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小洛与她的锁奴男友-11天使与恶魔的轮舞曲

“我们结婚吧。”琳说。

“什么?结婚?我们?”我再次瞪大了眼睛。

“对呀,我们。时间就定在两个月后吧。”琳此刻正思考,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带着一丝笑意。见我半晌没说话,正惊讶地看向她,她才恍然大悟地解释道:“……哦,你误会了。我说的我们,是指我们三个人。”琳用手指分别指向了我、她和小洛。

“三个人?婚礼?”我依然不理解。

“哦~我是说,‘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婚礼’,这下你明白了吗?”见我若有所思,琳也不妨挑明:“你和小洛的婚礼,难道不就是‘属于’我的婚礼吗?”

我无法反驳。或者说,我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需要我们进行一场完全在她掌控中的、“正常”的婚礼。从而控制住我们的一切。

“怎么,有那么不好理解吗?不过不理解也没关系,毕竟,我也并没有打算询问你的意见。”琳笑笑,表情也轻描淡写。垂目而下,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洛,眼里满是爱怜之色。

“愿意吗?洛?”琳伸出纤手,轻柔地将小洛鬓边的乱发抚平。小洛微睁双眼,顺从地答应:

“嗯。我愿意。”

………………

…………

……

“我愿意。”小洛穿着白色的婚纱,脸色绯红,看着我的眼睛,轻轻说道。

“……”我牵起小洛的手,鼓起勇气,将银白色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啪啪啪……”坐在第一排的琳第一个起身鼓掌。

宾客纷纷站起,掌声响彻整个礼堂。

婚礼,结束了。

……

觥筹交错之后,宾客逐渐散去。我强压醉意,去浴室清洁了身体,之后牵着小洛的纤手,来到婚房。

推开卧室的门,只见琳独自一人,端坐在床尾。双腿十分雅致地夹紧而斜屈着,身穿不知什么时候换上的一套黑色婚纱。若是仔细辨认,能发现款式与小洛的白色婚纱是出自同一套设计。这段时间,婚礼的筹备忙得我顾头不顾尾,直到此时,我才终于有心情仔细看看两人的婚纱。

相似的款式,却是一白一黑。缀满蕾丝的半透明头纱遮住了她们美艳面容的一侧,欲盖弥彰。剪裁得当的丝绒连衣裙勾勒出两人完美的身体曲线,手戴丝质花边手套,包裹着青葱般的玉指,不紧绷,而微微压在身前。裙子的设计却相当大胆,摒弃了婚纱的厚重复杂,而是用仅仅齐膝的长度,半透明的莎棉质地,如百合花瓣般包裹住身体。其间有笔直、修长的美腿探出,如同长柄花蕊一般生长,一直延伸到高跟鞋中。

见我们关上门,琳指了指我。我会意,将身上的衣物悉数脱下。而小洛则是慢步走到琳的面前,缓缓跪下。

见我已脱得一丝不挂,琳朝我勾了勾手,细看,却是冲着我的下体。我也不好扭捏,上前,站定。将自己佩戴着贞操锁的下体完全展现在她们的眼前。

琳摸出早就准备好的贞操锁钥匙,插入锁孔,一旋,我顿时感觉下体一松。随着琳用双手将我的贞操锁取下,我时隔数月,终于重新看见了自己的下体。自己肿胀的阴囊与身体连接的部位,有一个明显的收拢,显然是贞操锁长期固定的痕迹,看起来就像古人使用的布制钱袋,随着我的微动而摇晃。即使已经解除了束缚,阴茎也没有再膨胀伸出,而仅仅是露出了包皮的尖端,整个皱缩在一起。我没敢细看,毕竟这是不被琳所允许的。

琳随手将贞操锁扔在一边,然后伸出手,托起了我肿胀的阴囊,轻轻地掂了掂,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随后又伸出另一只手,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住我的尖端,一边揉捏,一边观察着我的反应。

我的下体已经变得特别敏感,刚开始揉捏,我的双腿就发软,到后来甚至有点失禁的感觉。丝绸质感的手套给尖端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摩擦感,但最终完全没有勃起的反应,甚至好像还往体内缩了缩。

“嗯~”琳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微微前倾的曼妙身体,此时放松地向后靠了靠,顺势收回了双手。

“看来,贞操锁连续佩戴了几个月,确实给你的身体带来了令人欣喜的变化。”琳不紧不慢地评价道,眼神中露出对我的肯定。虽然,这种肯定,是建立在我的耻辱之上的。

琳说完,又向下招招手,示意我低下身体。于是我也顺从地、慢慢跪在琳的面前,与小洛并肩。

琳微微颔首,用一只手微微撩起自己的真丝裙角。裙边刚刚被玉指掀离膝盖,一个漆黑阴茎的头部就显露出来。在灯光的映衬下,反射着点点晶莹的亮光。

我和小洛的目光就像被磁铁吸引住了似的,无法从这根漆黑的物什上移开,琳一边慢慢地撩开裙子,一边饶有兴趣地享受着我们复杂的表情。

同时,琳刚刚还端庄地侧屈着的双腿,此时也随着裙边的撩开,逐渐地打开。不一会儿,琳胯下的整根假阳具便完全展现在小洛与我的面前。

漆黑的肉棒尺寸惊人,从大腿根部延伸开去,几乎快要触达膝盖。约为两指并拢的直径,傲然挺立,随着琳的呼吸而上下微动。肉棒上密布波浪般的纹路,介于光滑与粗糙之间的材质,反射出凶器似的亮光。头部光滑如镜,但与棒体相比,又似大了一圈。更不用提那阴茎的根部,竟然还有一个十分夸张的,柔软的阴囊,惟妙惟肖。

琳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我们的表情,随着裙摆完全撩开,面色却又忽地一凛,说道:“来,用你们的舌头舔。”

不知是出于习惯,是被琳的威严所震慑,还是被这伟大的肉棒所折服。我和小洛条件反射般的凑上前去。等下一秒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与小洛的舌头都已经下意识地舔到了漆黑的肉棒上。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假阴茎没有任何味道,甚至连塑料或是乳胶的气味都没有。看上去波纹密布,但精细到每一个沟槽,都是极致光滑的。在琳的鄙夷的目光注视下,如同荡妇般舔舐着漆黑阴茎的我,竟从内心深处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快感。不仅如此,自己的下体似乎也有了一种奇怪的,痒的感觉。这种痒,并不是来自于阴茎,而是仿佛来自于自己下体的最深处,是一种深刻的,致命的渴望。自己的每一次舔舐,每一声喘息,都仿佛在平息自己的欲火的同时,再次引燃了一般。

我仿佛听到内心中有一个邪恶而魅惑的声音在呼唤我,不断地教导我,让我明白,我正是喜欢这种令人迷醉的状态。想要放弃一切,想要完全臣服于眼前的这位迷人、伟大的女人。想要被她支配,被她占有,被她羞辱,被她征服。

我知道,我现在的状态十分“糟糕”。微睁着双眼,顺从地仰视着琳,舌尖殷勤地舔舐着漆黑的阴茎,我与小洛的唾液混杂在一起,早已将肉棒润湿。彼此下意识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在琳与她的阴茎面前,我却真似一个淫贱的荡妇。正跪着的身体,谄媚般地前倾,舌头与小洛的纠缠在一起,仿佛正上演一出宫斗剧,在肉棒之上争宠。相互较劲般卖力地舔舐,彼此的下体却被情欲撩拨,不自觉地、性感地扭动。

“很好。”琳突然伸出手,托住我的下巴,强迫我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我看着她那居高临下的,不悲不喜的眼神,顾不上收回自己的舌头,任凭晶亮的唾液连接着肉棒,无限地陶醉。

“来,用嘴含住。”琳轻声、温柔地说道。在我听来,更像是一种优雅的邀请。捏住我下巴的力道微微放缓,将我的嘴唇慢慢放在阴茎的头上。我也慢慢低头,恭敬,顺从地轻轻含住琳的下体。

干燥而光滑。正如同刚才所看到的,这是我唇间传来的第一感觉。但下一秒,被我的唾液稍稍润湿的尖端,便完全丢失了干燥的感觉。低头含住的全程,我与琳的视线都没有失连。我总能感觉到,自己内心之中被琳激发出来的,那渴望顺从的本心。

我是琳的猎物,是她的战利品,是她的玩具,而她,是我的一切。

我终于完全放弃,完全顺从,我终于意识到,我早已经是琳的所有物,我是她最卑微的奴仆,最低贱的玩具。

琳注视着我,慢慢松开托起我下巴的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脑后,像是鼓励、赞许一般地对我微笑,示意我多一点、再多一点,接纳这根肉棒。

我微张着嘴,慢慢地、完全含住了琳的阴茎头部,小洛也慢慢停了下来,在一旁悄悄观看。

“来,慢慢来。”琳那轻声地鼓励,就如同她对最亲爱的孩子一般的轻柔话语。手轻轻地推着我的后颈,鼓励我含得更加深入一点。

我痴痴地看着琳那清冷、绝美的脸庞,心中无限地接纳着琳的话语、琳的微笑、和她的一切。阴茎已经抵到了我的喉头,但残存的意识中设想的不适感却丝毫没有出现。我的灵魂,我的身体,都无比地顺从,无限地接受着琳的一切,我的喉咙反射性地吞咽,清澈的唾液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滑落,我的意识模糊又无比清醒,脑海中全是眼前的琳微笑看着我的样子。

“含住它,吞下它。”阴茎坚定而缓慢地插入到我的嘴里,慢慢地撑开我湿润的双壁,我的清亮唾液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有的如丝般滴在地板,有的顺着我的皮肤往下滑落。“我的奴隶,我的玩具。”琳慢慢、温柔地抚摸着我后颈的头发,看着粗长的阴茎慢慢、没有一丝阻碍地没入我的身体。“完全地服从我,完全地崇拜我。”

琳那拥有魔力的话语,仿佛潜藏着我无法想象的能量。琳正不断侵入,但我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

终于,我的牙齿触碰到了琳的“阴囊”,无法再进一步,我感到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接纳了这根肉棒,这滋味,确实不好描述,但这种完全臣服的感觉,却又催生出一种另类的快乐。

琳看着我,阴茎深深插入了我,而我就像无比虔诚的修女一样,仰望着她,满足而幸福。

……

阴茎在我口腔中艰难拔出的那一瞬间,我就仿佛终于被抽走了全身力气一般,跪倒在琳的面前。长时间张开的嘴,此刻酸胀不已,整个食道仿佛都不属于自己了一般,没有知觉。

倒在地上,我才发现,自己的下体早已湿得一塌糊涂。阴茎如同以往一样,毫无反应,只露出个头部在体外,但大量分泌的前液早已将我的大腿根部润湿。

转头看看小洛,她的下体也湿了一片,此刻也正痴痴地看着我。这幅光景,从未见过。

琳简单地擦拭了一下阴茎,扔出一个避孕套,落到了我的面前。我忙不迭地支起身体,撕开包装,恭敬地套在了琳的阴茎上。

随后,我和小洛又按照琳的命令,屈起四肢,并排躺在婚床上,和想要被挠肚子的两只小母猫一样。

琳欺身上来,将肉棒放在了小洛的小腹上,只见阴茎的长度直达肚脐,令人恐惧。琳随即往后一坐,将龟头对准小洛的蜜穴,就要插入。

早已湿润的蜜壶已经作好了准备,微微的粘滞,随后便是整根没入。难以想象,小洛那娇小的身体是如何吞下如此巨大的肉棒的。

肉眼可见地,随着肉棒的侵入,小洛平坦的小腹被从下往上地充满。就一次插入,小洛便像失了魂儿一般,痛苦又满足。

琳按着小洛的肩膀,草率又随意地抽插。往来没几次,小洛便控制不住,几分钟内就泄了多次。

琳俯下身去,深深地吻上了小洛的双唇,胯下继续熟练地插入,小洛哪里经受得住这种欺负,一边是高潮迭起,一边又是呼吸困难,几经晕厥。

琳坏笑一下,用手一掀,娇弱的小洛便被琳扔到了我的身上。琳的身体又是一顶,就再一次在我面前插进小洛的身体里。

小洛软软地趴在我的身上,两人头靠在一起,彼此的双唇距离只有不到一厘米。而小洛此刻正脸色通红,身体滚烫,那喘着的粗气,带着灼热的情欲,此情此景,我又如何受得了!伸出舌头便想吻住小洛的双唇,没想到小洛一个偏头,躲了开去。

“不行,琳不允许的!”小洛拒绝道。和以前不同,在这拒绝的话语里,没有遗憾,没有抱歉,而是像稀松平常的聊天一般,简单又直接。

“很好。小废物,对不起喽。这些以后都是不行的哦~”琳不断地抽插,又把小洛送上了新的高潮。然后将阴茎从小洛体内拔了出来,那充满弹性的蜜穴发出可爱的“啵”的声音。

琳坏笑着,趴到小洛的背上,脸凑到我的面前,恶作剧般用气声悄悄对我说:“哎呀,我们的小废物,是不是有点伤心?别担心,你今天表现这么好,姐姐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说完,琳对我抛了个媚眼,随即我就感觉到琳的粗大肉棒顶到了我的后庭。等到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琳一用力,巨大、光滑的龟头已将我粗暴地撑开,头部的一半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

下面传来一阵剧痛,好在琳似乎也只打算强硬地撑开我的后庭,而并不打算直接插入,所以自己的身体没有受到伤害。但即使如此,我的泪水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

“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疼?”琳温柔地摸摸我的头。

见我呜咽了半天,琳的声音也就沉了下去:“回答我。”

“疼……”我老实回答。

“那我插入的时候慢一些点。疼的话,你给我说,好吗?”琳还是温柔地说着,同时轻轻地摸着我的头。虽然听起来是关心着我,可其实没有给我任何选择。

果然,没等我回答,琳的肉棒就开始加力,慢慢推入我的身体。

戴上套子之后的阴茎光滑无比,后庭被撑开之后,后面的过程竟异常顺利。我几乎没有难受的感觉,身体就把整个头部吞了进去。

琳看见胯下的龟头已经顺利插入,便不紧不慢地推入。我身上正趴着小洛,动弹不得,好不容易伸出一只手,按在琳的平坦小腹上,求她不要插得太激烈。

琳的肉棒顺利滑入我的体内,很快就抵到了我的前列腺。当看到我的阴茎突然流出一小股透明汁水时,她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哦~看来是这里呀。很短嘛,我这才刚插进去一半呢。”琳嗤笑一声:“你呀你,前面也短,后面也短,哈哈哈哈。”

说完,琳就开始了抽插。完全不管我的心里是什么滋味。老实说,自己心里相当不好受。眼泪明明还在流,下体却传来了绵密的快感。

琳的抽插很随意,可以说,只是简单地撞击。可正是这样,却仿佛按住了我的命门。撞击几次,身体深处便酸胀了起来,仿佛里面有什么虫子在爬,奇痒无比。然而可气的是,正是因为在身体深处,所以,我唯一能止住这种感觉的办法,只有依靠琳的肉棒。

然而,痒,只会越挠越痒。每一次的冲击,都满足了我,却又让我变得更加饥渴。舒爽与痛苦轮番上阵,越发强烈。我不禁呻吟出声。每一次插入,我的阴茎便流出几滴晶亮的液体,不一会儿,小腹就被黏液浸湿了。

“主人用肉棒干你,喜欢吗?”琳故意放慢速度,延长了我欲求不满的时间。

“喜欢!喜欢!喜欢主人干我!”我半闭双眼,痛苦又难受的表情看得琳心情舒畅。

“你今天的状态很好,我很满意。”说着,琳加速顶了两下,我娇喘出声。萎缩的阴茎中喷出一股晶莹的黏液。

“来,你不是想跟小洛做爱吗?我成全你。”说着,琳拍拍小洛浑圆的屁股,小洛扭了两下,没有支身起来。

“听话,抱着你的亲爱的。”

小洛便懒洋洋地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然后伸出双手,环抱住我的脖颈,将脸凑到我的面前。

“不要亲我,我才答应和你做爱。”小洛嘟囔着嘴,一副刚睡醒的可爱表情。

“……”我忍耐着体内冲击而出的快感,说不了话。

“小洛,你就试着和他做做爱嘛,用正常的那种哦~”

“哦~”小洛慵懒地拉长了声调,一脸不情愿地对我说:“亲爱的,我们来正~常~做~爱~吧~”

只见小洛艰难地直起身体,一副仿佛在做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一样表情。然后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小腹上。伸手往下摸,摸到了我那还没萎缩进体内的龟头。然后用屁股挪了挪,两人的小腹都被彼此的爱液润湿,移动起来润滑无比,小洛顺利地将蜜穴滑到了我的龟头上面。

“亲爱的,看到了吗?这是你的肉棒,而上面呢,是我的小穴。”小洛嘟囔着,用手随便指了一下,然后轻轻一坐:“哎~你看,什么也没有~哈哈哈~”

小洛的神态仿佛无所谓、仿佛没睡醒、又仿佛正微醺,就像是被什么笑话逗乐了一样,咯咯咯地自顾自笑着。而她正坐的地方呢,小穴的正下方确实是我的龟头,但已经小到根本没有插入进去的可能。

小洛开始变得兴奋,开始扭着屁股在我的小腹上前后滑移,用小穴的耻丘摩擦着我的下体。

“琳!快看呀!我正在和我的男朋友做爱!简直就像磨豆腐一样!”小洛兴奋地笑道。

“对呀!简直一模一样!”琳也被小洛和这滑稽的场景逗笑了。一边在我的体内抽插,一边揽着小洛的纤腰,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而我的状态很不好,身体深处被侵犯的同时,敏感的龟头还被小洛的蜜穴激烈摩擦着,很快,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就要从体内冲出来了。

“我……我要高潮了……”我哭喊道。

“什么?贱男人!这也能高潮?”

说这话的是小洛。只见她伸出手,冷不丁地给了我一耳光。

“我……要来了……要来了……”我的后庭无法控制地剧烈收缩,紧紧地吸住了琳的肉棒。快感还在不断加剧,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漫长的高潮前奏。身体里面像是海啸掀起的巨浪在不断逼近,但同时又被巨大的漩涡吸走了一般,缓慢而坚定的快感即将到来。从体内蔓延到全身的每个细胞,这是完全陌生的感觉。

“下贱的男人!”小洛一边骂着,一边加快了摩擦的速度。

“哦,好像‘那个’要来了?”琳把脸靠在小洛的肩上,微笑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顶得更深了。

“呜……我……要……来了……”我牙关紧咬,在等待着什么的降临。

“来呀,来呀,贱男人,高潮呀,哈哈哈。”小洛说得兴起,随手又打了我一个耳光。

琳一脸微笑,不再言语。

“来了……来……唔唔唔……”我的身体突然紧缩在一起,四肢和脊背徒劳地抱在一起,后庭牢牢吸住肉棒,琳的抽插都被迫停了下来。牙关紧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龟头不断地收缩,甚至快要进入体内。一道绵密、漫长而又悠远的性高潮压倒般地来临,笼罩了一切,又碾碎了一切。

这段紧缩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随后就是无限的痉挛来临,我的龟头不停地喷出稀薄的精液,精巢挤出的每一股精液,带给我的都是一次完整的高潮。后庭不断地吮吸,仿佛要把整根肉棒吃进去。我的思维已经完全崩溃,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各种诡谲的性爱画面。口中疯狂地呓语:“我是琳的奴隶……我是洛的奴隶……我放弃一切……我崇拜……我臣服……我是你们永远的奴隶……我永远是你们的……是你们的……”

………………

…………

……

………………

…………

……

终于,她们站起,一地狼藉。

婚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着,像个孩子,眼角还挂着泪痕。

牵起手,彼此凝望。

她们轻吻。

 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