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小洛与她的锁奴男友-6屈辱的快感

但很快,又有了新情况,小洛通过惊呼叫醒了我。

我遗精了。

那是一个普通的早晨,训练刚开展了不到两周。小洛照常早起洗漱,准备对我开始例行的寸止训练。可掀开被子,正准备开锁呢,我的下体就在小洛的眼前,流出了大量的精液。小洛被吓得当场尖叫。我也被吓醒了,低头一看,小洛正死死盯着我的下体,身体僵硬,花容失色。我再定睛一看,床单上已经流了一大滩,难道,这是遗精?!

由于我自慰的历史很早,在我青春期之前就开始了,再加上自己养成的自慰成瘾的习惯,导致我的精液没有一次是通过遗精而射出的,所以这种情况我也头一次遇到,有些不知所措。小洛就更震惊了,她完全没想过,精液还能自己流出?!

小洛难以置信地问我:“我还没碰,它就自己射出来了,这个也算早泄吗?都这么严重要不要去看医生?”

我毕竟是男生,没吃过猪肉倒也见过猪跑,于是我安抚一下小洛,并跟她介绍了一下遗精的情况。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男生即使不高潮,精液也会正常排出?”

“嗯。”

“那为什么你要我每个月都让你射一次?”

“呃……”小洛的问题把我给问住了,我一时语塞,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是的,虽然理论上讲,男生一直不射精,对身体确实不好,但要说到具体能不能做到真的不射精,那也不能。毕竟精液积攒多了,的确会通过遗精的方式射出。但这样说,不存在憋住不射的情况,我每个月的射精机会不就没有了吗?

我支支吾吾。

小洛看我这样子,显然是明白了这里面有我的小九九。于是也不打算追问,而是又一个电话打给了琳……

………………

…………

……

这次是琳自己来了。

门铃响起,我打开门。只见琳抱着双臂,站在门口。今天的琳,一身劲装。不知道是皮革还是塑料的光滑材质包裹着琳那凹凸有致的身体,长发散在背后,外面随意套着一件宽松的外套,透肉的黑色丝袜被高帮的靴子包裹着,有一股英气。

见是我开门,琳那高冷的表情中更是带了些藐视:“洛呢?”

“在书房。”

“哼。”琳抬脚就跨进门,直往书房走去,我连忙让到旁边去。琳的靴子踏着地板,发出“咄咄咄”的声音。

琳推门进入,我连忙跟上,关好门。

小洛正在查资料,全是关于性知识的内容。见琳进门,小洛开心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跳到琳身边,挽起她的手。

“你来啦,琳。”

“嗯。”琳看着小洛开心的样子,眉眼间不禁温柔了几分。

“叫你过来是有些问题想问你。”

“我大概听你说了。”琳抬头,不屑地盯了我一眼:“我就知道,废物每天就只会惹麻烦。”

“别这么说他!我是来请教你的。你懂得比我多多了,而且我感觉,这个事情,他靠不住,我要听你的。”

琳挑衅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往前坐在了椅子上,小洛被她带着,也坐到了琳的腿上。而我,这是站在门边,看着她俩。

“所以,这次是遗精?”

“嗯。我不明白。他也支支吾吾地,不肯说实话。”小洛指了指我。

“遗精是男人的正常的生理现象。只要有卵蛋的男人,就会遗精。”

“那,男生会不会因为不射精而憋坏呢?”小洛无视了琳话语中攻击性的那一部分,虚心请教道。

“憋坏?谁跟你说的?久了不射精,难道男人还能憋炸了?”

小洛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了嗔怒。

琳看我尴尬的表情。心里明白了七八分。轻佻地说:“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哪个小王八蛋,为了自己能射精,扯的这些鬼话。”

小洛也尴尬地笑笑,赶紧岔开话题:“琳,你教教我吧,我对男生了解太少了。我一直都以为,男生不射对身体不好,所以我本来都打算的定期让她射精。”

“你太好了,这个小王八蛋男人怎么配得上你!”琳看着小洛求知若渴的表情。也顾不上房间里还有我这个大男人,一脸宠溺地将小洛扶正,开始慢慢地跟她讲,与男生精液相关的话题。

琳懂得很多。虽然她是女同再加上有点点厌男,但架不住这些性知识都是常识,所以也是能够将精液的来龙去脉都讲清楚的。我在一旁默默地听着,也当作是温故而知新了。

小洛也很快就了解了个大概,不过显然,她对男生的射精更感兴趣,问得也更深入,特别是关于男生的射精方式,问得极其详细。很显然,她知道男生喜欢射精的感觉,所以她想了解更多。

琳也就更加详细地介绍了。

小洛很开心,她了解到了许多除了自慰之外的射精方式。但是很显然地,她对其中有一种方式产生了巨大的兴趣,那就是前列腺高潮。

说实话,其他的榨精方式她除了满足好奇之外,都不太感兴趣,毕竟只要口几下就能轻松搞定,因此方法间相差不大。但如琳所说,前列腺高潮和其他的不一样。前高相比于射精,更像是遗精。不通过刺激男性生殖器,而是通过刺激其他部位(前列腺),就可以让男性将精液“排出”。她对“排出”这个词很满意,因为她再三确认,前高所引发的精液排出,是不会触发男生的高潮的,因此,男生在“排出精液”之后也就不会进入贤者模式。同时,这还能解决男生憋着不射精的问题,这样就不会对身体不好了。

这对小洛来说,简直是完美的方案,这样既不需要男友憋着精液伤害身体,也能让男友全天候地保持性欲;

而当小洛提出,想要现在尝试一下前列腺高潮的时候,我和琳傻眼了。

我们再三确认,是否现在就要尝试,都得到了小洛肯定的答复,而且小洛还直接要求琳参与进来,指导自己进行实验。

我看着琳,能够感觉到彼此都很无语。虽然琳与小洛是无话不谈的闺蜜,但毕竟性是私人的事情。要我在琳面前脱下裤子,无论是我还是琳都不愿意。

可琳是第一个被小洛说服的。只见小洛凑到琳的耳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琳这样一个厌男的女人,居然就奇迹般地同意了小洛的要求。

小洛随后也把我说服了,不过过程却简单至极,只有一句话:“不做以后就别期待高潮了。”

……

当我磨磨蹭蹭脱下衣物后,自己的裸体就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小洛和琳的面前。我的身材普通,不胖不瘦,但也没有肌肉,实在很难说自己称得上性感。再加上胯下戴着的那个贞操带。更加难以显现出自己的雄性魅力。

小洛和琳正坐在床边。而我就脱完衣服,裸体站在她们面前。这是琳第一次看到我的裸体。虽然脱衣服的时候,她一脸厌恶和不屑,但真到了全裸之后,她的眼睛也不住地往我身上瞟。

“废物。”琳看到了我下体的贞操锁,低声骂道。而我听到这声辱骂,下体竟起了反应。贞操锁被我顶得微微翘头。

说实话,眼前的这一幕足够香艳。小洛正穿着可爱的居家小兔子灰色全套睡衣,而琳还是穿着那身劲装,只不过外套已经脱掉,露出比较紧身的衣物。有点像黑色的紧身衣,但覆盖上不柔软的质感。

“下贱!”琳见我下体有反应,心生恶心,抬脚就作势要朝我下体踢去。我害怕得退后一步。

“呀!琳你干嘛!别踢他!”小洛赶紧阻止琳的动作,琳被小洛按住,也不挣扎,厌恶地看着我。

“不许你这样这样对他。以后不要这样了!”小洛警告琳,琳不说话。

“亲爱的,请你趴下,就趴在这里,可以吗?”小洛温柔地对我说。

我听话地趴了下去,自己的后庭自然而然地就被露了出来。

小洛戴上乳胶手套,抹上润滑油,让我侧躺着,手指慢慢伸进去。之后,小洛在里面抠抠索索,不得要领,我也是极其难受,仿佛有点感觉,又没有什么感觉,倒是下体的前列腺液流了出来,拉了丝。

琳见小洛那笨拙的手法,还有我那纠结的模样,不禁好笑。看了一会儿,遂拿起一只手套,戴好,抹上润滑油。把小洛支开,然后将手指伸入我的体内,朝里一按,我马上就有明显的感觉,瞬间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深处某个地方,酸酸麻麻地,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挤压出来。琳说我的这个很好找,一下就可以找到位置,两个手指不停地轻轻按下,我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又痒又酸,但位置又在身体深处。不像下体能够摸一摸就舒服。现在想摸,泄泄火都做不到。我本来就手淫过度,可能前列腺本身和正常人相比,本来就会肥大一点,再加上本身里面就还存有不少精液,结果仅仅按了十下左右,我就精闸大开,白浊的混合物就汩汩流了出来,而我则感觉好像自己的魂都被抽走了,嘴中不自觉地跟着琳的按压微微呻吟,臀部也跟着琳的力道微微摆动,琳见我如此,恶心冲上心头,下手愈发得狠了,我的身体被如此折磨,快感与痛感交织在一起,微微惊呼出声。可身体却不断地期待琳的手指的每一次按压。

排出精液的全过程,我的阴茎都是被锁起来的,阴茎也没有硬,甚至都没有尝试过膨胀,我感觉竟然比平时还更加蔫了一点,本来就不大的贞操锁中,还留着很多空间,剩下我疲软的阴茎服帖地瘫软在笼子里。

精液流到最后,颜色越来越淡,逐渐变得清亮了,而且眼前这一滩精液,感觉和我平时射出的相比,形态上也有很大变化。平时的更加干一点,能看出精液的“形状”,而这次的就像水一样,肆意地摊开,铺展,“液态”十足。

小洛见我精液汩汩流出,兴奋不已,仿佛看到了很有趣的东西,又或是做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总之十分激动。

而我则感情复杂。自己珍贵的精液,就这样毫无意义地被琳熟练地挤出,自己下体的那一整套男人的象征,则像战败的公鸡一样瘫软着,没有一丝高潮的快感,只有体内传来的难以忍受的痒与酸胀。不光是这样,下体的快乐往往还可以依靠外界的刺激,但要熄灭体内的火,则只有一个东西能够做到,那就是琳的手指。

很快,我就感觉被琳的手指掏空了,下体的前列腺液拉出了晶亮的丝线,白浊的液体却一滴都看不见了,而我体内深处的饥渴,却怎么都填不满。等我流到再也流不出什么之后,琳抽出了手。我瘫软在地上。

小洛看着瘫倒在地上的我,凑过来,一脸坏笑的说,哎呀,你知道现在的你看起来就像小电影里做爱到高潮的女优一样可爱吗?

我没办法回答。特别是我看到琳在小洛身边,轻蔑地看着我,一言不发的时候。

“你出去一下,我有事要跟小洛说。”

“什么事?”小洛问道。

“等他出去再说。”琳朝着我努了努嘴。

我看向小洛,小洛微微颔首。

我艰难地爬起来,离开了卧室。

一会儿,小洛和琳出来了。小洛开心地跳到我的身边,挽起我的手,开心地说:“现在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先听哪个?”

我有点懵,思考了一下,说:“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以后你的定期射精从现在开始就取消了哦~”

“什么?!”我睁大眼睛,但看着小洛眼里的坏笑,我又顿了一下,问:“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呀~以后你可以尽情享受前列腺高潮了!”

“什么……”这样想起来,好消息坏消息,不管先听哪个,其实都没什么意义了……看见小洛眼里狡黠的笑容,我愣是一句反驳的话都想不出来。

这个小恶魔……我抬眼看看琳,琳也正看着我,眼里充满了玩味。

那可是个大恶魔……

“亲爱的,别担心。以后你就不会憋坏身子了。”洛蹦到我身边,挽着我的手,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甜蜜地说:“每次穿脱贞操锁,我都觉得挺麻烦的,尤其是你那里硬着的时候,根本戴不上去。而且呀,每次你射完之后,你的脾气都超级差的!不过现在就不会有这种困扰了!”

“那我的锁你还开吗?”我哭丧着脸。

“小笨蛋,现在的你和以往不同了呀!你现在没有任何生理上的理由让我打开你的笼子了呀!开不了笼子,自然就不可能射精了,至于精液累积起来怎么办嘛……反正钥匙在我身上,到时候就得看我心情来处理啦~”

“……”我竟然觉得她说得很对,现在的我,确实已经无法再任性地去做那些自渎的事情了,在性生活中,我除了配合治疗、按照小洛的意愿排精以及侍奉小洛以外,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