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调教,高科技-5被调教得死去活来,心甘情愿成为奴隶?

唔,这感觉,好奇怪… 这和自慰的感觉完全不同,智子娴熟的手法刺激着我的胸部,而我现在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她的手摆弄着我的乳头。
在被玩弄了好几分钟后,她终于停下了,刚刚松了一口气,她便从包里拿出几捆绳子向我走来。
“宁宁酱你好可爱,我为你准备了一身漂亮的衣服,用绳子做的哦!”
这完全不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此时的我没有任何选择,只得点头答应。
智子将我的小臂横着绑在身后,从大臂绕出几根绳子勒住我的胸部,我小小的胸脯被勒出了两座小山,山顶还有挺立的红石头。接着,我的大腿和小腿被绑在一起,唔,好紧。
我动了动,想要撼动绳子的力量,根本不行,这就是白费力气,还会让自己更疼,因为这个绳子,现在的我绝对反抗不了了。
这就是全部了吗?
智子接着翻弄着背包,好吧,应该还会有其他的道具。
“呃,有这个绳子就够了,我动不了的。”
智子完全没理我,只是一直在翻包,我看着她把一个一个不一样形状的口球,口环摆在床上,最小的都是直径4cm的,我自己用的最大的才3.5cm,再仔细看看它们的形状,有普通,头戴式,深喉式,还有口环,唔(打冷颤),我可不想用这些。
“好了,快来选一个吧!”
智子指着床上的口球,在等待我的回答。
“呃,没事的,我不用戴这东西,我不会叫人的。”
“原来你要深喉式的啊,真是色情。”
我没有!
“等等,我选那个,那个普通的,最左边的!”
“好的!一份深喉口球!”
智子拿起深喉口球向我走来,那个东西拥有4cm直径的球,而内侧则连着一个长5cm的假阳具。
“不,不要!”
我闭着嘴,无论智子怎样试图将那根长东西塞进我的嘴里,我都紧闭着,就这样折腾了一分钟,智子有点烦了。
“啧。”
智子拿起手机,点了几下,这可不妙。
“哇啊啊啊…唔唔唔~” 突然的电击让我惨叫,智子则趁着我嘴张开将那东西塞进去,在后面捆好。 好难受,5+4,9cm,假阴茎已经顶到了最深处,第一次被深喉,呼吸好困难,我必须将头抬高才会好受一些。 最后,智子给我戴上眼罩,把我放平,接着拿绳子把我固定在床上: “一会我再来看你,好好休息!” 休息?怎么可能?等等,别走啊! “唔唔咳…唔” 随着关门的声音,智子真的走了…就留下我在这个房间。 我还没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小穴里的按摩棒开始运作,缓慢的抽插、旋转。 好舒服,等等,我为什么要享受?得想办法,挣脱这些。 我开始全身用力,试图挣开绳结,但全身用力所带来的后果不仅有疼痛,我的小穴里也夹紧了按摩棒,按摩棒的一次次抽插让我越来越兴奋,而绳子呢?纹丝不动。 “呃~哈,呃~哈。” 不行了,这个感觉,快要去了。 我不再挣扎,准备迎来高潮,马上就来了,我可以感觉到。 嗯?等等,怎么停止了?不,快…快动起来啊。 我扭动着屁股,但是按摩棒就像没电了一样,不再动弹。 到头来是我想多了吗? 唔,怎么又开始抽插了,对,就是这样,马上就… 怎么回事?怎么又不动了! 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快点动起来,让我高潮啊!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要欺负我?我只想要高潮啊。 接下来好几次,每当我即将要高潮,按摩棒就会停止运作,只要我稍微平静,按摩棒就开始抽插。 我什么都思考不了,无时无刻都想要高潮。 … … ……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脸上都是泪水和泪痕,嘴角都是流出来的口水。 一直渴望高潮的我没有注意门响起了声音,按摩棒也不再运转,直到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拿下了我的眼罩。 我睁开疲惫和被泪水充斥的眼睛看向这个人,是智子。 智子取下来我的深喉口球,我的喉咙和嘴终于得到了解放。 “咳咳咳…呜呜呜
智子看到我哭了,她抱住我:
“抱歉了,让你等这么久,高潮边缘很不好受吧。”
“嗯…很难受。”
“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想要高潮吗?”
“想,我很想!”
智子拿出手机点了几下,我小穴中的按摩棒开始高速抽插,没过多久,我终于得到了我梦寐以求的高潮。
谢谢,很舒服,但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筋疲力尽的我睡着了。


……
唔,天亮了吗?
窗外已经亮堂堂的了,我看向自己,身上的绳子已经消失了,而身边就睡着智子,桌子上就放着控制用的手机。
如果我现在去拿到它,我不就能摆脱智子了吗?
我看着智子,心在砰砰地跳,昨天晚上智子抱着我说的话不像是假的,再加上我本来就挺喜欢她,要不就这样,成为她的奴隶?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这怎么行。
我小心的跨过智子,下床,拿起手机,输入密码。
嗯,密码没有被改,太好了!
我刚解锁手机,智子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早安啊,宁宁。”
突然的声音把我吓得不轻,手机也掉在地上。
“啊,你拿着那东西啊,你收起来吧,对不起,昨天我太过分了,我真是,怎么说了,真是差劲啊,竟然对闺蜜…”
智子看向一边,不知怎么,我却有点同情她。
不行不行,别忘了昨天晚上她所做的事。
“抱歉,我这就离开。”
智子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她关上门,再看看周围,莫名的感觉有些凄凉。
看向时钟,6点多,总之,先把这东西脱了吧。
我来到厕所放空了尿液,按照流程,先弹出三根按摩棒,经过一天的佩戴,这次将按摩棒取出没费多大劲。
最后按下解锁按钮,app警告了我三次,终于,我脱下了这个东西,换上正常的衣物,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
晚上什么都没吃的我现在很饿,突然我看到桌子上的饭盒,还有个纸条:
我昨晚出门是去给你做饭了,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难受,我刚刚解开了你身上的所有绳子,今天晚上我看着你,希望你不会有事。
她原来这么关心我?我边吃边想。
我要去找她,我要问她怎么说!
我拿着包就冲向教学楼,现在时间不到7点,楼内非常安静。抵达2年B组,没人,也是啊,智子干嘛这么早来教室。
天台!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地方,尽管不知道她会不会在那里,我们之前总是在那里聊天,吃饭。
我推开门,城垛形状的屋顶装饰上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管不了许多了,我冲上前去,抱住这个女孩子就往后倒下。
带有熟悉气息的女孩子摔在我的身上,唔,好痛。
“啊?”
“智子,不要命了吗?这可是三层建筑的天台。”
仔细看看,智子的脸已经被泪水浸透,被我这么一说,哭的更伤心了。
我从智子身下出来,坐在旁边。
“呜呜呜,宁宁!”
“有什么事跟我说啊,你怎么在这里要寻短见?”
她哭得更厉害了,平时坚强的她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呜,我…我因为自己的欲望伤害了你…”
“你的欲望?”
“我喜欢你啊,宁宁,我想要得到你,但我做了那样的事,已经不行了吧。”
我的心在悸动,难道这就是爱?
我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闭着眼睛小声地说:
“不,没有哦,我也很喜欢你,不要再哭了。”
“(啜泣),那么,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不止啊,奴隶也行。”
“对不起,我不会在强迫你了。”
我们就这样抱着,保持了十分钟。
“好了好了,我们该下去了,你昨晚没睡好吧,你现在状态也不好,今天就请个假吧。”
“嗯。”
我扶着智子走下楼梯,迎面走来一个金发的女孩子,穿着校服,在她靠近后,时间仿佛停止了,强大的气场也使我说不出话。
“恭喜你们。”
随后她从我们背后离开了。我们终于可以动弹,向后看,她已不见踪影…
接下来的一天,我如坐针毡,终于熬到放学,飞奔回宿舍。
来到宿舍,脱下下半身的所有衣物,拿起装置,充分润滑三根棒子,跨入,下蹲,慢慢的将三根棒子推入。
“唔…”
这种感觉还不是非常的适应,但比第一次好很多。
和上次一样,按摩棒剩下一点进不去,还是老样子,猛地一坐,按摩棒的头部深深的顶住我的子宫口,要不是有尿道塞在,这一下会让我失禁吧。
最后,将锁扣插入,锁好,绑定成功!
呼,结束了,这次还挺顺利的,套上裙子,好歹遮住这东西。
那么,接下来就是去智子宿舍了。
叮咚~
按门铃,智子打开门,我进入她的房间,关好门,将控制用的手机放在地上,我便跪下,作出土下座的姿势。
“奴隶森下宁宁拜见主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