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道具集-114514MANEROL

我有写梦日记的习惯。

所谓梦日记就是那天做的梦以日记方式去写。

传闻这样做可以把梦作为现实去认识,虽然听说可能会让人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到了这种程度的话会很危险,但我觉得几乎不可能。与此相对,也听说这样子做会成为一种精神疗法,但感觉这个说法对许多能坚持下去的习惯也一样说得通。

不管怎么样,我是觉得有乐趣才这样做的,其他的倒没怎么想过。

梦日记写起來是意外地难就是了,梦这种东西会以非常快的速度从记忆里消失,甚至有时候字还没写多少就基本忘光了。

但它所产生的梦不是。醒来之后,它所产生的梦依然会清楚地被记住。

本来我写梦日记是一种记录趣事的态度,一种自我消遣的手段,毕竟梦日记里的东西都是我真的“经历过”的,但我早已忘了干净,所以读起来非常的奇妙。

但因为它,现在我有着不得不写梦日记的动机。因为可能真的有一天,我不再是我。

原因只有一个——那种药。

MANEROL

可穿戴国际制药生产的非处方药。据说名字是在致敬一个关于抗抑郁药的久远年代的都市传说。

在某日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偶然看见了它的广告。广告本身信息很少,也不算很吸引人,但我就是对它非常感兴趣,回到家后便立马搜寻起了它的信息。

“主要用途是非常明显的性兴奋效果,持续时间很长;如果在药效期间一次高潮都没有经历过就进入睡眠,则会产生几乎和现实一样真实的春梦。

它所产生的兴奋效果足以和可穿戴国际制药生产的其他春药里烈度最高、质量最好的相比,但价钱却不算高,对身体的损害也微乎其微,甚至不影响入睡。

不过,它的问题也很明显。由于它的药理是刺激大脑,并且作为非处方药,在明确警告“不要过量服用”的同时却并没有给出详细的规定用量,只有语焉不详的‘推荐用量’,甚至没有年龄划分和过量后果,所以大部分人都为此感到担心。虽然不至于亏损,但比起可穿戴科技制药的其他药物,它可以称得上是销量惨淡了。

当然,它还有着其他小毛病,比如春梦会让人睡眠不足,比如会让人的气质变得色气,但都无关紧要,并且也不能排除个人体质原因,所以这里不再赘述。”

惨淡的销量,没有任何成瘾性,却拥有众多狂热粉丝,甚至有专门的论坛,现在想来实在是有够异常。物美价廉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它所提供的春梦,真的如上面所说近乎现实,并且非常吸引人。

仓鼠小豆子:“我一直暗恋着我的前辈,但我知道,学长喜欢的是我的舍友。我没有勇气告白,但在梦里,我可以和前辈尽情地做色色的事,甚至能直接当面 NTR 我的舍友。”

想要成为偶像新锐:“这是我目前最喜欢的梦:我穿着我一直想买的甜美系lo裙和白丝被捆绑在床上动弹不得,绑在私处的按摩棒和乳头跳蛋一直折磨着我,我只能在镜子里眼看着自己表情越来越色,然后一次次的高潮。这种羞耻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K:“用量稍微有点多了,做的梦虽然更刺激了,但有一说一快感没有之前那么强,反而因为玩法有些难以接受,有点痛苦了。至于是什么玩法,我只给几个关键词:尿液饮用、水中窒息、身体穿刺。”

这个论坛里绝大部分都是这样分享自己梦境的帖子,有些帖子的文笔和剧情非常优秀,甚至在我品鉴过的色情小说中也实属佳作。剩下的帖子里,一些是药物评测和药物效果对比,一些是论坛成员的交流,还有一些就是单纯的水贴了。

偶然出现的用药微过量案例,论坛置顶的“MANEROL 真·推荐用量指南(附实验记录原贴)”,以及可穿戴国际产品那众所周知的尿性,在多种现实环境的叠加下,可以说用量过度基本不可能出现。

但很不幸,我用量过度了——不是一点点,是近百倍。虽然由于自身体质可能只相当于普通人的 10 倍过量,但你要知道,它就算过量一点点,差距都很明显。

我是性冷淡,事实上我的身体没法产生任何快感,原因应该是由于小时候的脑部损伤。

我能理解色情,所以很喜欢看色情小说;但我无法感觉到快感,不管如何刺激阴蒂、爱抚身体,都没法感受到快感。

在医院里开出來的药也有使用过,不过效果基本没有。也试过心理辅导,但也没什么效果。

有过许多其他的尝试,用药过度也属于家常便饭,但都没有什么效果。即使是可穿戴科技制药的其他知名春药,也只能让我身体发热、分泌爱液,却并不能让我感受到快感。MANEROL 也只是我的一次普通尝试而已。

初次服用我用量相对保守,但依然是包装上写的推荐用量的好几倍。

服用后不久,我感觉脑袋有点发热,于是兴奋地开始自慰,但期待中的快感并没有出现。在各种尝试无果后,我无奈地躺在床上。

“看来它也没办法啊。”虽然本来就不对它抱有多大希望,但还是有点让我失望。我对春梦也不抱期望,但毕竟身体已经很疲惫了,我便自然而然地睡了过去。

第一夜的梦,即使我不看日记都能清清楚楚地回想起来。

我在一辆拥挤的电车上,身上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和有些略短的格裙,胸口戴着用红色丝带扎起来的领花,D 数较高的黑丝裤袜很好地凸显出了我引以为傲的美腿,还穿着可爱的小皮鞋——一套典型的 JK 制服,正是我高中时的校服。

而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就已经在阴蒂上异物的不断刺激下两腿发软,脸色通红,不得不用手扶在电车壁上以稳住身形。我将手探入裙底,果然,内裤和裤袜已经湿了一大片。忍耐着快感……快感?

毫不意外地,我摸到了一颗跳蛋,就是这颗跳蛋一直在攻击我的阴蒂。但我并没有取出,反而顺着电线找到了绑在左大腿根部的调节器并将其调到了最大。

“唔!好刺激……特别是还在电车上……”突然变强了好几倍的刺激冲击着我的大脑,如果不是因为早有准备地捂住了嘴,我肯定会发出娇喘,然后被人发现的吧。

随后,在强烈的刺激下,我到达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我全身颤抖着,小穴喷出了大量爱液,虽然由于内裤和裤袜的原因没有滴到地上,但我的内裤已经全湿了,裤袜也湿了大半。拜 MANEROL 所赐,即使是在梦里,高潮的快感也依然强烈,如果不是因为我扶着墙壁,我肯定会直接瘫软在地上或者其他乘客的身上。

“高潮……好舒服……”我紧夹着大腿,轻轻娇喘着,大脑一片空白。

但跳蛋并不会因为我刚刚高潮而停下来,快感依然在快速地积攒着。高潮过后,我的身体非常敏感,并且越来越软,手早就已经撑不住身体,只能侧靠在电车的角落。幸好小皮鞋的摩擦力很大,不然我肯定要坐到地上了。

“嗯?”一只粗糙的大手摸上了我的大腿,随后往上抚摸,伸入了裙底,按住了跳蛋。为了不被发现,我是面对着墙壁的,但事与愿违,我不但依然被发现了,面对墙壁的做法还让我陷入了困境:没法用眼神吓走痴汉,甚至没法记住痴汉的脸。

“呜——”快感本来就快接近顶峰,在痴汉的袭击下,我也毫不意外地到达了高潮。好消息是,痴汉的左手死死地捂住了我的嘴,所以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没有引人注目,但坏消息是,我也因此没法呼救了。

“如果你呼救的话,你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小淫女的事实可就要暴露了哦~”在我高潮失神时,痴汉在我耳边悄悄地这样说道,顺便还舔了一下我的耳垂,让我身体的颤抖更加剧烈,随后略微松开了手,让我能够说话。

“嗯~如果你不放开我的话,我等一下就把你关进监狱……”如果是在现实,以我的性格和性冷淡的体质,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直接让他人生完结吧,但我才刚体验过高潮的感觉,虽不想屈服于他,但头脑早已经被快感填满,即使嘴上不饶人,声音却柔弱且色气,没有半点威胁感。

“嗬,有点意思。”痴汉显然没有接受我的威胁,毫不客气地将我往角落挤,用身体挡住了他人的视线,随后解下我衬衫的纽扣,左手伸入衬衫,直接摸到了我那大小适中,毫无下垂的乳房。我和痴汉都吓了一跳。

“我连胸罩都没穿?”

“不穿胸罩,不乖哦~”痴汉的左手用力地揉捏着我的乳房,让其变换着形状,左手食指和中指还夹着我的乳头,让我的乳头迅速勃起了。右手则摸着我的大腿,手掌画圈,逐渐伸入了裙中,随后隔着内裤和裤袜挑逗着阴唇,时不时还按压跳蛋,手法显然是老手。

在这种攻势下,我迅速地败下阵来,身体不住地扭动,大腿夹紧,想要阻止他的侵犯,反而却让快感更加剧烈了。很快,我身体痉挛,到达了第三次高潮,整个身体都靠在了痴汉的身上,不住地轻轻喘气,连我自己都吃惊于我竟然会有这么娇柔的一面,会发出这么软萌的娇喘。

趁我失神之际,痴汉将我湿透了的裤袜和内裤褪了下来,卡在膝盖上,跳蛋则关掉,任其吊在腿间。模糊中我听到拉链的声音,随后一条粗热的物体顶在了我的臀缝之间。饱读“书籍”的我当然能猜出这是什么,立马回过神开,开始剧烈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痴汉的束缚,但在痴汉的钳制下,我这全身无力的身体又怎么能挣脱得了呢?

“不,不要,我还是第一次……”

“都带着跳蛋上电车了,还没穿胸罩,你这小淫女还会是第一次?”痴汉调整着肉棒的角度,抵在了小穴上,随后将肉棒轻轻插入。

“我说的是真……呜嗯——”未经人事的紧窄小穴被痴汉的肉棒挤开,虽然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但仍然难以进入。我感到我的小穴痛楚里夹杂着酸胀和麻痒,混合成了一种奇妙的快感。

“好紧啊,难不成你真的是处女?至少肯定没几次真刀真枪的经历吧?”

“呜~嗯啊~”我无暇顾及回答他的问题,光是忍耐着他插入我身体的快感就已经非常勉强了。肉棒摩擦着小穴的嫩肉,带来阵阵快感,疼痛则越来越弱。当他的肉棒顶住我的子宫颈时,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喘,强烈的酸麻感从子宫颈的地方传遍全身,我又到达了一次小高潮,小穴中分泌出一股股爱液顺着大腿汩汩流下。

显然,我这一声娇喘非常引人注意,因为我明显听到附近的声音变嘈杂了。但现在我受制于人,毫无办法。反倒是在这样刺激的场景下,身体越来越热,小穴也一阵一阵地收缩起来,带来了一阵一阵的快感。

“不……不要看过来……”我满脸通红,双手捂住脸颊,根本不敢回头,也没法回头。痴汉则是好像没注意到旁人一般,双手迅速解开了我所有的纽扣,一手抓着我的一个乳房,一边揉捏一边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嗯~”每次顶到子宫颈,我的小穴都会收缩一下,身体也会颤抖一下,每当这时,痴汉还会扭几下腰,用龟头揉动我的子宫颈,我的酸麻感便更加强烈。

此时的我胸部和半张脸被按在墙上,臀部翘起,裙子早已被掀到了腰上,大腿分开,汗液和爱液湿透了衣服,诱人的身段被清晰地凸显了出来。我以一种羞耻又色情的姿势被后入着,旁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听到了镜头拍照的声音。我的快感积累得越来越多,痴汉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显然他也快要射出来了。

“让一下让一下。”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人很大的说话声,随后人群吵闹起来,明显是秩序维持人员来了。紧张和混乱充斥我的脑海,但兴奋度反而变得更高了,小穴一阵一阵地紧缩。痴汉看来也破罐子破摔了,右手下移,捏住了我的阴蒂,抽插速度也开始骤增。强烈的快感之下,我忍不住开始连连娇喘,已经快到高潮的边缘了。

“你们涉嫌违反治安管理,请立刻停止你们的行为。”短短十几秒后,秩序维持人员来到了我们的面前,出声命令道。

“嗯啊啊啊啊~去了~”听到这句话,我的小穴狠狠地紧缩了好几下,子宫颈吸住了痴汉的龟头。而痴汉也在这最后的刺激下终于到达了顶峰,往我的子宫里射出了浓稠的精液。滚烫的精液冲击着我的子宫,我也到达了这一天最强烈的一次高潮。双眼翻白,失去了痴汉支撑的身体趴到了地上。小穴里分泌出大量的爱液,与痴汉的精液混合在一起,流到了地上,形成了一片散发着色情气息的乳白色水洼。

然后我便醒了。

选择在工作日前服用 MANEROL 是一个糟糕的选择,接下来一天,我都有些打不起精神。不过幸好也是一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了,下班会早一点。下班后,我一边将充当工作服的女仆装换下,一边开始总结它的效果。

“首先,最重要的,至少在这个剂量下,我依然没法在现实恢复我的快感。”我吃下一颗普通的春药,尝试着自慰,最后还是不得不得出这个结论。

“不过,在梦里,我的快感和常人无异,应该是因为做梦是更深层的意识活动吧。”

“在这种梦里发生的事,我直到现在都没忘记,看来这不是普通的梦;我没法想起我是怎么上的电车,怎么放的跳蛋,我也无法意识到我处在梦里,但却记得梦境是从哪里结束的,这点倒和普通的梦一样。”

“我昨天服用的药物剂量可是包装上面写的推荐剂量的好几倍啊,看来还是不够?”

“我的性冷淡是由于脑部损伤,而这个药主要是刺激脑部,说不定真会成功。”

“就算没有快感,为了写梦日记,为了品鉴到足够色情且有趣的故事,这样的梦也还行。”

“再说下去的话,副作用是噩梦的药都还意外地存在。而且它还是非处方药,说明危险性也就那样。”

“其实没有什么大问题。”

抱着这样那样的想法,我心一横,直接将整瓶药服用了大半。

现在想起来太小看它了。

但凡我在网上搜索时再仔细一点,能看到那个论坛,我也不会出现这么离谱的用量过度。

再仔细想想,明明我对可穿戴国际的尿性比谁都了解,却这么不谨慎,只能说是自作自受了。

总之,过量使用 MANEROL,可能是我这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

第二夜,我穿着一套典型的打歌服,看来我是偶像。我跨出一步,下体果然传来了剧烈的快感,腿脚一软,差点让我摔倒在地。我深吸一口气,忍耐着不适,有些不自然地一边唱歌一边入场,艰难地进入了状态。

台下有评委,看来是选秀类的节目,这样的话还算比较好坚持。我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唱歌,评委们皱着眉头,但我就当没看见,毕竟我清晰地感觉到我下体的三个穴口全都插入了东西,如果真要跳舞的话,我肯定会当众高潮的。

正当我以为可以蒙混过关时,仿佛时间停止一般,前一瞬间我还在唱着歌,后一瞬间我的身体就变得赤裸,粘滑的触手在我身上蠕动缠绕着,使我不得动弹。在我面前,则是一个穿着华丽的紫色长袍、头带宽大三角帽,让我只能看出她有着一头银白色及腰长发的女子。

“啊~多么充盈的魔力啊!终于有一个能让我满意的目标了。”女子点了点头,随后念动着奇怪的咒语(不知为何我现在都还清晰地记着)。随着咒语的念动,我的小腹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在吟唱结束后达到了最高点,到达了高潮。

看着那从我小穴里喷出来的一滩爱液,台下的评委和观众终于反应了过来,全都勃然大怒,想要冲上台来阻止女子。但女子一个响指,下面的观众全都被定在了原地,只能转动眼球,以表明他们还有意识。

“好了,现在没人阻止我们了,你也被成功刻下淫纹了,那么,现在就开始魔力提供吧!”女子开始认真指挥触手们的动作,我只来得及看一眼我小腹上漂亮又色气的红色淫纹,连一句话都没说,便被触手堵住了嘴,同时尿道和小穴被触手占领,阴蒂和乳房也被触手吸住了。

淫纹的效果非常强力,触手的黏液也明显有催淫效果和催乳效果,欲望和敏感度都迅速增加,各个穴口的弹性也都明显变高。我甚至能在十秒钟内高潮两次,同时分辨出攻击各处器官触手的不同。

尿道的触手是光滑的,末端膨胀卡在膀胱里,以旋转的方法刺激尿道,让我一直有种膀胱胀满和排尿中的错觉。

小穴里的触手布满了细小的颗粒,还有小触手在上面,填满了小穴的每一处褶皱;末端则长得像花朵一样,布满颗粒的花瓣抓着子宫颈,六七条花蕊则伸入子宫中,无规律地舔舐着子宫壁,甚至时不时伸入输卵管。

乳房上的触手里有好几根触手,其中一根的末端就如同一张嘴一样,同时用“嘴唇”吸住和用“牙齿”咬住我的乳头,还有“舌头”逗弄着,配合着强劲的吸力榨取着我的乳汁。余下较普通的几根则缠着我的乳房,不断地收缩和揉捏,配合着前面那根触手的榨乳。吸附在阴蒂上的触手也差不多,但减弱了吸力,增强了“牙齿”和“舌头”的力度。

最厉害的当属嘴里的触手,进入嘴里后,直接插入喉咙,经过胃部、大小肠,从肛门穿出,胃液的腐蚀对它好像完全没影响,随后缠住我的右边大腿,将我的腿高高挂起,让我不得不只能踮起左脚来支撑身体。这一根触手倒是没有动的太过分,只是轻轻蠕动,但即便如此,由于这根触手穿过了整根食道,哪怕只是一点点的蠕动,带来的难受感也依然非常剧烈。

多重刺激下,我的身体就好像坏掉的震动棒一样,一直在痉挛个不停,特别是还想到了台下的观众都在看着我,我的兴奋度就更加强烈了。每当我高潮一次,腹部的淫纹便会蔓延和进化一分,效果也会强力一分。我的高潮间隔越来越短,淫纹的蔓延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蔓延到了我的胸部。按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五分钟,淫纹就会蔓延至全身。

“当淫纹蔓延至全身时,你的后半生就只能沦为一个制造魔力的机器,只会一直高潮个不停哦~”

“要便乘只知道高潮的潮吹机器惹~”我双眼翻白,完全沉沦在快感当中,思维也开始母猪化。

就在淫纹快要蔓延至全身,我即将进化成完全体的、无时无刻不在高潮的魔力制造机时,一个黑发男子不知如何挣脱了女子的“魔法”,向女子出拳。

“嗯?”女子显然也没预料到这种情况,慌乱之下勉强躲开了男子的拳头,但三角帽却不慎脱落了。

“这个样貌是……我自己?”

随后,淫纹终于蔓延至全身,成为了完全体。我在经历了长达一分钟的不间断高潮后,终于还是昏厥了过去。

当我回过神来,我已经躺在了家里的床上,下体产生的爱液湿透了大半个床垫。

我打算起身,但手脚严重无力,想爬起来都难,同时嘴唇干裂,脱水严重。

“我的身体里竟然有这么多水吗?”我摇了摇头,内心苦笑,但又不得不挣扎地爬起来补充了水分。

干渴感缓过来后,我才发现我的小穴一直在不停地分泌着爱液,完全没法止住。我摸了摸脸颊,果然,滚烫无比。我立刻明白,这全是由于我的过量服用。快感依然不能感受到,脑海里不知何时早已被欲望所填满,陷入了这样的困境,过量服用的做法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

我开始在网上寻求解决方法,随后,我找到了这个论坛,看到了用量推荐。

将近百倍的过量,我能活着都算是万幸了。

“被处刑人咲夜,因违反……”

第三夜,我没有继续服用 MANEROL,甚至还使用了一些镇静剂,但依然还是进入了春梦。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听到我将要被处刑。

“处刑?不会吧?”我忍不住自言自语,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这才发现我被全身赤裸地绑在一个三角木马上,手脚被固定着,只有头能够扭动。嘴里则是一个假阴茎,顶着我的喉咙,并填满了我的嘴。我环顾四周,意识到我在一个看台上,看台下则是黑压压的人群。

“镇静剂完全没有效果啊。”我的内心苦笑。

“……以上罪行证据确凿,现在开始进行处刑准备。”

审判官宣判完毕后,三位戴着兜帽的处刑官登上了看台,手上各自拿着一些道具并装在了我的身上。

“呜呜!”我竭力扭动着身体,却没法移动丝毫。很快,道具安装完毕,我身上装满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头上戴着护耳式耳机,耳机的主要作用是播放着奇奇怪怪的声音,应该是有洗脑的效果;没有多少隔音效果,依然能让我听到看台下人们的议论声。

乳头被穿刺,吊着不知道什么重物,还贴着跳蛋。

两个硬质圆头的东西顶在我的侧肋下,六片软软的绒毛物均匀地分布在我的背上。

尿道、小穴、肛门全被塞着柱状物,能感觉到是完全符合我尺寸的。同时,在阴蒂的下面压着一个被埋在三角木马里的按摩棒。

手脚都被固定着,手腕上还有着配重,从尿道开始一直到脖子的皮肤都压在三角木马的顶端上,带来了持续不断的剧痛。软软的绒毛物也同样贴着脚底。

我还没反应过来,审判官说道:“现在,处刑正式开始!”

应该是按下了什么按钮,我只听到“哔”的一声,我身上的东西全部都被启动了。

“唔唔唔!”下体的三个穴口中,尿道、肛门里的是震动棒。小穴里的则是分成了三节,且每一节都会差速旋转的炮机,再加上阴蒂压着的按摩棒,全都在用我难以承受的强度在我的身体内外肆虐着。背部和脚部的绒毛开始高速旋转,背部的绒毛甚至会四处移动。侧肋下的硬质圆头物体频率虽慢但力度极大地抵着皮肤在上下运动,刮动着我的侧肋。至于乳头,穿刺着的配重也是跳蛋,贴着的跳蛋作用于乳头外,穿刺着的跳蛋将刺激传递到穿针,作用于乳头内,两种跳蛋对我的乳头内外夹击,刺激性十足。

同时,三个处刑官拿起了皮鞭,对我开始用力地抽打起来,瞄准的都是没有器械侵犯的地方,摆明了想让我全身上下都受苦。

在这种堪称暴虐的凌辱下,我几乎每十几秒便到达一次高潮。只是十分钟过去,我就已经高潮了五十多次。到这时,每一次高潮带来的不再是快感而是痛苦。各个被刺激的地方都已经红肿不堪,器具的刺激已经开始带来痛楚。直到此时,我才明白“处刑”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没过多久,我感到脖子被针扎了一下,应该是注射了什么东西,嘴里的假阴茎则被人接入了管子,冰凉的液体流入了喉咙里。同时,小腹越来越热,并且逐渐开始蔓延。

很快,我的身体变得极度燥热,脑袋滚烫,脑海里一片混沌,身体各处的疼痛虽依然清晰,但仿佛不是疼痛了一样,变得能带给我快感了,显然我是被注射了能改变认知的春药。我全身充血,双眼翻白,小穴如同不要钱一般狂喷爱液,乳头也乳汁四溢,要不是尿道被堵住,貌似在上处刑台前我早已被清理肠道,我说不定能来表演一个“五重人体喷泉”。

“你们快看!那个人是一个妖女!”处刑台下的观众逐渐吵闹起来。原本我还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在我又高潮了十几次后,我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这么惊异。

“这是……淫纹?为什么……我……”由于为了抽打方便,我的手臂是向前绑的,所以我能看到我的手臂出现越来越多繁复的红色花纹,热量的蔓延和红色花纹的范围是一致的。

这时,在我的面前,一个黑发男子从台下冲了上来。处刑官自然不是摆来看的,其中两位转而开始鞭打起黑发男子,我遍体鳞伤的身体所受到的鞭打则明显减少了。

我勉强聚起精神,抬起头来,观看着黑发男子与两位处刑官的打斗。混乱中,一位处刑官的兜帽被摘了下来,果然,一头银白色及腰长发。

我意识到了我在梦境中,而与普通的梦一样,在我意识到这点时,梦境崩塌了。

我猛然惊醒,狠狠地喘了好几口气,床铺如同昨夜一样湿了大半,喉咙里也如昨天一样干渴,但我都没有理会,而是震惊于我刚才的梦境。

今天是我服用 MANEROL 后的第 30 天。自从第二天的过量服用后,我便再也没有服用过它了,甚至每天都会在睡前使用镇静剂,但几乎没有缓解效果。

MANEROL让我身体持续高度兴奋的效果从第 12 天开始减弱,但可能是过量服用的后遗症,我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充斥着色情想法、淫乱梦境、以及对高潮快感的回味,下体的爱液虽然没有高度兴奋时那么夸张,但依然从没停过——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极度淫乱的人。

整整一个月,不管我何时睡着,一天睡多少次,我每天都在各种各样的梦中一直不停高潮,直到醒来。更令我恐惧的是,每个梦境里,有些东西总是固定的:和我样貌相同,但头发比我长,眼睛是红色的“另一个我”;总是在梦境快结束时挺身而出的黑发男子;以及和梦境格格不入却一定会出现的淫纹。

很明显,药效已经过去;很明显,它已经对我造成了无可逆转的改变。

即使药效过去,我依然在被春梦折磨;即使药效过去,当我醒来后,我的身体总是湿的一塌糊涂。

我不得不使用可穿戴设备来收集我日常生活中和梦中分泌的爱液,以及在我睡着时保证我不会脱水而死。同时,我不得不忍受着脑海里的胡思乱想,还有严重的睡眠不足。

我在没有企图下打算挑战它,到底是有多愚蠢。

我依然只能在梦中才能感受到快感,但在梦中,我不得不承受着痛苦的高潮地狱。

虽然也有说过想获得快感, 但同时也不想这样痛苦。

梦里面受折磨看似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梦中和现实所受的痛苦是一样的。梦也好现实也好, 可能哪一方面都差不多。

明明药效已经消失,但梦境的痛苦程度却不减分毫,反而越来越离谱。身体被穿刺着高潮,在水里面一边窒息到极限一边被干到高潮,在拳头的痛击下高潮,这些都算轻的了;肢体缺失、人体改造、丸吞、拳交、排遗物食用,已经变成了我现在的家常便饭。

对了,还有一件事:现在,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另一个我”,即使她只存在于梦中。爱和欲是一体两面的,对我來说,现实也好,梦也好,全都是真的,那么,作为唯一能带给我快感的人,我除了爱上她还能爱上谁呢?

现在,我只剩下两条路:

与“另一个我”抗争到底,忍耐到我恢复正常为止,但我极有可能永远地失去快感。

放弃斗争,沉湎于快感当中,直到大脑再也承受不住,在梦境中因高潮而死。

不知道到底会有多久, 直到那时候之前都要强制高潮无数次。

但是也只有这两条路。

如果在现实中死掉的话一定会没有任何外伤而无法得知死亡原因,

所以证据就只有写下现实的梦日记。

晚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