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橱里的女孩

我出离地愤怒了,为什么,明明是我先来的,明明我才是家里的女主人,明明是我和男朋友一起攒钱买的准备结婚的房子。可现实就是我被男朋友和小三锁在卧室这间不见天日的壁橱深处,整日戴着沉重的镣铐和贞操锁,在日复一日的禁欲调教中渴望着难以启齿的高潮,却只能听着一门之隔的壁橱外,男朋友和小三旁若无人的调情。最让我难堪的是,明明是听着男朋友和别的女人的调情,我却忍不住夹紧被镣铐束缚起来的大腿,可耻的湿了。
明明我才是女主人,我才是原配,正妻,明明本来应该是我和男朋友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攒钱买的房子,一起布置的小家里,和男朋友光明正大地调笑,光明正大地接受着他的爱抚,被他光明正大地抱在床上……明明主卧里的双人床还是我和男朋友一起去家具城挑选了好久的,明明当初的我也和他面对面躺在床上,一起畅想着婚后幸福快乐的生活,明明这间壁橱里也曾放满了男朋友给我买的衣服、鞋子。
可是,为什么,我却像是被原配发现的偷情的小三,急切地躲在卧室的衣橱里,在黑暗又闷热的柜子里紧张,敏感,甚至……卑微,下贱、淫荡。听着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在床上肆无忌惮的调情……他,他们,他们明明知道我就在柜子里的,他们明明知道我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我又气又急,委屈地几乎要哭出来。唔唔……啊,却咬着被男朋友亲手塞到我嘴里的口塞,几乎发不出一点声音,是啊,男朋友怎么会允许我的呻吟,我的响动来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呢。在黑暗又闷热的衣橱里,我屈辱地咬着口塞,毫无形象地小声啜泣着,同时,也出于长期禁欲的身体本能,用几乎被铁链绷紧的双手妄图触碰早就被贞操锁锁起来的下体。我夹紧的双腿带着身上用铁链连接的大腿铐,膝铐和脚镣发出响动,回荡在壁橱里。就在一门之隔的壁橱外,小三咿咿啊啊的浪叫仿佛在嘲讽着我作为女性的失败。
咿咿……呜呜呜……啊!突然,电击项圈包裹下我的脖颈仿佛同时被无数根冰冷的钢针同时扎破,好像被滚烫的烙铁烧灼,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
不,不要……呜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强烈电击让我本能地挣扎,全身上下的镣铐和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响动。
我知道,是男朋友给我装的止吠器启动了工作,大概是分贝检测器检测到铁链哗哗啦啦的响动超过了阈值,自动开始电击了。那是一个月前男朋友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送给我的礼物,亲手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因为电击项圈连接着藏在壁橱后面的插座,从戴上之后我就再没有摘下来过。在戴上电击项圈之后,小三在打开衣橱找衣服并顺便调戏我时,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扇耳光,踩我那样粗暴了。她只需要在打开壁橱找衣服的时候,学着我男朋友的语气大声说:“宝宝,你怎么还在这里啊,看样子昨天又憋坏了吧!”
只要声音分贝达到阈值,就能把我电的像条狗一样,从不管声音是谁发出的。我只能在小三面前毫无尊严地痛苦哀嚎,呻吟着。只有极少数情况男朋友会在手机软件上解除电击,否则我只能沉沦在被电的哀嚎-触发电击项圈-叫的更厉害的无尽循环里,不得解脱。
像是应和着小三的莺啼婉转,我在壁橱里也被电击得叫个不停。他们正颠鸾倒凤,怎么能注意到被他们二人圈养起来遭受百般折磨的可怜女奴正遭受着多么大的折磨!我戴着手铐的双手死死扣住正前方的壁橱抽屉,即使戴着拇指铐的脚趾也都尽力蜷紧,一动不动地忍受着电击的折磨,也不敢发出一点响动,生怕我唔唔的呻吟声再次触发电击项圈。
我被电的神志不清,听着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在外面的响动,迷迷糊糊地用一只戴着重铐的手摸向小穴,另一只手再拖着沉重的手铐,当我的一只手摸到冰冷的金属时才反应过来,原来我早就被男朋友上了贞操带,根本不配得到高潮。我已经欲火中烧了,不假思索地开始抚摸胸部,可绷紧的铁链却让我连乳环都无法碰到。我不住地扭动身体,夹紧双腿,可金属控制下空落落的小穴得不到一丝快感。听着壁橱外小三的高潮得到释放舒爽的叫声,我却只能抚摸着被冰冷贞操带封死的身体,被男朋友完全的掌控,得不到一丝的快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