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科技-堕落世界-9身陷乳胶监狱后同姐姐一起生活的日子1

“不会吧,你们肯定搞错了?”接到自己的妹妹夏雨鸢被逮捕了的通知,夏恋第一反应是难以置信,在她的印象里雨鸢不像是会做坏事的性格。

“虽然很遗憾,但……”警官先生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遗憾地说道。“证据很充足,几乎时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找个律师尽量为她减轻刑期吧。”

按照警官先生的说法自己的妹妹在回国入境的时候被查出非法持有一些危险物品。但不论怎么想夏恋也不觉得自己那傻憨傻憨的妹妹会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不、不可能,她不会做这种事情。她肯定是无辜的。”夏恋一边说着双手一边不自觉地在身前握成了拳头。

“很抱歉,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事实就是事实。”警官先生在夏恋面前虚拍了几下示意她冷静下来。“总之在正式开庭之前你还有和她见面一次的机会。我建议你们好好想清楚到时候在法庭上该用什么样的说辞。”显然警官先生也是宁愿相信雨鸢是无辜的,所以这时候才会说这样的话。

……

两人见面后夏雨鸢便立刻开始哭诉起来。

“姐姐我好害怕,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不要被关起来。”雨鸢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了。

“雨鸢,不要怕,姐姐马上想办法把你救出来。”夏恋的手扒在玻璃墙上想要摸一摸夏雨鸢,不过这终究是做不到的。

“嗯嗯。”听到姐姐的话后雨鸢原本已经崩溃的心情稍稍安定了一些。

稍后夏雨鸢又交代了一下这件案子的细节后夏恋更加确信自己的妹妹是无辜的。但是要怎么证明她是无辜的这倒是一个难点。本身就是因为找不到更多的线索了,所以就草草的将自己的妹妹判刑了。

按照律师的说法在刑期上的操作空间并不大,雨鸢的刑期基本上会在十年上下,不过服刑方式上则可以想办法努力一下。

得益于科技的进步近些年来诞生了一种新的服刑方式——移动监狱。

因为人口和犯罪率的增高导致监狱渐渐有些不够用了,而建造新的监狱则可能不那么‘经济’。

为了解决或者说缓解这个问题,未来科技公司向政府提供了一种名为移动监狱的概念作为传统监狱的替代。

移动监狱不再物理上限制囚犯的活动空间,而是更进一步直接使用专门的难以破坏的囚服来限制囚犯的活动能力,甚至达到改造监狱的目的。具体而言这种囚服会严格限制犯人身体的活动区域、四肢的动作幅度等。智能程序还会自行判断和调节服装的严苛程度用来奖励或者惩罚囚犯。

回到家以后夏恋便马上用自身账号登录了未来科技公司的数据库,调取了关于‘移动监狱’这个项目相关的资料。

因为这一概念才刚刚提出来不久,所以未来科技公司是需要大量的囚犯作为实验完善移动监狱的。也因此未来科技公司会经常向官方索要一些囚犯用来进行实验,并且因为未来科技公司还会为这些囚犯支付一笔相当可观的资金,所以政府是很愿意进行这种交易的。

夏恋的心思很快活络了起来,根据资料虽然移动监狱并不会比正常的服刑轻松多少,但是监狱那种肮脏混乱的环境绝对会彻底毁掉雨鸢的。天知道像雨鸢这样的孩子在监狱那种环境里会受到什么伤害。

所以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先想办法将自己的妹妹变成移动监狱的实验者。尽管雨鸢仍旧需要服刑,但是却不需要待在监狱里。 

在资料的最后夏恋记下了几个名字和联系方式,这些都是‘移动监狱’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在此之前有听到过但是却没什么太大的交集。毕竟未来科技公司现在的研究人员很多,夏恋光是记住自己所在部门的同事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

夏恋很快就联系到了这位负责人。两人理论上算同级,不过因为是有求于人所以夏恋天然地在气势上就弱了一分。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叶汐快人快语直接问道。

“我有一个妹妹,她……”夏恋简单地将自己妹妹的事情讲了一下包括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参与移动监狱来避免进入普通监狱。以及自己暂时可能需要暂时参与项目的跟踪。

叶汐沉默了一会后说道:“这件事,我得问问老板。”因为这件事是需要花钱的,而项目在原本是没有这部分支出的。但这是表面的原因,实际上像这种程度的资金使用叶汐是有一人决断的权力的,只需要事后补充流程就好了。更深层次的缘故是叶汐有点点抗拒夏恋进入自己的系统。

未来科技公司内部实际上也是隐隐分为两派的,其中一派的前身为当初受联合国邀请研究外星人飞船的那群科学家,这部分可以说是未来科技公司的核心成员。另一派则是向明带着核心成员成立未来科技公司后,新加入的研究者。尽管大多数时候这两派人都是互相合作亲密无间,但是到了一些关键场合还是会产生一种对方不是自己人的感觉。就比如在人员的任用方面。

就比如现在夏恋作为和叶汐的平级要进入她的系统那么就势必要让一个‘自己人’下去,然后换上夏恋这个外人,这是会让自己做坏人的。

很快啊两人就找来了向明。向明有些不明所以的夹在了两人中间,未来科技公司公司是相当的自由且秩序的,像是这种级别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来协调,在系统上登记一下就好了。

白宁槿在暗中观察两人后,悄悄给向明发了消息,给他讲解起了叶汐的小心思。随后向明回复道:‘合着叶汐这是想让我背锅?’

‘我太欣慰了,你居然能自己想到这些。’

‘我说你能不能换个说话的调调,我看你平时在学校里说话风格不是这样的啊。’

‘哦,好吧,我会试着注意一下的。’

顺带一提向明现在出门的时候已经相当习惯带着白宁槿一起出门了,不过是作为计算机那样的形式。经过多次脑域开发以后白宁槿对数据筛选处理的能力已经稳稳超过普通计算机了。比较形象的说法白宁槿现在就相当于电脑成精了,且通人性。

“叶汐,你的一些想法我是明白的。”向明没有直接明说则是为了照顾叶汐的面子。不过也算是小小地提点了一下叶汐。“这件事的话因为夏恋本身还需要负责生物材料部门的事项,所以夏恋暂时加入服装管理部门但是不具体承担任何职务。”

“好的。”叶汐神情一怔那是一种内心的小九九被看破以后的略微尴尬心态。不过随后她是点了点头,既然是暂时那么最后还是要离开的。这对叶汐来说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结果了。

“嗯,非常感谢。”夏恋则要热情得多了,毕竟她最根本的诉求已经达到了。

两人都得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结果以后很快就一同离开了。

“我说你不觉得现在的未来科技公司太混乱了吗?”白宁槿问道。

“混乱吗?你是说我们没有明确的职级划分吗?”

“是啊,纯粹靠个人的高素养维持的秩序,尽管大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仍旧是互相帮助地,但是山头已经一个个立起来了。之所以没有产生太大的矛盾,只是大家都暂时还服你罢了。”

“啧,这确实是个问题。只是谁能想到我们能这么快就膨胀到今天这种程度呢。毕竟在最初那个项目结束以后,我们重新聚起来决定半个公司的时候,只是一群决心靠自己的智慧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科研工作者而已。”向明有些感慨的说道。“那个时候的我们是多么的纯粹啊。”

“我看现在的你也还挺纯粹的。”白宁槿的这句话绝不是褒奖而是包含一种讽刺的语气的。

……

夏恋再一次见到夏雨鸢的时候已经审判结束,然后将其作为实验者运作到未来科技公司的管理类服装研究大楼的时候了。

因为是涉及到同事的妹妹这样特殊的实验对象,叶汐也没有怠慢直接是决定亲自帮夏雨鸢穿戴‘移动监狱’的乳胶囚服。

就算来到了未来科技公司的研究大楼夏雨鸢也依旧被两名女性狱警监视着。直到夏雨鸢穿戴完毕乳胶囚服的全部配件并且监狱方面确认获得最高控制权限之后,她们才会解除对夏雨鸢的监视。

在狱警的指示又或者说逼迫下夏雨鸢被迫脱掉了全身衣物。

脱掉衣服以后她的身上再也藏不住任何东西。她的身体不算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不过胸部却发育的非常良好,可以说是标准的前凸后翘,并且她的肌肤也很白皙像是羊脂玉一样。

乳胶囚服是需要紧贴在身体表面的所以她不能穿任何其他服侍否则都将影响乳胶囚服的效果,并且在正式穿戴之前她还需要清洁好身体。

“把你自己洗干净,洗好之后才算正式开始。你也别想偷奸耍滑我们会一直盯着你的。”一名女警指着旁边的淋浴头说道。

“好的。”雨鸢有点怯生生的点了点头,开始清洁起来。但是像这样在被人注视着地情况下洗澡令她感觉有些难为情。特别是在两名狱警的要求下连带着自己的耻丘也要清洗干净则更令她难堪了。

“好了。”将将完成以后雨鸢如释重负的说道。刚才洗澡的过程对她来说可不轻松,心理上实在是因为羞耻心接受了一番折磨。

“还没好呢。肚子里面还没洗干净。”一位女警皱起了眉头。

“肚子……里面,要怎么洗。而且为什么那里也要清洗。”雨鸢的身体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并且还反驳了一下。

“这我可管不着,我们就是按照流程办事。你就站在那里别动,趴下然后张开双腿,我们有专门的工具用来清洗肠道。”说着这位女警拿出了一枚偏大的肛塞说道。

“等下,这是灌肠用的道具吧。”对于这方面的只是略有了解的夏雨鸢自然是知晓这种空心肛塞的作用,但是让她无法接受是在服刑之前居然还需要灌肠?

“这是移动乳胶监狱使用手册上的必要步骤。总之你给我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做。”女警换上了一种有些霸道的语气。

“是是。”因为有些害怕的缘故雨鸢马上就答应。为此她只能非常屈辱的趴了下去用四肢着地的情况下还不得不张开自己的双腿同时翘起自己的屁股。

两名女警显然并没有打算考虑夏雨鸢的感受,涂抹上润滑油以后一人摁住了夏雨鸢的身体另一人则有些粗暴的将肛塞推入了雨鸢的菊穴里。

“啊!”随着肛塞野蛮的进入夏雨鸢立刻惨叫了一声。后庭被这前所未有的巨大之物入侵一股刺痛便从后庭瞬间袭向了夏雨鸢的大脑,她的四肢因为疼痛开始发软身体也在不停颤抖着,饶是如此她任然坚持着目前的趴跪姿势。

肛塞彻底插入后一名女警将花洒头拆了下来,将水管接到了肛塞的末端。接着打开热水。

身为当事人的雨鸢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温水咕嘟咕嘟的涌进自己的肠道里。这种暖洋洋的感受居然出乎意料的让人感觉还不错。就连刚才的刺痛感都开始一点一点被抚慰。

不过这种感觉随着注入的水越来越多,雨鸢的肚子也逐渐鼔胀了起来,小腹处是不是就会传来一阵胀痛感。后庭也一张一弛一副随时都有可能排泄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被肛塞给堵了回去。

雨鸢趴跪在地板上感受着因为小腹里注入了过多的温水而鼓动起来的后庭的节奏。

“我要憋……憋不住了!”夏雨鸢感觉自己的后面随时都有可能漏水,说话的时候都开始忍不住的颤抖。

“差不多了吧?”一名女警问道。

“嗯,应该可以了。”另一人则点了点头。

两人将夏雨鸢带到了坐便器上然后拔掉肛塞,随后她再也憋不住那股排泄的欲望了。肚子里的积水如同决堤了一般喷涌而出。而这个过程中居然还产生了些许的快感,令夏雨鸢感觉娇羞无比。

如此往复好几次直到夏雨鸢的后庭排出来的是清水以后两名女警才放过了她。但是刚才多次灌肠早就累坏了夏雨鸢,她的身体已经精疲力尽就算勉强站着小腿肚也在不停抽搐着。

好在两名狱警也是察觉到雨鸢现在的状态有点虚所以给了她几分钟的休息时间。等到雨鸢休息的差不多了以后便押送着雨鸢来看了另一间房间。

“她就是我们的实验者?”叶汐问道。此刻的她是一副医生打扮一脸严肃的问道。

“是的叶主任您可别看她只是个小孩子就对她心慈手软啊。”狱警一脸熟络的和叶汐攀谈着。

对于狱警说的话叶汐不置可否。夏雨鸢的资料叶汐早就看过了许多遍。

因为囚服的穿戴过程中有一些道具需要植入人体内部或是皮下组织中,需要无菌环境才够安全,因此正式开始之前还需经过一次消毒然后进入无菌室。

雨鸢在叶汐和一名助手的帮助下穿戴上了一些口鼻耳部位的防护设备,这是为了避免消毒液被雨鸢吸入身体里面去。做好这一切后叶汐雨鸢包括那名助手一齐走进了消毒室,等待消毒完毕后,叶汐打开了另一扇门里面就是无菌室了。

“雨鸢快看我是谁。”为了防止被认出来夏恋咋外面的时候是一直没有说话的,直到进入隔音的无菌室才忽然开口说话。

“姐、姐姐?”一时间雨鸢又惊喜又惊讶还有些感动,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姐姐。

“好了不要出声,要是被发现了就糟了,你可能还会被重新关到普通监狱里去呢。”

“好了快点开始吧,别人她们看出端倪来。”叶汐提醒道。尽管已经给夏恋培训过了,但本质上来说夏恋对于乳胶囚服的穿戴流程也还是一个新手。基本上大部分的事情还是得自己亲力亲为。

“躺好了别乱动,接下来你会被麻醉。等你醒来以后就是穿戴完毕的状态了。”叶汐一边准备一边说道。

尽管叶汐一副主导者的架势不过雨鸢还是悄悄瞄了瞄夏恋,直到夏恋点头以后雨鸢才放心地躺在了手术床上。

叶汐随即便将一个呼吸面罩拉了下来覆在了雨鸢的脸上,几次呼吸以后雨鸢便在麻醉药的作用下陷入了昏睡中。

接着夏恋开始准备着装囚服所需要用到的工具。尽管夏恋已经对整个流程都了解过了,但是看到那些尖锐的道具夏恋还是难免有些心疼。

叶汐瞥了一眼夏恋手上的动作确定夏恋没有搞错什么以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她拆开了一个密封袋的密封条。可以看到这个密封袋里面装填了一些透明的液体,而一个同样透明的装备则浸泡在这些液体中。在密封袋的正面可以看到‘阴部保护装置’的字样。

叶汐换上了手套将透明液体里的阴部保护装置取了出来,其上附着的透明液体很快就自然蒸发变得干燥了。

这件阴部保护装置从版式来看几乎与寻常的女士内裤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阴部保护装置透明的材料内部有许多的金属丝线。并且在前方私处还有一根阴道棒以及两个小小的凸起,这显然不是正常内裤应该有的部分。

当然在着装之前还需提前将一些设备放入雨鸢的身体里。

叶汐从夏恋手中接过了一根长条形的设备,圆柱形的管体要比小拇指细一些,而它的末端呢则有一枚要大上一倍的小圆球。

这根东西是要塞进雨鸢的尿道里的,所以实际上这是一根导尿管。它的主要功能是负责监控雨鸢膀胱内的压力大小以及控制雨鸢的排尿行为。另外它的管壁并不是平滑的,而是有一圈圈细小的螺纹的,这可以增大导尿管和尿道壁之间的紧密度,防止出现漏尿的情况。当然这种设计实际上还有一些别的用处。不过这一点雨鸢是比较后面才知道的了。

导尿管进入雨鸢的膀胱里面后它的末端便在叶汐的控制下自动展开了。展开了以后它就没办法通过狭小的尿道了,这使得导尿管不会轻易掉出来但也没办法主动将导尿管取出来了,除非让展开的部分重新闭合回去。

不过目前只设计了一种方法让导尿管的末端重新收缩回去,那就是等到刑期结束。导尿管内部有一个计时器通过间歇性地与监狱的数据库进行同步,等到刑期结束末端就会收到指令自动收缩变成可以取出的状态。当然假如想通过技术的手段强行破解这个控制系统,则会不可逆的启动强制锁定功能,末端将强制保持在展开的状态,再也没办法收缩及取出。

对于信息安全这方面未来科技公司是防微杜渐下了大功夫的。

接着叶汐又接过了一枚金属圆球,这枚圆球将被放入雨鸢的子宫中,并且承担相当重要的功能。

如今微电路技术已经相当发达了,所以别看这枚金属圆球只有拳头一般的大小,但是其计算性能实际上与大部分计算机没有任何差别。这枚金属圆球将用来控制雨鸢之后佩戴的各种道具、设备的运行。

不过它的重量不小而且圆形的结构会很容易随着身体活动在身体里滚来滚去。当然其他形状更是不可能采用,毕竟是相当脆弱的身体内部,哪怕是度数很大的棱角也依然会有受伤的可能,所以必须用圆形这种完全没有棱角的形状。

而想要将它固定住的话就势必要从阴道棒入手,但是这样做的话会发现强行将它固定住以后,阴道内壁便会因为阴道棒随着金属控制球摆动的缘故累积机械性损伤,这种损伤有点类似于使用不停的使用肛塞然后后门再也合不上了~

当然一个明显有分量的东西不停地在子宫里移动,对移动监狱的囚犯来说也蛮痛苦的。不过对于需要改过自新的囚犯来说这可能不完全是缺点。

叶汐接过了最后一件需要植入雨鸢身体里的道具,一根长条形的肛栓。肛栓的中间有一条通道,是事先留下来方便后续进行灌肠的通道的材料。这根肛栓的长度有五十厘米左右,足够越过结肠深入消化系统的内部。这也意味着这根长度有些夸张的肛栓将严严实实的堵住佩戴着的后庭,除了使用之前提到过的那个事先留下来的通道外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进行排泄。

并且为了增大或者说就是为了让这根肛栓在一定时间内不可能被拿下来,肛栓的表面还覆盖着一层薄膜,薄膜和肛栓本体之间填充了一种特殊的溶液,这种溶液有一个特性是在温度达到三十五度便会快速结块固化,最终变得好像石头一样坚硬。肠道并不是直来直去的,所以当这么一根肛栓在肠道里经历数个弯道表面则被这种溶液变化成的硬壳覆盖后,它会彻底卡死在肠道里面,并且几乎是不可能靠囚犯自身的力量取出来的。

塞入肛栓的过程也必须要快,因为在温度变化以后它用不了多久就会开始固化。在插入的过程中,因为肛栓是足够柔软的,所以那些肠道的弯曲部分很容易就通过了,直到在雨鸢的后庭出留下来肛栓末端的一小截。这一小截在之后会另有用处。

叶汐试着拉了一下,已经可以感觉到那股阻力了,叶汐不敢继续用力。按她的想法应该是横结肠和降结肠的那个拐角处的溶液已经完成固化了,整个肛栓就被卡在了那个位置,当然之后剩下的部分也会逐渐开始固化,直到彻底卡死在雨鸢的身体里没办法取出。

“继续吧。”叶汐一边说着一边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接下来才是这个改造手术的重头戏。因为接下来会对几个比较敏感脆弱的部位进行一些穿刺手术。

叶汐先是在机器助手的帮助下对雨鸢的两边乳房做了个微创手术,往里面放入了类似储液袋一样的东西,这是负责收集乳汁的。

未来科技公司的生物技术部门研究了一种特殊的药剂可以停止人体表皮以及毛发的更替甚至经期也会因此中止,当然作为代价是乳房中将开始分泌乳汁甚至会远超正常水平。这可能是这套囚服唯一一个不好的地方,不过这种程度的问题就算是直接无视也无所谓。毕竟只有囚犯才会穿上这么一身囚服,都已经服刑了那么面对稍微有一点点的尴尬也不是问题。甚至未来科技公司的部分员工还提议将这作为一种特色,比如说需要定期供应多少多少乳汁之类的。不过考虑到人权、道德之类的问题未来科技公司的决策层直接否掉了这个建议。

视角回到当下,光是安装这么个储液设备还不够。它还得能在乳房里面固定住不至于到处乱跑,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它不会乱跑。但是以十年打底的漫长时光,如果不固定好的话谁知道它会在身体里面乱窜到什么地方去呢。

所以叶汐为储液装置安装了一些纵向地钢棒。这些钢棒会卡在那些不会对胸部造成损伤的部分将储液装置固定住。固定好以后除非再次进行手术否则这个储液装置是没办法在不对身体造成损伤的情况下取出来的。

叶汐接着从夏恋手中接过一个密封袋并将里面的胸部保护装置取了出来,展开后可以看到是一对透明的罩杯(内衣的罩杯),是全罩杯的样式可以将整个胸部都覆盖住。尽管它晶莹剔透的像是玻璃那样不过实际上它却是出奇的柔软。但实际上这种材料在必要的时候也能转变性质变得如同金属一般坚硬。此时此刻它柔软且富有弹性的外表则是为了方便贴合使用者的身体,穿戴完毕它的大部分区域都将被钝化处理变得坚硬以防止被穿戴者或是其他什么事物破坏。

罩杯的形状是按照夏雨鸢站立起来时的胸部形状所制作的,因为平躺着胸部会自然摊开的缘故所以还需要先将雨鸢扶起来。不过深度麻醉的雨鸢此刻当然是只能任由夏恋和叶汐两人摆布。

在胸部保护装置的内部还有一根细长的乳头棒,这根乳头棒内部是空心,实际上它是用来析出储乳装置内的乳汁的。这让这件罩杯看起来有点像一把小伞,嗯,一把胸部形状的小伞。

叶汐先将罩杯往上翻折了过去,就类似于大风天被狂风吹得向上展开的雨伞那样。接着叶汐将乳头棒对准了雨鸢的乳孔,慢慢地将乳头棒塞了进去。如果不出意外的坏乳头棒将最终和储乳装置所预留的连接口咬合在一起。随着乳头棒全部推进了胸部里面,雨鸢的乳头也顺便接触到了罩杯的表面。叶汐打开了操作装置点了一下标识着‘锁定’的按钮。没过一会两个按钮都变成了绿色,且传来锁定成功的字样。这说明乳头棒和储乳装置成功连接在了一起。

这时候罩杯就已经没办法取下来了。因为想要取下来就会拉扯到胸部里面的储乳装置。但是储乳装置已经提前被那些纵向的钢棒固定好了。

然后呢想要排出乳汁还得使用每个囚犯独一无二的吸乳器。这个装备会识别囚犯的编号,一人一号是没办法偷用别人的吸乳器的。吸乳器在检测到正确的编号后将其贴在乳头上储乳装置便会打开阀门排出乳汁。

接着叶汐又摆弄了一番一点一点将罩杯翻转回来重新贴合胸部的形状。

用激光测量了一遍位置数据确定无误后叶汐开始钝化处理了。钝化完毕后这件胸衣就会变得像雨鸢的皮肤那样密不可分。

钝化的过程并不复杂就是通上微电流,当然对于胸部来说可能还稍微有点大了,好在处于麻醉状态下的雨鸢只是身体微微动了几下便没有更多反应了。

钝化完毕变得坚固的胸部保护装置从视觉上看变得硬朗了许多,尤其是罩杯部分,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一块坚冰一样的东西,完全看不出此前它是能随着胸部软组织一起挤压凹陷的柔软材料。而肩带和背带大部分区域也变成了坚固的物体,只有在需要运动的地方还保持着柔韧性。并且即便是平躺状态下的雨鸢胸部也是挺立的,甚至还被胸部保护装置勒出了可以容纳一指粗细的乳沟。不过也仅此而已了,雨鸢的胸部现在已经被彻底定格在了这个形状上。

当然这样还不算完,毕竟就算进行了钝化处理完毕罩杯的边缘和胸部还会有空隙,所以还需要加装一层防作弊装置。

防作弊装置由两根半圆形的透明玻璃条组成。它们会一上一下地箍住胸部。不过它并不是在胸部的外面箍住胸部,而是内部。

叶汐已经提前在雨鸢两边乳房的上下真皮层内部做了一个弧形的超长穿刺。而胸部保护装置已经提前为穿刺点留下了孔洞。所以叶汐只需要很小心并且很谨慎地将玻璃条插入穿刺孔中,然后在胸部的真皮层内绕过一百八十度从乳沟那一侧的穿刺孔穿出。然后如法炮制地将另一根玻璃条穿入乳房上半沿的通道中。一上一下两根玻璃条将胸部箍在了中间。

叶汐用微型喷嘴朝着胸部保护装置为穿刺点预留的孔洞喷出了一些喷雾,这些喷雾很快便填充在了玻璃条和胸部保护装置直接的空隙里,两根玻璃条和胸部保护装置之间的空隙直接消失了,它们彻底变成了一个整体。这令本来就很难取出来的玻璃条变得完全无法取出。

=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胸部的上下沿现在都被植入了和胸部保护装置相连接的玻璃条,这导致想要从胸部保护装置的空隙想要伸入胸部内部便会受到玻璃条的阻挡。这就相当于直接在夏雨鸢的胸部底部上加上了一道安全锁。令胸部保护装置所覆盖的区域变得彻底无法接触。

这样一件坚固无比地覆盖胸部每一处皮肤的胸衣,。现在想脱下这件胸部保护装置,就得先想办法取出那四根刺入两边乳房的玻璃条,否则就得感受撕心裂肺般的痛苦了。当然因为本就是同源的材料现在又融为一体了以后想要取出来已经是做不到的事情了。毕竟现在这般操作实际上就是为了让囚犯没办法取下来。

叶汐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其实她也是蛮紧张的,因为这趟改造流程其实还是有不小的风险的。更别说被改造者的亲人还在边上旁观这种情况了。

最后是要对雨鸢的口腔、呼吸道进行一点小小的改装。

叶汐先是通过类似于胃镜的手段将一个装置送入了雨鸢的咽喉里,这个装置将被固定在咽喉处,同时抑制咽喉的震动,简而言之在植入这个装备后雨鸢就没办法发出声音了,除非将这个装置取出来。

不过雨鸢并不是就此再也不能说话了,实际上这个植入的装置叫做发声阀,正常情况下它是可以辅助有语言障碍的残疾人士说话的。但是雨鸢用的这个发声阀是会受到外界控制的,具体一点就是雨鸢的这个发声阀是只有在满足一定条件下才可以发出声音说话的。当然具体是什么条件的话就要见监狱那边是怎么设定的了。

当然对于罪行比较大的犯人监狱那边也会设置的比较严厉,像是一天只允许发出声音五分钟,且无法分开使用。一天只能说一句话,长此以往据说那位犯人最后甚至直接失去了语言能力。

接着叶汐便马不停蹄的将一根透明的玻璃软管塞进了雨鸢的嘴巴里。这根软管将是雨鸢后期呼吸的唯一方式。这个发声阀在正式启动以后还会把雨鸢的呼吸道和食道严格区分开来。

嗯鼻子连接呼吸道进行呼吸,嘴巴连接食道负责进食。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方便管理雨鸢日常的呼吸权力和进食权力。掌握了这两项权力便可以很轻松的惩罚雨鸢。一般而言被控制到这种程度以后是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产生了。当然正常而言如无太大过错是不会用着两项来作为惩罚的,这种惩罚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因为是真切的被死亡威胁着。

玻璃软管从鼻腔进入咽喉以后叶汐拿着夹子将软管对接到了发声阀上。鼻腔的呼吸管不做太多的固定处理,因为接下来对口腔的改造手术会将口腔变成相对封闭的部分,所以就算不固定也没什么。

和食道相连的进食管有点像短了特别多的深喉口塞,至于为什么说它短了特别多还能深喉,是因为叶汐直接将进食管推到了咽喉里,它的底部直接和发声阀连接,而它的顶部只是在咽喉的顶端一点并没有在口腔里占据太多的空间。这种感觉就像吞了个枣卡在了喉咙不上不下。

两个控制用的管道安装完毕了。虽说未来科技公司是尽力减少囚犯的不便之处了。不过实际上还是要产生一些不方便的地方的。比如说呼吸管即便是百分之一百流通率的情况下,吸入的氧气也只有正常平静状态下的强度。也就是说一旦试图运动就会缺氧,就算是用力喘气也没办法吸入更多的氧气,最后要么因为缺氧昏倒要么让身体平静下来。然后食道管它目前是只能通过流质的食物,甚至像米粥之类的食物都没办法正常通过,还必须更细一点。哦,当然叶汐他们部门是专门开发了一种流质食品的,可以有各种味道~

口腔部分最后还要安装一件口腔保护装置。正如胸部保护装置一样,口腔保护装置也是通过雨鸢的口腔3D模型制作出来的。同样是一种透明的材料,而且非常柔软。

叶汐先将口腔保护装置和雨鸢的牙齿一颗颗对接好,将内里的空隙气泡挤压掉。这一部分类似于牙套那样。全部抚平以后从外部看雨鸢的牙齿就好像裹上了一层透明的釉质层,层次感格外分明且吸引人。

接着舌头也被同样的塞进了一个透明的舌套里。而且在正中央还用穿刺做了固定装置,确保雨鸢没办法自己将舌头从固定装置里脱出。且这个固定装置还使用连接绳和下牙床连接。连接绳很短,所以是会让雨鸢的舌头没办法伸出嘴巴的。想要强行伸出嘴巴的话就会被连接绳扯住,再继续用力就会感觉到疼,而且就算耐得住疼也没用,连接绳和口腔保护装置的强度不是舌头可以突破的。

之后叶汐对牙齿部分的口腔保护装置进行了钝化,在牙齿和舌头双重固定下口腔保护装置也变得完全没办法强行取下来。

至此囚犯身上的改造已经全部结束了,最后一步则是要给雨鸢穿上那件乳胶囚服。

不过考虑到服装管理部门最近会推出一款新式的乳胶囚服所以叶汐决定推迟一下乳胶囚服的穿戴时间。

当然即便是没有穿上乳胶囚服,实际上很多具有惩罚性地功能也已经展开了。所以虽然暂时还不需要遵守那些过分严苛的规矩,但是对雨鸢来说她的苦难已经开始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