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小洛与她的锁奴男友-9摊牌

几天后,小洛找到了我。

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

自从上次听到小洛与琳的对话之后,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回来之后,看见小洛与琳躺在床上看电视剧。我也没说什么。

计算着时间,她们购买的快递应该也就是最近就到了。换句话说,小洛快要找我了。

是的,就像,现在。

……

我被叫到了卧室,琳正要出门,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没回应。

“砰。”大门关上,现在是我和小洛独处的私密空间了。

小洛穿着那件灰色小兔子的可爱连体睡衣,坐在床边。小手轻拍身边的位置,示意我挨着她坐下。

我乖乖照做。

“欸!”毫无征兆地,我被推倒在床上。

我幻想过各种小洛与我谈判的场景,但这一幕显然不包含在内。事发突然,我有点懵。

小洛强硬地脱下我的裤子,用钥匙打开了我的贞操锁。然后拿起床边柜子里的假阳具。我定睛一看,这个正是那个新购买的大阳具,尺寸和长度都有增加,宽度竟然已经达到了三根手指并排的程度!我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小洛也不说话,啪地一下,将这个新的假阳具放在我的小腹上,和我的阴茎并排着。

有一说一,即使我也曾经在心中默默比较过尺寸,但也从未想象过是如此这般的场景:

一边是超出正常人尺寸的雄伟肉棒;
一边是短小又疲软,甚至因为事发突然,只刚刚探头出体外的萎缩阴茎;

更具体一点说,那就是我的整个生殖器官加起来,体积还没有假阳具的睾丸大。

我感觉过于尴尬,挣扎了一下,但小洛死死按住我的骨盆,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关注着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表情。反而是我的阴茎因为挣扎而又歪向另一边。

看着自己阴茎这不争气的模样,我感受到莫大的耻辱,有点气急败坏地抓住小洛的肩膀,用力一推,把她死死地按在身下。小洛完全不挣扎,任凭我喘着粗气地控制住她。她拿着假阴茎躺在床上,看着我,表情平静中带着点挑衅;

“羞辱我哼?小坏蛋!胆子肥了呀?真以为我不敢干你!”

看着小洛那无所谓的表情,我是有点愤怒了。我坐在小洛身上,从旁边扯过一个避孕套,打算给阴茎戴上。好好教训她一下。

“你不是喜欢强奸吗?我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强奸。”

可因为我从没用过安全套,手法生疏,加上手里冒虚汗,屡次都滑脱,用手怎么撕都撕不开,心里越来越急。

小洛单手从我手上拿走套子,红唇轻启,轻轻咬住,一撕就打开了,然后她起身轻轻一推,把我推倒在床上。

“亲爱的,别急哦,套套就由我来给你戴~”小洛语气轻快,但听在我耳里,却是满满的轻视与戏谑。

小洛故意的温柔,让我既尴尬又生气。我一边表现出愤怒的样子,一边乖乖等待着小洛帮我带上安全套。心里极度憋屈。

然而,令人更加尴尬的事情出现了。这个套套是以前为了和小洛做爱买的。结果直到现在都没用过。如今我的阴茎尺寸似乎小了一圈不说,甚至都还处于未勃起的状态,根本就戴不上!

小洛也惊讶了起来:“诶?这个中号的套,有这么大吗?”

这句轻描淡写的惊讶,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但我被小洛压在身下,任何微小的挣扎小洛都感受得到。我不想我内心的动摇暴露我心里的脆弱。只能死死盯着小洛,一语不发。胸中充满屈辱和愤怒。

小洛见我死死盯着她,也有点慌了。似乎这种情况也超出了她的预料。她下意识地把套子往我的阴茎根部用力按了按,想要尝试将套子完整地戴上,结果令人更加绝望的事情出现了。

我,射了……

我们四只眼睛,共同看着半透明套子里,像小喷泉一样无力喷射出来的白浊精液,顺着避孕套和阴茎的空隙,流到了我的小腹上。小洛讶异的惊呼和我绝望的惨叫同时发出。我急红了眼。趁着安全套还挂在我的阴茎上,精液还没完全漏出来,我再度翻身把小洛死死地按在了床上。我想要插进去,现在就插进去,插进那个我从没进入过的圣地!一雪前耻!

我疯狂地顶胯,将我的阴茎朝着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送进去,大腿之间拍打的声音响了起来,淫靡异常!

但我的阴茎却没有插进去!

是的,我的阴茎仍然软着,甚至由于刚刚才完成高潮,龟头已经畏缩地缩回了体内。如果说最初还能够勉强维持阴茎的圆柱形的话,那么现在我的下体只剩一小团包皮的赘肉了。

绝望的钟声在我心中敲响。我任然不死心,把包皮翻开,捏住龟头,用力拉出来,捏着就往小洛的小穴里面塞!

但一松手,小龟头就被两片丰满的阴唇夹得挤了出来!

极大的绝望与挫败感向我袭来,我实在是承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毁灭性打击,终于彻底崩溃了,抱头失声痛哭起来。

小洛也是被这一连串的事件给弄懵了,原先还一脸调笑地故意刺激我,神情自若。但自从我不小心射精之后,后续的事情显然也超出了她的预期。虽然姿势是躺着看完了整个过程,但最初戏谑的态度早已烟消云散。眉眼中充满了对我的担心。

小洛轻轻、温柔地起身抱住痛哭的我。张张嘴,但却说不出一句安慰我的话。

是呀,还能有什么好安慰的呢?刚才的事情,虽然充满了巧合,但毫无疑问,已经对我的信心造成了毁灭性的冲击。持续几个月的训练以及对未来的希冀,就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化为泡影。我就如同被判了死刑,宣告着我男性生命的结束。

……

令人绝望的沉默。

想了半天,小洛终于憋出几个安慰的字眼:“亲爱的,爱情……不一定就需要做爱……即使我们不做爱,我也是能接受的……我依然是爱你的……”

我哭得更厉害了。

………………

…………

……

不知过了多久,我哭累了,心死了,麻木了。

我离开小洛温暖的怀抱。与小洛平静对视。相顾无言。我看向我的下体,阴茎无力地下垂着。

小洛轻轻地捏住我的双臂,把我缓缓放倒在床上。然后低下头,安静、温柔地为我带上贞操锁。全程我没说话,默默地注视着她。

我的下体重新被贞操锁锁住,钥匙被拔出,发出清脆的声响,小洛仔细地将钥匙放进小包里,就像以前那样。

“小洛……”我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嗯?”小洛缓缓抬起头,看着我,耳边稍稍凌乱的秀发被她轻轻挽起,挂在耳后。

“我感觉……我配不上你。”

……

沉默。我和小洛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会惊奇地打断我,叫我不要说傻话。但我知道现在的她,找不到理由安慰我。

……

“你这是想跟我分手吗?”过了好久,小洛平静地问我。

“我……”我张张嘴,但却说不出哪怕更多一个字。

我不想。我不想跟小洛分手。虽然我和小洛都是Sub,在一起注定无法使两个人都满足。但我和小洛毫无疑问都彼此相爱着。小洛也尽她的全力在包容我,理解我,配合我。她为这段关系付出的比我更多。而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失去了和小洛走下去的勇气。

因为这么优秀的小洛,值得比我更好的爱情。

小洛心里明白,全都明白。

自从我戴上锁之后,我们就再也没做过爱。有的时候,我在脑袋里想象,即使让小洛戴上眼罩,我也不好意思插入,以前我还拍打她的屁股,让她叫我主人,但现在的我却怎么都张不开口。是呀,一个鸡巴被锁起来的废物,怎么能当小洛的主人呢?可能她也同样觉得没有兴致吧。也对,小洛是有生殖崇拜的,她也曾不止一次地向我表达过,对大尺寸性器的着迷。从她对假阴茎的偏好中,我也看得出她的倾向。因此,理所当然的,我肯定被小洛划为了被她看不起的那一边。

甚至,即使我戴上粗壮的假阴茎,也说不出那样羞辱、支配小洛的话,小洛作为Sub也很难对我这样一个孱弱小阴茎产生崇拜和被征服的感情。

我都理解。因为,很早之前,我就已经失去了与小洛做爱的勇气了。

……

“小洛,我不配做你的伴侣,我给不了你想要的性爱,我没有这个能力。但我爱你,我不想离开你。”又是一段沉默后,我艰难开口。

“我知道。我也爱你。但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你能告诉我你真的想要什么吗?”

“我喜欢你,我想要给你幸福,我想要你获得世界上最好的性爱。但我给不了你。”

“只是性爱的话,用玩具不可以吗?”

“可是我们也用玩具呀,但玩具给不了你想要的。我知道你还想要更多。”

小洛沉默了。是的,她需要更多。她的个性,是需要被征服的。她的梦想是在丈夫的胯下婉转承欢,被控制,被羞辱,被调教以至于成为可以忘却一切烦恼的小女人。我都知道,但我从来不说。因为她眼前的我,做不到其中哪怕任何一点。

“可我也爱你,”小洛说:“我不想因为这个和你分开。我梦想着放弃一切,只做自己丈夫身下的小女人。我想这是很多女生的想法。我也不例外。”

“但我做不到……”

“亲爱的。你让我体会到了另一种快乐。当我看着你的野兽般的欲望被我恣意地操纵,以至于被迫俯首称臣对我言听计从的样子,让我感觉很兴奋。像刚被绝育的小狼狗一样,我好喜欢这样的你。”

刚被绝育?是呀,自从和小洛在一起后,我和她颠鸳倒凤这么久了。自己的阴茎却从未进入过小洛的蜜穴一次。这种情况如果被外人听去了,一定以为我早就被骟了。

“最坏的情况,如果你完全失去性能力了,你自己能接受吗?”小洛轻声问我。

让我难以启齿的是,在真正的发现自己不可能完成性交之后。自己的心情反而舒畅了。不再焦虑是否自己的表现能否满足女生的需要。而是转而为女生考虑,以女生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对我来说,自己再也不需要通过性爱去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雄性了。而只需要通过一切手段讨得女生的欢心即可。

我把我的想法表达给了小洛。

小洛听着听着,扑哧一笑。忍不住捧着我的脸,轻轻亲了我一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小洛在与我聊与性有关的话题时,露出这样的表情。以前的她,谈到这些的时候,只会充满羞涩,失望,不满和厌恶。

我想守护这样的笑容。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对你的性能力的强弱,一点都不在意。一直以来,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对你自己的看法,所谓的寸止训练,不过是为了给你一点对未来期望的安慰剂而已。倒是你,这么久都没释放性欲了,会难过吗?身体会难受吗?”

“会难过,也的确会难受。这都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我无法改变。”

“所以……你是讨厌这样的?”

“不,我不讨厌。我喜欢。”

“哦?为什么?”

“因为你喜欢。”

“嗯?”小洛显然对这样的回答十分惊喜。

“小洛,我知道,从很早之前开始,我就养成了过度自慰的习惯,只顾自己的欲望,透支自己的身体,这是对我们感情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你的不负责任。我感到十分愧疚。但同时我觉得,既然我们已经恋爱了,这就是相当于一种契约。意味着,如果我还背着你去发泄欲望,就是一种背叛。既然我们在一起了,那关于生活与性的一切,都不应该像以前那样按我自己任性这来,而是需要我们共同决定。而现在我被你上了锁,也许是天意吧。我完全接受它。我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难过或难受。但你只需要记得一点。”

“哪一点?”

“我爱你。你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为此,我愿意为你去做一切事情。无论是否是我的弥补,都不重要。”

“也就是说,现在寸止训练已经正式宣告失败,即使是这样,你还是爱我,选择和我在一起,即使未来已经再也不能和我做爱?”

“……”我沉吟半晌:“是的。你是怎么看的?”

“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我当然接受呀!”小洛美丽的脸庞终于点缀上笑容。

“但有一点……”

“嗯?什么?”小洛问道。

“那就是当我的性欲来了的时候,真的会让我很疯狂。”

“哈哈哈哈!”小洛被我的这句话给逗笑了,即使我并不认为我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

小洛从包里拿出贞操锁的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没关系。这个我来解决。有了这个,我一定会把你的小东西管得服服帖帖的。可以吗?”

“嗯。”我顺从地回答。

“真是奇妙,你的性能力是那么的差劲,可你的性欲却那么的强烈。”

我苦笑,听不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那我们现在都了解了我们彼此真实的心意了。那么我们以前的约定也就不合适了。我们一起定一定以后的规则吧?”

“嗯。”

“以前都是我给你定的规则。现在我们一起定,好吗?因为这次的规则,我们可能会用很久。”

“嗯。”我不想拒绝。

“首先是贞操锁,以前严厉是因为你在康复训练,所以禁止了你的一切高潮。现在我想对你宽容一点。”

“嗯?什么意思?”

……

很快地,我们就去往餐厅,就把新的约法三章写出来了:

一、我不再拥有自己生殖器的所有权与使用权,而是将权利完全交给小洛;

二、我必须按照小洛的要求佩戴贞操锁;

三、小洛可以自行决定打开贞操锁的规则;

四、只有在小洛明确命令我射精的情况下,我才拥有射精的权力。

五、若有违反上述的任何一条,则我应接受惩罚,惩罚内容由小洛自行决定,我不得违抗。

六、本约定仅可由小洛单方面更改,且永久生效。

“就这么简单?还删了几条。”

“对呀,就这么简单。”小洛歪头看我,说道:“但却删除了打开锁的那些条件,还加入了不平等的条约,这可比以往更加严格了哦。”

我不觉得意外:“我还以为你会加入性之外的条件呢。”

“不会呀,你是我的男朋友,能让你舒服和快乐,我也很开心。”小洛狡黠地笑笑:“性的问题,就在性的内部解决。所以,你同意吗?”

“我完全同意。”

“好,那签字按手印吧!”

“嗯?为什么?突然这么正式。”我察觉到异样。

“以前那是为了康复训练临时定的规则,而这次的不一样。这是我们以后相处的永久性规则了呀,不会改变的。”

“啊?”没想到小洛对此如此的重视。也对,自始至终都没有认真对待的只有我一个人。约定一共一式两份。我们签字按手印,然后分别小心收好。小洛收好契约之后,咯咯笑了起来:“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男人,竟然跟女友签订阉割条约!”

我一怔。

“你知道吗?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就像是一只失去了生殖器的小动物。”

我知道小洛的意思:“……但我是你的男友……”

“是呀,是我的废物男友,太监男友。而只有我,能让你变成真正的男人,享受男性的快乐。”

我看着脸上仿佛写着“奸计得逞”四个大字的小洛,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

现在的她,真的好坏,好迷人。

小洛看着我看向她的眼神渐渐地从羞愧变为着迷,最后转为崇拜。得意地哼了一声。拉起我的手,从签订契约的餐厅走向卧室。

小洛让我站在床边,我乖乖照做。

她则在我面前,慢慢跪下,小心地脱下我的裤子,用双手捧起我的贞操锁,恭敬地,深吻着锁。

我正疑惑,摸不着头脑,只见小洛亲吻完成后,又调皮地弹了一下我的睾丸,我吃痛,身体抽搐了一下。

“从现在开始,你就永远地属于我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

“嗯,你的一切的一切,永远都是我的,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记住。”

“嗯。”

“不要说‘嗯’,要说‘是’,知道吗?”小洛平静地说道。

“是……”

“很好。”小洛拉拉我的手,示意我躺到床上。我乖乖听话。

小洛和往常一样,绑住了我的四肢,然后从床头柜中翻出了新购买的贞操锁,塞给了我,让我好好看看。

我仔细端详。

新的贞操锁,像一个小小的,倒扣的锅盖。和现在的网格骨架的不同,这个贞操锁从阴茎根部开始,就用一整块不锈钢封闭起来,只留下马眼处的几个小孔。可以想象,这样的贞操锁一旦戴上,不仅完全断绝了任何通过外界力量刺激阴茎的可能性,甚至自己连自己的阴茎都难以再见到。

我紧张地瘪了瘪嘴,我很清楚这样的贞操锁对我意味着什么,特别是它的尺寸,刚刚好够我的阴茎伸出身体,露一个头。这就代表着即使我日常活动,尚未勃起的时候,贞操锁也没有空间供我伸展了。

更加令我紧张的,是这个贞操锁还有一个配件,那是一个导尿管。可以固定在马眼的位置,长度比我想象的更长,似乎正常佩戴的情况下,能够刚好定在膀胱的外面。这样,我只要一开始排尿,尿液就会进入导尿管中,而不会经过我的前端。也就是说,我的阴茎,连排尿的功能也被夺走了。

小洛见我已经完全地看了个仔细,就从我手上拿走贞操锁,酒精消毒后,就准备给我戴上。

很小,导尿管插入时很痛。小洛慢慢地固定,让我尽量地少痛苦一点。几分钟仿佛是几个世纪。我终于戴好了。

随着锁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的阴茎就被完好的锁上了。

小洛看着我那更小一号的下体,眉开眼笑。她轻轻地趴在我的耳边,温柔地问:“亲爱的,从现在开始,关于我们之间的性,是谁说了算?”

“小洛,是你说了算。我对不起你……”

“嘘……”小洛用手指按住我的嘴唇:“不要说这些。你对我很好,只是你的身体太差劲,这不全是你的错。我问你。你愿意把你的性权利完全让渡给我,并且由我支配吗?”

“我愿意。”

“那你愿意完全放弃对我的性主张吗?”

“我愿意。只要你爱我,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

“我当然爱你啦!小笨蛋。你可以重复一遍吗?我想录音录下来。”小洛拿出手机,开始了录音。

“我愿意将我的性权利完全让渡给小洛,供她支配,并且我自愿放弃对小洛的一切性主张。我在性的方面,对小洛无条件服从。”

“还有,小洛。”我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太好了!你做到了!我就知道!”小洛结束录音,操作了一下:“我也爱你,亲爱的,我比任何人都爱你,我会永远爱你的。”

小洛热情地为我献上了一个深吻。

“那么亲爱的,我现在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我问。

“我想把你的手用很紧的方式,反绑起来。可以吗?”

“可以。其实你可以不必问我,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我都听你的。”

“太好了!”

说罢,小洛把我的手用更加紧的方式反绑在背后,并且拉了一下,确认已经牢固捆绑了。然后她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轻声说:“搞定了,你可以进来了。”

立刻,门外就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不一会儿,琳就进来了。

“琳,听到了我给你发的录音吗?”

“当然听到了,这个小王八蛋,明明是屈辱的宣言,说得还挺感人的。”

琳一屁股坐在我的身边,俯下身子,用手抬起我的贞操锁,细细端详:“小鸡巴和小锁简直是绝配呀。”

琳伸出另一只手,对着小洛摊开,小洛马上会意,毕恭毕敬地将刚使用的贞操锁的钥匙双手奉上。

我双手被反绑,只能看着那把支配着我命运的钥匙,从小洛手上,转移到琳的手里。小洛是爱我的,但琳却正好相反。在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琳看到我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手中轻轻转动着笼子,慢慢检查:“这笼子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小,我还以为是正常阴茎外面加个套,没想到是小笼子里塞个更小的鸡巴。啊哈哈哈~”

琳说完,突然扯了一下贞操锁。

“啊!”我叫出了声。

“还不错,是挺牢靠的。这种小尺寸,除非你睾丸萎缩成黄豆那么大,不然这辈子都别想自己拿下来了,哈哈哈哈。”

“琳~你别欺负他。”

“哟,我们家小可爱又心疼起她男朋友了呀~啧啧啧。”琳看见小洛一脸怜惜的表情,一把将小洛拉到自己身边,宠溺地抚摸着小洛美丽的脸庞,眼神里饱含爱意:“那是个连鸡巴都用不了的废物,小洛,你遇到他,可是你倒大霉了。”

琳看见小洛低头不语,便说:“洛,我们的事情,你给这个贱王八说过吗?”

“还没有。”,小洛轻轻靠在琳的身上,轻轻回答。

“嗯,那就由我来说。”琳转头向我,语气变得冰冷:“我第一眼看你,我就知道你是个下贱的废物,给不了小洛幸福。现在一看,我果然看人很准。”

我被反绑,双腿岔开,动弹不得,只能沉默。

“你知道的,从小洛发现你戴贞操锁的那一天起,就跟我说了。不光是锁,还有与你相关的一切。在你那愚蠢的所谓‘恢复训练’开始时,我就说你一定会失败,而洛,却傻傻地相信你会成功。真是愚蠢。”

小洛沉默不语,我也一样。

琳用手环住小洛的细腰,一用力,小洛便倒在琳的怀里:“洛,别和这个早泄男浪费口舌了,和我在一起肯定比这种男人好。”

小洛脸红,不说话。

琳拿着我的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挑衅地看着我:“这个东西,看见了吗,这可是你最想要的东西……但以后就归我了。哈哈哈……”

我看看琳脸上那得意的神色,又瞧瞧倒在琳怀里、偷偷看我的小洛,似乎察觉到接下来,有事情快要发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