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博物馆2-9监外执行的少女

纯,一个东区的普通少女,每天过着普通的生活,外表上看她与北区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区别,但当她回到家后,脱下那身大衣与长裙后露出的却是近乎满身的金属装置:
颈部上带有细细的项圈,虽然不易看得见,但仔细看还是能够发现的,胸部则是一个胸罩形状紧紧地扣在胸部,下面自然也是一个内裤形状套在那本应洋溢着青春的下体上,似乎还有一些液体从前侧的孔洞中流出,黏在少女金属内裤外面的常规内裤上。
“呼……”脱下内裤后全身“赤裸”的少女长舒一口气。
这位少女因为某些原因被判有罪发配到到了少女博物馆,但她也因为自身的一些条件而免于在馆内当做展品,但毕竟是被判了有罪,因此馆内对她的惩罚是监外执行惩罚,佩戴这身拘束装备,十年后则可被释放。
这身装备正是刚刚所介绍的这一身贞操装置,如外观上看,它们可以像常规贞操装置一样隔绝佩戴者的自慰行为,不过当然不止如此。
首先是颈部的项圈,主要是用来检测少女的身体状态,包括健康状态,身体状态,心理状态等,最基本的可以及时防止少女出现自杀等倾向如果少女胆敢有自杀意图,便会被项圈控制,随后就会被收回博物馆,除去监外服刑的机会。进一步的是能够监测少女的高潮状态等,具体作用后面再说。
贞操胸罩内部有小毛刷可以对少女那不算丰满的胸部进行全方位的刷蹭刺激,以及适当的电击。
贞操内裤的功能就更多了,能够用毛刷刺激阴蒂,亦或是抽插阴道给予少女高潮刺激。而少女被设定的为寸止模式,即被刺激到即将高潮时会自动停止刺激,使少女远离高潮,或者是减弱刺激,使少女短暂停留在高潮边缘,或是在边缘忽上忽下,但无论如何高潮是不可能的。
排尿,包括寸止产生的一些奇怪液体都可以通过贞操带前面挡板的孔洞流出,但反过来说则是少女也只能任凭这些液体流出,因此她不得不在外面再套上一层内裤用来防止这些液体溅到自己外层的衣物上。
对身体的刺激在家里并不会启动,而识别“在家里”的方法,则是判断身上的装置是否被衣物所覆盖。这便是为何少女一回到家便迫不及待地脱光衣物。
那这么说少女只要不出门不就好了?当然不行,监外执行的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绝不准许改变日常生活安排,如果被项圈检测到刻意的不出门等行为也是会被收回博物馆的。
而少女能够保持乐观心态继续生活的理由也很简单:本来要面临同样的酷刑后迎接死亡,若是自己正常挺过了这十年便能被释放。因此,刚刚回家几天的少女还是很愉快的。
不过,现在一个月快过去了,她好歹也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女,一个月不仅一次满足都没有,还一直被寸止着,在高潮边缘来回游荡着,只要是自己在外面,无论何时,何地,自己都有可能会被突然刺激到寸止。
渐渐地自己的精神当然有些恍惚,但她不断地勉励自己,毕竟一旦有任何图谋不轨的想法,等待自己的便是回到那个鬼地方。少女既然有些条件,自然也是去少女博物馆里参观过的,她可不想真正成为那里的一员,无论是哪个展区。
“冲个澡吧。”于是少女只能通过一些方式来放松自己,转移注意力,温暖的热水让她疲惫的精神得到了些许的慰藉。
“唔嗯…”虽然贞操装置内都有自清洁系统,但沿着排泄孔射入的温润的水流还是能给疲惫的小穴一些慰藉,“呼…”少女正拼命地压抑着自己想要高潮的欲望。
少女摸摸孔洞,完全不能给予饥渴的小穴一点刺激,想到自己要和这个东西相伴十年,不免有些忧愁,但这也是目前最好的结果了。
“好想要…”被滋润的小穴有些难以忍受寂寞,“明明平时忍得住的。”
少女只好拿上一条毛巾盖在贞操带的挡板上,识别到覆盖后装置立刻开始运作。
“唔嗯…再多来一点…”身下的装置一点点的将少女推向高潮就像平时在外面一样。
“呜!呜……”当然也像平时一样,即将高潮时,装置便停止运作,少女只能呜咽着搓动着毛巾下的金属挡板。
“给我一次吧…”少女无助地弯着腰,掐着大腿上没有被锁封印的部分,第二次刺激又开始了。
“啊!”项圈发出一阵电流令少女赶快把手上的毛巾拿开了。这是项圈发动的惩戒电击,当少女有太久沉溺于高潮时便会被提醒,若是少女胆敢继续有高潮倾向则会被收回博物馆。
“呜…”高潮不得的少女只好悻悻地擦干身上的水离开了浴室。
夜晚,照例难以入眠的少女像往常一样胡思乱想着,自己刑满释放后一定要狠狠高潮之类的……
当然,少女总有一天会忍耐不住高潮的欲望,唔…也有可能她真的挺过了十年吧。
(注:以下两条分支,分支一与分支二,两条分支的内容会在分支结束处汇合。)
(分支一)
如果是前者,结局应该会是这样:
一年后的某一天。
“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已经被身上这个鬼东西控制了快一年了,没想到这东西居然一直都那么灵敏,每次,哪怕多一点刺激,哪怕就一下,不,少女认为哪怕多一毫秒,自己就能到达高潮,然而,自己的被这个装置牢牢把控着无法高潮。
“让我去啊……”少女无助地捶打着下体的挡板,也许是今天吃的比较饱,或者是昨天睡得比较好,少女今天的力气格外的大,并且少女完全无视了项圈的惩戒电击,依旧像往常一样敲打着挡板。
下一秒,少女就晕了过去,失去了意识。
(分支二)
当然还有后者,结局则是:
十年后的少女已经成长为了一位亭亭玉立的淑女,尽管身体已经被开发到几秒钟就能到达高潮边缘的寸止状态,但她已经习惯了。
“呼…”今天少女要去少女博物馆的管理处解锁,现在在去往王都的氢气车上,面对着波浪不断的寸止她也能够以深呼吸应对。
终于到了办公馆内的管理处少女颤抖着双手将身份证件递交给了智能处理系统,系统判定其刑期已满可以进行释放,要她前往指定地点进行摘除操作。
或许是一路上的数次寸止让她有些疲惫亦或是今天早上吃得有些少,少女竟然在拆除台上睡了过去。
“十年前拿你没办法,但现在我们可有得是办法了。”
(分支结束)
「我这是…在哪…」意识渐渐清醒后的少女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十分熟悉,自己眼前的场景是少女博物馆,而眼前的人则更加熟悉了,正是被带着眼罩口球“全副武装”固定在拘束椅上的自己,看样子是自己被监外执行前所给予最后一次高潮的录像。
“咕唔咕唔!”但当眼前的震动棒在“自己”的下体震动时,自己却也真实的感觉到了震动的感觉。
区别则是,当眼前的“自己”透过口球发出璀璨般的高潮绝叫声时,自己身下的震动棒却刚好停下,让自己刚好处于高潮边缘。
随即眼前一黑,数秒钟后,便是循环的画面,熟悉的刺激,以及寸止……
可怜的少女当然已经被挂在少女博物馆中的寸止展区了,人们所能看到的是她亲眼看着“自己”最后一次高潮而自己却只能被寸止时身体的绝望颤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