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雪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林沐雪20岁的生日。然而,此时的她却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桌子上则放着自己吃了一半的小蛋糕。事实上,林沐雪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人过生日的日子——从她小时候开始,自己的父母就长期在国外工作,隔三差五才回来一次,能回来为女儿过生日更是难上加难。其实这一次林沐雪本来想请朋友一起度过自己的20周岁生日,然而正值暑假期间,大家要么出去玩了,要么在打零工没空。所以这才有了寿星独自一人在家的情景。

   “咳……好无聊啊!一个好看的节目都没有。真是的,明明是过生日,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因为找不到好看的节目,林沐雪关掉了电视机,以葛优瘫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刷起了短视频。然而刷了一会儿,林沐雪就放下了手机——短视频也没能缓解她的无聊。

就在林沐雪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门铃响了。“奇怪,这个时候会是谁呢?”林沐雪一边疑惑着,一边慢慢的走到大门前打开了门。在门外,一个带着口罩的快递小哥捧着一个箱子说道:“小姐,您的快递,请您查收。”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林沐雪也很喜欢网购,而且由于身在国外的父母每个月都会给她汇很多生活费,所以林沐雪每次都会网购很多东西,以至于她自己都不记得买了什么,只顾得上收了。

“哦,谢谢你!”林沐雪习惯性的接过了箱子,并向快递小哥致谢,然后便关上了门。“奇怪,我买了什么啊?还有点重。”林沐雪一边捧着箱子,一边有些疑惑。她查看起箱子上的快递信息,奇怪的是上面并没有说是什么,也没有写从哪里发货的,只写了收货地址。就在林沐雪一头雾水时,她看见了快递信息下面的备注:祝林沐雪生日快乐!

这句话让林沐雪有些感动:“难道是某个朋友或者父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吗?”想到这儿,林沐雪迫不及待的拿出剪刀,开始剪开缠在箱子上的胶布。很快,箱子就被打开了。林沐雪满怀期待的看向箱子里面,但里面的东西却让她有些惊讶:“这,这些是……”

只见箱子里整齐的放着一套金属制品。其中一个类似女性的胸罩,但主体却是用不锈钢制成的,边缘有黑色的橡胶包裹用于保护穿戴者的皮肤;金属胸罩的肩带也是用铁链制成的,而且一看就很坚固。而另一个则类似丁字裤,主体同样是不锈钢,边缘也有橡胶包裹。丁字裤包裹下体的位置有两层结构,外面那层是一块带着密集小孔的金属板,一看就是排水用的;里面那层则有一个滑轨,上面固定着一根长约12公分、直径约3公分,尖端弧形的金属制柱状体。除了那套金属内衣,箱子里还有两把把挂锁,挂锁上则都插着钥匙。这些挂锁都是用来锁住金属内衣让穿戴者无法脱下的,意味着一旦上锁,只有这些钥匙才能打开这套金属内衣了。

看着箱子里的这套金属内衣,林沐雪的脸有些绯红,下体也湿润了起来——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原来,林沐雪在网上无意间接触到了一些有关SM的知识。缺少亲人关爱的她迷上了这种可以舒缓压力的性游戏。于是她买来了一些性玩具在自己寂寞难耐的时候给自己带来安慰。而在林沐雪了解的众多的SM玩具中,有一种名为贞操带,原本用途是用来给使用者禁欲的。但在SM中,贞操带的用途就有很多了。而箱子里的这个,正是林沐雪在各种网站上经常看到,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的金属贞操带。并且,贞操带上的那根柱状体已经明显的说明:它的用途可不是禁欲。因此,知道这些的林沐雪才会有刚刚的那些反应。

当然,林沐雪还没有头脑发热到立即把它们穿上,毕竟贞操带一旦上锁就只能用钥匙解开了,她可不想被一个陌生人控制自己的性生活。林沐雪将整套贞操带取出,然后在箱子的底部发现了一封信。林沐雪有些兴奋的将信取出,开始阅读。

   林沐雪:
   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一套崭新的,以你的身体数据定制的金属贞操带。当然,这套贞操带不是普通的那种:胸罩内带有一个小刷子,能时刻刺激你的乳头;贞操带上有一根金属棒,能不断的给你带来兴奋却无法高潮的快感。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是不是让你很期待呢?赶快来试试吧!当然了,贞操带的钥匙我已经一并寄过去了。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先试试钥匙再穿上。而且,建议你把在穿上它之前先对下体做一个清洁,并且把阴毛刮干净以保持卫生。

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这封信并没有表明对方的身份,但是林沐雪大概猜到了对方是谁——以前林沐雪曾经在网上与SM爱好者进行过交流,所以可能是哪个同好给自己送的礼物吧。而且从一系列关心的提醒来看,对方应该不是坏人。

当然,检验对方是不是坏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看贞操带的钥匙配不配套就知道了。于是,林沐雪开始一个个的试挂锁上的钥匙。经过不断的尝试,林沐雪确定挂锁和钥匙都没有问题。直到此时,林沐雪才彻底放下心来,准备“享用”这份礼物。

当然,在穿上这套衣服之前,林沐雪没有忘记信里的提醒。于是,林沐雪先是洗了个澡,将全身上下都好好清洁了一遍。然后,用干净的刮胡刀轻轻的刮掉了自己的阴毛——反正还能再长出来。最后,完成清洁的林沐雪抱着整套贞操带进了卧室,拉上窗帘,准备穿上它们。

   林沐雪首先拿起了贞操胸罩,正如信中说的那样,罩面的里面有很多绒毛。林沐雪慢慢的将胸罩绕过身体,金属的冰冷感让她打了一个寒碜;随后,林沐雪将两个金属罩面罩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好痒!”本来绒毛对乳头并不会有很大的刺激,但是被挑起性欲的林沐雪有些敏感,以至于这小小的刺激让林沐雪感觉就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不过很快,林沐雪就忍住了,她一手压着两个罩面,一手将固定在背带上的两根链状肩带绕过自己的香肩,用专门的固定扣将两根肩带和罩面扣在了一起,使金属胸罩不会再脱落。

穿上金属胸罩后,就是金属贞操带了。林沐雪拿着贞操带,看着固定在上面的那根金属棒有些犯难。因为在此之前,林沐雪都是用魔法棒和跳蛋来玩弄自己的下体的,她从来没有往自己的小穴里塞过这么长的东西。“算了,凡事都有第一次。豁出去了!”说完,林沐雪就将双脚跨进贞操带中,双手抓住腰带将贞操带往上提。很快,金属棒的尖端就碰到了林沐雪的小穴口。异物感给了林沐雪一个激灵,她一只手继续拉着腰带,一只手慢慢的扒开小穴,将冰凉的金属棒慢慢的插进了湿润温暖的小穴中。虽然林沐雪的动作已经很慢了,但是金属棒带来的刺激还是让她脸色绯红,娇喘不止。最终,整个金属棒都没入了林沐雪的小穴里,而尖端正好轻轻顶在她的G点上,一下子激起了林沐雪极高的性欲。于是,林沐雪顺势抓着底板和腰带,开始不断的用金属棒抽插起来。很快,随着林沐雪的一声萎靡的娇叫和大量爱液从小穴涌出,林沐雪高潮了。喷涌的爱液喷到了林沐雪抓着底板的那只手,她将手移到自己的眼前,看着自己手指间拉丝流淌的爱液,十分满足。随后,她便将腰带与底板用固定扣扣在一起,完成了贞操带的穿着。

   最后,便是上锁了。林沐雪将两把挂锁拿起,扣在了固定扣上。但是,在将锁完全锁上前,林沐雪犹豫了。毕竟,一旦锁上,自己的性生活将完全被控制了。但是,一想到刚刚自己才试过的钥匙和挂锁,林沐雪放下了心。“咔嚓,咔嚓!”随着两声清脆的声响,林沐雪将两把挂锁锁上了。这样一来,这身金属内衣就算完全穿好了。

“唔……真合身啊!”穿上这身金属贞操带后,林沐雪发现正如信里说的那样,这套贞操带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既不是很紧,也不是很松,完全贴合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是乳头的酥痒感和小穴里的异物感,林沐雪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一套普通内衣。

   感觉完后,林沐雪来到了卧室的全身镜前,开始欣赏自己的生日礼物。只见镜子里,一个美女赤裸着身体,身上穿着金属制成的内衣,而内衣上的挂锁暗示着美女正在被它们禁锢着,无法获得美好的性生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沐雪不禁开始扭动身体,小穴里的金属棒也因此在里面轻轻搅动着,让林沐雪又一次兴奋了起来,爱液再一次从她的小穴里渗出。

欣赏完自己的“新衣服”后,林沐雪离开了卧室,准备在家里穿着这身“衣服”走走。随着林沐雪的走动,金属胸罩内的绒毛开始不断的扫动林沐雪的乳头,从而不断刺激她的乳房;而贞操带内的金属棒也随着林沐雪的动作不断的、轻轻的顶到林沐雪的小穴深处,让林沐雪的性欲越来越高。很快,林沐雪就娇喘不止,脸上潮红。于是,林沐雪开始不断的扭动自己的小蛮腰,试图以此增加金属棒的刺激,让自己再一次高潮。然而,不会动的金属棒显然无法给林沐雪带来足够的快感,无论林沐雪怎么弄,自己都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最后,精疲力竭的林沐雪瘫倒在了沙发上,早已经从贞操带的排水孔大量涌出的爱液打湿了沙发——她还是没能迎来高潮。这种寸止的感觉让林沐雪很沮丧,但也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

逐渐冷静下来后,林沐雪才发现已经很晚了。于是,林沐雪顶着下体再次传来的快感返回了卧室。她准备解开贞操带,再到浴室洗去自己身上的爱液,然后换上睡衣,最后进入甜美的梦想,结束生日的一天。

就在林沐雪拿起钥匙准备开锁时,身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奇怪,这么晚了谁给我打电话啊。”林沐雪疑惑的拿起了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愈发疑惑的林沐雪接通了电话,对面是一个陌生的男性。

“你好,林沐雪小姐。首先感谢你接受了我的生日礼物。”

对方的语气十分平静,但不知道为什么林沐雪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凉。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下体上的贞操带,上面的排水孔还残留着刚刚爱液。

“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应该叫我‘主人’”

对方的话让林沐雪心里一惊,但她很快就淡定的回复道。

“为什么?就因为你送给我一套昂贵的金属贞操带吗?”

“不,因为从现在起,你的丰满的乳房和清洁的小穴都属于我了,你的性生活也在我的手里掌握着。”

“你可真是狂妄,贞操带的钥匙都在我这里,你怎么掌控我的性生活?”

   说完,林沐雪就有些不耐烦的准备挂掉这个神经病的电话。但是就在她挂断电话前,对面的一句话却让林沐雪震惊了。

“你以为你的那些钥匙还能打开贞操带吗?”

“你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那些钥匙我是做了手脚的:从锁孔里拔出来之后,它们的边缘就会开始氧化、分解,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之后,这些钥匙就无法再打开那些挂锁了。”

“不可能,你在骗我!”

这一次,男人没有回应林沐雪。就在此时,林沐雪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小穴里的那根金属棒突然放电了。“噫呀?!”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林沐雪的双腿瘫软了,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手机也掉在了一边。“这……这是怎么回事?!快……快停下来!”坐在地上的林沐雪一边哀求着,一边摇晃着贞操带的腰带,并拍打着贞操带的底板。但是,金属棒的电流依旧没有停下来,林沐雪就这样被动的被推向高潮。然而,就在林沐雪马上就要迎来那美妙的顶点时,电流消失了。“怎……怎么这样。让……让我高潮啊!”此时的林沐雪就像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一样,陷入了深深的沮丧中。但很快,林沐雪就反应了过来,她强忍着空虚,重新拿起了手机。

“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从今天起,你的性生活将由我控制。你是我的‘奴隶’,而我是你的‘主人’。另外,不要想着报警或者找人帮忙,除了我,没人可以帮你解开这身贞操带!好了,今天不早了,我们以后再联系!最后,祝你生日快乐!我的‘雪奴’”

男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林沐雪一个人呆呆的跪坐在卧室的地板上。“不,不是这样的!”林沐雪绝望的喊到,她抓起了贞操带的钥匙,试图解锁。然而,正如那个神秘男人说的那样,无论林沐雪怎么弄,贞操带的挂锁都没有被解开。见钥匙不起作用,林沐雪抓起贞操带的腰带,想要将它强行褪下来;又用手猛扯贞操胸罩的锁链肩带,想把贞操胸罩脱下来。但是,直到林沐雪耗尽了力气,贞操胸罩和贞操带依旧在林沐雪的身上无情的嘲讽着她。

尝试无果后,林沐雪突然想起贞操带在菊花的位置有一个大的开口。“如果我可以从那个开口把金属棒掏出来……”想到这里,林沐雪缓缓起身,一只手扶着贞操带的底板,另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艰难的从贞操带的那个开口挤进去摸索着。很快,林沐雪就摸到了那根湿漉漉的、插在自己小穴里的那根金属棒裸露出来的部分。随后,林沐雪顶着快感,尝试着用两根手指捏住金属棒,开始把它往后拉。但是很快,林沐雪就发现无论她怎么用力,金属棒都不再移动了。此时她才又想起来:金属棒的底座是固定在贞操带的一个滑轨上的,所以金属棒只可能在滑轨上活动,想要不把贞操带解开就取出金属棒无异于痴人说梦!

现在的情况让林沐雪有些恍惚:她被一个陌生男人禁锢在了一身坚固的金属贞操带中,贞操胸罩里有时刻能够刺激到乳头的绒毛,贞操带里则有一根不受自己控制放电的金属棒正插在自己的小穴里!想到这里,林沐雪彻底绝望了,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顺着她美丽的脸颊流淌下来。

   “我怎么这么傻……呜呜……我怎么会相信有人……呜呜……会给这种……呜呜……礼物……”

林沐雪坐在地上,用两只手抱住双腿,脸埋在两腿中间痛哭了起来。与此同时,刚刚因为金属棒的刺激而分泌出的爱液,依旧在从林沐雪贞操带的排水孔中慢慢流出,一点点的滴在地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