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转生奴隶主-5白嫖到一只小猫娘

我真傻,真的。
总之就是非常后悔,真的很后悔。
并不是因为进入要塞都市法兰时遭遇了什么意外,正相反守城士兵们热烈欢迎了我的父亲,看来一路上说自己是传奇骑士在中下层士兵当中的人气很高这件事并不是吹嘘。
让我后悔的事情发生在进入都市以后。
最开始,一路上清脆的马蹄声不见了。
再然后,我的鼻腔里像是被塞进了两根棍子一样剧痛无比。
紧接着我意识到了这是什么味道,是粪便的臭味。
而马蹄声消失不见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城内的路面上覆盖着整整一层厚实的粪便,人粪马粪狗粪猪粪鸡粪各种各样的粪便汇聚在一起铺满了整个街道,让我登时就吐了出来。
“哈哈哈,带劲不?是不是很开心?”
开心,我真是太开心了。
不愧是中世纪,这味道实在是正宗。
被我吐在脖子上的老马回头撇了我一眼,露出了“你丫啥毛病”的眼神之后回过头去继续往前走。
我只能回过头把脸埋进老爹的斗篷里面,此时此刻他身上的烟味和汗臭简直就是这座笼罩在屎黄色气息的城市里唯一的救赎。
好在久居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我大概用了一个钟头总算适应了这里的环境。
我们先去了旅馆把马放下,随后根据城防士兵的指引一通七扭八歪之后进入了一个极为不起眼的小巷子。
腐臭的垃圾堆满了墙角,里面似乎还躺着几个生死不明的人型物,四周只有黑黢黢的墙壁和挂满蜘蛛网的窗口,屋子里看不出一丝生机。
我无比庆幸现在自己能坐在老爹肩上移动,不然以我现在的体型放在地上会直接陷进垃圾里拔不出来。
据说高跟鞋最初就是因为中世纪欧洲的大街上被粪尿和垃圾堆满而发明的,现在我逐渐理解一切。
父亲来到一扇木门前伸手就要扣门,这扇门却从里面拉开了。
一名酒桶一样的矮胖秃顶男人出现在门后,一脸肥肉尽可能挤出谄媚的笑容凑上来时胸前被大肚子勒紧的丝绸袍子因为向前弯腰挤出了一层又一层的褶子。
“哎呦呦,是道尔骑士老爷!贵客,稀客!欢迎欢迎!欢迎光临福克斯的小店!”
男人看起来年纪不小,但嗓音却很是尖细,听着让人不太舒服。
“我想要个会挖掘,能做金属加工的工匠奴隶,最好是矮人。”
父亲倒是不咸不淡的回应着,看不出任何情绪:
“那是自然,军爷们早就给小的提过醒了!大人这边请,一定包您满意!”
“嗯,带路吧。”
父亲把握从肩膀上拿下来抱在胸前随后跟着那奴隶商人穿过了三层门帘两个窄门一道铁栅栏,终于来到了一处摆满铁笼的小院落。
“你这里还算干净,不错。”
父亲微微点头,那奴隶商人却因为一句小小的赞许激动的跳脚:
“哎呦哎呦!承蒙老爷厚爱!小的可是相当重视商品品质的,可不会像是那些黑商一样用不干净的奴隶脏了老爷您高贵的眼!”
“呵。那我要的货在哪里?”
“这边请,老爷您赏眼瞧瞧!”
奴隶商挺着圆滚滚的肚子钻进笼子里面,很快就领出来一名留着全身只穿着兜裆布的矮人。
满脸的大胡子,头顶上扎着辫子,粗壮的手腕上套着大一号的手铐,一双小眼睛里满是不安与惶恐。
“威尔斯,你可是交了好运了啊!还不快上前给这位老爷瞧瞧?”
奴隶商人奸笑着将矮人推上前给父亲看,那矮人惴惴不安的搓着手,这种动作我过去作为企业老板没少在面试者身上见过。
父亲半蹲下来将我放在地上,随后就这样蹲在地上低头打量了矮人一番,询问道:
“名字。”
“喂喂喂……威尔斯……威尔斯.铁锤,大人。”
“嗯。”
很显然,这个矮人大叔是个结巴。
一旁的奴隶贩子显然是吓坏了,但父亲没有表露丝毫的不满之色,只是继续询问了他的年龄和过往。
估计大概讲完怎么也需要半个小时,我就打算在这个院子里四处逛逛解闷。
这处院落还算干净,大概十几个铁笼子里的奴隶们有男有女,基本都穿着粗麻布做成的衣服,尽管看起来头发凌乱但身上并没有臭味,卫生评级75分吧。
这其中有男有女,大多看起来精神萎靡不振,也有不少身上带着伤,但基本都是旧伤,并没有近期留下的伤疤,这说明那个名叫福克斯的胖子并不会刻意虐待奴隶,职场环境评级加分。
不过奴隶们看起来大多很瘦,这也是自然,毕竟作为奴隶商人低价收入奴隶之后总要想办法尽快高价出手,不然奴隶就只能放着吃干饭,不能创造任何价值。
至于说长期卖不出去的奴隶自然会因为差劲的饮食导致越来越瘦,而越瘦的奴隶也越会不好卖,最后会面临怎样的命运已经不用多说。
而当我走到最尽头一个尺寸较小的笼子面前时,里面就有一个及其瘦削的奴隶。
要说她有多瘦,大概是皮肤刚刚好挂在骨头上,几乎看不到多少肌肉的程度,实话说看起来有些惊悚。
体型看起来只有五六岁,背对着我蜷缩在笼子一角不知道在啃什么东西。
在黑发中凸起的一对一颤一颤的耳朵还有背后那一条时不时晃动一下的猫尾巴显示出她兽人族的身份,根据我看过的博物志书籍显然是生活在大陆南方地带的猫兽人族。
我就这样看着她,而她很快也注意到了我。
女孩很是谨慎的回过头来,一双明亮的金黄色的竖瞳和我对上了视线。
她手里抓着的是一枚啃了一半的熟土豆。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方向,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土豆,然后伸出手,隔着笼子的铁栅栏将那啃了一半的土豆递到我面前。
“吃吧。”
女孩的声音很小,但也很清脆。
于是我接过土豆咬了一口,又还给她。
“你不吃了吗?”
“嗯。”
就在我尚未反应过来那瘦骨嶙峋的女孩为何要把手中唯一的食物分享给我这种反常问题时,背后传来了那奴隶商人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你都干了什么啊!怎么能让高贵的少爷吃被你的脏手拿过的东西!”
“姐姐说了,食物应该分享给更小的孩子。”
“啊啊啊啊啊!你这是要害死我啊!”
“怎么了?”
老爹也快步走过来询问着眼前的情况。
“大人,老爷,真是对不起,我没看管好这个奴隶,让少爷吃了她的脏手拿过的东西,小人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说着,奴隶商人又狠狠的踹了一脚笼子,咒骂道: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畜生玩意,还不快给骑士老爷赔罪?!”
“唔……”
笼子里的小猫吓得连连后退,那根长长的黑尾巴甚至都炸了毛。
就算这样,她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土豆。
老爹看了我一眼,又看向笼子里的小猫,随后对着我露出了“放心交给我”的笑容。
“怎么回事!竟然让我的孩子吃了你这里的东西?这像话吗?!”
父亲当然不会因为我吃了这里的东西就勃然大怒。
毕竟他自己经常和那些村民们在田间地头啃棒槌,但眼下我决定观摩他的表演。
“对不起啊大人,老爷,小的我,我这就把这个不开眼的东西处理掉!”
“噫噫噫……”
听到说处理,小猫更是惊恐万分。
然后她一口把那半块土豆塞进嘴里疯狂嚼了两下咕嘟一声咽了下去。
“处理?怎么处理?”
身形庞大的巨汉俯下身来的巨大压迫感让奴隶商的腿都禁不住打颤。
“是是是……是这样的,卖不出去的奴隶就会丢进地下斗技场里供野兽吃掉取乐,有不少贵族老爷们都喜欢看这些,您要是喜欢小的可以为您安排专场,让您亲自看这个冒犯了少爷的小畜生被撕成碎片的样子!”
“呵呵呵。”
父亲只是干笑,随后他的大手伸出来,轻轻拍了拍奴隶商人的头:
“你真以为,光是看就能平息我的愤怒吗?”
“老爷,求求您饶了小的吧!这个小畜生就送给老爷您,您想怎么料理她都行!之前那个矮人也半价,不,送给老爷行吗!”
“那可不行。”
父亲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说道:
“这两件事一码是一码,那个矮人我很中意,钱该给都会给,一分不差。”
“可是……可是……”
抖如筛糠的奴隶商人此时的表现比矮人更加结巴。
随后,父亲粗大的手指指向了那枚小小的笼子。
“这个小东西,我要了。”
“就这样?这样就行吗老爷?”
“不然呢?你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
奴隶商人点头如小鸡啄米一样,豆子大小的汗珠滚落下来,显得十分滑稽。
就这样,父亲找到了合适的工匠,而我顺便带回了一只小猫(猫娘?)当作宠物,名字就叫土豆吧。
顺便确认了一下,头发下面没有人类耳朵,不是四声道。
至于那个努力想要给老爹留下好印象好在让骑士老爷在军爷们面前多替他美言几句的奴隶商人,恐怕就要和士兵们解释一下所谓的地下竞技场到底是咋回事了。
-未完待续-
《汉诺威王国人物志 土豆篇》
土豆,出身王国南方黑猫族,具体信息不详,本名不详,是柯林斯.道尔爵士幼年时偶然获得的奴隶。
土豆作为柯林斯爵士的第一位有记录的持有奴隶以丰富的农业知识与农产品加工技术开发闻名,其编撰并经由光明教会出版传播的《马铃薯高效种植与加工技术》在汉诺威王国十年自然灾害期间拯救了无数人口。
相比于传统的学术书籍,本书用词简单,采用的也是较为零散的记叙故事体裁,在并且按照章节顺序词汇与阅读难度逐渐提升,因此拥有“农民们最好的识字教材”的别称,本书在缺少教资源王国乡下获得了广泛传播,在普及农业技术的同时极大提高了农民的识字率与文化水平。
因为她的卓越功绩,王国特赦取消了她的奴隶身份并为她授予了普通平民能够获得最高等级的“白星”奖章。
《马铃薯高效种植与加工技术》一书的原始手稿至今仍保存在光明教会运营的教会历史博物馆二楼B3号展区,任何人都可以免费观摩这份前半部分文笔粗糙且错字连篇的原稿。
根据柯林斯爵士讲述,土豆曾经多次计划重写前半部分但都被柯林斯爵士制止,这也阴差阳错的使其成为了兼具识字教育,农业与传染病知识科普和历史传记等多重珍贵价值的重要文献。
在这份手稿从最初的歪曲斜扭到中后期逐渐娟秀的字迹中,我们也能间接体会到一位兽人族女孩在短短两年内从孩童成长为少女的过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