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转生奴隶主-2属性测验

如今的我已经两周岁了。
相比于其他的孩子,我可以自己独立进食,自己穿衣服和鞋子,阅读内容复杂的魔法书本,熟悉汉诺威王国和拉斯韦尔法皇国双语言,并且拥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独立卧室。
然而,眼下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没有电视电脑新闻报纸和其他娱乐手段的中世纪魔法世界里冬天会有多无聊?
这个无聊程度大概就是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能听到父亲高亢的战吼与母亲凄厉的嚎叫,这两人每天晚上都热衷于在床上复现当年作为帝国高阶法师的母亲在战场上被身为王国精锐骑士的父亲抓获时的冥场面。
回想起来我是深秋时节出生,往前推九到十个月正好是冬天,也就是说母亲是在两年前的冬季受孕怀上我的,照着眼下这个节奏继续下去想必明年的丰收季我就能额外收获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真是可喜可贺。
魔法是很方便的东西,隔壁父母在激战三轮之后的交谈内容听起来母亲其实完全可以用魔法实现避孕效果,但却没这么做。
原因无他,一方面现在有了大粪施肥技术可以让母亲不必每年释放大范围的[土壤富营养化]法术,另一方面这俩的第一个孩子实在是过于省心,让他俩严重低估了养小孩的难度。
归根结底,都怪我。
这些天来除了继续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我也在母亲的引导下开始尝试修习魔法。
这个世界的魔法乍看之下有些奇妙,但实际学起来反而显得有些原始简陋,以至于让我怀疑是不是这个世界的创世神是不是在被泥头车创之前干过垃圾多人在线网游的策划。
法术体系分为地水火风光暗四大元素,还有光暗两大对立属性,前者是母亲的老家法皇国常用的分类方式,而后者则是父亲出身的汉诺威王国的法术体系。
光从字面上看也能理解,法皇国更重视对世界的物质构成转化当中蕴含的自然规律研究,而相比之下汉诺威这边的光暗对立就难免显得有些非黑即白的二元论色彩。
现实也确实如此,尽管四大元素魔法对大部分法师来说都能使用,但大多数人往往只会专精其中一项。
地元素法术能够塑造土壤改变地形,或者将石块构成炮弹发射,强大的地属性法法师甚至能够用岩弹击破厚重的木质城门,或者在短时间内快速构筑城防工事,这种元素在基建当中效果也十分优秀,可以说擅长操纵地元素的魔法师是最不愁吃饭的行业,土黄色法袍是这些基建狂魔们最显眼的标识。
至于说身穿深蓝色法袍的水元素法师相比前者尽管能够发射冰凌或者凝冰塑形,但脆弱的冰块相比于厚重的土石不论功防性能相比于前者都差得太远。
好在水元素绝非一无是处,战场救护需要大量的清水,在部队缺少水源的情况下能够凭空制造出大量清水的随军水属性法师更是极为宝贵的后勤战略资源。
至于说火元素,这是一群疯狂的大炸逼。
不知道是不是火元素吸太多会烧坏脑子的原因,主修火元素的法师无不是身穿红袍手持烈焰法杖在战场上疯狂高喊着各种意义不明的战吼(其实是咏唱)发射火球神经病,而这些家伙就算是在战场以外的场合也总是性情冲动行为炸裂,以至于几乎无法参与任何正常的社会生产建设活动。也因此,火元素法师是以元素魔法为傲的法皇国唯一每年限制发放名额的特殊存在。
提起穿着灰袍的风魔法师,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会下意识的联想到接头杂耍艺人和行为艺术家。
毕竟大多数风元素亲和者确实就是干这行的。
听起来用无形的风刃隔空斩断敌人很牛逼,但现实操作起来风魔法根本就没法把空气压缩成薄薄的一层再发射出去。
对于风魔法师来说,最有效的攻击方式就是将一团压缩空气向前方砸过去,五到十米左右打在人身上效果约等于被我的肌肉老爹狠狠锤了一拳,这种名为[风拳]招式据说由一名风元素亲和的治安官创造,在缉捕犯人时作为非致命攻击效果在法皇国治安官之间大受好评,并且由于治安官们攻击时的口号获得了“吃我一拳”的别称。
母亲为我检测元素亲和力的方式很简单,拿出一枚透明水晶球让我把手放在上面注入魔力之后,水晶球就像是人脸检测验证时的手机屏幕一样开始发出五颜六色的忽闪,原本无色透明的水晶球在我的手里愣是搞出了舞厅灯球的效果。
“亲爱的,这孩子天赋怎么样啊?”
一旁的父亲不懂魔法,只是傻呵呵的看着胡乱闪烁的水晶球询问母亲测试结果。
然而此时此刻的母亲却挠着头说道:
“这是什么情况啊……难道是坏了?不应该啊!”
母亲将水晶球从我手中拿走,光芒瞬间熄灭。
随后,她把水晶球抓在手里晃了晃,又
拍了一巴掌。
强忍着吐槽的冲动再次接过水晶球,房间里又变成了歌舞厅一样的灯光效果。
想必如果以后爹妈半夜激战时我捧着这玩意站在一边充当氛围灯想必能为他们增添不少情趣。
最好能再加点攒劲的音乐,就算这个世界没有录音机也不要紧,想办法把老式留声机搞出来就行了。
“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我生下来两年还是头一次见到母亲如此失态的惊呼,以至于一边观摩的父亲都吓得一蹦哒。
“怎么了亲爱的,有什么问题么?”
“问题大了!”
母亲一把从我手里拿走水晶球自己捧在手心片刻后,球体发出了蓝黄相间的光芒。
光芒平和稳定,像是一枚低瓦数灯泡一样。
“我是地水双元素法师,正常来讲就是这个效果。像是小柯林这样的情况皇家学院历史上就从来没有过!”
“嘶……”
听母亲这么一说,父亲也吸了一口凉气;
“会不会是因为他年纪太小尚且不能控制的缘故?”
“那也不应该是这个效果!我从4岁就开始学魔法了,在魔法学院实习期还做过一整年的儿童天赋检查员,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花里胡哨的颜色!”
“琳达,亲爱的,先冷静一点。”
父亲抬起戴着戒指的左手打了一枚响指,随后母亲颈上项圈微微一闪,母亲激动的神色瞬间消失,呼吸也很快平复。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
父亲收起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神色问道:
“这种情况会有危险吗?比如会导致魔力迟滞甚至爆体之类的……”
“那并不会。”
冷静下来的母亲摇了摇头,但眼神中的忧虑并未散去。
母亲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柯林,你的情况非常特殊,将来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是和我一样的地水双属性法师,并且在你的实力足够强大之前绝对不能碰任何魔力检测水晶球或者别的装置,明白吗?”
“我明白,妈妈。”
我点头应允。
以我现在的水准地元素只能手搓鼠标球,水元素效果不如撒泡尿,火元素刚好替老爹点烟,风元素还不如吹口气的程度,如果被什么变态法师抓到当成小白鼠不会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摩根你也是,今后千万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今天的事情,有人问就说柯林是地水双属性。”
一旁的父亲也点头表示明白,我的元素属性亲和测试才宣告结束。
接下来是光暗检测球,正常来讲任何人只要摸到球体就会变成纯纯的黑色或者白色,正如同现实中有光属性天赋者就完全没法使用暗魔法,反之亦然。母亲把球递给我时,原本透明的水晶球呈现出完全的白色。
然而球体一到我手里,黑色就开始从我手掌接触的部分浮现。
“柯林是暗属性啊,也还好……”
母亲的神色有些遗憾,这也是自然的。
光暗属性是天生的二选一,不论母亲的介绍还是书本上的记录,暗属性基本上总是被光属性压着一头。
光属性亲和度高的人是天生的圣职者,治疗,净化,障壁与其他诸多神圣的术法不一而足,而光属性适应者也只占总体的十分之一左右,是稀有且高贵的属性。
至于暗属性就平凡且廉价的多了,强大暗属性适应者能够使用的术法也不外乎是什么阴影潜伏,精神控制,动物沟通之类一听就很奇葩且不入流的技能。
母亲脖子上的奴隶项圈就是暗属性法师制作的道具,附加了精神控制与魔力阻隔术法,能在必要时封印母亲一身强大的法术修为,甚至完全切断意识与肉体的联系,将奴隶变成没有自主意识只能服从主人命令的空壳人偶。
这并非是肌肉老爹的恶趣味,而是作为战俘奴隶在王国生活的必要保险措施,如果哪天母亲暴走闯出什么祸端父亲也要连带承担对应的责任。
虽说这种情况对感情要好的他俩来说不存在任何可能性就是了。
但根据我偷听的内容,这俩在晚上似乎会把这玩意当成能让快感超级加倍情趣用品来使用,不知道具体是啥原理。
说回眼下,我手里的光暗检测水晶球在黑色占据到一半时不动弹了。
“……”
母亲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次并没有发表任何感想。
“这是坏了吧?”
一旁的老爹凑上前来从我手里拿走水晶球,球体内的白色瞬间消失,原本浓郁的黑色也消散了不少,几乎就只是一杯清水里滴入一滴墨汁的程度。
“没坏啊。”
母亲拿过球体,瞬间又变回了纯白色。
“总之今天的事情,你们父子俩都必须好好保密,永远不能是出去!另外柯林你记得以后对外只能展露光或者暗一种属性,你选哪个?”
“暗属性吧,显得普通一些。”
“唉,普通一些也好。”
母亲只能叹着气将水晶球收回匣子里,又对我千叮咛万嘱咐一番才算罢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