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道具集-1234567终身乳胶衣

天边终于微微发亮。陈晓曦看着自己“皮肤”上若有似无的几道曲折皱痕,不禁哭了出来。这层亮黑“皮肤”下的东西已经折磨了自己一晚,而这只是个开始。从今以后,这样的夜晚将会成为常态。


庄严的法庭内,法官手持一份判决书对着台下众人宣读审判结果:

“被告陈晓曦。你因窃取可穿戴国际的商业机密被捕,现在对你做出判决。”

法庭里的空气像冻结了一样沉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正中央:陈晓曦,这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已经难掩平时冰山美人的形象。她用戴着手铐的双手掩面哭泣,试图抵挡身后无数参加庭审人员的目光。

“陈晓曦,因窃取商业机密罪被判处 10 年有期徒刑。”

几乎是立刻,陈晓曦倒了下去。但两旁执法人员用强壮的手臂抓住了她的上臂,帮她撑起了身体。即便等法官读完了剩下的内容,她也没有恢复重新站立起来的力量,只能任由左右两名男性将她架回拘押室。不久之后她就会被押送到监狱,然后在那里度过整整十年。

但是在拘押室,她见到了一名男子————可穿戴国际的主管。

“陈小姐,虽然您对我公司做出过相当过分的事情,但现在公司会给你一个得到原谅的机会。”主管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意图,“虽然我们曾经对簿公堂,但生意归生意,私情归私情,我不忍心见到陈小姐这样漂亮的女性在监狱里浪费掉自己十年的青春。”

陈晓曦迷茫地抬起头,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说的话。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刚才还在庭上宣读审判结果的法官此时就站在主管身边。法官很适时地开口说道:“可穿戴国际毕竟是我们国家重要的经济支柱,况且他们还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如果他们愿意,你很容易就能获得保释资格。”

“我愿意!”

“您不用着急,机会是有代价的。请您先看看这份‘志愿者’协议。”男子递出一份文件。

陈晓曦克制住颤抖的双手,将文件缓缓打开。这份协议并不长,但内容却让她犹豫了。

陈晓曦女士将作为唯一志愿者参与终身乳胶衣实验,实验期限为永久。公司会为了完成实验而对志愿者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造,以保证志愿者自身安全不受影响。

作为志愿者,陈女士不得破坏试验样品,即乳胶衣。并且陈女士必须每两周,即十四天到公司实验室进行一次检测,以保证实验结果及自身身体健康。

永久?陈晓曦懵了。她的前男友曾经是乳胶衣爱好者,她也就对这东西有所了解。但要穿一辈子?这也太……

“没关系,我们公司新研制的乳胶衣是以永久穿戴为目标的产品,因此在舒适度上的要求非常高。并且这件产品成功后将会被推广到市场,陈小姐也会作为第一个使用这件产品的人。”

要签吗,如果放弃这个机会,那可就是十年啊……陈晓曦还在犹豫着。永久乳胶衣啊,那怎么解决生理问题?应该是拉链吧,这样自己以后或许还能去酒吧找男人……

主管的语气依旧不急不慢:“当然,考虑到对志愿者生活的影响,公司也会每个月给予适当的经济补偿。我相信志愿者即便不去工作也能在这座城市过上舒适的生活,特别是您这样有所追求的人,一定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您说对吧,陈女士?”

心中像是被闪电击中,陈晓曦突然放弃了一切怀疑。回忆起在看守所受到的种种对待,如今却被眼前这位彬彬有礼的男士称呼为“陈女士”。自己还奢求什么呢?

“我同意参与实验。”

……

明亮的实验室里,陈晓曦见到了她将要一辈子都穿在身上的乳胶衣。

从外观上看,它并不像一件衣服,而是四块乳胶材料。但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这四块材料分别是上衣和裤子从两侧被分开后的样子:上衣除了应有的 T 形外还延伸出了手掌和五根手指,下身的部分则只看到了脚掌的部分,脚趾应该会像袜子一样被一起包在里面。

实验人员还在忙碌着,中间是一个大的试验台,旁边被摆上了各种瓶瓶罐罐。带陈晓曦进来的两名女助手帮陈晓曦脱下了全身的衣物,然后拿出了一瓶瓶喷雾器在她的身上喷了起来。

“好凉……”陈晓曦忍不住缩了缩身体,在周围一群人的围观下赤身裸体是件十分羞耻的事情。曾经,丰满浑圆的胸部让她能游走于各种男性之间,引人遐想的下身也让各种男人为之疯狂。而如今,她只能轻轻将手放在下体前,为自己保留一点尊严。

“不要动。”助手拨开了她的双手,反而将喷雾对准了她的下身。陈晓曦感觉受到了强烈的羞辱,但她还是忍住了不适,敞开身体任两人折腾。那两人工作时确实非常细致,对于乳头和下身,她们花了更多时间仔仔细细地喷了几分钟。而肛门更是被她俩一人掰开屁股一人手持喷雾给伺候了几分钟。

终于,这场“洗礼”结束了。一个助手说:“好了,躺到那个台子上去吧。”

陈晓曦颤抖着走向了那个硕大的台子,上面已经被铺了一张上衣和下衣。躺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个台子中间有一个人形凹槽,正好和自己的身体完美契合。

几名助手站在自己旁边,他们全身穿着严密的防护服,以至于看不清他们是男是女。即便没有说话,他们的行动也出奇的一致:一人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身体。接着手臂上一痛,原来是被打了一针。没多久,陈晓曦的意识便模糊下来,她没有昏迷,但全身也变得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围一圈人随意摆弄她的身体。

接着,一名医生来到她的身边,打开了一只严密封装的箱子。随着白雾散去,陈晓曦看清了那个东西:一枚乳白色的,有些透明的……卵?

医生将那枚卵放进一只大烧杯里,鸡蛋大小的卵在里面放出一片气泡,但没多久就停止了。这时另一名医生打开一瓶润滑油,用手将它涂抹在陈晓曦的下体。那里已经做过了永久脱毛处理,白白嫩嫩的下体像小女孩一样干净纯洁。

突然的触碰让陈晓曦的身体猛地一颤,但失去力量的身体终究做不出什么有效反应,只能任由医生将自己那里弄得又滑又腻。而那枚卵不知何时已被取出,还没等陈晓曦反映过来,它就被塞进了阴道里。

“不要!你们之前没说过还要做这种事!”陈晓曦张开嘴巴想要抗议,但舌头已经不听使唤,只发出了几声哼哼啊啊的声音。

几名医生没有理会“志愿者”的反抗,在陈晓曦上身下身盖上了另外两块乳胶材料,接着便开始了缝合。

从颈部两侧,到整只手臂,再到侧肋,最后到腰部。上下两片乳胶被医生用细密的针线缝在了一起,那手法比最有经验的外科手术医生还要娴熟。而每针都会搭配着另一种液体,被另一名医生用针管滴在缝合口上。几乎是肉眼可见地,上下两片乳胶材料便融合在了一起。接着是第三名医生用一块棉花,将刚刚缝合滴液完成的针线按住,以确保它能完美的贴合在穿戴者的身上。

这一过程持续了一个半小时,陈晓曦就这样被左右两组医生一针针地将这件乳胶上衣编织在自己身上。

然后便是下半身如法炮制,腰部两侧,经过大小腿外侧,脚部,大小腿内侧。终于完成之后,医生们又将上下两件乳胶衣缝合在一起,中间不免要将陈晓曦翻个面,但此时的她如砧板上的鱼肉,根本无从反抗。

最后,当这件乳胶衣终于被穿在身上时,已经过了六个小时。

……

那副容颜依旧美丽,但在自己洁白的脖颈上有一个银色的项圈,就像陈晓曦的身材一样纤细。项圈之下便是包覆在身躯上的黑色乳胶衣。看着镜中的自己,陈晓曦不得不感叹这件乳胶衣是如此贴身。它这样完美地裹在自己身上,将没有赘肉的身材完美地表现出来。如果不注意看,可能还会以为这位美女根本没穿衣服。

张开双手,纤细的手指同样被包裹着,张开或者握紧时都能感受到皮肤一样的乳胶存在。陈晓曦突然感到一股异样的舒适,或许这就是前男友喜欢乳胶衣的原因吧。

她又拿起手中的杯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不知为何自己这六个小时完全不觉得想要上厕所,反而还有些渴。她不由得想到了“穿衣”之前医生放进自己下体的那枚卵,当时只觉得那东西放的很深,好像已经到了子宫。

对了,拉链呢?看着镜中自己的下身,像镜子一样光洁,根本不像可以打开的样子。

迷惑时,那名和自己谈判的主管,还有带着那两位帮自己喷雾的助手一起走进了自己的病房:“陈晓曦?你现在感觉怎样?”

“我感觉……这件乳胶衣也太紧了,包得我有点难受。”陈晓曦如实回答。

“嗯,毕竟要穿一辈子嘛,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毕竟如果不合身就违背了它的初衷嘛。”

“不过我好像只觉得有些渴,还有些饿。但是一点都不想上厕所,这……不太正常吧?”拉链的问题又萦绕在了陈晓曦的心头。

主管看了看手表:“嗯……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陈晓曦有些不明白,但她突然感到自己下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往外钻。

“啊!这是什么?”她下意识用手捂住下身,但除了碰到光滑的乳胶衣外,什么都没能摸到。

从她的下身处蔓延出一道道细微的痕迹,在光洁的乳胶衣像触手一样爬行。不一会儿就攀上了自己的乳头。而在那之前……陈晓曦这才感到自己的尿道和肛门好像也被侵入了,并且那两个地方正被某种滑腻的东西迅速填满,膨胀。

“啊……这到底是什么……”陈晓曦倒在床上,双手无助的上下乱摸,但无法阻止身体处带来的瘙痒。

“哦,恭喜您,陈晓曦女士,实验成功了。”主管站起来,他和身后的两名女助手笑着鼓起了掌:“毕竟要将乳胶衣永久穿在身上,就必须解决排泄问题。为此公司特意开发了能和人体共生的类章鱼生物,让我们庆祝这种新生物的第一次诞生!”

“你说……什么?”陈晓曦几乎失去了力气,她的乳头也已经被胶衣下的东西占据,并且不断地被揉弄着。

“这种类章鱼生物会寄生在女性的子宫里,并且模拟人类怀孕的状态一直吸取营养。同时它也会处理包括汗液在内的排泄物。因为它是由我们精心打造的,所以也不用担心它会变得很大。陈晓曦女士被它爬满全身只是因为它比较调皮而已,毕竟章鱼可是很聪明的生物。”

主管的声音非常激动,他是在真心庆祝:“和人体共生的它会根据宿主的状态调节自身的需求,因此不用担心它会伤害到你。理论证明和它共生反而会更加延年益寿,陈晓曦女士你一定也能活得更久更健康。”

此时的陈晓曦已经被这乳胶衣下的生物折磨得难以自持。自己的乳头和下体好像尤其被它所偏爱,尿道和后穴里不断地传来摩擦和涨满的感觉。就像是……快感一样,如果不是有人在这里,她肯定会难堪地叫出声来。

“对了陈女士,我必须提醒你,因为你的皮肤已经接受过药物改造,敏感性比常人要高出几十倍。如果乳胶衣被破坏你也会因为适应不了外部环境而非常痛苦。同时由于它是厌氧生物,乳胶衣一旦被破坏它也会立刻死去。不过请您放心这件乳胶衣材质很特殊,几乎没有什么常规手段可以将它破坏。”

主管好像没看到眼前发生的事,一直在介绍这件衣服:“当然您也不用担心这只生物会从颈部爬出来,那枚项圈就是为此定制的。同时它也会检测陈女士的生命体征,一旦出现问题便会自动联系公司,保证不会给陈女士带来生命危险。”

“你们这样……不符合规定……!”陈晓曦咬牙切齿地从口中憋出了几个字。

但主管立刻拿出了那张协议:“志愿者接受一切为了完成实验而进行的必要改造,陈小姐您一定还记得这条吧?这只类章鱼生物可是为了您能长久地生活下去才开发出来的,所以您怎么能说我们违背了协议呢?”

“不对……这样不对……”一想到今后一生都要被这样的东西缠在身上,陈晓曦就一阵难过。

“放心吧陈小姐,这只生物刚刚苏醒,当然会闹腾一阵。等它累了就会安分下来,而且这样的生物可是连研发它的专家都没见过呢,陈小姐您作为第一个零距离接触它的人,可是值得被记录在生物历史上的!”

主管慢慢退出了这间病房:“好了,陈小姐,为了您今后的美好生活,我再次表示衷心的祝贺。”

说完,他便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陈晓曦独自一人忍受来自“皮肤”之下的折磨。


陈晓曦抚摸着手臂上黑色的“皮肤”,依旧那样光滑细腻。一年时间,她渐渐习惯了身上有这么一件乳胶衣,敏感的皮肤也能透过这层乳胶感受到一些外在的刺激。不过只要简单的穿几件衣服不被人发现,外出逛街什么的完全不受影响。而脚上更是连袜子都不用穿,脚上自带一双乳胶袜,穿进鞋子里就非常舒适。

倒是省去了不少洗内衣的烦恼。

当然这只是一点点优点。从穿上那天起到现在,她已经因为无数次的折磨而无数次地夜不能眠。每天,当她躺在床上想要入睡时,那只紧紧贴着自己皮肤的生物便会开始活动。特别是在乳头和下身,它不断地扭动着带给自己一波波的瘙痒与快感。有时刚刚挑拨起了她的欲望便停了下来,等到自己冷静下来后又突然开始下一轮活动。有时干脆一整夜都不休息,让自己一波接一波地高潮。只有当熬过一整夜,直到太阳在东方升起时,这只生物才会慢慢安静下来。

而自己被乳胶覆盖的下体已经被这种生物占领,自己用手指根本没办法带来什么感觉。也就无法满足欲求不满的自己,或是想办法让它停止。

每当回忆起过去和各种男士度过的美妙夜晚,她便难过得止不住抽泣。她需要的不仅仅是性欲,更是被追求的虚荣。但如今自己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资格,只能作为这只来历不明生物的温床,供它生长,供它生活,供它发泄。

慢慢地,陈晓曦也放弃了曾经的幻想,开始安心作为这只生物的容器。任由它折腾。肉体被蹂躏的感觉为她带来了另类的满足,也许有一天自己也会沉迷其中,像那种欲女一样只要能得到快感便什么都可以放弃呢。

感受着身上再度活跃起来的触感,陈晓曦渐渐进入了梦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