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转生奴隶主-22北地内战1

土豆并没有和我预想的一样发情袭击我,隔壁房间里也没有传来汤姆和丽萨激战的声音。
再后来我又让咕咕咕往返多次带了好几罐泉水进行了多次测试都没有产生任何催情或者让绝育者恢复生育能力的效果。而根据老家那边的试验结果,不管泉水放置多久只要还在镇子里就有效果,距离泉水越远效果也会越差。
看来不愧是神迹,用上辈子的科学观念根本没法解释。
就这样我们以北地中央的瓦伦丁为活动中心,逐渐扩大半径活动了一年多。
斯科特和他的骑行教师团们在这期间。带着我和土豆一起游历了不少村庄,看着他们一路上帮助村民的同时,我也观察收集,并且打探了不少消息。
首先可以确定一点,就是我在贵族里的名声其实很差。这一年里偶尔见过几名贵族,他们大多对我嗤之以鼻,原因不外乎是我母亲奴隶的身份。还有老爹的马夫出身,都是让他们极为鄙视的存在。有几个贵族甚至直接当面辱骂我拉低了贵族的逼格。
对此我不会表现出任何的不满。
我如此宽宏大量的人怎么会和他们计较呢?只不过会把他们的肥皂出口价格提高三倍而已。
与之相反的是,民众们对我的呼声其实非常高,或者说柯林斯顿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神奇且值得向往的存在。
送子神泉的传说,已经流传开来,不少听闻了,传说的人们都纷纷收拾行囊前往北方,短短一年内,科林斯镇的规模就扩大了两倍,人口也从原本的2000人左右直接翻了三倍,如今已经接近7000人。
如今的克林斯政没有军队,或者说如今的克林斯镇全民皆兵。老爹在我的建议下采用了屯田制,也就是让有战斗能力的民众采取义务服役制度,平时要定期接受战斗和军事训练的同时也要进行生产性劳动,正所谓藏兵于民。
一旦战争爆发时,克林斯顿完全有能力拉出一支超过2000人的军事力量。
虽然其中过半都是奴隶兵,但这些奴隶兵们。真正上了战场会为了获得军功,为自己争取自由,更加奋勇杀敌,他们的忠诚度相比于过去的王国军要高出不少。
我塞给老爹的那名过去曾经当过百夫长的汉森。如今也已经靠着出色的指挥能力和管理手腕成为了高级军官,在战时状态下,除了作为总总司令的老爹与作为副司令的大舅以外,汉森就是拥有最高级指挥权限的前线长官。
那家伙如今每天操练军队,领着不菲的军饷,还三天两头跑到会所里去高消费,和会所里的莺莺燕燕们关系处得非常融洽。那家伙确实如他自己所愿,过上了体面的日子。
至于说曾经在他上战场时背着他嫁给富人的老婆,和那个被他老婆一起献给富人玩弄的女儿在被富人玩腻了以后抛弃了,他也不计前嫌,将两人带回克林斯顿安顿好。但依旧保持着跑去会所花天酒地的习惯。
这一切都是在他给写给我的感谢信中获知的,而像是这样的感谢信我其实收到了不少。
过去一年里,我将不少物色到的人才都送到了科林斯镇,而老爹也都根据我的要求对他们委以重任。
这些人也许道德品行并不完美,有的人格还有缺陷,但都有独一无二的技能和长处。被分配到对应岗位上以后,也快速进入角色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至于说开会所的那几个怎么样了?
他们赚翻了,每天数钱数到手软。
然而作为最大的股东,过半数的收益还是会交给镇政府财政库。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嫖娼也好,赌博也罢,只要能为科林斯镇财政带来贡献的产业我们都会大力支持的。
至于说瓦伦丁成了教会分会,如今已经初步建立了制作土肥皂的作坊,这里驻守的修士们也习惯了新式厕所与相对更加先进的生活方式。
过去这里的教会会收容附近好几所城市的孤儿,然而如今。瓦伦丁分教会只是孤儿的中转站,这些孤儿们在这里休息之后就会被送到北方的柯林斯镇开始全日制学校生活。
看起来一切都在向好发展,然而实际上克林斯镇以外的北方王国土地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瘟疫两年死亡的大片人口并没有带来社会变化与财富再分配。
与之相反,大贵族们趁机兼并了大量的土地,而小贵族和农民们更加的不堪重负,在增强土地的过程当中引发了无数的矛盾,而小贵族之间的矛盾,后来又渐渐发展成大贵族之间的斗争。
我不妙的预感终究还是成真了。
在10岁那年,掌管整个王国北境的两名公爵开始了内战。
根据外界的说法,最初是阿明公爵向波尔布特公爵的领地发动了攻击。骑兵队伍在焚毁了公爵领交界地带的大量村庄后又掳走了许多妇女,杀死了男人。
作为报复波尔布特公爵下令处死了大量与阿明公爵有关的商人和贵族。
两个北方权力最大的公爵就这样毫无征兆却又理所当然的爆发了内战,而王国高层对此却毫不在意。
原因无他,在王国没有对外战士的时候,自古以来贵族之间的战争就是王国的主基调。
娘炮才会搞政治,真正的贵族斗争应该从物理上消灭彼此,而王家永远站在胜者的那一方。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纵横百合,让大贵族之间不断内耗,汉诺威王族才能百年以来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刚刚经历过瘟疫还没几年的北方民众们,可就遭了殃。
就仿佛过去那两年的一切惨状又回到了眼前一样,大量的民众流离失所,街边饿死的难民尸体被野狗啃食,女人和孩童们被卖作奴隶甚至当场抛弃,而男人们如果不想被抓去充军就只能拼命的逃跑。
村庄被焚毁,田地被荒废,牲畜被屠宰,人们被饿死,然而贵族们却毫不在意他们强征男丁,抢抢粮食,奸淫妇女,不论对己方还是敌方,都一视同仁,熟悉的一切都回来了。
瘟疫横行的那两年,我在克林斯镇中央指挥,而老爹驾着马车四处分发粮食救济难民。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只不过我与老爹的立场翻转。
我带领着从克林斯镇赶来支援的车队将大量的粮食分发给那些饿肚子的男名,并指引他们前往北方避难的道路。
这期间也不乏有一些不开眼的兵痞们想打我们的主意,然而甚至用不着柯林斯镇护送粮食车队的奴隶兵们出手,每次土豆一个人就用那把恐怖的饮血大剑砍死一大片,以至于这些急于刷战绩的奴隶兵,纷纷向土豆和我抱怨她抢了太多人头才让土豆稍微收敛了一下。
在这期间我也见识到了奴隶兵们的战斗方式。
他们5人一组,每一组都有一名战斗能力最强的队长率领,那名队长一般是右手持剑,左手上套着小圆盾的轻战士,剩下四人则分为两名持中盾或大盾的防御手与,两名持长柄武器的攻击手。
至于说远程攻击,这些人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弓箭,有的甚至还可以使用非常炸裂的攻击魔法。
就算是面对小股敌人他们也会以。5人一组的队形将敌人分割包抄后逐个歼灭。
而面对大量敌人围攻的时刻,他们会组织好铁桶一样的阵型将我和车队护在中间,并且在防御中寻找攻击机会一点一点的将人数优势拉平,直到敌方的优势兵力被消耗成劣势再分割开来,5人一队用面对少数敌人时的队形将其逐个击破后歼灭。
这一切配合默契,甚至不需要总指挥官进行现场指挥就能自发完成。
我向他们当中的几名队长询问过,得知的答案是汉森会定期组织基于这种阵型与配合的对抗训练,获得胜利的一方队长会获得嘉奖。而如果某一方连续多次失败,这些队伍的队长则会被扣军饷甚至遭到撤职。
如此一来,造就了这样一支如杀人机器一样精密严谨且高效的队伍。
而拥有这样技能的奴隶兵,在如今的克林斯镇至少有1000人。
这些车队护卫会在每次车队返回补给后进行轮替,而每一次轮替来的新人都和老人一样杀伐果断,训练有素。
不得不说,我招揽的人才确实牛逼,尽管上辈子听过戚家军如何对抗倭寇,也看过不少相关的纪录片和历史资料,但实话实说,如果让我自己去训练军队若做到如此水平的训练有素和令行禁止,我是绝不可能实现的。
一路的平稳,直到有一天当。我们被一整队100名骑兵包围时才结束。
“把这些车辆交给我们,人都给我留下,尤其是你,你这个北地来的杂种还不快给我跪下!”
为首那名戴着面罩的启示,抬起手指着我。
尽管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语气中的狂傲之情溢于言表。
“所以说你鸡巴谁呀?这么大口气敢抢老子的东西?”
我当然知道他是谁。
这家伙背后骑兵们手中的旗帜和盔甲上的文章,就已经足以说明他是阿明公爵家的相关人士。
“你你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果然北方的乡巴佬一点见识都没有!给我受死吧……唔!”
为首的男人正要指挥骑兵对着我们发起冲锋,却突然痛苦的停下了,开始疯狂的抓住自己的头盔想要将其摘下来。
然而这一切注定是徒劳,因为在刚刚的三秒钟以内他的脸已经和头盔冻在一起了。
“如何呀?这只不过是水球术的简单应用而已哦,在你的脑袋附近用一个水球把你的头罩起来在一瞬间冻上,这样是不是能让你发热的头脑清醒一下?”
为首那名穿着华丽铠甲的骑士很快就因为完全的窒息瘫倒摔在地上,浑身抽搐,这是因为大脑缺氧导致的濒死症状。
“你疯了吗?他可是公爵家的二儿子!还不快放了他!”
一旁的骑兵们纷纷向马抓住那人的头盔疯狂向下拽,然而怎么拽也拽不动。
面对他们对我的呵斥,我只是微笑着说道:
“我们科林斯镇一向保持中立,这些粮食不过是为了救济难民的物资而已,既然你们已经把主意打到我身上,在我看来也不过只是一群该死的盗匪罢了。这次就给你们长个记性,如果再有下次,我会把你们全杀了。”
哗啦一声,地上那名骑士的头盔里渗出了大量的水。
其他正在用力拔的骑兵们啵的一声把他头上的头盔摘了下来,那人的脸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嘴唇乌黑,双眼翻白,显然彻底失去了意识。
“阿明公爵可是有上万大军,你们完了。”
在撂下狠话后,那一队骑兵带着他们的小少爷掉头就跑。
“啧,还真是麻烦,早知道就该全杀了,然后伪装成意外或者是什么盗匪之类的干的。”
我冲着一边那名长相阳光的年轻修士吐槽,此人正是汤姆。
斯科特安排他带领15名传教士和熟悉治疗术的修士修女与我一起行动。
一路上我给灾民们发粮食,而这些教会人士则会提供治疗与精神安抚,算是各有分工。
至于说丽萨,她如今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被早早的送往了科林斯镇避难。
面对我的吐槽,汤姆脸上依旧挂着尴尬的笑。
“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刚刚见到那个公爵家的小少爷,以后我看到了一些很难以言说的东西。”
“讲呗,反正我也很好奇那个生性残暴又好女色的阿明公爵家族到底为何会盯上我这样一个来自北方乡下的大粪仙人?”
“严格来讲,他们盯上的并不是你,而是你的母亲琳达女士。”
我他妈是真的惊了。王国北方难道没有十几二十多岁青春靓丽的小姑娘吗?我妈都30多岁了,还生过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怎么就被那个野兽公爵给看上了?
“您的母亲在当初被你的父亲抓住安置在战俘营时是出了名的美女,而当时曾经是王国北方第二军总司令的阿明,就曾经发誓绝对要将您的母亲弄到手。”
“草……但我老爹当时不是在北方第一军吗?那是波尔布特指挥的军队吧?”
“是的,波尔布特这家伙残忍但并不野蛮,相反还有点聪明,但不多。”
汤姆缓缓说道:
“对他来说,牺牲心腹下属的女人换取政敌的满意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因此他就以战利品归士兵个人所有为理由直接拒绝了阿明要人的要求。”
“我猜那家伙应该不会轻易放弃吧,毕竟我爹当时只是个普通的骑士。”
“他自然没有放弃,他直接向你父亲发起了决斗,然后你父亲在你母亲的见证下把那家伙用拳头打断了四根肋骨和一条腿,而你的母亲也是在那一次之后才没有了反抗的情绪,彻底迷恋上你的父亲。”
“操,不管多少次还是感觉汤姆你好恐怖,我爹妈都不和我讲的事情全都被你说出来了。”
“你的父母也许只是担心你知道了这些会遭遇不必要的麻烦,但如今麻烦还是主动找上门了。这些家伙绑架你不成,下一次恐怕会集结军队直接围攻克林斯镇。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呀?”
抬起手示意全队:
“全体注意,所有行程取消,即刻返回克林斯镇!我们回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