传承下来的传统,她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被选择的权利。当然,后来的少女,慢慢地也会体会到这种感受就是了。
“这期的主题就叫《震惊!寸止也能榨取媚药》吧。”
“冷静,作家,你这标题起得就像那种营销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