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穿戴科技-小作品-猫娘女仆日记

主要描述了一段无趣的女仆日常吧

某日

在铁笼子里面的一只猫娘揉了揉自己脖子上项圈,蹑手蹑脚地从自己的小笼子里面出来——想在戴着脚镣手铐和贞操带的情况下,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溜到厨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是因为自己折腾一圈把主人吵醒了的话,之后的欺负肯定是少不了的。

“喵哈~”,猫娘懒懒地在厨房伸了个懒腰,刷好牙洗完脸,把冰箱里面的预备好的面包放到烤箱里面,设好定时。培根和鸡蛋则是要自己现做,不过时间也不是很长就是了。

主人是个典型的大贪吃鬼,基本上闻到了猫娘在做饭之后,自己就穿好衣服洗漱准备吃饭了。不过如果恰逢前一天公司加班实在是太过分,就需要猫娘去用温柔的方法把可怜的主人「拖」到饭桌上,匆忙地吃过早饭之后,赶着去“996”制度的公司打卡。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主人会把猫娘身上在睡觉时用的重拘束换成轻而安静的简单拘束,方便猫娘在家里面安心地收拾屋子。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主人这几天加班突然多得像天天都是年末冲销量一样。今天主人也睡得和昨天一样——死沉沉的。比起只需要在家里负责家务的猫娘来说,外面的世界的压迫明显更可怕呢。

但是主人的唧唧今天却是硬邦邦的,也许是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和别的猫娘们开淫趴了吧,肉棒比一般软下去的时候大了很多呢。晚上或许是做着春梦,淫水在龟头上闪烁着,略显粗壮的青筋在昏暗的日光下也清晰可见。

“没办法了呢,主人再睡下去就又要被穿贞操带了。”,猫娘揉了揉这根热乎乎的肉棒,趴在了主人的身旁,“趁现在还热着,赶快吃掉好了喵~”

先捧住热呼呼的蛋蛋,从肉棒的根部慢慢地舔舐到头部,把龟头上面的前走汁一口吞掉,大口地满足地吮吸着主人的龟头……

“小涩猫你又在偷腥了!”,主人按着猫娘的头,却并没有使劲往里面推,只是揪着猫娘的项圈,“今天还要上班的啦,过几天再玩。”

“喵呜,还不是主人不起床。”,虽然嘴上说着,猫娘恋恋不舍地把主人已经硬起来的肉棒放到了一旁,跪坐在主人旁边,“再不吃早饭就要迟到了的啦,到时候主人可又要被公司锁贞操带的说。”

“好好好,不过今天真的不能喂涩猫猫肉棒吃啦。”,主人也伸了个懒腰,用手随意地擦掉落在肉棒上的口水。

“毛巾。”,猫娘看起来是早就做好了对应的准备,把放在身后的叠好的小方巾递给了主人。

“真乖,摸摸头~”

主人牵着猫娘的项圈,把猫娘锁到了吃饭的地方,随手抓了一把「人类猫娘专用猫粮」放到了盆里面,三口两口把自己的早点囫囵吞枣地吃进肚子里面。穿上旁边放好的格子裙,戴上公司的工牌。

“那我走了哈,拘束的钥匙在我床头柜旁边的小盒子里面。今天记得除了打扫以外还要自己乖乖的去健身房练习下猫猫步伐哈。”,主人顺手装了几个包,把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哦对了,如果我 8 点还没有回来的话,晚饭就直接把我那份吃掉好了。虽然,唉算了。”

主人飞快地踏了一下小皮鞋,关上门,上班去了。

桌子上可以说是一片狼藉——盘子里面的煎蛋只吃了几口,面包则是把中间松软的部分整个掏空吃的,连带着胡乱涂抹得到处都是的草莓酱,和只喝了小半杯的牛奶……

“看得出来主人最近压力也好大的呢。”,猫娘舔了舔面包上的草莓酱,把主人剩下的那些早点也一并打扫干净。把盘子放到厨房之后,自己把项圈牵引绳从项圈上解了下来,到床头柜把拘束换成了轻型的那套。

日常的打扫工作并不是很复杂,除去每天早上把主人用餐完毕之后的盘子洗干净以外,就是把主人晚上弄得乱糟糟的被子叠好,把自己前几天换下来的女仆装和主人的衣服放到洗衣机里面清洗。顶多顶多,每周把地扫一扫擦一擦,熟悉一下女仆的基本技能。

“女仆猫不是这样用的啦喵!”,猫娘洗完盘子,懒洋洋地往地床上一趴,贪婪地吸吮着留在被窝里面的主人残余的气味。

至少在主人,或者说,在主人入职可穿戴科技之前,每天主人不是要自己给主人早安咬,就是故意忘记给自己换上轻型拘束,在公司通过家里的摄像头看着努力做家务时步履蹒跚的样子;趁着自己擦盘子时故意用项圈电击,眼看着猫娘弄碎一个盘子,然后在回来的时候欺负猫娘……

主人现在连猫娘的高潮都懒得管了,顶多让猫娘自己去到外面的健身房保持一下身材,活动活动身体。晚上回家也几乎从之前的 5 点一直拖拖沓沓到 12 点多还在加班,回到家的时候,猫娘已经在门前睡倒也几乎成了常态了。

“公司有什么好的喵!”,猫娘晃了晃自己的尾巴,缠绕住了主人刚睡醒的被子,在上面蹭着,夹紧着大腿和被子摩擦着。“除了,为了养活咱呜喵喵……”

哪怕主人不在,猫娘也很自觉地把手用轻质手铐铐在了一起。要是去自慰的话,就得放开有主人味道的被子。很明显猫娘完全不想这么干,只是更加用力地抱紧了被子,蹭着自己敏感的小穴……

“要不咱今天锻炼完去给主人送饭去好了。”

猫娘收拾了一下自己,把自己少有的一套女仆长裙礼服找了出来,把镣铐从身上先摘了下去,揉了揉自己的小腿,看着一整套的自己刚被主人收做女仆时买下的超豪华礼服——头上的发饰还像当时刚买来时一样的新,黄铜铃铛发出的清脆声音,即使在现在看来依旧是高档品的质量,纯黑色的长裙和纯白色的围裙上蕾丝和花边并不是很多,但全部都是由纯棉制成的轻衣,一层一层的叠在自己的身上,与其说是女仆装,更像是一件被改良过的婚纱。

鞋是 5cm 的浅跟,既能凸显出猫娘匀称的小腿的同时,还能顺便把脚上的脚镣和大腿环隐藏在长裙里。一般人要是不注意,大概还会以为这只猫娘的身体里面还带了铃铛吧。

猫娘想了想,虽然是工作时间,不过穿着这么一整套的女仆礼服,身体上藏一些小玩具实在是太方便了。不用说胸部本来就可以贴几个跳蛋,把大腿环和重型脚镣一并戴上也不成问题。饭刚好可以放到礼服配的小篮子里面,这样自己也可以把手反铐在后面。

身体里面的玩具,猫娘决定把几个近乎是上世纪的随机跳蛋贴在乳首上,小穴里面放了一个超古老的电击器。受制于之前技术的问题,近乎每一个玩具都连着一个随机的控制器。

“女仆礼服这方面真是方便呢,可以把这种超便宜的玩具控制器捆在大腿上。”

大致整理好之后,拿上为主人准备好的饭,拖着沉重的镣铐,捏着自己的小裙子,走到了公交车站。

“咱,咱想去,主人的工作地点!”

“那是什么地方呢,小猫咪如果不清楚的话公交车也不能载着你去哦。再者说,坐公交是要花钱的,你有记得带公交卡吗?”,公交车司机熟练的看着路线图,指了指投币箱和刷卡机。

“啊喵!咱,咱忘记拿了呜。”

“那还是先回去等主人回家比较好哦。”,公交车司机摆了摆手,让乘客都坐好,“被抓到不付车费的话,咱也是要被惩罚的啦。所以……”

“抱歉,抱歉喵呜!”

猫娘只好乖乖的走下车。想了想,自己手里的月票只有往返于家和健身中心的通勤快速专车的权限。没办法,只好先去健身中心了。哪怕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个状态下健身:镣铐的钥匙也被猫娘一口气丢到家里了,而自己并没有家门的钥匙。


通勤快速专车是按呼叫而发车的,猫娘并不需要为此单付钱或是多等待。唯一的缺点是,目的地也只有主人设定好的两个地方,除此之外,自动驾驶司机是绝不会走到别的地方去的。

穿着女仆礼服的猫娘在一众运动服之间,显得格外的扎眼。尤其是身后拉着的大篮子,一看就看得出来这只猫娘根本不是来健身的。几个筋肉猫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猫娘之后,很快就发现了女仆礼服里面的小秘密。

“呦,来做任务的嘛。女仆之间也不需要送饭吧。”

“咱,咱喵是想去给加班的主人送饭的啦。”

“那来训练中心干嘛,你主人在什么公司你自己都不清楚就出来送饭。”

“呜,呜喵……”

猫娘低着头,才发现自己连主人的公司在哪里都不知道,现在还被自己反锁在了门外面。现在实在就是一个活靶子,等着被拐卖猫猫的坏人抓走,卖到不知道什么地方……

“诶呀,别哭啊。迷路了的话咱大猫给你找就是啦。”,几只筋肉猫娘一把从腰间把猫娘抱住,放到了肩膀上。猫娘身上的遥控器和脚镣叮叮咣咣的,一下子从裙子底下暴露了出来。

“你这可爱样广走个一公里不到就得瘫在地上了吧,还戴着整整一套……连惩戒所日常都不会给弱猫娘上的重型装备啊。”

“呜喵,咱,咱不要被抓走呜呜!”

筋肉猫娘并不太理会猫娘的嚎叫,飞奔起来,一口气把猫娘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面,和旁边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说了几句,跑掉了。黑衣服的人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拿了根橡胶棒,去追这几只筋肉猫娘了。

猫娘看了看自己,虽然衣服没有弄坏,篮子也放在脚下。但,自己也被筋肉猫娘顺手捆在了这个小椅子上。难道……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拐卖掉了喵!

猫娘一边挣扎着,由于自己之前的设置,一边被胸部的跳蛋折腾着。好巧不巧,这个跳蛋和电击器在之前粗暴的撞击下,电路看起来不太稳定。酥酥麻麻的电流挑逗着猫娘的胸部,和小穴处的摩擦,和胸部的震动……

“喂,醒,醒醒”,刚刚那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气喘吁吁地拖着身体,走回了小黑屋,熟练地拆掉了猫娘身上的小玩具,“所以你的主人到底是?”

“咱,咱的主人是,不知道喵。”

“啊,那大概是可穿戴科技的职工嘛。项圈看起来倒像是我司的产品呢,你等会我扫描一下。这个椅子你恐怕得先坐会了,我司不知道又搞了什么失败产品,审问椅坐上去非要高潮 10 次才下的来,结果那几个死猫就成天把可爱的猫娘往上面扔,等过几天我非得抓住她们送去总部折腾。”

“诶,喵,没事呜喵,咱也是迷路才……”,猫娘有点内疚地说着,看着自己被捆得死死的身体,又说不出来这几只筋肉猫娘到底是帮了自己还是害了自己。

“哦查到了,你倒是真能折腾。你主人还真是出了名的能‘奋斗’,据说就是为了给你整一套贞操带,控制权还在她而不是公司手里的。”,黑衣人摇了摇头,打了几个电话,站到了旁边的支架上。

“据说监控把你的姿态全抓拍了个遍,公司上面突然说想把你拉去当模特。也是奇了怪了,稍微有点可爱的猫娘公司就得垄断性占领。是收集癖嘛。”

说着说着,拘束椅的拘束刷的一下就打开了。

“诶,领导来了?”

“嗯,我是石倚。解开检查所里面的椅子我还是有权限的。”,另外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可爱少女走了进来,把猫娘从椅子上抱了下来。

“公司突然不知道为啥大发慈悲的发了一笔特别宣传经费,只要你来当几天宣传猫娘就行。贞操带的控制器也是完全给你主人……反正她本人倒是同意了。”

“宣传猫娘喵?”

“就是去各种地方展演,还有展示什么的。”

“那就是,可以让主人不加班了喵?”,猫娘揉了揉自己的下面,看着有点湿了的下体,自己的想法几乎完全写在了脸上,“咱想被主人调教了呜喵。”

“公司……嘛。也许宣传部能调整下宣传方案……反正你先把贞操带穿上好了。”

“喵呜~”

某日晚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自己面前的是可穿戴科技的高管,还是自己的主人在当社畜还拿钱方面实在是太失败;在自己面前的,是一辆超高端加长豪车——无论是钢琴级别的烤漆还是胶皮的座椅,怎么看都比主人那辆满是灰尘的 EV mini 强太多了。车内的空间比猫娘自己的笼子还要大两倍,还有装着各种高级酒品和点心的冰箱。

“上来吧,这个车是专门来接我们的。”石倚看了看猫娘,随手把放在车上的一根牵引链系在了猫娘的项圈上,“再不来的话,就拽了哦。”

猫娘弯了一下腰,乖乖的跟着石倚的引导,站到了一个黑色的胶椅前面。石倚按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平板,几跟带子便从扶手和地板处弹了出来,很明显是要让猫娘坐在这个椅子上。

猫娘晃了晃尾巴,蹭了蹭石倚的小腿,转到了后面,把自己的手铐亮给石倚看。手铐虽然也是旧时代的廉价工具,但没有钥匙的话,凭借软乎乎的猫娘明显是拽不开的。石倚摇了摇头,看着这个黑色的铸铁制成的老式镣铐和猫娘的手里面,把平板和猫娘手里面拿着的篮子放到了一边,示意猫娘还是先坐在椅子上。

“这个手铐,还是先不给你打开好了。座椅的拘束主要是起安全带的作用,再者就是不让椅子里面的琳……算了,让她好好在里面反省一下好了。”

“喵呜。”

石倚把猫娘固定好之后,自己也坐到了旁边的一个奇怪的胶椅上。和猫娘不同的是,石倚坐着的这个明显比猫娘坐的高得多,拘束也明显比自己的椅子多得多。下面的一根金属色的棍则是直接插到了石倚的菊穴里面,顺带喷出一些乳白色的润滑液。

“咱,咱们出发吧。去总部。”,石倚红着脸,看似有点害怕的按了一下车旁边的按钮。

猫娘下面的椅子不时的发出几声呜呜的娇喘,但很快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而停了下来。车速很快,随着风景的变换,可穿戴科技公司的大楼就出现在眼前了。拘束带自动把猫娘和石倚从椅子上放了下来,一个机械声音从车的喇叭里面传了出来,“欢迎来到可穿戴科技宣传部,请佩戴工牌。来访者请佩戴临时贞操带。”

石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那根已经插到自己菊穴深处的沾着自己爱液的铁棍从身体里面拔了出来。猫娘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把牵引绳递给石倚。

“好乖。”,石倚看了看猫娘,接过了牵引绳。把猫娘带到了车下面,“可穿戴科技的恶趣味是临时访问者都要戴临时的贞操带。不过,那个并不是很透气,但里面的小玩具倒是很有意思。”

“喵?那喵给主人带的饭……”,猫娘歪了歪头,看着车上自己的篮子。

“啊,一会再拿吧。反正公司食堂味道还是可以的。”,石倚从门卫那边接过了一个由某种高分子材料制成的带子,往上面抹了一点润滑液,“对了,你叫什么。贞操带上面还要写名字的。”

“咕咕喵,还有,咱是男孩纸喵。”,猫娘晃了晃尾巴,努力用尾巴把裙摆往上拽了一点。

“啊,和咱一样呢。得亏没有直接去制造部定制,要不然这个月经费估计又得超标了。”,石倚有点惊讶地将手边地将贞操带丢了回去,和保安交待了些事情,拿着一个铁钳子向猫娘走来。

“另外你主人同意了你来当宣传人员了,虽然在手段方面,公司还是一如既往的威逼利诱呢。”,石倚摸了摸猫娘的头,把猫娘的数据简单地重新测量了一下,报送给了 3D 打印服务中心。

“嗯,再等会儿吧。看来直接拿监控偷数据不太行。”,石倚从车后面拿出了一个液压钳,剪掉了猫娘手上的手铐,“这种手铐破拆好容易啊,好久都没这么轻松过了。”

贞操带很快就再次制作完成了,因为只是起到临时工牌的作用,除了孔位对的相对精确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功能。石倚牵着猫娘,通过了几个保安的认证点之后,到了一个挂着设计室牌子房间里面。

“衣服的话,要放在外面。”

“诶,那主人难道每天都要把肉棒露出来给大家看的喵!”,猫娘惊讶了一下,抓着石倚的手,盯着石倚的眼睛,“那样的话,为什么主人有时候还会被戴贞操带喵?”

“不会啦,只是在设计贞操带的时候。”,石倚接过猫娘递过来的衣服,把猫娘身上剩下的小玩具连带当作临时通行证的贞操带一并拆掉之后,拉开了设计室的屋门。

“不一起进去喵?”

石倚摇了摇头,把自己的裙摆掀开,下面透明的贞操带正闪烁着绿灯,轻轻的嗡嗡声正袭扰着石倚下面的小肉团。几个小刷子轻轻地划过石倚被剥开了的中央,一点一点地欺负着石倚的雄蕊。

“只有在掀开裙子的时候才会停下龟责,变成震动边缘控制。”,石倚稍显害羞地扭过头去,又推了一把猫娘,示意让她赶快进到这个奇怪的小屋子里面。

屋子很小,墙边只有一些海绵,里面昏昏暗暗的,看上去也不像是有什么测量器具的样子。几个滑溜溜的触手外露在了屋子周围,滴答着奇怪的液体。另一面看起来像是观察墙的雾面玻璃上几个奇怪的手印,也着实给本来就阴森的屋子增添了一种可怕的感觉。

屋门被石倚关上之后,屋子里昏暗得只剩下从雾面玻璃里面透过来的黯淡的光。石倚很明显是跑到了另外一面去了,猫娘看着这两个奇怪的触手,滑溜溜,但又像是完全没启动一样,耷拉在一旁。

“那测量开始了哦!这么可爱的小猫娘要忍住不要高潮到♡ 昏♡ 厥♡哦。”,雾面玻璃外的穿着一身红色礼服的女生,靠在石倚的身上坏笑着,引人注目的硕大的胸部被礼服支棱住,完全没有下垂的迹象。“干嘛不和猫娘一块进去啦,咱可是少数几个能把公司制造的贞操带摘下来的单位,愿意的话再给公司人气第一可爱的女仆做几个贞操带都不是问题啦,反正稍稍在经费上的准则范围内调整一下就是了。”

“上次贪污的 ricky 还在我车座里面呢,连带着琳一块都被塞了快一天了。”,石倚撇了撇嘴,在机器的验证部分刷了一下自己的贞操带,“别只想着乱玩猫娘,公司宣传片还得赶快做出来呢。”

“安心,赌上莲音的名字,绝对让这只猫娘爱上触♡ 手♡ 高♡ 潮♡!”,莲音按了几个按钮,周围的触手突然被激活了起来,捆住了猫娘,“测量数据 OK,接下来是高潮时间啦~小猫娘还没试过公司的大玩具吧,高潮数据测量什么的其实只要稍微触手深♡ 入♡ 一下就可以了呢。”

几个粉色的触手包裹着猫娘,把猫娘缠绕在了其中。几个细须在猫娘的菊穴前面试探了一下,便合在了一起,侵入了猫娘的后面。前面则是被一根粗大的触手完全包裹住,将每一个小孔都塞的满满的。

“触手清洁可比灌肠舒服多了吧,也不用天天只吃流食就可以随便玩弄后面。反正触手能自动消化这些讨厌的残渣,顺便排出一点点的媚药。”,在控制台的前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中间也冒出了一根由触手包裹的棍,直接插入了莲音的下体。和在猫娘体内这种完全填满但又不涨开的触手不一样,整根触手在莲音体内膨胀着,不时的流出一些爱液和触手分泌的媚药,和其他不知道什么的乳白色透明汁水。

“一起到达高潮吧♡。对了,你叫什么?”,莲音让即将塞满猫娘小嘴的触手迟疑了一下,握住了插入自己体内的触手,涩红的脸看着猫娘,勉强扶着控制台,等待着她的回答。

“咕,咕咕 mia 呜”,还没等猫娘说完,整个触手就把猫娘的小嘴也一并塞满,和莲音一起,在触手的移动下享受着……

第二天早上

猫娘再醒来的时候,莲音已经被石倚捆到了控制室的天花板上,自己的身上也多出了一个亮晶晶的贞操带,把自己的整个下体都包裹了进去。下面还有一点滑溜溜的触手的感觉,但似乎还是之前未激活的状态。

控制室对面的触手则包裹着一个裸体的女孩子,整个触手像发了疯一样,蹂躏着那个女孩子的全身,挤压着那个看起来小得不得了的房间。

“莲音!都说了测量一下就好了。现在 ricky 怕不是一口气把贪污造成的损害全都弥补完了。”,石倚看着吊在天花板上的莲音,生气地把一个深喉口球塞到了莲音嘴里,把眼睛也一并蒙上了金属制成的眼罩,“你就在这边当吊灯好了。反正我把你这个月的控制权丢给猫娘了。”

猫娘看着天花板上的莲音,再看看自己手边的和石倚一样的写着自己名字的平板电脑。上面写着主人发来的消息:“「意外」的得到了 12 个月的超大年终奖和休假。”,和主人一样的小工牌,和吊在天花板上的莲音……

“吊灯是要负责发光的哦,涩莲音。”,猫娘拿所剩无几的设计部的部门惩罚专用经费,给莲音买了两个能发光的小乳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