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调教,高科技-4智子的想法

上回书说到,森下 宁宁贞操带控制器被偷,偷走它的人竟是闺蜜小林 智子,宁宁异常慌张,必定,大事、不妙!
放下宁宁不表,翻回头再讲小林智子,前文书我们说了,小林智子了解到宁宁戴着糟糕的东西,就想要一探究竟。这家伙,可没安好心,趁着中午午休骗了宿管,进入了宁宁的宿舍开始搜查,其实也不用搜,再加上智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放在衣柜上面放着的定时保险箱。这玩意防君子不防小人,智子拿着它就去了工坊,借来锯子给锯开了。
里面的手机设有密码,非常了解宁宁的智子试了她的生日、学号、学生证号码,果然试出来了。
“宁宁果然还是喜欢这些呢”
她边解锁边想着这些,手机成功解锁后,画面显示的就是控制APP的界面。
“呦呵?这功能还挺全面,边缘控制,执行电击,高潮地狱,还有AI智能调教。真没想到啊,宁宁竟然这么色,呼呼,不如就此…”
智子越想越高兴,都要漏出口水了,她早就想要一个玩具,具体来说,是一个只属于她的少女,自入学以来她就喜欢上了宁宁,一眼就被宁宁那可爱的白色长头发,和漂亮的发卡迷住了,自那天起她就开始接近宁宁,终于成了宁宁的好闺蜜,如今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将心心念念的宁宁收入囊中,智子当然不会错过。
“嘿嘿嘿,宁宁酱应该还不知道吧,真是可怜啊,今晚就要成为我的玩物了!”
智子想的都快神志不清了,晕晕乎乎的回到了教室,见到宁宁还像样的问候她怎么样,得到的回答是那么的敷衍。
“果然,她绝对穿着这个解不开的什么什么管理什么装置,哈哈哈,简直是太好了!”
整个下午的课,智子都听不进去,盼望着放学赶快去准备。
很久很久之后,好吧其实只过了不到三小时,熬到放学的智子直接翘了社团活动,飞奔回自己宿舍,开始准备道具。
智子放下学生用挎包,也不想了,把全部她有的可以给宁宁用的道具全部塞进另一个大背包里:项圈,几颗跳蛋,几根长长的红色棉绳,刺激乳头阴蒂的小装置,按摩后背的按摩器(也有奇怪的用途),插入式的假阳具(智子还是比较看重自己的处女之身的,所以除了这个其他的都对自己使用过),各式各样的口球:普通型,巨大型,带孔的不带孔的,还有深喉式的,甚至还有一个很小的三角木马,为了防止受伤,尖端并不锋利,把这东西吊在空中可以起到和重重的大型三角木马一样的效果。
装满了工口道具的背包都鼓起来了,有点累了的智子想先通过控制器玩一玩宁宁,嗯?还有摄像头功能,打开看看。
“主人,求求您停下吧!”
刚刚打开摄像头的智子就听见这么一叫,就愣了一下。
“不行,作为奴隶,要学习如何使用肛门高潮,只要你高潮一次,我就停下。”
听到AI说这句话,智子就明白了,唔,原来宁宁酱正在被调教啊,真是有趣。
“啊…啊…啊啊啊!”
智子听着宁宁可爱的叫声再也忍不住了,将左手伸向密部,开始揉搓阴蒂。
“唔,宁宁酱!”
另外一边的宁宁听不到,宁宁正在被痛苦的肛门抽插,就算能听到也没工夫在意这些。而智子呢?揉搓阴蒂完全不能满足她,她又打开包,取出按摩器,开始刺激自己的股间。
“啊…咿呀…好疼…”
“呃…唔…呃呃…要去了…”
两个人的叫声混在一起,仿佛真的在一起做爱一样。
“呃哇呼,呼,呼。” 智子自慰高潮了,作为自慰配菜的只有宁宁可爱的声音。 智子今天已经很累了,再加上刚刚高潮,便睡去了… … …… “唔,我睡了多久?已经快19:00了!我还有正事呢!” 智子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她赶快穿好衣服,背起背包,拿着控制用的手机,上楼,到达宁宁的卧室前面。 “呼,先把AI关了吧。” 智子操作了几下,AI智能调教被禁用了。随后,她按响了门铃。 “你好呀。” “智子酱,这么晚了…” “没什么,想看看你,今天看你状态不太好啊。” 智子早就知道了装置的存在,只是在故弄玄虚而已。 “啊,没什么,今天有点不舒服而已。” “那要注意休息啊。” 智子走入了宁宁的房间,四处看了看: “还是老样子啊。” “这个布局我还挺喜欢的。” 来到窗边,智子转过身来,拿出了兜里的控制手机: “宁宁酱,看看这是什么?” 宁宁一下子就慌了: “那是我的手机,快还给我!” 哼?还想抢? 智子毫不犹豫的打开了电击功能。 “还给我唔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电击使宁宁摔倒在地,智子却笑眯眯的看着她:
“还不见过你的新主人?”
“啊?为什么?”
“看来你还不明白啊。”
智子一边说着一边点着屏幕:
“原来你已经违规两次了啊,真是不听话,不听话的奴隶可是要狠狠的惩罚哦!”
智子点击了模式选项中的惩罚模式,时间设置为10分钟。
“呃啊啊啊” “唔,好可爱,好想自慰啊!不…不行,我可是主人,我可是S,是攻,是1,要有威严,不能在奴隶面前自慰,至少不能让她看到!”(想) “啊啊啊
宁宁高潮了,淫液从排液口喷了出去,但按摩棒持续的运作着。
就这样过了十分钟,终于停下了,高潮了好几次的宁宁已经完全不能动弹,瘫软在地上…
智子将宁宁抬到床上,脱下了她的衣物,开始欣赏宁宁美丽的胴体,正当她准备开始自慰时,宁宁醒来了。
被打断的智子很不爽,决定要好好玩弄宁宁,但在那之前要先给她点温暖。
宁宁看到智子,非常害怕,躲到了床角:
“不,不要过来…”
智子靠近宁宁,笑着说:
“好了好了,我不会伤害你的,现在愿意做我的奴隶吗?”
“我愿意我愿意,请不要再伤害我了…”
“这就对了嘛,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智子摸着我的宁宁,拭去她的眼泪,拥抱了她。
但,这不仅仅是拥抱,她抓住了宁宁的胸部,开始玩弄她的乳头。
“啊,不要。”
宁宁抓住了智子的胳膊,智子看着她的眼睛。
“怎么?你要反抗不成?”(想)
虽然是想,但是这层意思仿佛表达出来了。
宁宁慢慢的松开了手,放弃了反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