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拘束的大魔导师-28秩序与毁灭

塔薇尔的神器便是秩序之剑,象征着她所担任神位的力量,秩序。

它的能力有些复杂,但简单的说就是可以斩断扰乱秩序的事物,在维护现有秩序时拥有更强的威力。

毫无疑问这是一把非常强大的神器,遗憾的是站在的雅琳娜无法将它拿起来。

倒不是因为拿起神器需要什么特殊的条件,仅仅是她的双手被束缚着根本拿不了,对着神器用法 师之手这种魔法也很容易被神器上面的神力反噬。

至于装进空间戒指,由于神器和空间戒指的品级相差太大,神器的气息会让空间戒指的内部直接崩溃……

‘或许……远古魔力会有效果?’

雅琳娜忍不住这样猜测着,毕竟她认为自己的远古魔力很可能来自塔薇尔的神格。

这么想着,不知从何时进入尘冰之躯状态的雅琳娜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体 内的魔力,而她仍然本人趴在雪地之中。

天色慢慢变暗,风雪再度降临于覆雪领,雅琳娜身上一点一点地被雪花淹没着,与秩序之剑一起。

‘果然……神器好像在回应我一样……’

雅琳娜感受到了秩序之剑的存在,同时秩序之剑从雪地中慢慢地朝着雅琳娜这边靠近着,剑身绽放出了美丽的冰蓝色光芒。

‘秩序之剑,谢谢你认同我,请你帮我将身上的衣服破 坏了吧……’

雅琳娜将破 坏衣服的希望放在了秩序之剑的身上,它的神力并未完全枯竭,雅琳娜也向它传输着体 内的远古魔力,试图让它施放出最强的威力。

得到雅琳娜的命令,秩序之剑轻 颤着发出悦耳的鸣声,随后慢慢地飞了起来,四周的风雪皆被无形的力量排除到外面去。

雅琳娜这才从雪地上利 用魔法站了起来,静静地等待着秩序之剑对准自己。

……

“塞维尔……”

用走路前往寻找塞维尔的方向,亚伦不知为何有些失神。

尽管他自己并不打算去想,但某些记忆却不受控 制地在这个时候涌上来,他的心中莫名出现了一种宿命的感觉,仿佛自己有什么事情必须去做。

“这是……”

扶着额头,脑海里浮现的记忆引起了亚伦的回忆。

那是十五年 前,当时的他还只是一个小孩而已,在一场大雨中不得不躲进不起眼的陌生山洞里。

“呜,那边……好可怕的声音?是打雷吗?”

躲在山洞里,亚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巨大的响声,隐约还有猛兽的咆哮,仿佛是巨龙的吼叫一般,吓得他往山洞深处躲去。

然而走了没多久,亚伦突然感觉脚下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摔倒了下去。

但是他却没有摔在地面,而是摔进了一个深深的地洞里。

“啊啊啊!?!”

亚伦惊恐地叫喊着,不停下坠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死定了。

突然,他仿佛被什么东西拽住了一样,坠落的身 体在半空戛然而止。

“……”

停在半空的亚伦抬起脑袋,呆呆地看着前方藏匿在黑 暗之中,宛若可连通 天空,但却整体都在地底的巨大宫殿。

宫殿辉煌无比,不知埋藏地底多久却没有半点的腐朽,金碧辉煌而又宏伟壮观的建筑让连王国的王宫都没见过的亚伦看呆了。

他的身 体在慢慢地 下降,很快整个人落到了宫殿前面,宫殿紧锁的大门随之打开。

四周安静得诡异,只剩下了大门打开的声音,以及亚伦因为震撼而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他看了看四周,确认四周什么都没有后,这才迈开脚步有些警惕地走进了宫殿里。

“呜……”

“?”

走进宫殿,亚伦突然听到了悦耳的呻 吟,望过去时看到了一位身穿嫁衣被 拘束起来的美丽女子。

她的姿 势有些窘迫,此时只有左脚能踩着地面,右脚在身后被一根绳子高高地吊了起来,双手被绑在身后吊着,胸口一根绳子连接着地面的铁钩,让她根本无法直起腰来,整个人被 迫保持弯腰向前倾的姿 势被 拘束在宫殿内的走廊上。

亚伦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更加没见过有女人陷入窘境被 拘束成如此难堪的模样……

“呜呜……”

这个美丽的女人在挣扎着,发出的呻 吟牵动着亚伦幼小的心灵,年幼的他第一次有了生理反应,他呆呆地走进了过去。

可能猛然间他突然一哆嗦,因为那被 拘束起来的美丽女人凭空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她穿着的嫁衣残破不堪地落在地面上。

“幽、幽 灵啊!”

年幼的亚伦被吓得够呛,哪还管其它的,急忙跑开了这里想要离开宫殿。

但是他怎么跑也找不到宫殿的出口……

反倒是找到了一个疑似藏宝库的地方,但奇怪的是这里藏着的东西都是……各种奇怪的玩具。

有按下开关就会一直震动的粉红色椭圆球、一根看起来很粗 大表面布满颗粒的棍 子、一串珠子、带着铃铛的夹子、皮革或金属的项圈、皮革拘束具等等各种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亚伦碰到一件物品,脑海里就会出现先前那个女人身上戴着这件物品的画面,而且十分清晰。

这样的情况虽然诡异,但那个美丽的女人却抹去了他的恐惧,反而让亚伦有些痴迷她的美丽。

可惜只有第一次拿起那个物品时才能看到……

亚伦感觉自己的小弟 弟有了反应,但年幼的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地方的东西也基本都是女性用 具。

将这些东西一大堆装进了箱子里,亚伦背上并不太大的箱子离开了这个房间。

外面依旧是一片安静,亚伦漫无目的地寻找着宫殿的出口。

走着走着,他反而走到了宫殿的最深处,来到了宫殿主人休息的房间。

不等亚伦探查清楚这个房间,紫色的电流落在了他的身上,痛苦之中大量关于调 教女性的记忆出现在亚伦脑海里。

“毁灭之神的……传承?”

亚伦有些茫然的嘀咕着,他发现自己体 内出现了自己并没有掌握的名为魔力的神奇力量,而且与外界的魔力不太相同。

就是在后来,亚伦依靠着这特殊的魔力顺利成为了大魔导师,曾经在弱小时期追杀过自己的魔导师也被自己摆平,给他服用了从毁灭之神遗址获得的性转药后,至今还跟她的夫人一起被严密拘束并关 押在地底,整日沉浸在无止尽的快 感之中不见天日。

‘真是发生了好多事呢,毁灭之神的遗址我根本不敢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当年争夺远古魔力的魔法塔……’

‘他们没人知道,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山洞里,有人拿到了比他们争夺的远古魔力更加宝贵的东西。’

亚伦在心中嘀咕着,而这时候他一直拿在手里的指老婆针开始颤 动着,他这才抬起脑袋。

“呜呜……”

远处一颗榕树下,隐约可以看到一位少 女被严密拘束着吊在树枝上,整个人悬在空中无助地挣扎着,眼角已经带着泪水,不时发出委屈无助的哭声,让亚伦有些心疼。

“果然……”

亚伦就知道克里斯缇娜肯定不敢再带着塞维尔了,所以对于塞维尔被骗绑起来他也早有预料。

“呵哈哈,这荒山野岭竟然有个身材不错的妹子被人吊在这里,真是老天爷的赏赐啊!”

走近过去,亚伦特意用魔法改变了自己的嗓音和样貌,用一个粗犷的声音大笑了几声后对着塞维尔说着。

“呜!”

塞维尔明显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她挣扎得更用 力了,并没有被蒙着眼睛所以她可以看到被魔法改变了样貌的亚伦,这样的陌生人塞维尔害怕对方会对无法动弹的自己做些什么。

“哈哈,竟然跑出来被人绑在这里那就不用想着回去了,我会把你带回去好好疼爱的!”

亚伦用粗犷的嗓音大笑着,开始解 开吊着塞维尔的绳子,然后将她给提在手里,用手捏着她的下巴欣赏着她的表情。

“呜呜!”

‘不、不要啊……伦伦救我……主人救我……呜呜呜……’

塞维尔惊恐地摇着脑袋,但被亚伦提在手中仿佛变成了一件物品一般,没有任何反 抗的权力,他想提走就提走。

“放心,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亚伦提着塞维尔就这样离开,一边说着一边将塞维尔搂在怀里,伸出手摸在塞维尔规模并不小且被勒得大了一圈的胸 部上。

“呜呜呜……”

感觉到胸口的手,虽然莫名有些熟悉,但塞维尔还是惊恐地颤 抖着,摇晃着身 体但却没有能力去拒绝亚伦的手乱 摸。

亚伦也并没有停手,就这样一只手提着塞维尔,另一只手娴熟地在塞维尔的胸 部揉 捏着,精准地挑 逗着塞维尔的。

“呜呜……”

一开始的塞维尔恐惧并且抗拒,但慢慢地却被这只揉胸的手带来的快 感激起了性 欲,夹 紧了双 腿后挣扎的幅度变小,喉 咙里发出的声音变成诱人的呻 吟。

‘看来淫纹还是有些影响呢。’

亚伦发觉到塞维尔比以前敏 感了不少,手上不由得稍微放慢了下来。

“呜呜……”

亚伦的动作变慢让塞维尔很快回过神来,她一边哭泣一边摇晃着脑袋,似乎想要祈求亚伦停手或者放了她。

“哭了?你哭起来的样子可真好看呢。”

亚伦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手擦了擦塞维尔流下的泪水,同时解除了改变声音和样貌的魔法。

“呜呜?!”

‘伦伦?!’

在看到亚伦后塞维尔惊喜地睁大了眼睛,不过被束缚的身 体做不出惊喜的动作,不然她估计会扑到亚伦的身上。

“那现在可以跟我回家了吧?以后还敢不敢乱跑啊?”

亚伦笑着摘下了塞维尔嘴里咬着的口球,口球上残留着塞维尔的口水,在离开她的嘴角时还拉出了一条线。

“呜……”

塞维尔咽了咽口水,润了一下因为无法吞咽口水而干燥的喉 咙。

“主人都不要我了,伦伦你还凶我,呜……”

面对亚伦的问题,塞维尔委屈地继续流着泪水,不过这一次她们开口述说着自己的委屈了。

“好好好不凶你不凶你,别哭了,抱抱。”

看着塞维尔又哭出来了,虽然觉得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很好看,但亚伦还是有一点头疼,不得不安慰着塞维尔,将她仍然被牢牢拘束着的身 体搂到了怀里。

塞维尔停止了哭泣,虽然身 体被绑得十分难受,但她还是安心地依偎在亚伦的怀里。

不知过了多久,塞维尔这才抬起了脑袋。

“伦伦……我也想当被你调 教的女 奴。”

亚伦原本以为塞维尔想催促自己放开她,但却惊愕地听到了她这特殊的请求。

塞维尔从未自己提起过,亚伦也从未向塞维尔提起过,甚至于打算永远不让她接 触,虽然这一点并没有做到。

“为什么塞维尔?你确定你想清楚了吗?”

亚伦虽然从未想过让塞维尔也接受束缚,但他愿意尊重塞维尔的选择,因为他知道这种期待被拒绝会带来巨大的失落感,仿佛无法踏入高 潮的边缘一般。

“当然了伦伦,我还想要……更加了解你。”

塞维尔坚定地点着脑袋。

‘主人……’

‘这样伦伦就不会有空去找你了……’

‘希望你可以记得我……’

……

覆雪领,秩序之剑从空中跌落到雪地上,雅琳娜也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开十几米远,但勒在嘴里的口球却松动被她吐了出来。

随后雅琳娜重重地撞在了一颗树上,震得树冠上的积雪落下来瞬间将雅琳娜给掩埋了。

“咳咳,还是失败了……”

挣扎着从积雪中蠕 动出来,感觉到背部受到撞击的疼痛,雅琳娜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不敢让秩序之剑直接对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砍下来,因为那样自己也会承受秩序之剑的威力,所以雅琳娜选择了用秩序之剑和自己的远古魔力来摧毁拘束裙装的魔力,从而将其破 坏。

遗憾的是失败了,秩序之剑是神器,需要神力才能使用,而雅琳娜的远古魔力也并没有完全掌握,控 制秩序之剑发挥出来的威力并不大。

而秩序之剑本就无法摧毁为塔薇尔准备的神灵嫁衣,所以威力不足的秩序之剑也无法摧毁神灵嫁衣被修复后弱了一些拘束裙装。

相反的,受到攻击的拘束裙装莫名为雅琳娜试图挣脱,所以身上的束缚收缩得更紧了,勒得雅琳娜难受地挣扎着,整个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过除了束缚收紧之外,拘束裙装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刚刚被撞飞的时候雅琳娜已经将嘴里的口球给吐了出来,似乎是拘束裙装为了确保自身不被秩序之剑破 坏而舍弃了它,从而让拘束裙装的整体更加稳固。

“不过至少有一点收获,看来这件衣服没法无视秩序之剑的威力……”

在进一步收紧的拘束中稍微缓过来一些,雅琳娜对于自己顺利吐出口球恢复说话能力的情况还算乐观。

“想要直接在这里弄掉衣服有点难,还是先去奥古家里吧,如果他在身边的话就不用担心出现意外了……”

雅琳娜并不确定需要使用多少次秩序之剑才能破 坏拘束裙装,所以决定暂时带着秩序之剑离开这里。

此时的雅琳娜可以用体 内的魔力操控秩序之剑,所以虽然拿不起它,但也可以带着它一起离开。

就这样,雅琳娜再次用魔杖释放了飞行魔法,让自己能够飞上半空之中,同时用自己的魔力操控着秩序之剑。

期间璐娅担心拘束裙装会因为她使用魔力而产生反应,结果不论是电 击还是震动都没有出现,整件拘束裙装似乎沉寂了下来。

而由于冰雪的缘故,雅琳娜原先燥热的身 体也冷静了一下,但她发现自己没法自主退出尘冰之躯的状态,所以头发只能一直保持着冰蓝色。

随着雅琳娜的离开,覆雪领的冰雪开始慢慢化开。

有了秩序之剑跟随,再加上亚伦那边并没有继续追着雅琳娜,所以这一路上并没有再出现任何意外,不过原本因为冰雪而冷静下来的身 体却又不自觉地发 热,本应冰冷的身 体也变得更加敏 感……

虽然拘束裙装所化的两根震动棒仍然深深地插 进雅琳娜的体 内堵住了两个洞,但并未有任何动作的它们无法给雅琳娜带来快 感上的满足,即便下面被填满了她仍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

离开了覆雪领,雅琳娜忍不住在路过的一座城镇中落了下来,从空中她确认了没人的地方落在了一处小巷子里。

“先找个地方休息吧……”

雅琳娜的神情有些疲倦,嘀咕了一声后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件宽松的魔法袍。

让秩序之剑飞过来贴着自己的身 体,雅琳娜这才让这件魔法袍批到了自己身上,遮蔽了自己上半身被 拘束的情况。

由于秩序之剑并不是那种长剑,所以它可以隐蔽地藏在魔法袍之下。

至于雅琳娜的下 半 身,由于拘束裙装的裙摆很长,所以雅琳娜只要站着就不用担心被人发现她的双 腿被 拘束着无法分开。

“虽然这样穿着有些奇怪,但不被人看到就好了……”

雅琳娜嘀咕了一声,继续使用着飞行魔法,但只让自己的脚离地不到一厘米,然后稍微弯曲膝盖,让自己被 拘束的双脚完全藏到了裙摆底下,然后维持着裙摆几乎触 碰到地面的高度,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她走路的时候脚全程没有迈开。

“再用魔力简单地推着裙摆前后摆 动模拟走路的动静……”

雅琳娜继续施展着魔法,随后尝试着用飞行魔法让自己以步行的速度向前飞去,在她往前的时候裙摆底下有着走路时正常的摆 动,完全看不出她现在只能依靠魔法进行移动。

满意地点了点脑袋,雅琳娜这才朝着巷子外走去,打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自己能休息一会儿。

雅琳娜的穿着走在街上难免引人注目,礼服一般的衣服上搭着一件魔法袍也是很少见过的穿搭,但有着魔法袍证明魔法 师的身份,只要雅琳娜不主动理会,也没有路人敢和她搭话。

这个世界上的魔法 师地位是非常高的,除了在魔法之城或者皇都这种地方,一般的城镇里很少能看到魔法 师,他们的地位并不比贵 族差,更何况大部分魔法 师同时也拥有贵 族的身份。

找到了一间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旅馆,雅琳娜这才‘走’进了旅馆里。

“您好,尊敬的魔法 师大人,请问您是需要住店么?”

旅馆前台的女人在看到雅琳娜后急忙恭敬地迎了上来。

“帮我开个最好的房间。”

雅琳娜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小袋钱币,用魔法操控着它从魔法袍底下飞了出来,飞到旅馆这个工作人员的面前。

“好的,请您稍等。”

女人接住了钱袋,随后回头前台帮雅琳娜办 理了一个房间。

雅琳娜跟着对方上了楼,来到了旅馆的房间里。

关闭了房间门,雅琳娜这才松了口气。

“脸好烫,应该很红吧,希望没人发现异常……”

雅琳娜小声呢喃着,操控着秩序之剑从魔法袍底下钻出来落在了床 上。

“好好……恢复一下 体力吧……”

脱 下了魔法袍,雅琳娜这才坐在了床 上。

她试着躺下来休息,但因为双手以合掌的姿 势被 拘束在背后,躺着的时候硌得慌,所以她只好坐起来暂时放弃躺下。

‘身 体变得好热……到底是什么原因……’

雅琳娜想要休息却发现没有办法,身 体已经燥热难耐,皮肤在渴望着被粗糙的绳索摩擦,胸 部渴望着被人肆意揉 捏着,已经被填满的小 穴仍然渴望着它可以在小 穴里面动起来带来快 感,雅琳娜的全身都因为燥热而在渴望着什么。

没有任何快 感的刺 激,雅琳娜仅仅是因为内心浮现出来的欲 望便难以忍耐,眼神一点一点地迷离下来。

这种情况她一路飞来都在发生,也只有在她摔到积雪之中才得以冷静一段时间,但现在即便一直处在让身 体魔力化的尘冰之躯也无法杜绝这种情况。

‘难道是这件衣服的效果么……’

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的雅琳娜只能将身 体的变化归咎到拘束裙装上面,她之前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不行……好想要……忍不住了……’

雅琳娜蜷缩着身 体挣扎扭 动着,想要获得一点快 感但却没有办法做到。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胸 部,不由自主地想象着一双粗糙的手在上面揉 捏着,不顾自己的反应肆意玩 弄着自己的胸 部……

‘为什么……’

‘为什么没反应……’

雅琳娜释放着自己的魔力,想要让拘束裙装吸收后启动震动棒或者其它功能,但是它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魔力……’

‘对了……’

“法 师之手……”

雅琳娜很快 意识到了什么,立马用魔法发动了法 师之手。

一个不够,她再度发动法 师之手,一双由魔力组成的手掌出现在半空之中,在雅琳娜的操控下朝着自己飞过来,双手手掌从衣领处钻进了衣服里面,直接握住了雅琳娜挺 立的胸 部,指缝夹 住了她充 血的乳 头,开始按照雅琳娜的操控玩 弄着胸 部。

但这种玩 弄相当于是用自己的手在自 慰,雅琳娜的大脑知道她要做什么,所以提前有了防备,敏 感程度大幅降低带来的快 感根本无法满足雅琳娜。

她干脆继续使用着法 师之手,另外一只法 师之手直接从拘束裙装的裙底下钻了进来,一路抚 摸 着雅琳娜光滑的大 腿靠近了雅琳娜的小 穴。

但很快,雅琳娜意识到了堵在自己小 穴和后 庭里面的两根震动棒无法被取下来,它与拘束裙装是整体的,这让雅琳娜的自 慰行为受到了阻碍。

‘这样……不够啊……’

两只法 师之手仍然在任意揉 捏着自己的胸 部,但这样的快 感并不足以满足现在的雅琳娜,自己动手的感觉比别人的手要小太多了,就跟自己挠自己的脚底板也不会感觉特别痒一样。

‘好想要……’

尝试将震动棒取出来失败,雅琳娜只好让法 师之手轻轻地捏住了自己的阴 蒂,原本的一颗小豆豆已经勃 起充 血了。

因为是自己操控,法 师之手的动作并不算特别用 力,法 师之手的手指灵活地挑 逗着雅琳娜的阴 蒂。

“嗯哼……哈啊💕……”

在三只法 师之手的自我安慰下,雅琳娜这才感觉到了自己所渴求的快 感,她坐在床 上扭 动着身 体,嘴里发出了舒服的呻 吟。

没多久,雅琳娜夹 紧双 腿身 体剧烈痉 挛着,法 师之手因为失去 操控而停顿了下来,但雅琳娜还是被推上了顶峰,整个人后仰着身 体倒在了床 上,她的脑袋感觉有些晕乎乎的。

‘好累……’

顾不得双手被压在背后很难受的感觉,雅琳娜无力地躺在床 上不再动弹。

虽然之前她一共昏迷了两次,但都没持续多少时间,反而在醒来后又耗费了不少力气,所以身 体渐渐感觉到了疲倦,她很长时间没有安稳地休息一段时间了。

高 潮过后雅琳娜根本不需要做任何清理,拘束裙装会吸收她身上的所有液 体,自然也包括分 泌 出的爱 液。

‘睡一会儿吧……’

操控着一旁的秩序之剑藏进床底的缝隙里,雅琳娜操控着原先的法 师之手把自己抱起来在床 上放正,并且拉起了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虽然穿着礼服一般的大裙子睡觉显得有些奇怪,但雅琳娜也别无选择,想要换上一件睡衣的奢望暂时无法实现。

‘……’

困倦席卷而来,雅琳娜无法抵挡它,眼皮缓缓地落下,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雅琳娜梦到了自己成为被 拘束着的女神,但却操控着秩序之剑大杀四方……

醒来时,雅琳娜发现天还是亮的。

“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雅琳娜急忙惊醒从床 上坐了起来,第一时间操控着睡前忘记解除的法 师之手将魔法袍拿过来给自己套 上。

来不及使用飞行魔法,雅琳娜干脆让法 师之手在魔法袍底下将自己抱了起来,让自己从床 上下来站在床前的位置。

做完这些,雅琳娜才让法 师之手打开了门,同时散去了法 师之手。

“咦?大人您还在啊,非常抱歉打扰您了,昨天一整天你都没有下楼,我还以为你什么时候离开了呢!”

进门的是之前旅馆前台的女人,在看到雅琳娜后她连忙向雅琳娜解释着。

“嗯,我今天才走。”

雅琳娜回应了一声,对于自己竟然睡了这么久有些诧异,昨天她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

由于雅琳娜开的房间只有一天时间,所以旅馆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查看。

先赶走了对方,雅琳娜这才操控着藏在床底下的秩序之剑飞出来藏进黑袍里。

虽然很久没吃过东西了,但因为双手被缚雅琳娜放弃了先吃顿早餐的想法,就这样离开了旅馆。

像这种普通的城镇不可能会有限飞之类的规定,所以雅琳娜找了个无人的角落里直接冲天而起,继续朝着奥凯西家族的方向飞去。

这个时候雅琳娜不由得羡慕起了奥古的空间魔法,纵使她是大魔导师,在赶路的速度上始终比不上空间魔法。

又花了大半天的时间,雅琳娜终于来到了奥凯西家族坐落的城镇。

期间因为使用魔力不会引起拘束裙装的反应,雅琳娜也大胆地用自己的魔力使用出更快的飞行魔法,而不是完全依赖于魔杖上面的魔力,这才缩短了不少的飞行时间。

在空中找到了奥凯西家族古老的庭院,雅琳娜毫不犹豫地从空中落了下去。

雅琳娜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身形,所以在落下的时候引起了奥凯西家族不少下人和仆从的注意,虽然没人敢过来确认情况,却有人很快将雅琳娜的出现上报。

没多久,一个年龄比奥特洛伊大了不少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您是……雅琳娜小 姐?您回来了?”

在看到雅琳娜之后这个中年男子显得有些激动,急忙走过来有些关切地看着雅琳娜。

由于雅琳娜仍然伪装着,所以他并没有发现此时的雅琳娜浑身处在拘束之中。

“鲁叔,好久不见呢,你看起来身 体还很不错……我是来找奥特洛伊叔叔的,他现在在家吗?”

雅琳娜向眼前这个奥凯西家族的管家打着招呼,并说明了自己到来的原因。

鲁伯特,在奥凯西家族当了二十几年的管家,雅琳娜和奥古小时候在奥凯西家族也都是他在照看着,所以雅琳娜对他比较熟悉。

“家主似乎不久前刚出门,雅琳娜小 姐不如先进来坐坐吧,你很久没回来了……”

鲁伯特解释了一下,随后手一摆朝向屋内向雅琳娜提议着。

“那好吧,我等下奥特洛伊叔叔回来。”

雅琳娜并不知道奥特洛伊离开的原因,所以点了点脑袋答应了下来。

因为找不到奥古的位置,所以雅琳娜打算请奥特洛伊帮自己破 坏身上的拘束裙装。

秩序之剑无法破 坏的,说不定空间魔法可以破 坏,毕竟空间切割的威力一直都是不讲 理的……

“请。”

鲁伯特带着雅琳娜来到了会客厅,雅琳娜在飞行魔法的帮助下坐了下来。

“?”

为雅琳娜泡好了咖啡,鲁伯特突然皱起了眉观察着雅琳娜。

“怎么了鲁叔?”

察觉到鲁伯特的目光,正在纠结该不该用法 师之手拿起咖啡杯的雅琳娜回过脑袋,疑惑地向鲁伯特询问着。

“雅琳娜小 姐,您的……气味不太对劲。”

鲁伯特皱着眉向雅琳娜说明着。

“???”

“咳咳,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你身上有一种很明显的。奇怪气味!”

看到雅琳娜满脸问号的表情,鲁伯特连忙解释着,他也算一把年纪了,可不希望被雅琳娜认为是个怪人。

“很明显的奇怪气味?”

雅琳娜皱起了眉,下意识低头在自己胸口嗅了嗅,但是却没有任何发现。

“是的,这种味道我以前在城里配置药剂的工厂闻到过,我记得是一种叫做淫欢鸟的魔兽留下的气味。”

鲁伯特肯定地点了点脑袋,虽然他不清楚雅琳娜自己为什么会嗅不到。

“淫欢鸟?”

雅琳娜愣了一下,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刚逃出来不久撞到动物的时候,由于当时眼罩还没被摘下来,雅琳娜根本不清楚自己撞到了什么。

“是的,这种鸟翅膀底下藏有粉色绒毛,绒毛里面携带着一种催 情的毒素,如果被绒毛触 碰的话就会受到影响,身 体发 热性 欲压抑不住,并且只有……交 欢才能一点一点解除毒素。”

鲁伯特点头解释着,只不过说到后面却有一点难以启齿,毕竟他自己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让他对着年轻靓丽的少 女说这种事情的确有些尴尬。

“……”

‘这不就是我最近的身 体情况吗!’

雅琳娜一下子想起了自己最近总是莫名身 体发 热、性 欲高涨,她本来以为是拘束裙装附带的效果,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自己。撞到了一只鸟导致的。

“咳咳,不过雅琳娜小 姐您已经是大魔导师了,相比可以轻 松抵御这些毒素,您沾染上气味应该只是因为你想搜集毒素做研究吧?”

鲁伯特尴尬地假装咳嗽了两句,随后自己帮璐娅找了个理由掩盖了过去。

之所以要提起它,也只是鲁伯特担心雅琳娜自己没发觉这些毒素而已。

“……”

‘能抵御才怪,这东西根本……不讲 理……’

实不相瞒,半天赶路的时间,已经让雅琳娜因为自 慰得到满足而消停的毒素再度发作了,只不过雅琳娜一直忍着没有透露 出异样。

现在她有些忍受不住了,脸色潮 红眼神变得有些渴求,但还是强行打起精神来不想让自己再次屈服于性 欲。

“好了鲁叔,我赶路有些累我回去我以前的房间休息了,等奥特洛伊叔叔回家麻烦你通知我一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