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转生奴隶主-1大粪仙人

金钱,名利,财富,这些东西都不过是身外之物。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当我不到三十年的人生因为过劳猝死而终结时,即将敲钟上市的公司,提前预购的原装进口跑车与昨晚还在酒桌上和我一起举着酒杯弹冠相庆的投资方与合伙人都变得毫无意义。
作为一个被吊死在路灯上一百次都不够的资本家,我一向奉行效率最大化原则。
将死板教条的企业项目管理规则发挥到极致,用各种各样无趣但有效的量化规章鞭策员工从创造更多的剩余价值,定期淘汰不达标者向社会输送人才的同时更换新鲜血液提高产品竞争力,把握行业风向盯死项目进展,扩大渠道布局优化用户生态,精准定位抓手沉淀成功经验,连通上游客户服务下沉市场,强化认知,完善逻辑,归因分析,度量体验,降本增效,做大做强。
在大学毕业的短短五年内将一家初创互联网企业做成了即将敲钟上市的行业知名公司,不论是我本人还是公司旗下数个品牌的发展经历都足以堪称传奇。
在投资人看来,我是兢兢业业踏实肯干的完美创业者。
而在员工私下议论中,我是公正严苛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怪物。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我也不是没有个人癖好,比如轻小说或者漫画之类。
只不过为了在员工面前维持工作机器的形象以发挥表率作用,我不会向周围任何人分享自己的休闲生活。
结果就是,当我不到三十岁因为过劳导致心肌梗死的时候除了几年没有见面的父母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真的为我的离去感到伤心难过,有的只是对我没能继续活着创造价值的惋惜。
“好用的零件终究还是会报废啊!”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
如果能有下辈子的话,我其实不应该这么拼命才对。
低调一些,普通一些,平凡一些,安安稳稳度过人生未尝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我很不巧的发现,自己还真有下辈子。
就是像轻小说主角一样带着所有的记忆转生了。
尽管跳过了和某个神神叨叨的存在交谈并赋予金手指的过程,但一切还算是顺利。
大概就是,眼一闭一睁,嗨害嗨!爷又活啦的程度。
不整活了,正经点: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时,眼前是一张神色疲惫但满脸笑意的女人的脸。
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深眼眶高鼻梁,是典型的西方人特征,汗水让深棕色的发丝粘在脸上并不影响她的美貌。
她有一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温柔且充满知性。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她的颈部戴着一枚大概两公分宽的金属项圈,尺寸几乎是刚好套在她的修长的脖颈上,上面刻印的复杂花纹有些诡异,看起来并不像是寻常的饰品。
女人带着微笑仔细端详我一番,又将我抱在怀里抬起头说了些什么,尽管听不懂但是语气十分平和。
紧接着,视野中出现了一个男人。
黑色短发,平头,八字胡,脸上的皮肤粗糙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的样子,但肌肉非常发达,大概是放在t开头网站上半年就能达到百万女粉和更多基佬男粉的程度。
男人盯着我仔细打量了一番,随后对着女人微笑着亲吻了她的额头。
再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毕竟刚刚从娘胎里爬出来精力实在是有限的很。
总之,这个戴着项圈的美女和肌肉猛男就是我的母亲和父亲了。
至于说边上那个一看就是接生婆的老奶奶就被我主动无视了,反正我出生之后不久就离开了,只希望她接生之前有好好洗过手。
尽管听不懂周围大人们在说什么,但我能猜出自己的名字已经定下来了,就叫柯林斯。
至于姓啥,还是不知道。
毕竟正常夫妻对话也不会称呼姓氏,对吧?
父母称呼彼此的多叫法分别是摩根和琳达,大概率是某种简拼昵称而非全名。
理论上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的小脑瓜容纳一整个成年人的全部记忆实在是有点耸人听闻,但这种事在我身上就这么发生了,也只能接受。
不论如何,我既然立誓这辈子要做一个平凡且低调的男人,自然不能太过张扬,更不能给父母添麻烦。
简单来说,如果饿了就哭一声,如果想要排便也只哭一声,父母抱着我到处走时多观察多思考,顺便听听他们的语言尽可能快点学会。
一般来说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如果太过安静总归是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然而这对我家里那一对头一次当爹妈还不太熟悉的二位来说似乎不仅不是问题还让他们省心不少,对我的表现无比夸赞。
母亲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半个月之后就开始抱着我在家里四处走动。
我也可以借机会观察一下自家的房屋装潢,评估一下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平和家里人的大概经济实力。
简单来说,一切还算乐观。
尽管是木屋,但我家算是村子里唯一一座有二层楼的独立住宅,文明程度大概就是比中世纪靠后一些但在文艺复兴之前的水准,窗外的村民还在依靠人力务农,家里也没有看起来像是蒸汽或者电气时代的物件。
不过从母亲书房里的藏书量看来,这样一个乡村家庭拥有整整三个书架的藏书怎么想都像是印刷术已经发明了的样子。
至于说父亲并没有书房,而是一个很花里胡哨的武器库。
中央木质假人穿着一整套耀眼的全金属板甲,墙上则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剑斧钺等兵器,想必是一个武德充沛的家伙。
父亲有一次抱着我去武器库对着墙上的各种兵器大肆吹牛,尽管我听不懂但大概能理解这些形制与样式完全不同的兵器全都是这个男人过去从军时期缴获的战利品。
正讲到嗨时背后的门被打开了,是经典的老妈喊吃饭环节。
然而父亲又指着母亲开始了一通讲解,母亲露出微妙的笑容抬起手射出了一发大水球,让我的老爹整个脑袋都成了落汤鸡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水珠滴落在我身上。
原来这个世界是有魔法的。
感觉并不是很惊讶,毕竟是异世界嘛。
父亲是强大且经验丰富的战士,母亲则是知识渊博的魔法师,这个开局作为别说是异世界爽文主角,就算是放在通辽宇宙都能横着走了。
根据父母之间打情骂俏的对话还有父亲讲解的内容把听得懂的字样零星拼凑一番,大致关键词是:
“你妈妈,战斗,抓到,可爱,我的,老婆……”
如果按照常识填充一下信息,大概就是:
“你妈妈也是我在战斗中抓到的,看她可爱就让她当我的老婆了。”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母亲脖子上会戴着一个从不摘下的金属项圈,也能侧面反应为什么书房里的藏书会有两种看起来完全不一样的语言。
也就是说,尽管父母看起来感情不错但我的母亲身份其实是战俘或者奴隶之类的存在。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算不算是正常现象。
至于说父亲,根据观察应该是这所村庄的村长,最差也是负责安防的骑士,毕竟相比于其他骨瘦如柴的村民这家伙既不用下地劳动也不用出门摆摊,每天除了吃的饱撑撑长出一身腱子肉就是拿着一把尺寸惊人的大剑在院子里耍的虎虎生风,还故意冲一旁抱着我的母亲使眼色耍帅。
每当这时候母亲就会露出我作为曾经的公司老板见惯了的营业微笑为父亲拍手喝彩,而我自然也跟着拍手,逗的父亲哈哈大笑。
这个肌肉棒子真是个头脑简单一哄就乐的家伙。
就这样每天维持着温馨的日常度过了夏季秋季与冬季(这家伙就算是大雪天也会光着膀子练剑),当窗外的树梢上重新抽出嫩芽时,我已经一岁了。
目前已经可以扶着墙自己试着走几步路,也能听懂父母之间的不少对话,甚至偶尔用一些简单的单词和父母交流。
之所以不说完整句子并不是因为我不会,而是怕吓到他们。
“小柯林乖哦……到妈妈这里来~”
“柯林!是个男子汉就来爸爸这里!”
眼下我面对的就是婴儿刚会走路时的经典场面。
简单来说就是父母各自站在距离我5米远的不同方向上,要求我选一边过去。
母亲以跪坐姿态在地上拍着自己柔软的大腿冲着我微笑,单薄衣物下那一对属于我的硕大粮食口袋也十分诱人。
至于父亲那边,那家伙双腿岔开蹲在地上举着手张牙舞爪,瞪着眼的样子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扑上来捕食猎物的巨大筋肉癞蛤蟆。
身为男人,该选哪边还用说吗?
“要妈妈。”
我将那个筋肉蟾蜍甩在身后走向母亲,将头埋进她丰满的乳沟里体验香软入怀的触感,简直不要太美妙。
至于说背后传来男人像是驴叫一样的哀嚎就被我主动无视了。
当然,除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日常家庭活动之外,我也会进行一些比较有建设性的行为,比如看书。
母亲的书房里有大量的书,还有不少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也许是某种施法材料也说不定。
不过我的目标只有书本而已。
现在的三口之家很令我满意,因此并没有把这个家炸上天的打算。
就算看不懂文字,不少书籍也有丰富的图可以看。
这里面大致分为画满各种法阵与符文的法术书籍,画着各种炼金与实验道具的炼金术书籍,还有绘制着各种毒虫猛兽草木虫鱼的博物百科类书籍。
进入春季时节后父亲出门开始变得频繁,而母亲一般则会准备好饭食做好家务之后带着我读书,顺便讲解这个世界的文字。
基本上和拉丁语系编码字母差不多,发音规律也基本相似,语法也更像是英文这种时态结构简单而非法语这种变体众多的复杂语种,所以当窗外的树叶能够沙沙作响时我的文字阅读与语言能力就已经突飞猛进了。
“摩根,这孩子是个天才,他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魔法师,不,甚至是贤者都有可能!”
“嗯。”
“我们也许应该攒一些钱,送这孩子去王都学院深造。”
“嗯。”
盛夏季节的夜晚还算凉爽,晚餐桌上母亲兴奋的向父亲讲述我这一个月以来语言学习的成果,但换来的只是父亲紧皱着眉头草草应付了事。
父亲最近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夜不归宿。
眼下也只是皱着眉头一口一口用勺子把食物送进嘴里,餐桌上的气氛很快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压抑到让人有些窒息。
“亲爱的,荒地开垦不顺利吗?”
片刻后,母亲率先打破了沉默。
父亲将餐具一放,揉着额头说道:
“不顺利?应该说是一塌糊涂才对,昨天放火之后森林里又窜出来一大群魔狼让四个小伙子受了伤,现在只能躺着。手头可用的人越来越少了,唉。”
母亲叹了口气,问道:
“要不还是由我释放一次[土壤富营养化]吧。”
[土壤富营养化]是能够提升大范围内土地肥沃程度的高等级魔法,尽管是生活魔法范畴但非造诣极高的法师不可用,大范围释放自然也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消耗,这一切母亲之前都曾经对着书本为我讲解过。
而对于这条提议,父亲立刻皱起了眉头。
“琳达,这件事我们早就约好了绝对不行。”
“我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
“不行就是不行,你生完孩子三年内都不能用大范围上位魔法,这是咱们的约定。”
“可是……如果我们连今年冬天都熬不过该怎么办?!自从我去年怀孕开始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再这样下去今年冬季村子里就会有人饿死!”
“就算饿死村民我也不能用自己家人的生命冒险,别逼我用这个。”
父亲将左手拇指放在食指一枚不起眼的黑色戒指上,随后母亲脖颈金属项圈上的符文亮了一下。
“唔……”
原本情绪激动的母亲瞬间像是被泼了冷水一样安静下来,只是低着头默然不语。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奴隶项圈发挥作用,实话说很神奇。
“对不起。”
父亲向母亲道歉后放下吃了一半的晚饭便起身回到了他的那间武器室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随后里面传来了打磨剑刃的声响。
父亲实在是不善言辞,也不懂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但身为领主牺牲村民还是牺牲自己的家人对一个中世纪贵族来说实在不需要权衡,相比之下身为战俘奴隶的母亲反而有些过于善良了。
我过去也见过不少“有人情味”的创业老板,他们的结局大多惨淡。
老爹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加一分,大概从白痴进化成了棒槌的程度,不能再多了。
这是第一次见到关系一向要好的父母闹了不愉快,而母亲也确实因为奴隶的身份受了委屈。
“妈妈,你还好吗?”
“我没事,孩子。”
母亲的眼眶有些发红,但依旧强行挤出微笑抚摸了一下我的头。
“乖孩子,把饭吃了,妈妈今晚给你读《飞行魔物大全》怎么样?”
我只能默然点头。
母亲强颜欢笑的样子让我有些心疼,但我更清楚父亲的苦衷。
大范围高级法术的使用必须要做好完全准备,哪怕[土壤富营养化]这种听起来普通的生活魔法也是一样。
而生完我以后身体虚弱的母亲如果强行催动覆盖整个边境村落田地的大范围法术,轻则虚脱重则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如果用游戏机制类比就像是蓝条扣光之后还要强行发动技能就会扣红条一样,不仅有生命危险还会永久降低生命值上限。
然而从父亲的态度看来,现在已经进入初夏季节,而秋季的收成问题已经摆在了明面上。
“妈妈,对不起啊。”
“啊?”
“如果不是因为生了我,就不会这么困难吧?”
母亲愣住了,随后轻拍了一下我的头。
“不许你这样说!柯林,你是爸爸和妈妈最珍视的宝物,明白吗?”
“嗯。”
不管上辈子还是这一次,我都有一对可以依靠的父母,这实在是莫大的幸运。
我低下头继续吃饭,顺便脑内回顾了一下刚刚父母的对话。
母亲自从怀孕之后就再也没释放过大范围[土壤富营养化]魔法,至今为止已经两年没有上过buff的田地今年必然欠收,而带着青壮年村民们开垦荒地的父亲在焚烧森林时又遭遇了魔兽的反击,就算他自己武力值爆表也难以为所有村民挡下攻击,因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不过话说回来,耕地仅仅过了两年就会因为肥力下降导致欠收吗?
这里的气候接近温带,一年有四季,耕地大多是些普通的谷物,平时的餐食也不过是些普通的蔬菜和面包之类,偶尔能从树林里猎取一些肉品,或者河里钓上来一点渔获打打牙祭。
虽说相比于全球遍布科技与狠活的上辈子来说很是寡淡,但胜在新鲜,而且肯定能吃饱。
至于说税率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离谱,是按照收成的25%征收而不是定额收粮,就算欠收也不至于被税务官将今年的粮食全数夺走。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回到一个问题上。
为什么这个村子的耕地肥力下降的这么快?
我尽可能回忆着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节,视线向着窗户外面飘移而去。
在庭院的角落里有一间不起眼的木质小建筑,大概是身形壮硕的父亲刚刚好可以在里面蹲下顺便关上门的程度。
这是茅厕,或者说旱厕,在地上挖个坑上面搭上棚子,每个周都会有个老大爷拉着牛车来一次将累积的粪水捞出装进大桶拉走。
作为一个一岁半的孩子我并没有离开家太远,最多只在院子里活动过。
所以脑子里难免下意识的带着一些前世的固有印象,比如被拉走的粪水自然应该被用作农家肥,然而当我回想起之前看过的书本时,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土壤富营养化]法术条目下赫然写着:“为了维持土地粮食年产量,每年春季都应至少对播种时的土地释放一次该法术。”
母亲是在战场上被父亲俘虏的邻国高阶法师,能够使用各种华丽的攻击型元素魔法,对相对简单的生活魔法自然也是手到擒来。
而没有高阶法师且付不起佣金的村落就只能像是父亲现在做的一样,带着一帮村民开垦林地刀耕火种。
各种各样的信息似乎在眼前拼凑成型了,接下来需要的只是验证。
“妈妈。”
“嗯?”
“我们的大粪被掏粪大爷拉走以后都去哪里了啊?”
“噗……咳咳咳咳……”
母亲因为我的问题一口饭呛住了。
“孩子,吃饭的时候不要问这种问题。”
“妈妈,这很重要。”
我放下勺子尽可能抬起头直视母亲的眼睛:
“请告诉我,我们的大粪最后都去了哪里?”
母亲愣了一下,随后神色复杂的回答道:
“当然是送到河边倒掉啦。”
这可就要命了。
“难道大粪不应该用来浇灌田地吗?”
“噗……”
母亲又喷了,她瞪着眼看着我惊讶道:
“孩子你从哪里看到的这种说法?大粪又脏又臭,怎么能和吃的东西混在一起呢?”
要命,真的要命。
“我好像搞懂问题出在哪里了。”
第二天上午,我最亲爱的父亲,村民们的无比敬重村长摩根.道尔骑士大人正在辛勤的掏粪。
“孩子,就算欺负了妈妈你也不至于用这种办法惩罚爸爸啊?”
尽管嘴上蒙着布巾,但这名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历练的骑士还是被浓重的氨气呛的涕泪横流。
一旁的母亲站在院子中央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看着我指挥着我的牛马父亲将粪水混上杂草与枯枝烂叶搅拌后均匀浇灌在我在菜园里规划好的三分之一块菜田里。
这块园地平时是母亲在打理,某种像是西红柿的作物还刚刚抽苗,很适合用来实验。
“接下来该妈妈了,对着中间这块区域释放一个[土壤富营养化]吧。”
对母亲来说覆盖全村耕地的大范围法术固然负担沉重,但一块总面积不到8平方米的菜地就是过于轻松了。
于是,母亲举起手在空气中凝聚出些许光点,随后这些萤火虫一样的光点融入了位于中间的菜地里,前后过程不到十秒钟。
“最后这一块呢?”
父亲指着最后剩下的三分之一菜地出言询问:
“啥也不做,正常浇水就行。”
“孩子,你这么小就理解控制变量法了啊!”
我的天才程度自然让母亲自豪,然而父亲依旧是一脸狐疑的神色。
“这样真的有用吗?用大粪浇地就能让土壤变得肥沃起来?”
“理论上是这样,但我也不能保证。”
我苦笑着冲父亲摊手,这里毕竟是异世界,上辈子的法则可未必适用。
然而两周后,从左到右长成阶梯形状的幼苗完全打消了父亲的顾虑。
最左侧自然是没有做任何处理的田地,幼苗高度仅仅和一岁出头的我差不多高。
中间部分则是由母亲上了[土壤富营养化]buff的土地,幼苗大概能比我高出一点点。
至于最右边则是大粪灌溉过的土地,这部分称作幼苗已经不合适了,毕竟要搭上架子才能避免被风吹倒,相比于前两者叶片也更加饱满,透露出一股健康的墨绿色。
“有用啊!真的有用!”
父亲开怀大笑,把我举过头顶原地转圈。
一旁的母亲依旧是保持着复杂的微笑看着我们胡闹。
实话说这次的操作对我来说是有点风险的,尽管父亲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呆瓜,但母亲这种高阶魔法师放在上辈子怎么说也是个妥妥的高级知识分子。
而我从小不哭不闹,一岁出头就会识字说话本来就已经很惊悚,这次又展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知识,根本不可能不引起怀疑。
如果母亲询问,我就向她摊牌,本来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在这之后母亲依旧只是每天做家务,做饭,陪着我读书,为我讲睡前故事,从没展现过半分的怀疑。
反倒是父亲那边为了说服村民们从今往后定期用大粪浇地似乎遭遇了不小的阻力,以至于每天都要带着一帮村民来到我家院子里大声讲解我的那片试验田是如何操作,顺便号召村民们也进行同样的尝试。
实话说,我上辈子接近三十年听过的所有“大粪”这个词都没有这一周多。
我就这样看着窗外院子里的父亲每天忙前忙后一个星期,满脸狐疑的村民们来了一批又走一批,甚至有些年纪大点的还直接出言询问村长大人是不是因为急火攻心失了智。
传统观念真可怕,好在要应付的不是我。
村民们的一切顾虑都在今年深秋时节的丰收季烟消云散,而我此时也两岁了。
在父亲的主持下,母亲抱着尚且年幼的我参加了村里举行的篝火晚会,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对农民们来说毕竟没有什么比仓禀充实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了。
然而,现场的气氛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一开始听说要用大粪浇地我还吓了一跳啊,还以为村长是中了邪呢!”
“是啊是啊,但没想到大粪真的这么好用啊!”
“可不是嘛,我和你说啊,听村长说这其实是柯林斯小少爷想出来的法子。”
“怎么可能!小少爷不是才刚刚两岁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和村长一起喝酒多,他只要一喝多了就会吹他老婆有多温柔孩子有多聪明,柯林斯小少爷据说一岁时就已经能识字了!”
“这是天才啊!前途无量的天才!我们可得敬他一杯!”
“是啊!为了柯林斯小少爷!”
“为了柯林斯少爷!”
“为了村长一家的健康!”
“为了丰收!”
从最初的交头接耳到渐渐的全场欢腾,村民们纷纷举杯欢庆这一美好的时刻。
我抬头看着母亲,篝火映照着她美丽且平和的面庞与微微勾起的嘴角,不禁回忆起上辈子拿下天使轮投资时的第一次公司团建活动。
然而这时候,场上突然响起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嗓门极大且洪亮到全场每个人都听得见。
“为了大粪!”
一瞬间,全场安静了,只剩下噼啪作响的木柴燃烧声。
母亲刚刚还在微笑的脸瞬间扭曲整个拉下来,原因无他,此时站在广场中央高举酒杯的那个男人正是我那酒品巨差还要硬喝的父亲,拥有骑士阶级爵位的摩根.道尔村长大人。
“为了大粪!”
“敬大粪!”
“大粪万岁!”
“大粪!欧耶!”
……
你们这些混蛋村民,不要在这时候进这种毫无意义的阿谀奉承啊啊啊啊啊啊啊!
-未完待续-
《汉诺威王国人物志 柯林斯.道尔篇01》
柯林斯.道尔是汉诺威王国历史上少有的传奇人物,尽管出身与边境下级贵族家庭且因为其奴隶之子的身份在青年时期饱受歧视,但他还是克服种种障碍创下了诸多难以企及的功绩。
从历史角度评价,柯林斯.道尔为王国乃至全大陆的文明发展都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柯林斯爵士辉煌的一生拥有很多头衔,魔导爵士,职业技术教育家,魔剑士流派开创者,精灵之友,兽人之友,矮人之友,亚人种族之友,复合法术大师,奴隶解放者,最成功的奴隶商以及人间圣徒等其他诸多名号数不胜数。
然而当朴实的农民们谈及柯林斯.道尔爵士时都会难免提到他人生中第一个最有代表性的功绩。
对于开创了粪水施肥灌溉法,让农田脱离魔法师数量桎梏的同时维持肥力,极大提高粮食产量的柯林斯.道尔爵士,后世的农民们亲切的称呼他为:
大粪仙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