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转生奴隶主-23北境下雪了

老爹和母亲的身体都很好,刚生完孩子一年的母亲身体也已经恢复健康,只是向我抱怨了几句原来婴儿是这么难以应付的存在。
至于说老爹,他确实胖了不少,或者说从棒槌变成了肉棒?算了还是别这么形容了。
与家人见面寒暄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因为根据咕咕咕的侦查,阿明公爵的五千大军已经开始调动一路烧杀抢掠来到北方。
柯林斯镇因为快速发展建设的缘故并没有外围城墙,但中央区地势较高的建筑有结实的石墙和牢固的框架,基于环形布局只要封堵住街区口就能作为巷战堡垒使用。
当然了这只是老爹的构想,而我已经早早做好了另一手准备。
南边盆地里的难民安置区已经清空,原本拥挤在这里大量的难民被送去北方森林附近的临时帐篷营地,在老爹和汉森的战略计划里这里将工作第一轮巷战防线消耗阿明的军队,然而我却找上了如今已经当上柯林斯镇工程与建设总长矮人威尔斯。
此时此刻,老矮人正面对着十台并排伫立在镇子中央区广场上的巨大装置叹气。
从不信教的老矮人此时此刻正在真诚的忏悔:
“众神在上,请原谅我的罪孽,冤有头债有主,设计出这么黑暗玩意的人可不是我啊……”
“我说威尔斯,你这人年纪大了怎么还变得神神叨叨的了?”
我上前拍了拍老矮人的肩膀,继续指挥后方的劳工们:
“给我把化粪池都打开,把屎汤子捞出来装进这些桶里面!你们几个,桶面上的爆裂符文都给我好好画,画坏了就把你们装在这些粪桶里一起发射出去!还有你们这些初级法师也别愣着,都给我该吃吃该喝喝养精蓄锐,到了用你们的时候都给我使劲往符文上灌魔力有多少灌多少,越多越好!都给我动起来动起来!”
如果玩过帝国时代的话一定还记得里面有一种展开后射程巨长伤害离谱但缺乏防护手段的有趣兵种,就是投石机。
然而投石机这种东西在现实中可没那么方便,不管是操作还是弹药供给都非常复杂。
我安排的投石机操作手都是威尔斯手下的优秀工匠们,他们不仅令行禁止还精通计算,在之前的模拟射击训练当中不能说指哪打哪但基本能做到散布范围不算离谱。
毕竟投石机是一种攻城武器而非防御武器,针对固定的城墙或者塔楼城堡之类效果很好,但能够灵活移动的步兵与骑兵就算在游戏里也是这种大型单位的克星。
更不用说想要让这玩意打的准,石蛋的外形和重量也要严格把控,并不是随便拿来一块石头就都能发射,至于说发射后能不能命中敌军也全都看脸。
最初看到我搞出来的这一大堆东西时,老爹的表情是非常崩溃的。
就算所有体系都做到完备,投石机也不可能用来防御从南方进犯的公爵军,这是他作为王国精锐骑兵非常清楚的基本交战规则。
然而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当老爹看到我准备的弹药时,他的眼睛里冒出了精光。
“我的好儿子,你真是太仁慈太善良了,这样既能击溃敌军又不会搞出大屠杀的方法为父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是的,天才如我并不会把传统且无趣的投石机当成杀手锏。
这些大家伙其实真正的名字应该叫做:
投屎机。
越来越多的大粪被从化粪池里捞出来里面混上石子和石灰装进桶里,再由符文工匠将爆裂魔法刻在桶壁表面,木头爆炸产生的碎屑并不会泼洒太远,但里面的内容物能散播的足够广才是关键。
不仅如此,位于南方洼地区的下水道对外排放口也已经按照我的要求全部对外堵塞。过去这边区域一到大雨季节就回积攒大量的积水,最要命的时候甚至能达到腰部,这也在我的计划当中。
既然那个阿明公爵生性残暴,行为思想如此恶臭还觊觎我的母亲,那就让你尝尝柯林斯镇特产农家肥的味道吧!

-手动分割线-

阿明虽然是公爵,但他却拥有远超一般将军甚至士兵的战斗能力。巨大的体格与强壮的肌肉为他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为了突出自己在战场上的勇猛,他甚至还给自己取了巨兽这一绰号。
然而在与敌国的战争之中,被称作亡国巨兽的人却并不是他,而是一个名叫摩根的平民骑士。
原因无他,摩根作为一线战斗经验比作为总指挥的阿明更多,在敌军面前露脸的多了,由于其比阿明还要高半头的高大身材和勇猛的战斗姿态,王国的敌人们都纷纷将摩根骑士称之为不可阻挡的王国巨兽。
对此,阿明没少暗地里给这支摩根带领的精锐重骑兵部队使绊子,但摩根骑士并不归他指挥,而是他的死对头,波尔布特公爵。
在一次和法皇国的交战中,名为琳达的前法皇国皇家魔法学院首席毕业生的美女魔法师琳达被王国重骑兵们生擒,而王国军队一向有“士兵可以保有战场上获得的任何物品或活物作为战利品”的传统,那个来自法皇国的美女自然也成了摩根的囊中之物。
对此,阿明极为不爽,在他看来那美艳的女法师所在的法皇国军队本来与自己的军队正在正面交战,是可恶的重骑兵团突然长途奔袭从敌人的后方突击一口气吃下了对面的法师阵列才抢了本应属于自己的胜利果实。
于是事后他向摩根发起了男人对男人,拳头对拳头的决斗邀请。
全身被锁链绑在柱子上法皇国女魔法师就被放置在场地中央,作为赌注的她必须要观看王国的一名公爵和一位出身普通的平民其实为了自己进行一场毫无花里胡哨的,拳对拳的激烈肉搏。
然后,阿明就被摩根用一双砂锅大小的拳头打成了猪头。
他自衬技巧与灵活都占据优势,然而这个摩根不管被打多少拳都岿然不动,自己只要挨一拳就会上气不接下气,眼冒金星。
没到半个小时,场上原本势均力敌的加油声就变成了对摩根单方面碾压胜利的欢呼,在阿明倒地昏迷之际他看到摩根一把扯断女人身上的锁链将他垂涎已久的那个美艳的女人抱在怀里亲吻的画面。
如今,一雪前耻的机会总算来了。
推平他的领地,杀死他的领民,把他砍掉手脚挂在树上让他看着自己享用那个法皇国的美女,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前面就是柯林斯镇?呵,看起来还有点样子。”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阿明公爵随性评价着远处的景象。
“可不是嘛,据说这些年这里搞出来不少有趣的小玩意,赚了不少钱。”
一旁是博卡萨家族的家主,也是阿明的拥护者之一。
“呵,博卡萨你这家伙上次冲那么快,把所有好处都抢了还没和你算账呢!”
最前排出言指责的是马西埃子爵,这家伙也是阿明的铁杆之一。
最后发话的是蒙博托侯爵:
“不如这样,等我们推平了这座镇子以后公爵大人拿走一半的战利品和那个女人,剩下的我们就比谁杀的人多,谁杀的最多谁就拿更多的战利品,如何?”
“好主意!”
“再加一条:”阿明阴测测的笑道:
“把那个摩根留给我,听说他已经荒废了武艺吃成了一个胖子,我倒是要看看他在孩子被我扭断脖子,妻子在我身下娇喘的时候还有多少反抗的力气。”
“哈哈哈那是自然啊公爵大人!”
一群带着精锐士兵身着华丽厚重铠甲的贵族们就这样说着如同盗匪一样的话语向前进发。
尽管只有5000名重装步兵,但这些都是在场所有贵族家族当中持有的最精锐战斗力量。他们坚信这些步兵一定能像是如同往常一样势如破竹的攻破柯林斯镇,那连城墙都没有的脆弱防线。
然而当他们进入前方洼地中的低矮建筑群时,却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蒙博托:“公爵大人,这里也太安静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博卡萨:“估计是畏惧我们的威风,早就跑到北方的树林里躲起来了吧,想不到当初战功赫赫的荣耀骑士竟然是个懦夫。”
马西埃:
“还是谨慎点吧,你看这些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街道也都清空了,看起来可不像是逃命,说不定有什么埋伏。”
阿明:
“你们几个白痴都先给我闭上嘴,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
几人眯上眼睛,仔细观察从镇中央高地区飞上天空的小黑点。
“那是什么玩意儿,竟然是投石机?哈哈哈哈,这个白痴竟然用投石机来攻击移动部队!”
“可不是吗!我看那个摩根是太久没打仗,脑子都已经生锈了。”
面对内枚投掷物不光是这个部队的指挥官,就连五千名士兵也并不担心。
毕竟投石机这玩意儿,根本不可能打得中移动中的部队就算侥幸打中了,也不过会砸死一两个倒霉蛋而已。
那枚小黑点在空中缓缓飞到了洼地区的上空,随后砰的一声在空中炸开了。
“爆裂石弹?这也不行啊,在半空中炸开,一点意义都没有,估计只是些半吊子魔法师搞出来的鬼东西吧!”
“呵呵,柯林斯镇钱赚的不少,可惜防备就这点水平,这些年来你们赚的金币就都来给老子填充金库吧!”
就当阿明准备下达全军继续行进的指令时,却突然感到有一丝雨点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下雨了?”
他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手上沾染了一丝奇怪的棕色物质。
一旁的狗腿子们抽了抽鼻子:
“不对呀,怎么有股臭味儿?”
后方的士兵们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抽动鼻子,显然所有人都闻到了一丝不妙的气味。
阿明用手指尖又从脸上搓了一下刚刚的液体,随后舔了舔。
“怎么是苦味儿的?踏马的这不是雨,这是屎!”
“卧槽!是屎!”
“是屎!”
就在众人刚刚反应过来,天上降下的“雨滴”究竟是何等的神奇物质时,又有10个小黑点,同时在他们惊恐的视线当中。从高地上起飞,来到了他们的头顶,随后轰然炸开。
“是屎啊!”
整个洼地地带下起了一大片黄色的雨,大量粘稠的物质,喷洒在整个部队的士兵身上,让他们原本华丽闪耀的盔甲上粘满了黄色的斑点。
然而就当几人愣在原地,尚未有反应过来时,远处又有十发小黑点飞了出来。
“他妈的怎么还有!”
指挥官们纷纷戴上头盔避免更多的屎直直接落在脸上,然而他们的脸上已经沾满了屎,戴上头盔以后不仅味道更加浓重脸上还穿来火辣辣的刺痛,显然这屎里面还加了不少料。
“都给我稳住阵型,不要乱,继续前进!”
前方的指挥官们已经开始尝试稳住队伍,然而这时候一名前出侦察的探子,飞快的回报:
“前面的路已经被堵死了,部队无法前进!”
“那就后撤,给我绕路!”
此时脸上被加了料的屎灼烧的剧烈疼痛的阿明已经顾不上指挥,他现在只想快点打进中央区,把这帮丢屎的混蛋枭首示众。
“嗖~啪!”
然而就当他正要发出指令时,眼前来不及回头的哨兵,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圆滚滚的物体砸扁了。
那是一个木桶,桶上的魔法符文已经发光芒大盛,再多看一眼就会爆炸。
“卧槽!”
“轰!”
木桶轰然炸开,散发着浓郁气味的黄色浓稠液体放射状铺满了整个街道。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木桶落到了队伍中央,砸死砸伤许多士兵。
最恐怖的是,每一枚木桶上爆裂符文正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轰!”
“轰!”
“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在5000名士兵的队伍当中连续爆发,一时间过半的士兵都被染成了黄色。
这些木桶的落点越来越精准,越来越接近他们队伍的上方。
有的在半空中炸开,像雨点一样均匀的播撒给每一个人,有的则慢一些落在人群当中砸翻一两名士兵之后又轰然炸开,在地上留下一大片黄色痕迹的同时,浓郁的气味散发开来,让在场的所有士兵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一时间大量的屎和呕吐物混杂在一起,让整个街区都变成了如无间地狱一样的恐怖画面。
“进屋!都给我进屋躲避!”
用不着军官指挥,士兵们早已纷纷砸开木门冲进了四周宽敞且没有房间风格的大屋。
很快,大部分地位较高的贵族和士兵们就已经躲进了屋里,将里面塞的满满当当。
而还有过半的士兵。却没有这样的好运,他们只能蹲在地上,将盾牌举过头顶苦苦支撑,连哭带喊还要呕吐着。祈祷这些可怕的大木桶不会在他们的身边炸开。
“他妈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这些家伙的屎无穷无尽吗?”
阿明在窗边,听着外面士兵的哀嚎感到心烦意乱。
屋子里全身沾满屎的大头兵蹲在地上没精打采,浓郁的气味更是让身为贵族的头头们无法忍受。
“公爵大人,外面的攻击好像停了。”
“怎么办?我们要出去吗?”
阿明摆摆手:
“再等等这些家伙的弹药可能还没打完,如果贸然出去或说不定还会被阴一把。你们几个谁要是想被粪桶砸死就滚出去吧。”
一听到如此恐怖且毫无荣耀的死法,这些狗腿子贵族们纷纷吓得瑟瑟发抖。
“阴天了,不对这是魔法师召唤的云层,看来是要有雷暴了。”
“大人怎么办?我们还有一半的士兵在外面!”
“还能怎么办,雷暴持续不了太久。等他们招都使完了,就冲进去宰了他们。”
“可是大人你看云层聚集的地方好像不太对啊?为什么我们头顶啥都没有反而云层在他们中央区那边聚集?”
搞不懂,难道柯林斯镇的法师要用雷暴轰击自己的防御阵地?
尽管没看懂这一副操作,但瓢泼大雨很快就远远的降落在镇子中央的高地上。
“原来这不是雷暴只是降雨啊,可是为什么?”
“会不会是因为他们那边现在也有很多屎?,所以想要洗干净?”
就在几个领头的贵族们商讨对策是背后的士兵们却爆发出了更加惊悚的惨叫。
“大人们!老爷们!不好了!大事不妙了!”
“出什么事儿了,慌慌张张的!信不信我宰了你!”
“是屎!好多好多的屎!屎从屋子里涌出来了!”
“救命啊!”
刚刚还蜂拥着躲进屋子里的士兵们。纷纷向外跑出去,他们有的破门而出有的手脚并用翻出窗户,在那名为厕所和马桶的。涉事中央圆滚滚的小洞洞咕嘟咕嘟的冒着泡,将大量混杂着奇妙物质的淡黄色的液体输送到房间里,很快就到了脚踝的深度。
“出去!快点出去!”
如此恶心的一幕,让领头的贵族们。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他们惊叫着冲到早已铺满黄色液体的街道上,然后。看着天空中又有无数圆滚滚的木桶向他们迎头砸来。
不论是躲进屋里还是逃到外面,都无法逃离屎到淋头的悲惨命运。
然而远处镇中央上方高地镇中央上方的暴雨依旧没有停下,雨越是下,就有越多的屎汤不停的从四周建筑物和街边的坑洞里冒出来,很快就淹没了所有人的膝盖,让整个街道变成了流淌着恶臭脓液的溪流。
此时的部队指挥系统早已完全失效,兵不识将将不识兵,更何况军官和贵族们的马匹早就在之前的爆炸中四散奔逃,每个人都只能拼命的想要逃出这片洼地却发现四周向外的通路早已经被被堵死,他们只能绝望的呼喊,疯狂推搡其他士兵踩着别人的肩膀上爬上房顶,然而茅草屋顶又很快因为不堪重负塌陷,大量的士兵哀嚎着掉进了下方的粪水当中,随着人们来回奔逃搅动很快就把整个洼地里原本还不算浑浊的粪水变成了浓稠且恶臭的及腰深泥浆,不少被同伴推倒踩踏的重甲士兵一旦摔倒就再也没有爬起来,场面之可怖宛如地狱。
傍晚时分,暴雨终于停了。
这支在粪水中浸泡了一下午全身散发着恶臭盔甲和武器都弄丢了一大半的军队在还没见到一个敌人的情况下就折损超过三分之一,失踪者的尸首沉没在恶臭的粪水里,根本无从发觉。
至于说指挥官和贵族们也早已不成人形,看上去和士兵们一样狼狈不堪,阿明公爵更是不知所踪,从后半场开始就没人见过他的踪影。
他们最终筋疲力尽,选择了全体原地投降,第一次针对柯林斯镇的军事入侵就此结束。

资本家转生奴隶主-23北境下雪了》有1个想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